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这个国家有许多事情外人是不会明白的。  哪怕帕夫柳琴科是级富豪,有些时候也不得不接下一些非常难以办下来的事情。而且还不能不做。因为你不做的话,就很有可能会遇上自己不愿意遇上的事情。

    对于做石油生意的帕夫柳琴科来说,来自上面的命令是必须要完成的。毕竟会做石油生意的人多的是,但是能够拿到许可证的人却只有寥寥数人而已。那些黑黝黝黄金才是帕夫柳琴科现在所拥有一切的保证。

    帕夫柳琴科也非常清楚上边是什么意思,想要收回国宝提升面子,只是让他出面而已。不管怎么说,钱肯定是要花的。

    不过只要事情能够完成,自己的公司自然是可以继续运行下去。当然了,至于如何收回那些珍贵的艺术品那就是帕夫柳琴科自己的事情了。本身就是抢掠起家的俄国才不会在乎这些东西是怎么回来的。

    帕夫柳琴科的选是买回去,毕竟这样做的风险最小。可惜精明至极的岛国人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的响亮,他们知道帕夫柳琴科所面临的是什么样局面,报出来的价格根本就无法接受。那已经不是在买什么艺术品了,那是在拿刀子杀人。

    帕夫柳琴科之所以要开那个新闻布会,为的就是将事情抖出去给英国人施加压力,然后再谈判的时候就可以夺取一些有利的位置。却完全没有想到这次新闻布会居然将许诺给引了出来。

    “先我要声明的是。”许诺不紧不慢的开口“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吃亏了。给了你这次入股的大好机会,而且还是这么便宜。当然了,也就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这可是你的幸运。”

    “”听到许诺说这些,帕夫柳琴科张了张嘴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可是实际上许诺说的话一点都没有错。

    别的不说,只要许诺的实验室里面复活了第一只恐龙,消息传出去之后将会有着无数的人挥舞支票想要入股许诺的公司。到时候其价值绝对是百倍般的攀升。

    此刻许诺愿意以六亿美元的代价转让出百分之十的股份,对于帕夫柳琴科来说那真的是拜把子的铁哥们白送钱了。

    只是,这些事情帕夫柳琴科并不知道。而许诺也不可能在没有成果之前就吹嘘出去,因为别人会把他当作神经病。

    “现在。”许诺将手已经空掉的酒杯放在茶几上,身子微微前探“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如果我弄到了那些艺术品并且交给你的话,你是否愿意向我的公司注资六亿美元用以换取百分之十的股份?”

    帕夫柳琴科沉默了。

    如果是以英国人给他开出来的天价来看的话,许诺的这个报价还是很合理的。可是如果以那些艺术品真实的价值来说,许诺这个报价就是过高了。然而现实之的很多事情都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用价格来衡量的。

    英国人敢于狮子大开口,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上边给帕夫柳琴科的时间不多。所以英国人可以慢悠悠的喝着下午茶,等着帕夫柳琴科自己最终妥协。在这种情况下,许诺给出的要求真心并不算高。

    只不过,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一个前提的。那就是许诺真的能够办到。

    “你确定你可以做到?”帕夫柳琴科再次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又帅又有气质(呵呵~)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做这种事情的人。明明可以靠脸吃饭的啊。

    “只要你需要。”许诺的回答很简单,也很干脆。

    帕夫柳琴科起身从吧台内拿出一大瓶俄国特产的伏特加酒回来给许诺满上“虽然我的人生经验告诉我应该将你这个口出狂言的疯子给赶出去。不过我的直觉却让我为你倒酒。”

    “你会为自己今天的决定欢呼的。”许诺举起手的酒杯一饮而尽。

    ------

    第二天,许诺与金泰妍尽情的在伦敦畅游。威斯敏斯特教堂,大本钟,白金汉宫等地都留下了两人的足迹。到了下午的时候,许诺与金泰妍来到了著名的大英博物馆。

    英国人也是岛国国民,心理方面实际上并不比日本人强上太多。

    不过因为其祖上曾经阔过,而且数百年来曾经打败过世界上所有的主要国家,成为世界霸主。因此,虽然现在已经完全沦落到了给美国人当小弟兼搅屎棍子的程度,可是他们在心理上却依旧是无法忘却曾经日不落帝国的辉煌往昔。

    这一点从大英博物馆就能够看的出来。

    这座规模浩大的博物馆内珍藏有从世界各地收刮而来的珍贵物和艺术品。这也是英国人对于自己往昔辉煌的最后凭证与吊唁。

    英国人对于这里的看守很严格,但是这种严格都是在外面的,内部除了摄像头和巡逻人员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守备。因为英国人认为没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突破外围防御进入内部核心区域。

    “这里的东西可真多啊。”看着眼前让人感觉眼花缭乱的诸多物与艺术品,金泰妍惊讶的闪动着眼睛。她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规模这么庞大的博物馆,各种藏品多的宛如夜空之的繁星。

    “这还不算什么。”许诺轻笑点头“这座博物馆里面据说有百多万件藏品,现在能够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什么?百多万件?”金泰妍的小脑袋瓜子感觉有些反应不过来了,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数字啊。这么多的东西要是真的全都摆放起来的话,那得需要多么庞大的面积才行?

    “我们去俄国馆看看吧。”金泰妍并不清楚许诺所选择的路线与参观顺序,实际上她本人对于这些藏品的兴趣也不是很大。只是因为能够和许诺在一起才满怀兴趣。毕竟以她的工作来说,这种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实在是太过难得了。

    在来到俄国馆之后,许诺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梢。这里的人很多,展出的藏品也是极多。众多的游客和记者们纷纷在拍照留念,闪光灯在这间巨大的展厅之不断闪烁。

    “有意思。”与其它的展厅不同,许诺已经看到了诸多自己的目标都被摆放出来在各处展位上供游人们随意拍照留念。这些珍贵的藏品里面包含了帕夫柳琴科想要的东西。

    问了问身边的人,再看了眼电子显示屏上不断滚动的宣传,许诺立刻就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作为对帕夫柳琴科召开新闻布会施压的回应,大英博物馆主动将一大批来自俄国的物和艺术品公开展览进行打脸行为。

    同时骄傲的英国人还表示这些艺术品之某些收藏即将进入拍卖程序。英国人对俄国人的心理吃的死死的,早就非常清楚俄国人哪怕是捏着鼻子也要把这个冤大头给扛下来。

    这种时候不好好的坑俄国人一笔,那什么时候才能坑?把这些藏品摆出来给所有人看就是为了回应帕夫柳琴科的记者会。

    简单来说就是当面指着俄国人的鼻子说,老子就是不给你,你能怎么着?还不是只能在一旁眼睛里面滴着血的看着?

    这与这些藏品的安全问题根本不用考虑。这里可是大英博物馆,无论是是偷还是抢,想要在这么多警卫们的眼皮子地下把东西弄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里所有的展厅都是有着自动封闭门,监控室只要关上合金大门鬼也别想跑出去。

    “好漂亮。”许诺拉着金泰妍的手来到了世界闻名的法贝热彩蛋的展台,看着那些做工精美别致,在射灯照耀下珠宝璀璨生辉的彩蛋,金泰妍的眼睛闪动着别样光彩。这种精美的艺术品对于女人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

    法贝热彩蛋属于复活节彩蛋艺术品,是由黄金、钻石、翡翠等制作的仿彩蛋工艺品。这些彩蛋是俄国沙皇奢华生活的见证,也展示了俄国当年在艺术化上的成就。对于俄国人来说其意义非凡。

    当年在俄国革命的时候,很多彩蛋流落到了世界各地。总共五十二枚彩蛋之有四十二枚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与私人手。

    像是莫斯科军械库博物馆、弗吉尼亚艺术博物馆、奇克伍德植物园艺术馆、山林博物馆、克利夫兰艺术博物馆等等。而私人收藏则是集在了维克多维克塞尔伯格、伊丽莎白女王以及东土豪与美国富商的手。

    其它十枚彩蛋之有四枚彻底消失,没有人知道其下落。剩下六枚现在全都在这里了,大英博物馆的收藏实力可见一斑。

    这些彩蛋在当年就已经价值不菲,代表着俄国的最高艺术水平,这些构思精巧、做工华丽的法贝热彩蛋将珠宝艺术提升到了艺复兴以来装饰艺术的最高水平。同时也是沙皇俄国的精神化象征之一。

    每一枚彩蛋的价值在拍卖的时候都是数百万美元起步,最终的成交价格至少也在一两千万美元以上!

    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价之宝。因为世间已经没有了沙皇,自然不可能再有新的沙皇彩蛋。而这些象征着俄国历史化和艺术巅峰的瑰宝在俄国人的心目之实在是太重,他们别无选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