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世界石油市场的兴旺,依靠大量出售石油天然气而鼓起腰包的俄国富豪们开始全世界范围内的收集多年前动荡时期流落在海外的俄国艺术品,从而为自己刷格调,弄个爱国商人的头衔。{[  <(而世界闻名的法贝热的彩蛋就是最为被看重的目标之一。

    极具商业头脑的欧美卖家们看了爆的俄国富豪们的财大气粗,直接导致这些彩蛋的价格宛如坐上了火箭一般一飞冲天。其价格已经不是艺术品能够衡量的了。

    当帕夫柳琴科向大英博物馆提出要求收购这些彩蛋的时候,狮子大开口的英国人明面上直接标上了非卖品。而在私下里却开出了每一枚彩蛋五千万美金的价格。而且还是秘密交易,成交的话会以外交通告的形式‘赠送’。

    面对着英国人举起的锐利屠刀,哪怕是财大气粗的帕夫柳琴科也是心疼不已。可惜英国人拒绝任何形式的还价,而且还假惺惺的表示自己根本就不愿意卖!

    不仅仅是法贝热的彩蛋,还有其它一些被上面明确要求带回俄罗斯的珍贵艺术品同样都是天价!

    面对这种情况,当许诺出现表示愿意为帕夫柳琴科得到这些国宝的时候,帕夫柳琴科毫不犹豫的就应承了下来。

    如果许诺能够做到,那他就付出数亿美金的代价入股其生物工程公司。虽然花费六亿美金入股一家不过**千万美元资产的公司,还是只能得到百分之十股份这种事情听起来很是荒唐与可笑,但是这总比被英国人趾高气昂的狠狠捅上几刀还要陪上笑脸要强的多。

    当然了,如果许诺没有做到的话,那他也没有任何的损失。

    深夜,一整天的游玩之后,疲惫不堪的金泰妍洗漱之后很快就陷入了梦乡之。而许诺则是在金泰妍睡着之后缓缓起身来到了洗手间。简单的更换了身上的衣物以及一些特殊装备之后,许诺动瞬间移动能力消失在了酒店洗手间里。

    大英博物馆,俄国展厅。

    大英博物馆在闭馆之后就进入了戒备森严的状态。仔细检查馆内没有隐藏的游客之后,所有的展厅全都落下了合金密封门。这些密封门全都是动态密码,而且带有固态时间锁。没有到指定的时间哪怕是有密码也别想打开门,绝对是异常的安全。

    而在各处展厅之间的走廊上面到处都是夜间警卫以及各种摄像头与安全设备,这些安保手段都是世界最顶级的。更别说在外围还有众多的警察在巡逻。理论上想要在这种戒备森严的情况下进入这里,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不过英国人的这些防备手段都是对付普通人而设定的。他们在外线的防备坚固,可是对于内线来说却几乎等于不设防。因为英国人认为关闭了合金门之后只有第二天早上才可以打开,这种情况下谁能进去?

    然而,许诺就能够进去。

    银白色的月光透过洁净的钢化玻璃铺洒在地面上,给整个展厅带去了一抹朦胧的色彩。幽暗的空气之一阵空间波动,一个矫健的身影由虚化实,出现在了展厅的卫生间之。

    “很好。”戴着口罩,头上兜着卫衣款式特殊帽子的许诺走出卫生间来到展厅内,看着规模宏大的展厅内摆放的诸多俄国艺术品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一圈之后,许诺手一翻拿出一把手枪,施施然的向着四周的监控摄像头一一开火。

    “今天有热刺的比赛,真是可惜不能去看了。”博物馆监控室内,今晚值夜班的安保约翰逊拿着一杯咖啡百无聊赖的随意看着眼前足足数十块巨大的监控屏幕。这处监控室内负责看管多个展厅,俄国展厅就是其之一。

    “白鹿巷可赢不了曼联。”一旁另外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安保用力的咬下一大口汉堡,满嘴流油的表着自己的意见“斯坦福桥今天晚上肯定是大获全胜!”

    伦敦大区有着太多的顶级球队,这里的球迷们在满满的幸福之下也有着不知道该支持谁才好的烦恼。各支球队不同球迷之间的争论与互相攻击就成为了伦敦人日常的一部分。

    在大英博物馆做安保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对于值夜班的人来说,时间就是吹牛聊天,吃汉堡喝咖啡就过去了。但是今天却与以往这种安宁祥和的日子完全不同。

    “怎么回事?!”突然之间随着一个个屏幕失去联系,这间监控室内的值班人员们全都傻眼了。

    “拉警报!”值班人员们很快就看到了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俄国展厅内,正在用手枪不断射击各处的监控摄像头!

    伦敦警察局的警报声刺耳欲聋,众多忙着为各自球队加油助威的警察们慌乱的冲向自己的警车向着大英博物馆方向飞奔而去。而博物馆内诸多的安保们此刻也已经涌到了俄国厅的门外。

    “打不开!”一名安保用力的砸着合金大门,但是却没有丝毫的用处。

    “密码!快点给我密码!”安保主管向着匆忙赶过来的展厅主管大声高呼。

    “有密码也没有用!”一头地海型,身形瘦弱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主管却并没有那么慌乱“这里的门都是有着时间锁的,不到时间就算是有密码也别想打开!”

    “现在该怎么办?”五大粗的安保主管急切询问。

    “别着急。”展厅主管冷笑一声,抬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咱们这里可是全封闭式的。除了大门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出口,就连通风管道也不可能通过人。只要守住四周,等到明天早上时间锁开启,冲进去抓人就好了。”

    主管的话顿时就让四周的安保们恍然。大英博物馆内的所有建筑都是非常坚固而且没有多余出入口的。就算是里面的人不知道是怎么进去的,不过既然现在唯一的出口已经被合金门封死,那他就别想出来。等到明天时间到了一开门冲进去抓人就好。

    “把四周全都封锁住。”主管大声吩咐“哪怕是一只苍蝇也不准飞出去!里面的人手里有枪,明天让防暴警察冲进去抓人。再把所有展厅都仔细检查一遍,都听明白了吗?!”

    “是!”众多的安保人员齐声高呼。

    安保主管脸上露出笑意“等抓到人之后可要好好招待他才行,居然有胆量来我们这里下手。”

    “你说的不错。”展厅主管冷着脸哼了一声“跟警察局的人说说,抓到人之后送到吸粉的和同性恋监房里面去,要好好的‘招待’!”

    英国人安心了,他们对于自己的建筑非常有自信。全封闭式的展厅内根本就没有别的出口,而且这些建筑全都是坚固至极的材料构建,哪怕开着坦克来也不见得能够打穿!而且现在四周全都是人,就算是飞了只苍蝇出来也会被乱枪打死。

    “能看到里面的情况吗?”心依旧有些不安的展厅主管来到了监控室。

    “所有的摄像头都被打坏了。”神色有些慌乱的安保人员急忙回应“就连隐蔽摄像头也被找到打坏,这是个老手。”

    “老手。”展厅主管皱起眉头,单手托着下巴“既然是老手,为什么要做这种自绝死地的事情?”

    展厅主管总是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也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是等着时间锁定下的时间到了之后才能让事情真相大白。

    ------

    “睡的香吗?”清晨,明媚的阳光透过洁净的玻璃和纱窗落入房间之,仿佛为房间内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纱。美美的睡了一个好觉之后,美梦之的金泰妍抽了抽鼻子,被许诺从睡梦之唤醒。

    “好香。”金泰妍的话让许诺顿时眉开眼笑“虽然我是男人,不过你说我香的话我也不会拒绝。”

    “我是说早饭!”坐起身子的金泰妍抬手拢了下耳畔如云似雾般的秀,皱了皱小巧的鼻子“我要吃饭!”

    早餐很丰盛,地道的英式风格。烤番茄,炒蛋,蘑菇,香肠,麦片,牛奶,吐司与果酱摆满了一大桌子。这对于因为国小地贫而产出很少的韩国来说简直丰盛的不行。

    在韩国因为国家小,产出少而导致国民很少能够吃到在真正的大国之并不算什么丰盛的菜肴。这是为什么韩国人经常吃大酱汤和豆腐的主要原因。韩国菜很咸,因为可以下饭。饭吃够了之后自然也就吃饱了。

    “你昨天晚上是不是出去了?”喝着牛奶的金泰妍好似想起了什么,出声询问。

    此时窗外传来了呼啸绵长的警笛声,大批的警车不断凄厉嚎叫唤醒了这座城市。金泰妍好奇的向着窗外探头看去“出什么事情了?”

    “不知道,也许是哪里失火了吧?”许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拿起面前的吐司开始涂抹果酱。

    “你当我傻啊。”金泰妍白了许诺一眼“这是警车的声音。”

    “可能是他们的女王陛下的小狗丢了吧,谁知道呢。”许诺眯了眯眼睛,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装饰精美的盒子递到金泰妍的身前。

    “这是什么?”金泰妍放下手的牛奶杯,好奇的看着眼前这个非常精美的盒子。

    “法贝热的彩蛋。”许诺的话让金泰妍顿时愣住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