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忙什么呢?”坐在大黄蜂上的许诺尽可能的平缓着自己的语气,他正在与金泰妍进行最终的确认。〔((

    “真巧。”电话那头的金泰妍笑声连连“刚想给你打电话,你的电话就过来了。我们这是不是心有灵犀?”

    “那是当然。”虽然心焦虑,不过许诺在口风上面却没有丝毫的破绽。转头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盘浦大桥上的巨大水泥立柱,笑着开口“谁让你那么喜欢我呢。”

    “哼哼。”电话那头的金泰妍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哼哼两声开始说正事“原本说好要明天一起吃饭的,不过允儿明天要去香港参加一个的商演,所以她就把聚会的时间提前到了今天。而且还给西卡打电话让她提前一天回来。”

    “我把地址给你,等下就过来吧。”金泰妍笑嘻嘻的挂断了电话,满脸红晕的想着等下该如何介绍许诺?直接说是自己的男朋友?那帮丫头们会不会抢?少时里面可没有什么东西是不能抢的。

    陷入了满心幸福的烦恼之的金泰妍压根就不会看到此刻看着手机的许诺眼神之那恐怖的怒火!

    被人设计了。

    与金泰妍确认之后,许诺第一时间就明白过来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很是奇怪那个林允儿是如何知道自己与金泰妍和杰西卡的事情的。不过现在的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他将如何去应对眼下这迫在眉睫的危机!

    没错,就是危机。

    许诺已经是富豪了,可是他的心境却不是富豪的心境。与那些处理这些事情得心应手的富豪们不同,许诺此刻依旧还在追逐着情感。

    想要多吃多占的同时心却在想着谁都不放弃。之前他一直都不愿意去想同时也在尽可能的避免同时和两人在一起。他之前做的也不错,可以说隐瞒的很好。可惜现在却被人给算计了。

    这次聚会的事情背后的影子就是林允儿,都已经给她安排好了去香港赚钱,居然还想着提前一天继续把事情做出来。

    这个女人为什么要陷害他?许诺不知道,他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正面临一场巨大的危机,甚至比在任务世界去面对异形还要恐怖。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曝光,他不愿意失去任何一个女人。

    别的不说,许诺对于情感方面还是很看重的。毕竟其它方面的事情他基本上都已经能够拥有。

    亮金色的大黄蜂风驰电掣般在城市之疾驰而过,红灯什么的他已经不在意了。他现在必须尽快赶到现场去阻止这件事情的生。而此时此刻唯一能够阻止这件事情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林允儿。

    少时出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而且有了名气之后她们也不再继续全都住在宿舍之。家在尔的基本上都是各回各家,林允儿自然也是下班之后回家休息。

    为了今天的事情特意提前结束工作的林允儿开着车来到预定的饭店之。心想着等下的搞笑场面就是一阵暗喜。

    等下那个渣男进入包厢内之后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而且这件事情她从头到尾都没有主动表露过什么,谁也不会知道她在这件事情之所扮演的重要角色。

    扎着长长的马尾辫,戴着墨镜拎着手包的林允儿心情大好的走入饭店的电梯之。心想着明天自己去了香港工作,这边那个渣男估计会爆了吧?想到开心处险些笑出声来。然后,即将关门的电梯却被猛然间被挡住。

    林允儿有些惊讶的抬起头,电梯门缓缓打开,一张原本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的脸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你想死吗?”电梯门关上之后,许诺的目光宛如万年寒冰,缓步上前靠近林允儿“为什么要陷害我!?”

    林允儿的心猛然一紧,墨镜下的眼神有些慌乱“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许诺抬头看了眼电梯内的摄像头,嘴角带着冷笑晃动了下手腕,摄像头内的红点顿时就暗淡下来。“你知不知道多管闲事是什么下场?你想死吗?”

    知道躲不过去的林允儿当即撕下脸,摘下墨镜面若寒霜。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死死盯着许诺,怒气出声“你这个混蛋,居然劈腿泰妍和西卡,我就是要揭穿你,你能怎么样!”

    “呼~~~”许诺轻舒口气,面上古井无波的看着眼前这张绝美的容颜“现在立刻取消这次聚餐,以后也不再提这件事情。我可以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生过。”

    “哼。”穿着一件月白色的女士衬衫,修身牛仔裤,肤若凝脂,秀如云的林允儿眼神之满是不屑之色。许诺这种声色俱厉的人她可见得多了,也就是嗓门大点而已,除了有点小钱还能做什么?更别说许诺不过是开着一辆雪弗兰的跑车而已。

    林允儿仔细打量了下许诺,长相一般,身材一般。看他开的车想必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这种人居然能够得到泰妍和西卡亲眯,怎么都想不通。或许只能是因为巧言令色,会骗?

    林允儿对于骗子可没有什么好感,看向许诺的目光之满是不屑和厌恶“等下看你怎么办!就算是你现在跑了,我也会主动告诉西卡和泰妍!揭开你的真面目!”

    “呼~~~”许诺垂下眼睑再缓缓睁开,目光之已经满是冷漠之色“既然你自己做了选择,那就别怪我了。”

    “什么?”林允儿一脸错愕的表情,然后就看到身前的许诺突然伸出双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这个混蛋,疯了吗?!”林允儿不敢置信的看向许诺,她以为许诺是要对她不利。张了张嘴正想要大喊求救的时候,却整个人猛然间感觉到一阵头晕目眩!

    ‘啪嗒!’林允儿那副心爱的香奈儿女士太阳镜跌落在了电梯轿厢内!

    ------

    “电话打不通吗?”饭店一间奢华宽敞的包厢内,几名少时的成员围坐在桌子前面说笑打闹。作为队长的金泰妍满脸关切的看向一旁的忙内“不是应该早就到了吗?”

    “电话能打通,但是没有接。”长飘飘的徐贤抬手拢了下耳畔如云似雾般的秀“我出去看一下吧。”

    “嗯。”金泰妍点了点头,有些艳羡的看着身形修长的徐贤起身走出包厢。作为女人,真的很少有人不去艳羡徐贤的魔鬼身材,那可真是女人看了都要动心的存在。

    这个国家之有着很严格的封建制度,叫做前后辈制度。年纪小的就要服从年纪大,这一点在这个国家之被执行的非常严格。

    做小的时候虽然被欺负的很厉害,就像是现在外出找人这种杂活都是徐贤这个忙内的工作,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年纪大了之后就可以享受到这种特权。因此,这个制度在这个国家虽然被屡次讨伐却依旧非常盛行。

    身形修长,吸引了无数人尤其是男人目光的徐贤电梯前等待电梯准备下到一楼大厅里面去等林允儿。在她想来林允儿肯定是堵车了。

    “嗯?”安静的轿厢内只有徐贤一个人,不经意间扫了眼地面的徐贤却神色大变,上前一步俯下身子在厚实的地毯上捡起一副香奈儿女士太阳镜!

    “这是,允儿姐姐的?!”香奈儿的女士太阳镜有很多,徐贤之所以能够认出来这就是林允儿的那副墨镜。除了她曾经见过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林允儿在自己的这副心爱的墨镜上刻了自己英名字的缩写‘yoona’!

    ------

    “啊~~~~~~”一阵尖锐到几乎要刺破苍穹的惊叫声在汉江上响起,路过盘浦大桥的司机们都被吓的不轻,急忙踩油门赶快离开这里。

    在盘浦大桥巨大高耸的钢筋混凝土支撑柱上,全身软,双目之满是惊恐与泪光的林允儿死死抱住身旁的许诺,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此时此刻,林允儿的内心根本无法形容。她原本在被许诺抓住肩膀的时候还想着要喊救命的,可是一阵眩晕过后再次出现在她眼前的却已经是波涛粼粼的汉江!

    林允儿不明白究竟是生了什么事情。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从饭店的电梯内突然出现在大桥的桥墩外面,也不明白身旁被自己紧紧抱住的许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不过她却知道,自己这次是摊上大事了。

    虽然很想认为眼前的一切都只是一个魔术而已,可是身为成年人的林允儿却非常清楚,这绝对不是什么魔术。

    脚下波光粼粼的江水,吹拂在身上的晚风以及那汉江上的味道对于她这个在这座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的人来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忘记的!

    眼眶的泪水终于忍不住的滴落下来,落在光洁的脸蛋上好似珍珠一般晶莹剔透。微微仰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许诺,苍白没有血色的双唇微微颤抖着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口。

    林允儿此刻整个人都悬空在盘浦大桥的一根巨大的支撑柱外面,全靠紧紧抱住许诺才没有直接跌落数十米高的汉江之。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林允儿此时早已经被吓的六神无主,泪水好似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不断滴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