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姐姐找你说什么了?”咖啡厅,许诺刚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点上一杯咖啡,对面的郑秀晶就已经迫不急的急切出声询问。

    看着眼前的明媚少女,许诺笑着开口“是有什么事情吗?”

    “她没说?”娇艳如花的郑秀晶忽闪着眼睛。

    “她想说什么?”许诺皱了皱眉头,很是不解。

    郑秀晶悄悄吐了下舌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上次被姐姐抓到了,说我最近和你联系太多了。”

    “你姐姐?”许诺微微摇头,点了一杯咖啡之后才笑着开口“她什么都没有说。你是我的小姨子,一起吃饭喝咖啡没什么吧?”

    “姐夫说的对!”原本情绪有些不高的郑秀晶心情立刻就好了起来。常年被姐姐压制的她对于杰西卡可是有着很大的怨念。

    “对了。”许诺想了想,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放在郑秀晶的面前“前几天去了趟伦敦办事情,买了些礼物,这是给你的。”

    因为有密集人群恐惧症,而且在陌生人面前性格冷淡,郑秀晶基本上是不会收取别人礼物的。当然了,如果换做是被她认可的自己人的话,那就要另说了。相比于镜头前的冷淡,在认可的人面前她可是很活跃的。

    “真漂亮。”许诺送给郑秀晶的是一款女士浪琴手表,简约大方,看上去就非常典雅。

    “谢谢姐夫。”郑秀晶对于接受许诺的礼物很是欢喜,当即就大大方方的戴上“好看吗?”

    “我们水晶戴什么都好看。”许诺小小的恭维了一番,让郑秀晶非常受用。

    “你最近不忙吗?”许诺接过服务员递上来的咖啡抿了一口,奇怪的看着郑秀晶询问“看你好像没有什么工作似得,你姐姐天天忙的见不到人。”

    “哼哼。”原本还在左看右看,对着手表美的不行的郑秀晶闻言之后脸色立刻就拉了下来。哼哼唧唧满心的不甘不愿“姐姐她们多红啊,广告代言,各种节目的邀请忙的全都作不过来。我们都没有资源的,天天待着都快学会打毛衣了。”

    “毛衣?”许诺心头微动,笑着开口“你会打毛衣吗?”

    “不会!”郑秀晶嘟起嘴巴,一脸的不满意。

    “如果你为我织一件毛衣的话。”许诺勾起嘴角轻笑出声“那我就为你找一个广告代言,你看怎么样?”

    “广告代言?!”原本还一脸不爽的郑秀晶立刻活了过来,眉梢上扬,嘴角勾起美丽的弧度,双目之闪动着水雾般的明亮神彩,脸上的欣喜宛如鲜花盛开一般绽放出夺目的光泽“你要给我介绍工作吗?”

    像是郑秀晶姐妹这样的艺人,收入来源主要是依靠各种活动收入。而这些活动之最受喜爱的就是广告了。

    见效快,收益高,而且公司的提成也少。不过韩国的娱乐业达,而且这里国土面积小,资源贫瘠,能够有的广告就是那么多,竞争可是相当的激烈。

    没有足够的知名度和人气,想要得到广告代言什么的那就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无论男女都一样。

    郑秀晶她们所在s还好,作为星的关联公司和顶级娱乐公司,各种资源并不匮乏。不过内部艺人太多,压根就不可能照顾到所有人的需要。哪怕是红如少时内部也是有极大区别的。在这情况下,韩国的公司们是允许艺人自己找活的,他们只要能够收到提成就行。

    而自己找活这种事情就要看个人的能力了。说到底,还是要走关系。

    “当然。”许诺眯起笑眼“人气女王郑秀晶要拍广告,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挥舞着支票来求你。”

    虽然知道许诺是在夸张,不过郑秀晶还是开心的眯起了眼睛“姐夫,我请你吃饭!”

    ------

    “老板,sc公司的事情已经处理妥当了。”卡希尔来到许诺的别墅向他报告有关收购公司的事宜“所有的法律手续和本以及相关机构的认证全部办理妥当。您要求所有不接受新合同的员工离职也已经全部处理完毕。”

    “很好。”许诺接过卡希尔递过来的厚厚档,简单浏览一遍之后就放在了一旁。

    “老板。”虽然知道这样不好,可是卡希尔最终还是忍不住的想要再次劝说一番许诺“您所购买的这家公司并没有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技术和专利,在业内也是默默无闻。就连您看重的各种仪器设备也并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购买这种公司想要出成绩就要不断的向里面烧钱。现在您又将所有资深研究员们解雇,出成绩这种事情谁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行。”

    说到这里,卡希尔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许诺的这种行为通俗来说就是,作死。

    “简单来说,您这么做会使得公司经营产生困难。”卡希尔当然不会直接说你是在作死,有钱就开始骚包。作为打工的,他说的很是委婉。不过许诺依旧是能够听出其话语之的含义。

    “你不用担心。”许诺笑着摆手“我已经有了一个项目,一旦出来绝对会震惊世界。”

    “”许诺都已经这么说了,这种时候卡希尔还能说些什么呢?

    卡希尔干笑两声,想要说些奉承的话,不过许诺已经开始给他安排别的事情。

    “我名下还有一家百货公司。”许诺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请个艺人来代言广告吧。这是她的资料,你去联系一下。就按照市场价格走。”

    接过许诺递过来的资料,看着资料上面容貌俏丽的丽人照片,卡希尔露出一个会心的笑意“老板,放心吧。这件事情我会办理的妥妥当当的。”

    卡希尔离开之后,许诺晃了晃脖子起身来到顶层在泳池之畅快的游泳,直到管家詹姆斯拿着手机过来才让这个逐渐培养出来的兴趣暂时告一段落。

    “嗨,我的朋友。你可真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电话那头传来了帕夫柳琴科的声音,听起来是在抱怨,不过实际上却是兴奋居多。

    “你离开伦敦了?”赤果着上身的许诺甩了甩酸溜溜的头,背靠在泳池边沿,手拿着手机笑容满面“英国人能让你走?”

    帕夫柳琴科来了,要求买回那些贵重的艺术品。然后艺术品没有了,帕夫柳琴科要走。这种时候英国人只要还有点脑子都会对他进行最为严格的检查,哪怕他是一个级富豪也不例外。毕竟他身处于伦敦。

    而作为级富豪,帕夫柳琴科自然是知道大英博物馆里面生的事情。虽然英国人已经全力去掩盖丢失艺术品的事情,不过对于有心人和有钱人来说,这点封锁可算不上什么秘密。

    联想到之前找他的许诺,帕夫柳琴科心为之动容。能够从戒备森严的大英博物馆里面把东西不动声色的拿出来,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事情了。这个帅小伙的能量不可估量。

    帕夫柳琴科对于大英博物馆的安保是有所了解的。他认为想要依靠常规手段根本就不可能把东西拿走。唯一的可能就是有内鬼配合,而且还是势力很大的内鬼才有可能做到。

    现在既然许诺已经拿到了东西,那他在返回俄罗斯之后自然也是要主动联系许诺的。

    “那些英国佬都疯了。”电话那头的帕夫柳琴科明显是有些真的生气了“那帮蠢货居然想要限制我出境,而且还蛮横的搜查了我的私人飞机!如果是在俄罗斯,我一定会把他们全都给埋进贝加尔湖里去!”

    “可惜你是在英国。”许诺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真诚笑容“英国人对于你们可是有着几百年的成见。”

    “哼,总有一天要让他们尝尝厉害!”帕夫柳琴科了顿狠之后将话题转移到正事上面来“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找你?”

    “英国人现在估计都派出间谍盯着你了。”许诺斟酌了一下言辞“你跑过来找我的话,岂不是告诉了所有人东西在我这里?”

    “是我孟浪了。”帕夫柳琴科点了点头“我在莫斯科等你。我会为你准备最好的烈酒和最美的女人!”

    “老滑头。”挂断电话之后,许诺瞳孔微缩,冷哼一声之后再次跃入泳池之畅游起来。

    ------

    俄罗斯,莫斯科谢列梅捷沃国际机场。

    穿着一身休闲装,带着墨镜,背着一个双肩包的许诺走出大厅。几名黑西服戴墨镜的彪壮大汉已经举着牌子在这里等候多时。

    “我是帕夫柳琴科先生的私人助理,安德烈罗马。”一名英俊帅气的年轻人迎上许诺,脸上堆砌着阳光般的笑容“您可以称呼我为罗马。”

    “老板得知您到来的消息之后非常开心,现在正在郊外的庄园内整理宴席等待您的到来。”罗马的长相非常英俊,淡金色的头与幽蓝的瞳孔搭配上那张宛如雕刻般的脸蛋绝对是万人迷的级别。

    “好。”许诺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坐上了前来接他的汽车。

    莫斯科郊外的故事太多,白天晚上的都有。

    在这座世界闻名的大都会郊外有着许多极致奢华的大型庄园。这些庄园原本在前苏时代都是属于诸位大人物们的,不过在经历了多年的风雨之后,这些地方的主人早已经换过了一茬又一茬。

    出了环城高向着城郊方向行驶二十多分钟之后,许诺坐的车子驶入了一座占地面积极大,瑰丽堂皇,极致典雅奢华的大型庄园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