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云密布的天空之铅云压顶,云层之上传来低沉咆哮宛如雷鸣般的动机声响。  那是盟军压倒性的空力量正在轰炸德军的海岸防线。

    但是看过相关资料介绍的许诺却知道,盟军的飞行员们因为云层太厚太低害怕炸到自己人,将预定的投弹时间向后延长了十秒。然后,这些炸弹全都落在了德军海岸防线后方数公里之外。对于一线阵地根本没有什么影响。

    海峡之波涛汹涌,带着咸腥味道的海水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登6艇。浪花飞过,白色的泡沫海水宛如大雨一般兜头浇下,将一船的人全都淋了透心凉。

    阴暗的天空与冰冷的海水混杂在一起,再加上不断有人呕吐,海风带来的恶臭味道瞬间就让人心情恶劣起来。登6艇内气氛压抑,基本上没有人说话。

    许诺所在的这艘登6艇装了一整个步兵班的人,一名上士站在船头向着登6艇上的人分晕船药“所有人都听好了!我们的目标是奥马哈海滩绿d区,舱门打开之后尽量分散,目标是攻占德军防线上的炮台与机枪火力点!整理好自己的武器,我们滩头见!”

    此时天空之传来凄厉的呼啸声响,那是守军的炮兵们正在用凶猛的炮火进行猛烈射击。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可是实际上无论是火炮还是机枪都是致命的玩意。别说碰到了,哪怕是蹭了一下都足以要命。

    半边身子都已经被海水湿透了的许诺靠在登6艇的舱壁旁边,微微低着头,目光之闪过一抹忧虑之色。

    许诺所在的这艘登6艇吨位很小,在海浪之简直就是玩具一样不断起伏。虽然许诺不至于晕船吐个不停,可是他却在担忧一旦被炮弹直接命的话,那就算是有护身符也要浪费一次宝贵的机会。在关键时刻能够救命的东西才是真正的神器。

    而且,这里可是极端残酷的战场,说是人命犹如草芥也毫不夸张。许诺的护身符只能再用两次,可是如果他被命次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不成?

    半个小时之前许诺还认为自己是来渡假的,认为这次的任务世界太过简单轻松。可是此时他已经开始在心里咒骂戒指了。这里不但不轻松,反倒是到处都是危机四伏。哪怕是他真的很强也不可能一个人单挑一整支军队!

    别说是机枪大炮飞机坦克的现代军队了,哪怕是一支冷兵器时代的军队人数足够多的话围拢起来让许诺杀都能够累死他。

    抬手顶了下头上的钢盔,许诺目光在狭窄的登6艇上面扫过。他能够看到四周的盟军士兵们大都神色紧张,面色苍白身子抖的人大有人在。这毕竟是战争,只需要一颗子弹就可以毁掉一条生命,没有谁能够确定自己一定可以活着回家。

    “呼~~~”许诺从腰后拿出军用水壶狠狠的灌了一大口水,缓缓闭上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身处于危险之,六神无主,精神慌乱的下场就是提前领便当退场。此时此刻既然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那许诺只能是全力以赴。

    随着距离的不断推进,德军的炮击密度和火力也越来越密集。从一零五到八八炮都在疯狂的向着数以百计的登6艇猛烈开火。海面上不断腾起巨大的水柱,简直就像是开了锅一般沸腾不已。远远看上去登6艇就像是在由水柱组成的森林之不断穿行。

    被炮弹爆炸掀起的密集水柱将大量的海水浇灌在了众多的登6艇上,士兵们宛如在淅淅沥沥的大雨之穿行。

    虽然冲天而起的海水都是白色的,可是其带来的威胁却毫不逊色于黑暗森林。

    “轰!”终究还是有倒霉蛋是要被炮弹准确命的。在许诺左手边不足百米的一艘登6艇被一枚不知道口径的炮弹准确命。以登6艇渺小的吨位以及完全没有的防护能力来说,被炮弹直接命的下场就是被立刻炸毁。

    至于船上的人,除非是有神仙下来搭救,否则的话基本上都是难逃身亡的命运。

    “十秒准备!”驾驶员的怒吼声响彻了整艘登6艇,所有人的神色瞬间紧张起来。有紧张到呕吐的,有开始不断画十字祈祷的,有用力咽着唾沫的,还有神色紧张身子微微颤抖着的。

    别的船不知道,至少许诺所在的这艘船上没看到有一脸兴奋准备开战的家伙。这里的都是老兵,他们都见识过战场的残酷与血腥。或许也曾经热血,可是当其在战场上摸爬滚打过之后,再也没有谁能够将战争视为儿戏。这是以生命为代价的一场赌博。

    战场上,众生平等。

    站在舱门处的士官开始快转动阀门准备放下舱门,而许诺此时却猛然间睁开了眼睛!

    虽然年纪不大,可是许诺之前已经多次经历过生死之间的恐怖危机。在一次次的磨难之后,此时的许诺已经拥有了一种真正战场上活下来的百战老兵才能够拥有的敏锐直觉。在舱门逐渐打开的时候,许诺敏锐的嗅到危险的味道!

    毫不犹豫的,在舱门缓缓放下的同时,身处于后排的许诺深吸口气,猛然伸出自己的左手搭在了登6艇的舱壁边沿,双腿力一个翻身就从舱壁边沿翻滚着落到登6艇外面的海水之。

    在许诺势如闪电般翻身离开的同时,这艘登6艇的前部舱门终于被打开。可是还没有等到士兵们做出什么反应动作,致命的弹雨带着刺耳的呼啸声就沿着打开的舱门飞入登6艇内。

    这艘倒霉的登6艇直接将自己的舱门对准了海岸上一座碉堡火力点的枪口。

    拥挤在狭窄的登6艇内,十多名士兵们根本就没有躲避的可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被连串的弹雨放倒在了血泊之。

    军服,枪械,背包,钢盔全都没有用。在军用枪械射出的子弹面前,人类的身体是如此的脆弱。别说没有,就算是真的有防弹衣也无法抵抗军用机枪射出来的子弹。

    登6艇的舱门是正对着守军坚固的堡垒,而在那些堡垒之密布着希特勒电锯。这些恐怖的杀人机器毫不犹豫的猛烈攻击所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敌人。以希特勒电锯的高射来说,只要被盯上覆盖,那几乎没有能够逃出生天的可能。

    落入海水之的许诺死死憋着气,奋力的开始划水向着海岸方向游去。平日里喜欢在游泳池内游泳的好处体现出来,这个时候至少许诺是会游泳的。

    只不过,这里毕竟是波涛汹涌的大海,而不是有着恒定水温没有丝毫异味的游泳池。而且许诺此时也不是穿着泳裤,他的身上满满当当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军用装备,而且还穿着厚实的军装。这种情况下在海水之简直就是要命。

    好在许诺的头脑很冷静,觉事情不对劲之后急忙在水掏出军用匕将诸多装备的带子全都割断。负担被抛弃之后,轻松许多的许诺终于能够离开这处已经开始逐渐泛红,并且夹杂着血腥味道的海水。

    从海水里面露出头来的许诺此时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军服之外其它的东西全都丢在了海里,就连他的枪和钢盔也是如此。好在此刻许诺身处于残酷的战场之,到处都是死伤者与他们所遗留下来的枪械。

    许诺挣扎着爬出海水来到一处防坦克角锥的后面,随手从一旁已经死去的士兵身上拿了个钢盔戴上,随即开始冷静的透过钢铁角锥观察战场。

    此时这处滩头阵地上已经有了至少数百上千名的盟军冲上海滩。可是现在正好是落潮时间,而且守军在海岸上布置下了众多的防坦克角锥。盟军的登6艇无法直接将官兵们送到海防堤坝的下面,只好在防坦克角锥的前面将人放下。

    从登6艇放人的地方到守军之间是一大片柔软而又空旷的沙滩。除了一些钢铁角锥之外没有任何的遮挡物。众多的士兵就这么直接暴露在手机凶猛火力之下,死伤惨重。

    对于此刻的战况许诺无能为力,就算是他现在看到了守军的碉堡可以直接瞬移进去也无力改变整个战况。守军可不只是一座碉堡,而且有着一连串密集的防御阵地。在这种情况下许诺孤身进去鬼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

    许诺现在在短时间之内只能使用两次瞬移,之后就要长时间的休息恢复。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是要将能力用在最为关键的时刻。

    相比于作战,许诺更加关心的是自己的任务。虽然他知道世界背景是如何,也知道瑞恩大致在某个小镇的附近。可是,这里是法国,是诺曼底。许诺压根就不知道那个小镇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这个世界可没有导航给他用。

    而且,许诺也担心如果自己独自跑去找瑞恩的话,先不说路上的事情了,单单是自己这种逃兵行为就算是找到了瑞恩人家能跟着一起回来?而且如果事情生了什么出乎意料的变化,那说不定他压根就找不到人。

    因此,许诺为了完成任务决心跟着米勒上尉一同出动。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找人而且不会被当作逃兵。同时,这样做的风险也远远小于单独行动。毕竟人生地不熟的,许诺就连方位都搞不清楚。(。)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