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最漫长的一天 (中)

 热门推荐:
    “轰!”迫击炮弹落在海滩上掀起大片的泥土,纷飞的弹片与冲击波给附近的人带去了死亡的问候。

    ‘铛铛铛~~~’许诺猛然俯身半趴在海水里,一串密集的弹雨打在了他身前的防坦克角锥上面,爆出了一串刺眼的火光。

    靠近海岸的海水已经被染成了红色,空气之弥漫着刺鼻的火药与鲜血相混杂的古怪味道。密集的机枪射击声响与各种爆炸声响,伤员们的痛苦嚎叫以及各种意义莫名的呼喊让人的脑袋逐渐开始蒙。

    战场上非常混乱,许诺原本准备找到米勒上尉之后才行动。只是守军的火力太过强大,密集的弹雨简直就像是在泼水。在这个流弹横飞的战场上,许诺可无法将自己的命运交给运气。

    毕竟防坦克角锥不是万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给他漏上一子弹。

    半趴在海水之的许诺仔细观察着对面的守军碉堡,等到机枪射击转移的时候他猛然起身向着百多米外的海堤冲了出去。许诺的度非常快,在遍布弹坑的柔软沙滩上健步如飞。甚至还在半路上拎起了一支步枪作为自己的武器。

    “呼~~~”一头撞在了海堤下面的许诺蜷缩着身子重重的喘了口气。刚刚跑直线的时候绝对被守军现了,连串的密集子弹几乎就是贴着身旁飞了过去。如果不是许诺的度出想象,那他现在或许已经被命了。

    虽然戒指帮忙为他虚构了一名老兵的身份,可是实际上许诺从来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正式军事训练。至于军训的时候从来都没有教过在战场上的时候应该如何跑位,如何合理使用各种战术。

    他根本就不懂得什么之字形跑动以及其它的作战方式。甚至还敢在半路上停下来拎起一把步枪。也就是运气好加上身体素质出色跑得飞快才躲开了守军的射击。

    “你的运气可真好。”许诺身旁一名抱着****的工兵咂了咂舌“平时也没见你跑的这么快。”

    有戒指的帮助影响到了记忆,第二游骑兵营的官兵们都认为许诺是他们的战友。可是许诺却丝毫不认识自己身边的这些人。只好咧了咧嘴含糊应声“我还不想死。”

    这里是一处由沙石构成一米多高类似于堤坝的长条形障碍带。在上面还有带着倒刺的铁丝网作为阻拦。想要在密集火力的封锁下过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正常情况下如果有装甲部队支援的话,无论是守军的火力点还是这些铁丝网障碍物都不在话下。可惜原定支援这处沙滩上的那些装甲部队海水退潮而全都掉进了海水里面。现在这里的人只能是依靠自己了。

    海滩上的杀戮盛宴依旧还在继续。盟军士兵们在空旷的海滩上几乎处在一种被屠宰的境地之。大量的士兵们被打倒在地,现场陷入了一片混乱之。官兵们甚至都无法找到自己的编制。

    实际上此时的许诺依旧是在以一种旁观者的心态来看待眼前的一切。

    自从来到任务世界之后开始许诺就一直都处在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之,在这残酷血腥的战场上一直都没有出力。相比于恪尽职守的军人们,许诺这个黑户所做的事情并不多。

    这也不能责怪许诺。毕竟他来到这个世界不是来守卫世界和平的,他是来完成任务的。虽然不知道戒指要如何从这种顺水推舟的任务之得到其所需要的能量,不过许诺却没有想太多。

    戒指的事情戒指处理,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毕竟相比于去考虑戒指如何获取能量,还不如多想想任务完成之后会有什么好的奖励。反正自从戒指在变形金刚的世界之吸收了火种源的能量之后就逐渐开始变的有些古怪起来。

    血腥的战斗依旧还是继续,众多的盟军官兵们用自己的鲜血染红了整个海滩。但是这些勇敢的军人们依旧奋勇向前,正面迎着守军的子弹不断前进,直到被打死或是突破阵地。

    不管怎么说,也不论后世如何评价。如果没有这些英勇的军人们在这里牺牲,那也就不会有战后的和平世界。只要想一想如果让那些鼓吹种族优越的国家控制了世界,那这个世界将会变成怎样的恐怖的地狱!

    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之后,众多盟军官兵冲过了这片开阔的海岸沙滩来到了许诺所在的这处沙堤下面。有了这道长长的沙堤作为掩护,盟军官兵们终于能够稍稍喘口气了。

    “许!”戴着医护兵袖标的军医韦德大声向着许诺高呼“帮我按住伤口!”

    许诺回过神来,这才觉身旁部队什么时候已经躺下了一长排的伤员。这些伤员们的状况非常凄惨,基本上都有残肢断臂的情况。至于被开了肚子流出肠子什么的更是比比皆是。

    许诺目光复杂的看着这些伤员们痛苦的泪水以及那触目惊心的各种伤口,耳畔听着他们凄厉的嚎叫声。不知道怎么着,原本内心深处还抱着一种漠不关心类似于看npc的念头已经逐渐消散,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

    “许!”一名被锐利的弹片划开了肚子,殷红的血水混杂着断裂的肠子流淌出来的士兵死死的抓住前来为他按住伤口的许诺,原本洁白的牙齿已经被鲜血浸透,满脸都是泪光的哽咽出声“我妈妈会伤心的,别告诉她我是怎么死的!”

    原来,在这名士兵的记忆之,许诺是与他来自同一个城市同一处街区的老乡。这名浑身颤抖的士兵已经感觉到自己即将死去,此刻正在嘱托自己的老乡不要将自己悲惨的样子讲述给自己的妈妈听。

    “好,我知道了。”虽然被人当作好友,但是许诺却连面前士兵的名字都叫不出来。看了眼那触目惊心的伤口,许诺也只能干巴巴的这么回应。对于这种伤势,他根本就是无能为力。

    “妈妈,我想回家。”这里的伤员实在是太多了,这位不知名的士兵急促的喘息了几声之后,很快就无力的放开了许诺的手,淡蓝色的双眼无神的看向铅云密布的天空。

    “呼~~~”神色冰冷的许诺紧了紧拳头,伸出手到死去士兵脖子上将其铭牌摘了下来。

    “约翰辛普森。”许诺看了眼染满了血渍的铭牌,伸出手将约翰的双眼合起来“安息吧,我们最终将赢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伤员实在是太多了,区区几名医护兵根本就忙不过来。哪怕是有着其他士兵们的帮助也没有什么起色。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年轻的生命在消亡。

    看着一位位士兵满身鲜血的死在这处远离故土的海滩上,看着手越来越多的染血身份铭牌。双手满是血渍的许诺动作逐渐慢了下来,目光之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凝结。他的心最为柔软的一部分被触动了。

    不提国家民族,单单以个人来说,这些士兵都是为了解救被压迫的人而战死的。这一点的确值得称赞。

    “嗨!许!”早已经忙的快要疯掉的军医韦德觉了许诺的不对劲,一把就拉住了他的肩膀用力摇晃“放轻松!轻松一点!不要害怕!”

    “是啊,有些害怕了。”原本神色有些呆滞的许诺回过神来,干涩的笑了笑“不过现在已经不怕了。”

    在现实世界之拥有了海量的财富,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多份爱情,过上了原本只存在于梦想之的奢华生活,被人羡慕追捧,拥有着人一般的实力,在诸多不同世界之横行无忌。

    在拥有了这一切让人迷醉的东西之后,许诺已经有些迷失了。

    他此时愕然现自己现在越来越趋于保守,一切都以完成任务回家享受生活为主。就像是此刻在这处残酷的战场上,许诺一直都是以躲避保命为要任务。

    因为他不愿意浪费自己的能力出头冒险,认为只要混过这场战斗自然就可以看着这些士兵们取得胜利。毕竟按照这个世界的背景来说,哪怕他什么都不做,最终盟军依旧能够取得胜利。

    这样做原本无可厚非,可是许诺却猛然感觉到自己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终究会有一天死在任务世界之。这不是瞎说,这是许诺刚刚感悟到的恐惧。

    戒指给出的任务并不是什么简单的升级打怪,终究会有一天会出现强悍至极的对手。到了那个时候,需要许诺以命相搏的时候他却失去了勇气。一个人失去了勇气和信心,哪怕是面对着一只野狗也别想打过,更别说是强大的对手了。

    现代世界之的美好生活迷住了他的眼睛,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就像是此时此刻,就算是许诺混过了这次战斗,可是随后米勒上尉挑选人员出击的时候会选择他这么一个没有什么突出表现,甚至是缺乏勇气的士兵吗?如果没有选择他的话,那他是不是要做个逃兵?然后被不停的追杀?

    既然身在局,那早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