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伦敦

 热门推荐:
    伦敦,英国都,欧洲最大城市。<{<  与纽约并列为世界最大金融心。

    这座城市横跨泰晤士两岸,有着有数量众多的名胜景点与博物馆,是世界著名的旅游胜地。每年都会有数以千万计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来到这座充满了魅力的城市。

    希思罗机场,英国旅客吞吐量最大的机场。一身休闲服饰的许诺推着行李车走出机场大厅。身形娇小,戴着墨镜与棒球帽的金泰妍紧跟其后。

    许诺与金泰妍是从尔直飞过来的。因为金泰妍拥有不低的知名度,同时因为工作性质而不敢让人察觉。两人在飞机上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坐在一起。至于交流什么的更是没有。这让金泰妍内心非常不安,深怕许诺会心生不满。

    毕竟在这个国家里大男子主义横行,极度要面子的男人们无论自身情况如何对于这种事情都是非常不乐意的。这个国家是一个男尊女卑的社会。

    “抱歉。”坐上酒店派来的专车之后,金泰妍拦住许诺的手臂,娇小的脸庞上露出歉意的神色“对不起。”

    “没事。”许诺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臂“以后等我买了私人飞机就没有问题了。”

    “私人飞机?”金泰妍忽闪着眼睛,对于许诺嘴里蹦出来的这个词汇非常好奇。像是这种顶级富豪才能够拥有的玩具对于她来说太过遥远了。

    “嗯。”许诺笑了笑“面包会有的,私人飞机也会有的。”

    拥有vip卡的许诺自然是入住了希尔顿酒店,早早的就已经预定好了一间豪华套房。

    “想去什么地方?”收拾好行李,简单洗漱一番之后,许诺倒上两杯清水笑着询问。

    “白金汉宫!威斯敏斯特教堂!大本钟!大英博物馆!还有,还有”满脸兴奋之色的金泰妍拍着手,她想要去的地方太多了,一时之间有些找不到目标。

    “嗯。”许诺上前揽住金泰妍的腰“时间足够,不过你现在要做的是倒时差,好好的去床上休息一会吧。”

    金泰妍面上飞起红晕,白了许诺一眼之后嘟着嘴转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看到金泰妍的房门关闭之后,许诺心轻叹口气,拿着手机走上了阳台。

    伦敦的别名是雾都,历史上这里一年之大部分的时间都是被浓浓的雾气所笼罩。这是因为工业革命的时候有着太多的工厂所导致的。第一次工业革命大规模使用煤炭所造成的重度污染。

    在经过了多年治理,尤其是科技展之后采用新能源之后,原本的雾都环境现在已经改善极多。

    与杰西卡通完电话之后,许诺收起手机回到房间里面准备休息。虽然他的身体很好不需要调时差,不过许诺还是选择休息一会。只是在走向自己房间的时候许诺却顿住了脚步,想了想,转身向着金泰妍的房间走去。

    ‘咔嗒~’房门果然是能够打开的。

    许诺抿了抿嘴角,眼梢挂上一抹淡淡的笑意。他之前就想着金泰妍是否会锁门,现在一看果然没有锁上。

    房间内拉着窗帘,阳光淡淡的透过窗帘落入房间内渲染上一层温馨而又迷蒙的色彩。一张奢华的大床上已经拉开了被子,被子下面一个娇俏的身影不自然的动了动。

    看起来像是睡着了,可是许诺却能够敏锐的在这安静的房间内听到金泰妍的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轻轻关上房门,许诺缓步来到床前。随着许诺开始解衣服,躲在被子里面的金泰妍呼吸声也逐渐沉重起来。当许诺轻轻掀开被子上床之后,金泰妍的呼吸声简直就让人怀疑她是否喘不过气来。

    许诺伸出手揽住了金泰妍的腰,不老实的透过丝质睡衣轻抚。光滑细腻,好似羊脂玉糕。许诺能够明显感觉到金泰妍的身子在微微颤抖,好似身上的寒毛都已经竖立起来。

    “好好睡觉。”许诺探头在金泰妍的耳畔低声轻语,随即紧了紧握住金泰妍纤细腰身的手,闭上眼睛开始休息。在任务世界之不断的杀戮挣扎,经历过太多腥风血雨之后,许诺现在很想能够安心的休息。

    听着身后传来细微的鼾声,原本小手紧握,紧张不已的金泰妍逐渐放松下来。伸出手握住许诺的手,嘴角带着笑意陷入沉睡之。

    午后的阳光带着温暖的气息,许诺感觉鼻子上痒痒的就挥手摸了上去。然后就摸到了一个滑腻的小手。睁开眼,一个带着笑意的明媚脸庞就出现在了眼帘之。

    “睡醒了?”许诺的声音很轻。

    “嗯。”眉眼含笑的金泰妍收回拿着头的手,用力的点着头。

    许诺笑了笑,转身去拿一旁桌子上的手机。不过距离有些远,伸出手臂却没有能够够到。心念微动,手指微微一张,原本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已经‘唰’的一下飞入手。

    “都这个时候了?”看了眼时间之后,许诺有些惊讶的坐起身来“起床吧,我们吃点东西出去逛街。”

    “干什么呢你?”没有听到回应,许诺回头之后却哭笑不得轻声呵斥双手捂住眼睛看向自己,但是手指缝却大的将双眼全都暴露出来的金泰妍。吸了口气,双臂一弯做出一个健美的动作“想看就让你好好看!”

    “哈哈~~~”

    伦敦是世界一流的大型都市,与纽约洛杉矶东京巴黎等地齐名。虽然没有第五大道,香榭丽舍大街,银座等等顶级商业街。可是这里依旧是一处极佳的购物场所。各种世界顶级奢侈品都在这里设有旗舰店。

    从酒店叫了一份丰盛的晚餐,许诺与金泰妍吃过之后就在伦敦著名的商业街上随意闲逛。

    女款手表,皮包,衣服等等各种礼物许诺全都买了一大堆。以往这些需要他数年薪水才能够卖到的东西此刻就像是在买白菜。这让许诺心不由的感慨,有钱的生活真好。

    话说起来有些现实。可是实际上如果没有钱的话,很多事情的确是无法办到,许多人也无法走在一起。这个世界本就如此,哪怕是许诺也是为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才接受戒指的委托去为它在任务世界之出生入死。

    许诺做的这一切还不就是为了能够过上好日子?不就是为了以后不需要再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奔波?没有钱,别说是像现在这样与金泰妍挽手逛街了,甚至于就连面都见不到。去看演唱会也是要买门票的!

    “谢谢你。”回去的出租车上,神色欢喜的金泰妍主动献上了香吻。

    别说女人太现实,这个世界上谁不现实?男人也是如此啊。没有身份没有钱,怎么去一见钟情?感情的基础,实质上就是生活。而生活,就是钱。

    相比于大部分的女人,金泰妍还算是不错的。毕竟她本身的工作性质很特殊,见过了太多光怪6离的事情,而且本身也属于生活无忧的类型。因此,一般情况下想要用贵重礼物收买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已经与许诺确认了情侣关系之后,金泰妍的心态自然就生了转变。

    自己男朋友买的礼物当然可以收,而且收的理所当然。只不过,如果金泰妍知道了金泰妍和杰西卡的事情的话,那估计今天买的东西都会被她给狠狠的仍回去。

    回到酒店之后,金泰妍去浴室洗澡,而许诺则是无聊的斜躺在沙上面准备看电视等着洗澡。

    半边身子依在沙靠背上,看着不远处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许诺咧了咧嘴伸出了手。然后,原本放在茶几上的遥控器就诡异的飞了起来,一直飞到了许诺的手。

    “不错。”许诺满意的点了点头“越来越熟练了。”

    英国的电视台很多,各种乱八糟的节目数不胜数。许诺对于这些或是煽情,或是夸张,或者根本就是无厘头的东西毫无兴趣。他只是在等着洗澡然后睡觉而已。虽然很想和金泰妍一起去洗澡,不过很显然金泰妍的脸皮很薄。

    “嗯?”就在许诺准备关掉电视机的时候,一个新闻频道却出现了让许诺感兴趣的内容。

    这家电视的记者正在参加一个新闻布会。召开记者布会的是俄罗斯卡索石油天然气集团总公司的董事长,帕夫柳琴科。这是福布斯排行榜上的一位俄罗斯著名寡头,拥有海量的财富,而且与俄国政坛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

    实际上俄罗斯的寡头之做能源的,肯定是要和政坛有着密切联系才行。要不然的话就连入场的资格都没有。

    这位身家据说百亿美元以上,实际上绝对远远过这个数字的帕夫柳琴科先生在记者招待会上面严厉抨击大英博物馆非法持有众多的俄国在战乱年代流失海外的诸多珍贵艺术品。包括‘采茶花的少女’‘春之女神’‘法贝热的彩蛋’等等。

    帕夫柳琴科说自己是带着诚意而来,想要高价赎回这些流失海外的珍贵艺术品。可是大英博物馆却蛮横的拒绝了他的要求。这简直就是让人无法容忍的强盗行为!

    ‘咔!’许诺关上了遥控器,双手抱在脑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许诺嘴角轻扬“无法拒绝的东西有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