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詹姆斯法兰西斯瑞恩?”米勒上尉一脸无语的表情“来自爱荷华州?”

    “詹姆斯弗雷德里克瑞恩。〔[(?〔]明尼苏达州的。”二等兵詹姆斯瑞恩痛哭流涕的看着米勒上尉,他还沉浸在自己上学的兄弟们阵亡的消息之。

    “噗~~~”蹲在一旁看好戏的许诺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这一段找错人的故事真的是太有趣了,简直就是点睛之笔与神转折的所在。原本以为顺利完成任务的小队成员们全都大失所望。

    海岸地区的天气说变就变,原本还是铅云密布,大雨倾盆。可是仅仅一个多小时之后天空之已经是阳光普照,万里辉光。一众以为已经完成任务的游骑兵们全都是一脸的失望与哭笑不得。到了纽维尔之后居然弄了个大乌龙出来。

    “看来咱们还要继续上路。”叼着香烟的许诺从地上站了起来,用力的伸了个懒腰。

    一旁的卡帕佐伸出手将许诺嘴里的香烟拿走,自己用力的抽了一口“该死的瑞恩。”

    “他可不能死。”许诺抬手摸了摸鼻子“至少是现在不行。”

    已经走了一整天的小队成员们决定在这里休息一番,随后就找了座教堂开始休整。

    在教堂里,早就已经对于这种不平等待遇而心生不满的队员们开始抱怨牢骚。如果不没有死人,那现在可就不是抱怨和牢骚了。

    毕竟现在这里可是残酷的战场,到处都是危机四伏。而且现在要深入去守军防线内部,其危险性不言而喻。这简直就是在用八个人的性命去博取一个人生还而且还是不用继续待在这处地狱战场直接回家的机会。

    正常人都会有自己的私心,至少在盟军之真正圣人般的人并不存在。

    这些士兵们也都是一群普普通通的普通人而已,他们加入军队也想着要活着回家,他们也有自己的家人亲戚朋友。这种用自己的生命去换取他人活下去机会的事情真心很少有人会去做。

    如果这里不是军队,他们需要服从军队指挥的话,那这些军人们早就已经翻脸了。

    也就是现在还没有死人,要不然的话反弹会更加严重。

    许诺叼着骆驼烟靠在一座教堂的长椅上,冷眼旁观着小队成员们之间的争吵。

    对于他来说,要做的就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尽可能的挽救这些人的生命。当然,前提是他一定要救下瑞恩才行。毕竟许诺更加不是什么圣人,救人之前他需要先救自己。

    数个小时之后,米勒上尉起身大喊“好了,我们继续出。”

    夜幕已经降临,昏暗的天空之没有一丝星光月光,远处天边密集的炮击宛如闪电一般拼命闪烁,几乎映亮了半边夜空。密集的炮声远比夏日里风雨雷声更加恐怖,这就是残酷的战争。人类用自己的智慧不断开拓出能够高效杀戮自己人的武器。在这一点上,没有任何物种能够与人类相提并论。

    在目的地扑空之后,拯救小队不得不再次踏上征途。他们一路上不断追寻着瑞恩的下落,寻找着任何一支伞兵部队打听消息。最终,他们从一群伞兵的口得知5o6团c连的詹姆斯瑞恩去兰姆勒守卫一座能够通行装甲部队的大桥。

    “我们去大桥那边找他。”许诺对于米勒的命令没有什么想法,这也是他要做的事情。

    小队再次踏上了旅途。一行人向着那座桥的方向走去,直到在半路上遇到一座德军的雷达站。

    “看看那些人。”蹲在草丛的梅利西吐了口唾沫“或许那个家伙就在地上躺着。”

    “别做梦了。”米勒上尉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被打死的几名伞兵遗体“看看他们的袖标,他们是第八十二空降师的。”

    “我们要干掉那座雷达站,为了战争的胜利也是为了那些被打死的伞兵们。”米勒上尉决心突击干掉不远处的雷达站,那里有处机枪掩体。

    “那就干掉他们好了。”许诺转头看了眼韦德军医“韦德留下掩护,我们绕路攻击。”

    米勒看了眼许诺“你说的就是我所想的。”

    攻击行动很快起,守军密集的机枪子弹飞射而来打的地面尘土飞扬。拉出非常松散散兵线的小队成员们弓着腰快突击。这个时候许诺也顾不上别人了,都已经将医生留在了后方,如果还有谁被命的话,那就只能说运气太差。

    飞奔的许诺度最快,守军机枪也开始主动追寻他的身影。好在许诺的动作足够敏捷,而且地上的各种杂物与弹坑也帮了他很大的忙,这才使得他没有用上护身符。

    军队之流传的新兵怕炮,老兵怕机枪并没有说错。火炮虽然威力巨大但是只要隐蔽得当没有处在覆盖范围之内,就可以有很大的几率幸存下来。可是机枪的密集射击以及高的射相对于人类的移动度来说堪称致命。

    一般情况下在合适的地形之一挺机枪压制一个排的部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这就是机枪的强大威力,至少在这个时代机枪可是步兵们的战术核心。

    “呼~呼~”高奔跑之的许诺猛然拉开一枚手雷,手臂灌注力量奋力仍了出去。

    以许诺此刻手臂上的力量来说,这枚手雷被他足足仍了上百米远。这还是因为要瞄准机枪掩体的原因。要不然的话他能够仍的更远。

    许诺的准头还不错,手雷落在了机枪掩体附近。猛烈的爆炸不但炸翻了几个人,而且也迫使机枪停火。主要火力点停火之后,小队成员们顿时士气大振,拼命向前跑去,准备在守军反应过来之前攻占这里。

    而许诺的动作是最快的。哪怕足足是有着上百米的距离,而且地面上凹凸不平布满了各种杂物。可是许诺依旧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冲上了守军阵地。

    “砰砰砰!!!”端起手的1步枪,神色冷静的许诺对那些被爆炸弄的头晕脑胀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守军一一开火射击。这也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我的上帝。”气喘吁吁的小队成员们终于跑了上来,看着歪倒在一旁冒着烟的机枪以及地上的几具尸,一个个看向许诺的眼神全都像是看怪物“你是猎豹吗?怎么能跑的这么快?!”

    “可能我是天赋异禀吧。”许诺耸了耸肩膀,心却是暗自想到“如果不是害怕你们接受不了,我刚刚就直接瞬移过来把他们全都干掉了。”

    实际上瞬移这个能力可是非常变态的。之前许诺就曾经想过如果见到了詹姆斯瑞恩的话就直接带着他瞬移回到海滩上去。只是因为不知道瞬移能力能不能带着人一起,害怕失败弄死了瑞恩就闹大了。而且许诺的精神力不足以进行如此长距离的瞬移,强行使用的话许诺担心自己脑袋里面的血管都会炸开。

    因为没有死人也没有战俘,所以此刻小队里面的气氛还是不错的。简单挖坑将几名八十二伞兵师的尸掩埋之后,小队再次踏上了旅途。而这一次,许诺已经知道即将抵达目的地。如果一切都没有生重大改变的话。

    在离开之前,许诺已经悄然将死掉的伞兵和守军能够使用的武器弹药收集起来装入存储空间之。之前他就已经尽可能的在路上收集了足够的弹药武器。因为他知道最终如果没有说服瑞恩离开的话,那必然是要经历一场惨烈的战斗。

    不过至少到目前为止戒指还没有通知他任务失败,也就是说目标人物瑞恩还活着。这一点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许诺可无法再找出另外一个詹姆斯瑞恩出来完成任务了。

    几个小时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片油菜花田。情绪不错的小队成员们还说笑打趣,直到装甲车的轰鸣声响传来之后才重新进入作战状态。

    伏击装甲车的战斗并不困难,尤其是在有人帮忙的情况下。

    短促的交锋结束之后,两边的人很快就汇合在了一起。而许诺一眼就认出了那位年轻的士兵,詹姆斯瑞恩。

    来到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城市之,许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抽烟。目光却死死盯着被米勒上尉拉走交代哥哥们全部阵亡消息的任务目标。他的心在仔细考虑着强行带走瑞恩的可能性有多大。

    一番思量之后,许诺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先是他要将瑞恩活着带回海滩上去。在距离太远无法使用瞬移的情况下,强行带走人在路上必然会遇到大量的军队。无论是盟军的还是德军的。这对于许诺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其次,如果没有特殊变化的话,那瑞恩估计必然不会离开,而且还将说服米勒上尉一同留下来作战。如果许诺想要强行带走人,那必然会遭到抵抗。许诺并不愿意和这些人动武,更加不愿意造成伤亡。

    除了与小队成员们在路上结下了一定的友谊之外,这些盟军士兵们都是为了解救被压迫的人而战斗的战士。向这些人开火,许诺做不到。他并不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如果他是这种人的话之前就没有必要去冒险拯救那些队员。

    简单来说,许诺的良知还在。在拥有希望的前提下,他还没有到必须不择手段的地步。

    既然走不了,那就只能是打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