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在博物馆的时候看你好像很喜欢,所以就买了一个纪念品回来送给你。([〔>”许诺的脸上带着真挚的笑意,就像是这真的只是一个纪念品一样。

    “真漂亮。”打开盒子,见到盒子内的礼物之后,金泰妍抬手捂住了嘴,圆睁着眼睛几乎说不出话来。

    盒子内装着的是一枚草莓红的玫瑰花蕾彩蛋,外表上镶嵌钻石与铂金所构成的华丽流苏线条,充满了宫廷高贵气息。

    这种艺术品哪怕仅仅只是看着就已然让人流连忘返,目不转睛。然而对于女人来说,更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在面对这些亮闪闪的东西的时候,女人属性实际上与巨龙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这个是可以打开的,你可以打开看看。”许诺咬了口涂着草莓果酱的土司,微微扬头示意金泰妍打开这枚炫目的彩蛋。

    面带红晕的金泰妍深吸口气,缓缓伸出手握住了彩蛋。轻轻拧开之后,一枚由黄金与翡翠所打造的黄玫瑰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金泰妍猛然抬头看向许诺,目光之满是深情之色,仿佛夏日里的滚滚热浪要将许诺给融化一般。

    金泰妍可不是没有见过好东西的人。作为艺人长期要以光鲜亮丽的面目出现在公众面前,在出席各种活动的时候她也曾经佩戴过珠宝商们所赞助的各式珠宝饰。最基本的眼光还是有的。

    见识过也佩戴过许多价值不菲的珠宝饰,金泰妍当然能够看出这枚彩蛋无论是工艺还是材质全都是上上之选。如果不是知道不可能,金泰妍甚至都以为这就是昨天在博物馆里面看到的那枚彩蛋!

    看着一脸感动,美目之流光溢彩,就快要扑过来献出香吻的金泰妍。许诺轻轻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别着急,还有惊喜。”

    “还有?”满心都是幸福感觉的金泰妍此刻只想扑进许诺的怀好好表达自己的欢喜之情,却没有想到许诺居然说还有?

    与华夏不同,在韩国这个大男子主意盛行的国家里面,男女之间对于财富可是分的非常清楚的。

    别说是男女朋友了,就算是结婚的夫妻在账目上面也是完全分开的。因为国家小,产出少,国民贫困。所以每一件东西都很珍贵,每一块钱都非常重要。

    在韩国请人吃饭都是铁哥们一般的情谊,哪怕仅仅是送一罐饮料都会被认为带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像是许诺送出这种一眼看去就知道绝对价值不菲的东西,对于韩国女人的杀伤力堪比原子弹。

    曾经在韩国的娱乐圈里面生过这样一件事情,一个著名的主持人送给了某个女演员一个手包。这在华夏根本就提都不值一提的小事情却在韩国掀起了滔天大浪,各种绯闻传的简直比美国人选总统的时候还要狂热。韩国人生活艰辛,女人们活的更是辛苦,从这里就可见一斑。

    “玫瑰黄在德国是最高贵的颜色,这枚彩蛋仿的是送给来自德国的亚历山德拉皇后的那颗玫瑰彩蛋。打开玫瑰花的话会有惊喜。”许诺的眼神之满是笑意。

    这当然不是什么仿制品了,这根本就是许诺昨天晚上从大英博物馆里面席卷出来的东西。这枚彩蛋是如此的漂亮,许诺忍不住就扣下来当作礼物送给了自己的女人。对于许诺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为了避免给金泰妍带去不必要的麻烦,才对金泰妍说是仿制品而已。

    ‘咔嗒~’黄金制成的黄玫瑰上面有一个小巧的机关,金泰妍轻轻旋转之后玫瑰花居然仿佛盛开一般绽放成一朵盛开的,光彩绚烂夺目的黄金花!

    “这是”在盛开的黄金花,是一顶做工精致绝伦,光彩耀眼,由钻石镶嵌而成的后冠!

    看着闪动着炫目光泽的钻石后冠,金泰妍猛然抬起头看向许诺,双目之已经迷离上一层淡淡的雾气。

    “喜欢吗?”许诺的话还没有说完,金泰妍就已经扑到了许诺的怀。

    “等我还没有吃好饭”

    “”

    之前没有钱的时候许诺是没有送女人珠宝饰这种贵重物品的能力,自然也不会知道女人在接到自己男人送来的这种礼物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不过,他现在已经知道了。

    明媚的朝阳光芒四射,温暖的阳光已经将整个房间映照的一片温馨。桌子上被打开的彩蛋之,映照在阳光之下的钻石后冠闪烁着夺人心魄的瑰丽光泽。

    在这处充满了暧昧气息的房间里面,金泰妍的声音之带着一丝娇媚和喘息“真的不行了,再不出的话就要晚点了。”

    “那就让飞机等着我们好了。”天鹅绒被子下面的许诺晃动着脑袋,闷闷的回应。

    “真的不行了!”满脸绯红的金泰妍挣扎着起身慌乱的收拾着自己的衣物“今天只有这一班飞机,无论如何都不能错过啊。明天我还有重要的工作。”

    “真的是因为工作?”许诺从被子里面探出头来,单手撑着脑袋用似笑非笑的目光紧紧盯着金泰妍“不是因为我让你消受不了?”

    “坏蛋!”正在整理衣物的金泰妍白了许诺一眼“快点起床了!”

    ------

    “情况怎么样了?”来自苏格兰场专门刑事部的助理警察总监亲自来到了大英博物馆,进门第一句话就是询问现场指挥官这起离奇的案件进展如何。

    “长官,情况很糟糕。”负责现场指挥的是一名高级警官,原本这起案件只需要由艺术及古董组的总警司来现场负责就可以了。不过难得大英博物馆出现这么大的案子,这名叫做格伦福斯特的指挥官就想来现场蹭点出镜率好为日后的升迁在高层心留下一丝的印象。

    然而,现场的一切却让这位指挥官后悔的肠子都要青掉了。如果他早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的话,那他打死也不会来!

    “嗯?”负责领导专门刑事部的助理警察总监菲尔贝恩斯停下了脚步。目光炯炯的盯着自己这个滑头的下属。能够让这个滑头如此坦率的承认事情很糟糕,那就真的是要糟糕了。

    “详细说说。”贝恩斯仅仅只是停了一下,随即又继续向着已经到处都是警察的博物馆内走去。

    “是的长官。”面色灰暗的福斯特开始讲述这件离奇的案件“昨天晚上九点十分的时候,伦敦警察厅接到了来自大英博物馆的警报。我们来到这里的之后与博物馆方面进行了沟通,得知有一名不明身份的人员进入了俄国展厅内。此人行事非常老练,用手枪击毁了所有的监控设备,我们没有能够得到任何有用的图像与嫌疑人情报。其疑似使用了无印鞋底与反光头罩。”

    “老手。”贝恩斯当即点明。

    “是的长官。”福斯特急忙应声“当时博物馆已经闭馆,所有的展厅都已经放下了合金门。您也是知道的,这里的合金门都装有时间锁,一旦关闭之后不到预定时间哪怕有密码也别想打开。所以当时我就命令所有警员们四处包围了整个博物馆,以防嫌疑人逃走。”

    “继续。”贝恩斯的脚步不停,简单扼要的出声询问。

    “今天早上时间锁走完解锁,工作人员立刻就用动态密码打开了合金门,然后一整队的co19就冲了进去。”说到这里,福斯特的神色变的非常古怪“可是我们进去之后却丝毫没有现有嫌疑人的踪迹。而且俄国展厅内许多极为珍贵的艺术品已经不翼而飞!”

    “没有人?”此时两人以及身后一大群的警员们已经来到了被严密封锁的俄国展厅。身形高大的贝恩斯皱起眉头越过警戒线,看着到处都是警察的展厅出声询问“清点过进入展厅的人员了吗?”

    福斯特知道自己的上司问的是什么意思。以前也曾经有过相类似的情况,监控被毁掉之后警察们冲了进去。嫌疑人却穿着警服趁着混乱之际混入警察队伍之试图蒙混过关。最后却被警察们敏锐的察觉出来。

    “所有人都已经确认过了。”福斯特急忙应声“无论是我们的人还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全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了确认,而且现场的摄像也表面没有任何多出来的人。”

    “各处通道检查过了?墙壁有没有被破坏?钢化玻璃的窗户?地板下面有没有地道?所有的角落都检查到了?”贝恩斯接着追问。

    “所有的地方都仔细检查了多次,甚至还动用心跳探测仪。但是没有任何收获。”福斯特嘴上虽然很是恭敬,但是心却是在暗自腹诽“这些最基本的东西老子都不知道这么多年的警察岂不是白干了?要不是实在找不到解决办法,鬼才会叫你过来!”

    “有意思。”贝恩斯来到几处已经没有了艺术品,只剩下了空空如也的展台前仔细观察“指纹?脚印?”

    “没有,全都没有。”福斯特的头摇的如同拨浪鼓一般“嫌疑人很狡猾,没有留下一丝有用的证据。就像是他整个人可以凭空出现在带着价值好几亿的东西再凭空消失一样。”

    “既然这里找不到,那人肯定是已经离开了。”贝恩斯仔细转了一圈之后当即下达命令“派出人手在所有的出入港,火车站还有飞机场进行最为严格的检查。绝对不允许他们将我们宝贵的艺术品带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