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西卡的工作一直很忙。{〔〈  因为正当红,因为要赚钱。

    或许她也知道自己没有时间多陪伴在许诺的身旁,但是女人可不是什么理性的生物。在杰西卡的心,对于没有太多时间陪伴自己的许诺也是有怨言的。毕竟男人嘛,总是应该主动一些。

    之前许诺仅仅是和她吃过几顿饭而已,平常的交流全都是依靠手机。这种方式自然是让杰西卡心情郁闷,尤其是后来小水晶的事情更是让她感觉一阵心烦。然而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些,看着一旁面带笑意的许诺。杰西卡心的那些不满全都已经悄然插上翅膀飞走了。

    女人都是感性的生物,天生就喜欢浪漫。绝大部分的女人都是被整日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所牵绊,只能将心的浪漫掩藏在心底最深处。可是一旦有了爆的机会,就像是此刻这样的场景,那她们的欣喜就像是决堤的河水一般无法阻挡。

    “谢谢你!”晶莹的目光之满是感动之色的杰西卡看着眼前的浪漫场面无法抑制心激动的心情,扑上前去保住了许诺送上香吻。

    作为优秀的管家,詹姆斯早就已经能够做到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地步。在他的管家生涯之见识过了太多太多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场面。现在这个不过是毛毛雨而已。

    许诺笑着伸出手揽住她的细腰,看着眼前微微崛起的两片粉嫩的嘴唇,心食指大动。缓缓凑头亲了上去。

    片刻之后,许诺意犹未尽的舔了下嘴角放开脸蛋通红好似染上了两片红霞的杰西卡“先吃饭吧,再等下去就要凉了。”

    许诺牵着杰西卡纤细的小手来到餐桌前坐下。一旁的詹姆斯上前优雅的为两人打开一瓶红酒,倒上酒水之后揭开食物上的盖子,随后微微躬身行礼转身离开。

    浩瀚的星空之下,不远处的汉江上灯火点点。一边是池水荡漾,一边是车水马龙。在清凉的夜风吹拂之下,看着眼前酒杯温润的红酒,杰西卡的神色有些恍惚,还没有喝就已经有些醉了。

    长长的餐桌上摆放着新鲜的花卉,精致的糕点,牛排还有海鲜。一支红酒摆放在了桌子上。

    正在活动期的杰西卡不能吃太多,尤其是那些高热量的食物。虽然有些眼馋但是她只能是吃一些糕点和水果沙拉。而早就已经饿得不行了的许诺没有什么顾虑,直接就开始狼吞虎咽。

    许诺奉行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而杰西卡已经被这气氛弄的晕头转向,就连自己主动来找许诺是为了什么都给忘记了,也就更加顾不得说些什么。

    “这里很贵吧?”吃下两块糕点,喝掉半杯红酒之后,杰西卡的神色已经有些迷离。

    “还好,也就一千多万。”用力的咽下嘴里的牛排,许诺直接伸手抓住了一只大虾“感觉不错,就买下了。”

    “也就一千多万?”面色泛红的杰西卡吐了吐舌头。她自然是知道许诺说的美元。这么一笔巨款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天数字。

    “这个游泳池真漂亮。”重新给自己倒上红酒的杰西卡轻晃着手的酒杯,眼神逐渐迷离起来。

    “你想游泳?”许诺表情惊讶的拿起餐巾擦了下满是油脂的手“虽然池子里是恒温的水,不过现在这个天气不太合适吧?”

    杰西卡仰头喝下一口后劲极大的红酒,眯起一双有些迷离的眼睛做出可爱的样子看向许诺。

    “呼~~~”许诺抬起手拍了下脑门“没有你的游泳衣啊。”

    杰西卡放下酒杯,双手托着下巴,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向着许诺送着秋波。

    “詹姆斯。”许诺提高了音量呼唤自己的管家。

    “boss。”一直在门外等候的杰姆斯手搭着一条白毛巾推开门走了进来“您有什么吩咐。”

    “麻烦你帮忙去买一件泳衣。”许诺伸出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杰西卡示意。

    “尊敬的女士,请问您需要什么样的泳衣?”詹姆斯的询问让原本就已经面色绯红的杰西卡更加羞红了脸,不过她还是报出了自己的尺码。

    “不许笑!”詹姆斯离去之后,看着一脸了然之色的许诺,杰西卡恼羞成怒的挥了挥拳头。

    詹姆斯的动作很快,十多分钟之后就已经将杰西卡需要的泳衣买了回来。已经喝了不少的杰西卡在更衣间换好泳衣之后稍稍活动一下就进入了泳池之畅快的游泳。

    夜色撩人,清澈的池水与无边界的泳池,不远处波光粼粼在众多夜灯照耀下的汉江。喝了不少酒的许诺也有些微醉。

    詹姆斯带着佣人们上来将餐桌全都收拾完毕离开,喝了不少的酒水头脑有些微醉的许诺手端着酒杯缓步来到泳池旁边坐下,伸出双腿在泳池之划动。目光有些迷离的看着眼前的美人鱼在清澈的池水之游来游去。

    ‘哗啦~~~’水声响起,来到许诺身旁的杰西卡玩心大起,抓住许诺的腿用力将他拉下了水。

    一阵扑腾玩闹之后,两个身影在水互相接近,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夜幕之下,水光之。紧紧拥着怀的女人,许诺微微低头吻了上去。

    ------

    ‘铃铃铃~~~’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天空之已经放亮,和煦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窗户涌入充满温馨气息的房间内。

    金黄色的阳光温暖舒适,铺洒在洁白的天鹅绒被子上面暖暖的,让人感觉非常舒适,安心。

    悦耳的手机铃声一直响个不停,在这宁静的清晨让人非常厌烦。如云似雾般的天鹅绒被子里伸出来一条光洁的手臂,拿起一旁桌子上的手机缩回了被子里面。

    片刻之后,一声惊叫响起。

    拥着被子坐起身的杰西卡拢了下耳畔杂乱的秀,面上带着还未散去的红晕,慌乱的接通了电话。

    “是,是。我知道了,马上就去。抱歉,真的抱歉。”满脸慌张之色的杰西卡匆忙挂断电话,掀起被子就准备起身。然后,又是一声惊叫。

    闪电般缩回被子里面的杰西卡满脸通红“我的衣服!”

    “知道了。”被吵醒的许诺晃了晃脑袋从床上坐起身来,用力的挠了挠杂乱如鸡窝般的头赤果着上身下床去为杰西卡捡起散落在了房间内的众多衣物。

    昨天晚上因为喝多了酒而晕的脑袋终于清醒过来。也顾不上许诺在一旁目光炯炯的看着了,杰西卡匆忙穿好衣服拿起自己的手包坐在了梳妆台前面开始化妆。

    “你不是要迟到了吗?”穿好衣服的许诺惊讶的看着杰西卡从手包里面拿出来瓶瓶罐罐放在面前,然后坐在在梳妆台前面不紧不慢的开始拾掇着自己的脸,完全没有了之前着急忙慌的状态。

    “不化好妆怎么出门?”昨夜的激情之后,杰西卡的态度明显有了改变。白了许诺一眼之后继续自己手里的活计。

    这个国家的某些习惯对于许诺来说很是奇特。这里的人,尤其是年轻人基本上不化妆的话是不会出门的,因为会被认为是没有礼貌。尤其是像杰西卡这种公众人物更是如此。

    许诺摇了摇头,起身外出吩咐詹姆斯准备早餐。他从来都是简单的洗漱刷牙,素描朝天。化妆这种事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于遥远了。

    “对了,你今天有什么工作?”半个小时之后,许诺神色有些怪异的来到杰西卡身旁询问。

    “今天有我的单人广告拍摄。”杰西卡的话让许诺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我送你。”

    杰西卡在离开的时候心情很好。她甚至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找许诺要说的是什么事情。这或许,大概,可能是许诺表现的非常好的缘故?毕竟许诺的身体,那真是没话说了。

    吃过早饭送杰西卡去往拍摄广告的地点重新返回别墅之后,风尘仆仆的卡希尔就匆忙来到了许诺这边。

    “老板,事情已经办妥了。”卡希尔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带着一大票的人。

    有会计师,律师还有许诺的私人财物助理。虽然他是许诺的代理人,但是想要完成这种涉及到八千多万美元的收购生意,那必然是要得到许诺本人的肯以及签名确认才可以。

    而且这种确认是需要许诺的私人律师以及他的私人财物助理方确认才可以正式生效。

    许诺的私人律师可是世界顶级私人投资业务与财富管理律师行高伟绅来接手。而他的私人财物助理业务则是交给了世界顶级会计师事务所普华永道。

    这些公司都是专门做富豪生意的顶级公司,都不用许诺自己去找,人家就已经恭恭敬敬的找上门来主动要求为许诺提供服务,全方位的服务。当然了,服务费用可不低。不过人家的业务水平的确是没有任何话可说,绝对是一流的。

    就像是卡希尔去和柯芝株式会社的母公司日本劝银财团下属第一劝业银行进行谈判的时候,普华永道和高伟绅都派出了专业人员全程陪同监督。卡希尔如果想要在这些专业人员的眼皮子底下黑许诺的钱,那除非是他能够收买这些人才可以。

    而这些世界顶级公司之所以能够拥有今天的成就,其最大的资本就是其万金不换的名誉。如果公司员工这么容易被收买的话,那他们也做不到今天这个程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