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一直都认为自己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  ?[毕竟多次行走在不同的世界,各种各样的西洋景都已经见的太多。只是,在来到了帕夫柳琴科这座奢华庄园之后,许诺才深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一山还有一山高。

    这座巨型庄园坐落在一片一望无际的白桦林之,其面积是如此之大,许诺坐着的车子进入大门之后足足开了数分钟才抵达间的主建筑群。

    在这片巨大的前院内拥有宛如足球场一般大小的草坪,众多罗马风格的诸多雕塑装饰建筑,连串密集犹如珍珠链般的各式喷泉以及一个巨大的池塘。

    真的是一个池塘,许诺甚至都看到了天鹅在其悠闲自得的戏水嬉戏。

    来到主建筑群之后,许诺同样为这片连绵不绝的建筑群落而震撼不已。巨大的大理石建筑与白玉台阶加上巨大洁净的玻璃,柔和的圆顶,高挺的塔楼在阳光的照耀下绽放出炫目的光泽。

    巨大的建筑高低布置,错落有致。建筑群落显得是异常恢宏。雕金描银的大门外排出长长的两队佣人,精神奕奕的帕夫柳琴科早已经站在门前等待着许诺的到来。

    “你这里真是漂亮。”下车之后许诺握住了帕夫柳琴科的手,言语之满是艳羡之色,没有一丝的作伪。这座坐落在树林之庄园就像是一处巨大的宫殿,美轮美奂。

    “以你的能力来说,如果想要拥有绝对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笑容满面的帕夫柳琴科用力的握了握许诺的手,转身向着富贵堂皇的大门走去“我亲爱的朋友,我要让你见识一下我们俄国人对待朋友的热情。”

    走进雕刻着精美繁杂花纹的大门,许诺满是好奇的打量着这处奢华的所在。

    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精美宛如艺术品一般的瓷砖将整个大厅点缀的富丽堂皇。高耸的屋穹上挂着华丽而又巨大的水晶垂钻吊灯,流光溢彩之间闪动着宛如梦幻般的光泽。

    在大厅的正间摆放着一张纯黑色的长长木桌,木桌上面摆放着满满的各式精致糕点,美味丰盛的各色主食,新鲜采摘的蔬菜与各式花卉。当然了,既然来到了俄罗斯,必不可少的就是当地的特产,大瓶装放在冰桶内的伏特加。

    “来!我的朋友。”大瓶装的伏特加被打开,满脸堆笑的帕夫柳琴科双手抱着巨大酒瓶给许诺面前的酒杯倒满,然后端起自己的酒杯向着许诺示意“为了我们的友谊。”

    俄罗斯人喝酒与华夏人差不多,基本上都是越喝越多,越喝越豪爽的类型。而且出身寒冷北方的俄国人基本上都是酒桶,高度数的伏特加在他们的手简直就像是在喝白开水。

    许诺的酒量还是不错的,不过却依旧不可能和这些俄国人相提并论。不过在帕夫柳琴科一次次的劝酒声,许诺却是怡然自得的两只手握住酒杯仰头向着嘴里灌。

    随着时间的推移,帕夫柳琴科心的惊疑越来越大。他本人可是酒场老手,这些年来做生意什么样的酒场没有经历过?说是千杯不醉一点都不夸张。

    可是对面那个小子怎么看都像是个酒场上的雏儿,原本想着灌醉了之后什么事情都好办。可是让他感觉难以置信的是,对面的小子喝酒就像是在喝水,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醉意,反倒是一直笑嘻嘻的反过来给自己灌酒!

    哪怕是喝水喝了这么多也该去上厕所了吧!?

    “我去接个电话。”已经面红耳赤,脚步虚浮的帕夫柳琴科抗不住了,起身尿遁逃跑。

    看着帕夫柳琴科远去的身影,许诺笑了笑之后悠然自得的开始品尝桌子上的俄罗斯特色美食。来自黑海的鱼子酱入口就像是爆珠一样连绵爆裂,满嘴的酥麻之下,是鱼子酱特有的鲜美味道。不愧是世界顶级的美味。

    “你带人上去顶住!”帕夫柳琴科从洗手间出来之后脸色好了一些,不过他对于许诺的战斗力算是有了些了解,暂时不敢返回战场,而是让自己的助理罗马带人上场。

    作为打工者,要么就是拥有着真材实料的强大工作能力,能够圆满完成各种工作。这种人才是所有老板们都最为喜欢的。还有一种就是能够拥有特殊的能力和渠道,或者是人脉关系等等,能够在需要的时候挥出巨大的作用。

    身为帕夫柳琴科的私人助理,年轻英俊的罗马则是两者兼备。

    “许先生。”罗马带着几位皮肤白皙,身形俏丽,容颜娇美的女人来到餐桌旁边“老板接到一个重要的电话,可能需要多聊一段时间,让我来为许先生陪酒。这几位都是老板为您准备的小小礼物,请许先生笑纳。”

    许诺微微侧头看着那几位穿着得体小礼服的俄国美人,看着她们那被紧束的衣物凸显的异常显眼的胸前,有些咂舌的轻声自语“这可不小啊。”

    能够做出劈腿这种事情来,许诺自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这个词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对于女人的态度与绝大部分的男人都一样,只不过他有能力做一些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罢了。

    帅哥罗马带过来的这几名俄国美人每一个都是顶尖的存在。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笑容与对男人的奉承都是无可挑剔。但是许诺却仅仅只是简单的应承而已。

    不是他转性了,也不是他对金碧眼的美人没有兴趣。唯一的原因是他知道这些娇艳的玫瑰花可都是带刺的。

    帕夫柳琴科的意思他非常清楚,不过是各种腐蚀拉拢想要套他的底细用来决定接下来该如何对待自己罢了。要是连这么点诱惑都扛不住,一股脑的把什么事情都说出来,那许诺也活不到现在。

    而且,与旁人想到俄国美女就是金碧眼,肤白貌美,********不同。许诺在见到那几名俄国美人的时候浮现在脑海之的念头却是,燕子。

    燕子,是一个代称。美女间谍被称为燕子,而全部由俊男组成的则是被称为乌鸦。

    在前苏时期这个由kgb秘密训练的组织里面全都是真正的俊男美女,对付男女都是无往不利。他们的手段之强大,名声之响亮简直到了让许诺都望而却步的程度。

    面对着使用存储空间来喝酒作弊,面对诸多美人面不改色的许诺。哪怕是能力出众的前gkb精英罗马也是挠头,最终不得不向自己的老板宣告任务失败。面前的这个人,简直就是油盐不进。

    帕夫柳琴科的这座庄园主建筑群的后面是一片巨大的花海,是真正的花海。至少许诺一眼望去到处都是盛开的各式花卉,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空气之弥漫着各式各样香气交汇的浓郁香味。

    在一片花海之有一处由光洁的大理石构造的小小平台,此刻这处平台上已经摆放上了品茶用的藤桌藤椅,送上来了茗茶与点心。而许诺与重新换了身衣服的帕夫柳琴科已经分别落座,正式的谈判现在才算开始。

    “六亿美元,东西给你。”历经了酒桌与红粉的考验之后,许诺神色如常“不要再弄别的什么事情了。我知道你的时间不多,你没有别的选择。”

    帕夫柳琴科面色一僵,留给他的时间的确是不多了。

    上面给他的任务虽然没有明确是强制性的,但是新一轮石油公司开采资格即将重新审定。在这个节骨眼上面给他安排这件事情不用明说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对了。”帕夫柳琴科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许诺再次出声“法贝热的彩蛋只有五个,不过价钱还是那个价。”

    “你!”能从那个动荡不安的九十年代过来成为寡头的人哪一个不是人杰?双目一冷顿时就使得周围的气氛为之一变。哪怕身旁仅仅不过数名保镖而已,但是已经成功的引起了许诺的注意。

    “你要知道这里可是俄国,这里可是我的庄园。”帕夫柳琴科的声音低沉,面目冷峻尽显枭雄之姿“你看我这个花园的鲜花盛开的多么灿烂,你知不知道我经常使用什么肥料?”

    “噗哧~~~”原本帕夫柳琴科的恐吓非常认真,周围的环境和保镖们的配合也很是到位。只不过,这精心营造出来的气氛却在许诺突如其来的笑声被打散。

    “抱歉抱歉。”许诺红着脸憋不住笑意的摆着手“你刚刚的话让我想到了曾经看过一本武侠小说里面的梗,实在是忍不住了。哈哈哈~~~”

    看着面色铁青的帕夫柳琴科,许诺终于勉强回过劲来,笑着摆手“不要弄这些东西了,对我没用。这次的交易的确是让你占了大便宜,过段时间之后你就会明白。现在就问你一句话。”

    许诺嘴角微微上翘了一下,面色温和,但是双目之闪动着摄人心魄的光泽“这次的生意,做,还是不做?”

    帕夫柳琴科垂下眼睑,端起了自己面前的茶杯。而四周的几名保镖则是揽起了自己的西装,将一支支的手枪掏出来指向许诺。

    温暖和煦,花香四溢的花园之瞬间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