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在这座已经被打成废墟的小镇上面的盟军大约有二十人的样子。  没有什么像样的重武器,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援军赶来。

    盘点了一番武器装备之才现,除了两挺机枪之外,他们也就只有一些黏性炸药,没有迫击炮的迫击炮弹,手榴弹,地雷什么的。

    威力不俗的巴祖卡火箭筒倒是有俩具,可惜现在已经是四四年了,面对着已经大量部署的虎式坦克基本上很难有什么突出表现。

    在这种情况下,米勒上尉也只能是竭尽所能的进行战场部署,准备迎接德军装甲部队的攻击。

    毕竟是从火炬行动开始就参加作战的老兵,米勒上尉的能力绝对不错。至少没有接受过正式军事培训的许诺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埋伏,层层阻击,高层监控战场,火力部署各个方面都已经做到了极致水平。毕竟他们的人数有限与装备有限,不可能做出出实力的部署来。

    “战斗开始之后,你要寸步不离的留在我的身边!”米勒上尉对瑞恩说的话让许诺心头微动。

    一开始的时候许诺也是与米勒上尉想的一样,寸步不离的在瑞恩的身旁。只是后来一想如果美军的援军没有像是电影之那样及时出现的话,等到战线崩溃,覆没的时候他还能够凭借一个人的力量护卫住瑞恩离开吗?

    要知道来的可是德军精锐装甲部队,不是那些老头和年轻人们所组成的步兵师。这些装备有重型武器的精锐部队哪怕是许诺对上了也非常棘手,跟别说他还要带着一个人。

    最终,许诺下定决心先要尽可能的削弱德军的力量。之后待在瑞恩的附近保护其不会被打死导致自己任务失败,实在不行的话就直接带着瑞恩瞬间移动走人。不管怎么说,他还是要以完成自己的任务为主。

    甚至于,许诺还想过要将自己的护身符交给瑞恩保命。后来一想自己的命可比任务目标重要的多了。瑞恩如果意外挂了的话,自己虽然无法返回家乡,可是至少凭借自己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上舒服的活下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但是如果是自己意外挂了的话,那一切可全都完蛋了。

    所有人的生命只有一次,而能够抵消致命伤害的护身符说什么也不能离开自己的身边。

    一个多小时之后,天空之阳光明媚,太阳亿万年不变的向着这个世界倾斜着自己的热情。而在大地上,一支由多辆装甲车辆以及百多名精锐掷弹兵组成的部队正在浩浩荡荡的向着小镇方向开去。

    “莱宾。”许诺拦住了准备去放兔子做诱饵的莱宾“让我去。”

    “”面带疑惑的莱宾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米勒上尉。

    “可以。”米勒上尉的话让莱宾点了点头。许诺之前的表现已经得到认可。

    许诺笑着拍了下莱宾的肩膀,步并作两步就跳上了一辆小型摩托车的后斗向着城外开去。

    莱宾的任务现在是许诺的了,就是作为诱饵吸引德国人的装甲部队进入已经预设好的伏击阵地之。这不但是一项危险的任务,更加是一个技术活。要引起敌军足够的重视,还要活着回来,难度可不低。

    许诺之所以要抢这个工作,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将攻击部队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在‘历史’之,莱宾虽然活着回来了,也吸引了一部分的装甲部队。可是依旧有一部分的装甲车辆去了侧翼,从而导致了侧翼被突破最终全面败退。

    许诺认为就算是自己不能做到完美无缺,可是至少也不会比莱宾差。他在上车之前还带走了一具巴祖卡火箭筒。

    巴祖卡火箭筒的正式名称是1式6o火箭筒。能够在一百米之内有效击穿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毫米之间的均质钢板。因其外形类似圆筒状巴祖卡乐器而得名。

    从数据介绍上面来看这款火箭筒的威力很是恐怖。因为德国人的重型坦克虎式坦克的前装甲也才一百毫米多一点。可是实际上的情况却绝非如此。

    先这款火箭筒的穿甲能力是对于均质钢板,而军用装备使用的却是装甲钢!这可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装甲钢的坚硬程度可远远不是均质钢板所能够比拟的,更何况这还是以冶金技术出众而闻名的德国人的装备。

    其次所谓的一百米射程因为没有任何导航设备,后坐力太大等等原因成为了一个理论射程。实际上在实战之几乎很少会出现在这么远的距离上还能够命目标的情况,哪怕他们的目标都非常大。

    不过许诺依旧是将其带上了,而且在沿着道路飞靠近德军装甲部队的时候还在不断催促驾驶员开近一点,再近一点!

    “我们必须走了!”驾驶摩托车的伞兵已经能够看到打头的一辆德军装甲车上的炮口都在缓缓调节,心脏就像是打鼓一样的伞兵心急如焚实在是不敢再过于靠近。毕竟他开着的可不是雪曼战车,而是一辆轮摩托车而已。

    “转弯!”终于进入了射程之后,扛着火箭筒的许诺猛然大喊一声。

    听到许诺怒吼的伞兵如释重负,急忙一个拐弯就把轮摩托车的后斗给直接对向了德军的装甲部队。而此时打头的一辆装甲车已经停留下来正在进行炮口微调,眼看着就要进行炮火激。

    德军这种黄鼠狼型反坦克歼击车的主炮可是五十一点五倍径的十五毫米火炮。看起来并不算是很大,可是对付无装甲的步兵那就已经是终极大杀器了。哪怕是许诺如果被直接命的话也只能是消耗一次宝贵的护身符。

    不过许诺并没有给这辆黄鼠狼开火的机会。

    “轰!”在双方之间相距不足百米的地方,许诺猛然射出了自己的反坦克火箭弹。这枚火箭弹异常准确的命了德军装甲部队打头的一辆黄鼠狼车的前部炮盾。

    黄鼠狼可不是拥有厚重装甲保护的虎式坦克,其装甲厚度毫米数甚至还不到两位数。挡一挡机枪子弹没有问题,可是面对穿甲火箭弹的时候那就悲剧了。

    更惨的是,这辆黄鼠狼的炮管里面已经有了待激状态的炮弹,而且在炮盾后面也堆满了各式炮弹。当火箭弹的延时引信被激之后,这辆黄鼠狼就像是一颗巨大的烟花在道路上盛开。熊熊烈焰与滚滚黑烟几乎直冲云霄!

    许诺的双手非常稳健,对于射击精度影响最大的后座力对于他来说几乎没有,这才是他能够准确命目标的真正原因所在。

    等到黄鼠狼后面的虎式坦克从一旁绕路开出来,将主炮瞄向许诺的时候。许诺做坐的那辆轮摩托车正好已经从路口处转弯,消失在了视线之。

    “干的漂亮!”通过在钟楼上面监控全场的杰克森,米勒上尉得知了许诺居然干掉了一辆德军的装甲部队,顿时兴奋的用力挥舞了下手臂。装甲部队对于步兵们的威胁太大,哪怕仅仅只是一辆装甲车也足以让缺乏重型武器的步兵们兴奋不已。

    动机轰鸣声响之,许诺身手敏捷的从轮摩托车后面跳了下来。几步飞奔就来到了米勒等人藏身的步兵战壕之。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面上兴奋之色还未散去的米勒上尉用力的拍了下许诺的肩膀“这是我的失职,一直都没有现你居然这么优秀,以后你就是连队的王牌,不会再让你去削土豆了。”

    “土豆?!”许诺这下算是知道戒指给自己安排的身份是什么了,居然是专门削土豆的?这个混蛋!

    低头看了眼手上的戒指,许诺心头怒火烧。不过现在是在战场上,敌军马上就要扑过来开战,许诺也只好恨恨的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

    德国人很快就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在进入镇子入口处的地方停了一会儿之后,打头的一辆虎式坦克好似犹豫了一会儿,随即调转车头从之前许诺转弯的路上开了过来。

    “好!”临时挖掘的步兵战壕内的几人全都兴奋的挥舞了下手臂。他们的计划成功了,德军的装甲部队主力向着他们之前设下的埋伏圈前进,只有少部分的步兵们从后方绕路前行。

    德军装甲部队的战斗力很强,可是进入了极大限制实力挥的城市之却是一个败笔。在狭窄的道路上他们只能是以装甲车打头,后面跟随着步兵。但是当攻击来自左右两侧的时候,他们就无能为力了。

    先起攻击的是之前埋设好的连环地雷。猛烈而又连续的爆炸几乎将十多名德军步兵完全给覆盖在了尘土与瓦砾之下。与此同时,德军的装甲车也遭到了来自两侧楼上的******的攻击。至少现在看上去守军打的非常好。

    刺耳的金属碾压地面声响,打头的虎式坦克带着巨大的威压不断前进给守军带去了巨大的压力,这种让人绝望而又恐怖的感觉只有亲眼所见才能有所体会。

    “来了!”就在米勒上尉指挥士兵们准备炸毁坦克的时候,许诺瞪了一眼瑞恩之后,猛然咬着牙冲出了战壕。

    严格来说,许诺在没有得到命令的情况下脱离战线是违反了军纪的,更何况他此时的指挥官就在他的身边。

    好在现在是在打仗,更加重要的是许诺不是向着后面逃跑,而是向着敌军的方向前进,米勒上尉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就不再关注。

    许诺之所以要脱离战线,为的就是摧毁那门彻底打垮了守军防线的二十毫米机关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