在许诺的理解之,人的意识或许更加贴近于灵魂。(  这也是人类活着的真实表现,没有了意识的身体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

    能够将自己的意识转移到人造人的身上,这种技术说是神灵的能力也一点都不为过。毕竟这种技术已经越了科技的范畴,进入了精神领域。

    当然了,那种人造人的技术也是非常了不起。不过在意识转移的面前就有些不够看了。至于阿肯一直所追求的那个半机械,半人类,没有情感完全只有服从命令的级战士技术在其面前就更加不值一提。

    如果可能的话,许诺非常想要拥有这种技术。艺多不压身,学的越多自然也就越好。

    只是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可遇不可求,没有戒指的帮助,许诺想要自学成才的话那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这可不是学打牌一学就会。

    “我是一个天才!”听到许诺的话之后,全身赤果,身上纹着诡异纹身的杰米兴奋的高举双臂大声高喊“不过我更加喜欢像你和阿肯所拥有的那种与生俱来的神奇力量!”

    “你吸毒了?”许诺平静的站在那里,默默的看着杰米。

    感受到了许诺那带着冰冷寒意的目光,杰米就像是被电荷击,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寒毛几乎都竖立起来。许诺并不愿意暴露自己所拥有的能力,哪怕是在任务世界之也是如此。这一刻,他的心的确是有干掉杰米的念头。

    “好吧,好吧。”感受到了危险气息的杰米急忙摆手“我只是想要你的帮助而已。”说完之后转身看向一旁的诸多白花花的女人们“姑娘们!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你们先出去吧!”

    “哦,该死的。”

    “男人和男人要做重要的事情了。”

    “真是恶心。”

    “你们是要一起嗑药吗?”

    如果目光能够杀人,那现在眼前的这个杰米已经死过一百次了。又一次被人给当作了基佬的许诺这回是真的上火了。虽然他本人对于这个并没有什么歧视,但是他却无法容忍被人当作基佬看待!

    “嗷!!!”许诺突如其来的一记重拳就将杰米打趴在了地上,这次攻击是如此之重,甚至将杰米打的其之前喝下去的酒水全都给吐了出来。

    “为什么打我?!”杰米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腹部倒在地上。他完全不明白许诺为什么突然攻击他。

    “说话的时候注意你的言辞。”许诺冷着脸瞪着杰米“再有下一次我就不客气了!”

    “这还叫不客气?”脸上肌肉都开始抽搐的杰米正准备泄一下心的不满,桌子上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是的,是的。什么?”拿起电话之后,杰米的脸色就变了。不是那种吸毒之后的青,而是一种类似于恐惧与兴奋相互混杂在一起的古怪表情。

    “他们来了!”有些神经质的杰米扔下电话赤果果的跳了起来,大声嚎叫“他们来了!阿肯的人来了!”

    许诺眉头一紧,手已经握住了一把ak4。这种神奇的现象看的杰米双眼外凸,恨不得把许诺扒光了之后上上下下的仔细检查一遍,看看这些东西之前究竟是藏在什么地方。

    对于这些搞科研的人来说,这些无法解释的现象才是他们最为喜欢的。

    好在杰米还知道有正事要做,向着许诺高喊“快去停车场,我的伙伴在那里等你。他会带你去找我,我们见面之后好好谈一谈。”

    杰米从床上抄出来两把手枪大声嚎叫着,脸上的肌肉抽搐扭曲着,双眼露出疯狂的光芒就这么赤果果的拉开门冲了出去。

    “真是个疯子。”许诺心轻叹了口气。

    这是真意义上的去送死。一个普通人再厉害也不可能正面对抗大批全副武装军事人员的攻击。哪怕是许诺在不使用护身符和瞬间移动的情况下,他通常也都是隐蔽攻击以及抢夺先手开火。

    许诺的心里很清楚,这些人都是跟着他的追踪器来的。至于为什么不将追踪器毁掉,那是因为许诺不知道除此之外他还能有什么方式与阿肯的人产生交集。与杰米不同,许诺的心完成任务才是第一位的事情。

    许诺也是属于艺高人胆大,哪怕是真的被人围上了他也不怕。不过现在还是决定先去找真正的杰米。有人主动愿意来做他的帮手,没有理由要去拒绝。

    而且真正的杰米好像是掌握着不少强大的科技,同时对于阿肯也非常了解。在主动找上阿肯干掉他之前,许诺想要与杰米的真身好好聊一聊关于阿肯的特异功能。没有完全搞清楚之前,许诺并不打算直接就这样冒着未知的风险冲过去。

    ‘咔嗒~’许诺拉动枪栓,微微弓下身子端起ak4从后门走了出去。

    此刻,整间俱乐部内都已经变成了一处巨大而又混乱的战场。在迷离昏暗的灯光照耀下,众多衣着暴露的姑娘们和表情不一的顾客们尖叫着四散奔逃。不时就会有手持武器戴着黑色头套的武装人员冲出来肆意开火杀戮。

    ‘砰砰!!’许诺的双手稳健有力,后坐力很大的ak4被他拿在手稳如磐石。哪怕是在此时这种昏暗混乱的环境之,许诺依旧能够轻易找到那些武装人员,在他们向着许诺开火之前,许诺就已经用手的枪械为武装人员一一点名。

    来到一处走廊拐弯处,一名俱乐部的安保人员就在许诺面前被打了脑袋。飞溅的鲜血喷在了墙壁上挂出一幅诡异的图画。

    “咚!”沉闷的脚步声从拐角处传来,许诺甩起手的ak4,重重的将枪托砸在了从走廊拐弯处跑出来的一名武装人员的脑袋上。

    这名武装人员可没有戴着坚固的钢盔,仅仅只是黑色头套是无法抗住许诺势大力沉的这一击,整个脑袋都被砸开了花。

    看着整个脑袋都凹下去一块的同伙倒向地面。跟在后面的一名武装人员惊慌之下想要用手的武器射击。不过他距离许诺太近了。近到了许诺在其做出反应之前就已经直接闪电般的撩起了腿,狠狠的踢在了这名武装人员的双腿之间。

    让男人为之心碎的破裂声响起,听上去很是清脆。被许诺踢到的武装人员就连哼都没有哼上一声,直接翻起白眼全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这种程度的打击对于男人来说实在是太凄惨了。

    许诺一直记得自己的搏击教练告诫自己,如果真正遇上实战的话,不要有任何的犹豫,尽自己所能的去攻击敌人的弱点。任何形势的犹豫不决都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实战之的攻击要准确,直接。不用去考虑别的任何事情。

    许诺抬腿跨过倒在地上的扯到淡的武装人员,手ak4连续击将任何出现他的视线之内的武装人员统统击毙。稳定的双手,精湛的枪法,强大的心理素质以及直接从存储空间里面换枪使得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挡在许诺的面前。

    此时俱乐部能响起了欢快的音乐声,配上人群的尖叫声,枪声,酒瓶玻璃破碎的声音等等混杂在一起构成了一副异常诡异的场景。

    宛如疯子一般的杰米一手拿着手枪,一手拿着p5正在一边大吼大叫,一边猛烈扫射。许诺只是看了一眼就从一旁的走廊之离开。

    这个全身赤果果的杰米如果不是真的疯子,那绝对就是嗑药嗑多了。以许诺的观察力来看,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他的下场似乎也早已经注定。

    一路上干掉多个武装人员之后,许诺来到了地下停车库内。原本以为还要再打上一场,不过许诺却惊讶的现又一个杰米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之,甚至都已经将地下车库内的那些武装人员们全都清理干净。

    “嗨,亨利。”这次出现在停车场里的是一个有着一头长,一身嬉皮士装扮的全新杰米。看到许诺之后用力的抽了口大麻之后向着许诺打招呼“你很准时,现在我们可以出。”

    “别叫我亨利,我的名字是许诺。”褪下弹夹重新更换弹药的许诺看了眼嬉皮士“上边那个怎么办?”

    “他已经死了。”虽然一身的嬉皮士装扮,不过这位新出现的杰米脸上却是一副悲天悯人的神父模样“这里已经被阿肯毁掉了,我们现在离开这里。”

    许诺回头看了眼,心叹了口气。转身跟着杰米坐上了一辆挎斗摩托车。这是一辆墨绿色的老款挎斗摩托车,挎斗前边用帆布包裹着一个长条状的东西。许诺仅仅是伸出手摸了下就知道这是一挺机枪。

    这次的任务世界可真是有够疯狂的。许诺对于这个世界的混乱算是有了清晰的认识,这种机枪都能够堂而皇之的摆放在了舞台上,大规模的枪械激战哪怕是在马路上都是能够生。如此混乱的世界真的是非常罕见。

    但是以许诺的观察来看,这座繁华的城市却依旧是处在一种莫名的秩序之。这么说也就意味着那个阿肯的势力之庞大已经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

    许诺抬手挠了挠头,垂着头,深深的吸了口气“看来我的确是需要帮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