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场席卷了整个世界的战争之,单个人物的命运真的是微乎其微,毕竟在战场上已经倒下了无数的人。〈  相比起双方所动员的高达数千万的军队来说,单个人物的确是宛如蝼蚁一般渺小,不过这一次却出现了意外。

    在得知詹姆斯瑞恩的个哥哥接连阵亡的消息之后,军方高层很快下达了让其家最后一个儿子活着回家的命令。而执行这道命令的人选就被指派到了第二游骑兵营。经过筛选,最终决定由米勒上尉来执行这道命令。

    “卡帕佐、杰克森、莱宾、韦德、梅利西。”米勒站在自己连队剩下人的面前下达命令“你们跟着我去执行任务,其他人全都加入b连。”

    “我们还需要一个会说法语和德语的人才行。”米勒看向自己的老搭档霍瓦克士“或许我应该去一趟营部找一个专门的人才。”

    “上尉。”就在米勒上尉准备去营部找一个会说法语和德语翻译的时候。之前没有入选的许诺掐灭烟头,懒洋洋的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会说法语和德语。”

    “嗯?”米勒皱眉看向许诺“从火炬行动开始你加入连队,从来都没有见你说过?”

    “因为没有这个必要。”许诺笑了笑,用法语和德语分别说了一遍“你是个好人,不应该死在战场上。”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过至少听起来像是法语和德语。”在旁边官兵们的哄笑声,米勒上尉笑着宣布“许加入队伍。”

    许诺心暗喜,不过却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之后就跟上米勒上尉的队伍向着纵深走去。去执行一项八个人拯救一个人的任务。至于这种任务是否合情合理,那就要看不同人的不同解释了。

    此时盟军登6部队已经在诺曼底地区逐渐站稳了脚跟,大批部队被送上了海滩逐步向着内6推进。再加上之前被空投到了这个地区的盟军伞兵们,整个广义上的诺曼底地区到处都是双方的部队,众多的士兵们拼死搏杀,战斗进行的异常惨烈。

    而米勒上尉要带领部队前往纽维尔寻找伞兵部队,那里现在还是德军的固守区域。据说集结有大量的德军部队,这绝对是一项极为危险的行动任务。

    站在海岸上,看着海滩上面密密麻麻的军队以及大海数之不尽的各式船只,看着天空之那些漂浮着的飞艇。许诺双目之闪过一抹异色,紧了下自己的个人行李,抿了抿嘴角转身跟随着小队向着内6方向走去。

    天空之黑云压顶,阳光早已经失去了踪迹。行走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感受着悠闲的法国风光。一行人聊天打趣的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进。他们要去执行八个人拯救一个人的任务。无论心是如何想法,这是来自于上级的命令,作为军人必须要服从命令。

    数个小时之后,已经憋了许久的天空终于开始落下雨滴,雨势一开始只是蜻蜓点水,可是接下来却是越下越大,直到变成倾盆大雨。

    风雨之,前方的一处镇子上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米勒立刻带着自己的小队快步冲了过去。在战场上,枪声就是士兵们的命令。

    许诺双手抱着步枪快步在泥泞的地面上飞奔,他知道接下来将会有一场激烈的战斗爆。虽然无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来结束这场战争,可是他却愿意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来帮助所有需要帮助的人。

    许诺他们赶到的镇子就是纽维尔,可惜现在整个镇子都被炮火所摧毁。镇子内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各种废墟残骸,地上散落着各种杂物还有动物们的尸。

    一群驻守在这里的伞兵们正在这里与当地的守军对峙。看到许诺他们过来之后,欣喜不已的伞兵们认为是援军来了。只可惜,来的并不是他们期盼之的大批援军。

    米勒上尉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伞兵也派出了传令兵试图和镇子西边的部队取得联系去寻找瑞恩。可惜守军的火力凶猛直接封锁了战场,他们根本就无法突破。

    作为此地的军衔最高者,米勒上尉接管了战场指挥权,带着一众士兵们沿着废墟边沿向前突进,试图摧毁守军的抵抗与西边的部队取得联络。

    “来了。”在绕路前进即将抵达广场的时候,一栋被炮火炸塌的建筑内,一对法国夫妻看到美军士兵过来之后大喊大叫着试图让美军将自己的孩子带走。

    “他们说什么?”米勒转头看向许诺询问。

    “他们说。”许诺抬手压了下自己钢盔“广场内的教堂钟楼上有德国人的狙击手!”

    “狙击手!?”

    相比于机枪火炮,这种隐藏在黑暗之的静默杀手更加让老兵们精神紧张。许诺的话音刚落,四周的盟军士兵们已经迅四散各自寻找自己的藏身之地。

    “杰克森!”米勒大声呼喊着自己的狙击手。对付这种敌人最佳的手段就是另外一名优秀的狙击手。

    “我看不到他!”藏身在一堆碎瓦砾之的杰克森悄然伸出自己的狙击步枪搜寻目标,可是他却无法在教堂内找到目标。瓢泼的大雨极大的影响到了所有人的视线,而且杰克森也不敢太过突出从而暴露自己。

    许诺深深的看了眼卡帕佐,目光转向米勒“上尉,我出去吸引火力。”

    米勒明显很是惊讶,许诺的表现与他记忆之完全不同。不过作为指挥官他还是同意了许诺的请求。转身看向不远处的杰克森“你听到了?”

    “放心去吧!”杰克森回应“我会在你被干掉之前打爆他的脑袋!”

    许诺解开自己身上所有的挂带物品,仅仅是拿着自己的步枪。深吸口气,目光之满是坚毅之色。看向米勒,用力的点了下头之后就猛然间从藏身的掩体后面飞奔而出。

    许诺的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预料,跑起来简直就像是在飞一样。穿着军靴的双脚重击在满是泥水的地面上溅起大片水花。

    已经上过战场激烈作战过的许诺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新兵了。他虽然快飞奔可是依旧尽可能的俯下身子而且跑的是之字路线。

    只是,哪怕他已经做到了最好,可是依旧在奔跑之猛然感觉到身上的寒毛都要竖立起来。这是极度危险的直觉在向他示警!

    完全没有经过大脑的反应,许诺几乎就是本能的直接双腿力炮弹般向着一旁猛然弹了出去。远处教堂钟楼上火光一闪,一颗子弹呼啸而来几乎就是擦着许诺肩膀飞过去,重重的打在了地面上。

    “砰!”不足一秒钟之后,躲在瓦砾堆的杰克森开火了,随后他大声高喊“清理!”

    开火之后德军狙击手就已经暴露了目标,他甚至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就被早早的在狭小范围内寻找他的杰克森觉,随即一颗子弹就将其打死。

    一群士兵们蜂拥着奔向了许诺,医务官韦德第一个跑到了摔倒在泥水之的许诺身旁紧张不已的翻查着他的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受伤!快说话!”

    “我很好!我很好!”满身泥泞的许诺用力推开围拢在自己身旁的人群,他们的大脚踩踏着泥水弄的他满身满脸都是。晃了晃脑袋,许诺挣扎着站了起来。

    看到许诺没事之后,四周的士兵们全都露出了笑脸。在战场上,如此勇敢的士兵必然是会受到周围人的尊重和敬意。只有这种人勇敢的才能够称之为战友。

    “给。”卡帕佐将一个擦拭干净的李子递给许诺“你现在需要吃点东西来抚慰一下你砰砰乱跳的小心肝。”

    许诺神色复杂的看着一脸笑意的卡帕佐,表情非常古怪。

    因为他刚刚听到了戒指出的声音“做的很好,你挽救了原本注定要死去的人,改变了原本的时空轨迹让我得到能量。做的好。”

    “为什么不早说?喂?喂!你妹的!”许诺很是惊讶的询问,可惜戒指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再次陷入了沉寂之,任凭许诺如何呼唤都没有回应。

    “杰克森,你这个笨蛋!”一众士兵们开始打趣跑过来的狙击手“你不是说能提前干掉德国佬的吗?”

    “许跑的太快,我的目光被他给吸引住了,等到他摔倒了之后才回过神把德国佬干掉。”

    “许跑起来的确是很快,我从来没有见过跑起来如此之快的人。”

    “他要是去参加奥运会比赛的话肯定能拿第一。”

    “嗨,许。我给你做经纪人怎么样?等战争结束了我们一起去财。”

    “”

    因为没有死人,士兵们的情绪都很高,互相说笑打闹不亦乐乎。而站在一旁的许诺只是面带轻笑的看着他们,内心之却涌出了一抹不舍的感觉。

    这种战场上结下的友谊是非常珍贵的,对于男人们来说也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哪怕是许诺也不例外。

    只是,许诺的眼神之却带着一抹淡淡的遗憾。

    因为他知道一旦任务结束之自己就会离开。而这些人被影响的记忆也将消失。他们永远都不会记得曾经有一位叫做许诺的士兵与他们并肩战斗过!

    “也好。”许诺抬手咬了一口手的李子“相比于血腥的战争,还是和平的生活更好。所有的和平都是用鲜血换来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