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来帮我抢救伤员!”或许在戒指所影响到的记忆之,许诺本就不是什么勇敢的士兵。[<  韦德军医看到许诺从残酷的战场上回过神来之后当即要求许诺继续做他的帮手抢救伤员。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许诺摇了摇头,拿起一旁的一支步枪和弹药盒,翻身就在沙地上连滚带爬的跑到了米勒上尉的身旁“长官!我们不能待在这里!我们会被德军的机枪全部打死的!”

    “我知道!”米勒上尉低吼一声“我知道!但是装甲部队全都掉到海里去了!我们没有支援无法突破!”

    ‘嗖嗖~~~’横飞的子弹毫无规则的在四周钻行,所有的人全都神色紧张死死的蜷缩着身体畏惧被打,求生的本能在这一刻爆的淋漓尽致。

    ‘轰!’迫击炮弹落在人群之,残肢断臂伴随着凄厉的嚎叫声飞上了半空之,鲜血犹如雨水一般洒落在了四周,那副场景宛如地狱。

    “我们可以突破!”许诺抬手抹去脸上的血渍,同时将落在自己眼前的半截手掌扔开,对着米勒上尉大吼“我们前边是敌军机枪火力点的死角,只要我们用爆破筒炸开沙堤和铁丝网就可以冲过去躲到碉堡下面!那样的话我们就有机会突破德军的防御!”

    “很好的主意!”米勒上尉用力的拍了下许诺的肩膀“你也不像是平时表现出来的那么笨!”

    “握草!”许诺此刻的心头宛如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戒指这个混蛋在影响这些士兵们记忆的时候究竟把自己给安排成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看韦德和米勒上尉的表现估计不是什么好角色。

    “爆破筒!工兵们把爆破筒都拿过来!”作为这处海滩上的最高指挥官,米勒上尉的命令很快就得到了执行,一些成功抵达沙堤下的工兵们很快就将爆破筒组装完毕,装上导火索之后厉声高呼“隐蔽!隐蔽!!”

    “轰!轰!轰!”一连串密集的爆炸激起了冲天的沙土。剧烈的爆炸将沙堤和铁丝网炸开了几处巨大的缺口,反攻的时机到来了。

    “冲过去!”米勒上尉扶了下自己的帽子,怒声高呼“到沙堤的另一边找掩护!”

    众多的盟军士兵们纷纷起身翻滚着越过沙堤连滚带爬的来到了德军防线的下方。在这里,他们终于能够稍稍喘上口气。

    “山坡上面有两挺g42机枪和两门迫击炮!他们封锁了我们的攻击道路,必须要敲掉他们!”用刺刀黏住镜子的米勒上尉回头大喊“莱宾,梅利西上去找掩护压制射击!”

    “戴维斯、德伯纳多、扬、瓦克准备冲过去!”被米勒点名的几名士兵激烈来到转角处准备冲锋。而之前用自己锐利的目光悄然看了米勒手镜子,对于德军守卫火力点已经有了认识的许诺则是主动站到了他们的后面。

    火力掩护之后,这一组冲击毫无意外的失败了。米勒转头看向躲在坚硬岩石后面的手下们,第一眼就看到了许诺。微微愣神,不过他还是大声高喊“许、肖特、佩森、麦克唐纳你们上!”

    “fire!”猛烈的火力支援声响起。许诺深吸口气,双目之爆出一抹精光,第一个冲出了坚固的岩石掩体。

    ‘哒哒哒~~~’

    ‘咚咚咚~~~’

    ‘砰砰砰~~~’

    盟军的掩护射击与守军的机枪扫射交织在一起构成了恐怖的死亡交响乐,双手横握步枪的许诺箭步如飞般在密布着弹坑与各种杂物的空地上疾驰而过,身手矫健势如猎豹。

    “上帝。”在后方掩护的米勒喃喃低语“这个家伙是怎么从新兵训练营里面毕业的?”

    许诺或许自自认为自己动作迅捷敏锐,简直将身体素质挥到了极致水平。德军的机枪射击全都打在了他的身后。而且这一组人里面只有他一个人活着冲到了守军火力点的死角。

    只是,许诺的动作在专业人士的眼却是漏洞百出。除了度够快之外没有任何的技战术动作可言,在战场上直接跑直线简直就是在找死,如果不是许诺的度足够快,刚刚就已经被机枪撂倒了。

    “呼~~~”扑倒在一处弹坑之的许诺抬手顶了下自己的钢盔,随即眯起眼睛仔细观察头顶上的守军火力点。

    与之前在镜子上面所看到的一样,这是一处由沙袋构建的火力点,火力强大但是许诺正好处在他们的射击死角上。

    许诺半蹲起身子,举起了自己手的加兰德步枪。

    虽然没有瞄准镜,可是以许诺的射击技术与强大的视力甚至比瞄准镜还要好用。此时许诺已经完全放下不该有的情绪,将自己化身为一名真正的士兵,微微抿着嘴角双手稳如磐石般握住大八粒,瞄准掩体后面的守军士兵扣动了扳机。

    一声沉闷的枪声过后,原本咧着牙射击的德军机枪手脖子上****出一股鲜血倒了下去,原本疯狂射击的机枪瞬间就哑火。

    ‘砰!砰!砰!’双手稳健的许诺连续射击,将火力点内试图重新操作机枪的守军一一打倒。直到再也没有人出现在他的枪口之下。

    “d1缺口打开了!冲过去!”在后面仔细观察的米勒上尉看到了这一切,当即起身冲了出去“冲过去!”

    众多的盟军官兵们沿着缺口涌入德军的战壕之,与守军在近距离上进行猛烈对射。

    许诺打空了弹夹之后重新为自己的步枪装上一板子弹,俯着身子连滚带爬的翻入一处钢筋混凝土的固定火力点的走道上。从后腰摸出一枚手雷,拉开保险栓之后就扔进了火力点内。

    “轰!”一声沉闷的爆炸,白色的硝烟与气浪夹杂着碎块从大门处喷涌出来。晃了下脑袋之后,许诺端着枪就冲了进去。

    手雷爆炸的硝烟还未散去,许诺冲入碉堡之后一个弓着身子捂住大声咳嗽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眼。

    “咚!”精神反应极度敏锐的许诺抬手就将自己手加兰德步枪的甩了出去,厚实的枪托重重的砸在了身影的下巴上面,直接将其撞的后仰倒地。一蓬鲜血夹杂着牙齿在半空之飞舞。

    ‘砰!砰!砰!’面色冰冷的许诺端着枪毫不犹豫的迅开火,将这处碉堡内所有还能活动的人全都打了一遍。等到身后的美军跟着进来的时候,许诺已经将这处火力点清理干净。

    “枪法这么好,还这么勇敢。为什么之前一直不愿意表现出来?”米勒上尉看了眼横尸遍野的碉堡,拍了拍许诺的肩膀。

    “这个混蛋。”许诺呲了呲牙,他已经可以确定戒指对米勒上尉他们所影响的记忆之肯定没给自己安排什么好节目。除了没有临阵脱逃之外估计也是一个胆小鬼。

    “你就不能让他们认为我是一个十项全能的勇敢兵王吗?”对于许诺的质问,戒指依旧没有丝毫的回应。

    自从变形金刚的世界回来之后,来到任务世界除了开头的介绍与结束时候的通知之外,戒指基本上就已经不再出声,这让许诺很是不解。

    不解归不解,但是战斗还在继续。

    透过这处火力点的射击口向着海滩方向看去,能够明显到了岸边的海水此刻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殷红,海滩上到处都是倒在地上的尸体,盟军的损失异常惨烈。

    一团巨大的火光在附近的一座碉堡内腾空而起,刚刚跑出火力点的许诺目光微凝,看着几个全身都被熊熊火焰笼罩起来的身影在火海之拼命挣扎。心叹了口气,端起枪解脱了几名火人的痛苦。

    “别开枪!烧死他们!烧死他们!”已经大红眼的盟军士兵们此时全都陷入了一种癫狂的状态,满心之都充满了暴虐气息。他们的战友,朋友们死伤惨重,此时此刻残酷的报复已经占据了他们的心头。

    许诺端着枪与一众盟军士兵们涌入守军阵地,用猛烈的射击将所有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守军全部杀死。哪怕守军举起手神色颤抖着要投降,却也依旧被冷酷无情的射杀。

    战场上密布着硝烟,枪声爆炸声与不同语言的叫喊声响彻了整处战场。穿着不同军服的人类疯狂的自相残杀。场面血腥程度远远不是长期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所能够理解与想象的。

    随着大批的盟军涌上阵地,守军的抵抗已经彻底崩溃。许诺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坐下休息,冷眼旁观的看着盟军士兵们扩大战线并且不断枪杀那些试图投降的守军。

    杀俘这种事情的确是违反了什么什么公约,不过当自己生死与共的战友和朋友们倒在血泊之的时候,当自己在生死之间拼命挣扎的时候,还有多少人能够维持住所谓的冷静?这种事情哪怕是军官们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士兵们在战场上所积累下来的暴虐情绪是需要宣泄的,哪怕是在古代战场上也经常出现屠城来宣泄的事情。现代明世界之也不会少。只不过很多时候不会被暴露出来而已。

    “结束了。”米勒上尉来到许诺身旁,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做的很好,你是一名勇敢的士兵。”

    “结束?”许诺缓缓垂下眼睑“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