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惊心动魄的短促攻击。[

    刚刚那一下的确是非常危险。如果不是许诺心猛然生出了警兆从而及时躲避的话,那他或许已经再次用掉了一次护身符救命的机会。毕竟那只怪异虫子的铁钳和大嘴非常强大,那两名穿着动力装甲的士兵根本就没有抵抗的能力就直接被撕碎。

    “这是专门来找我的还是仅仅只是一次巧合?”许诺心头微动,虫子出现的地点完完全全就是在自己的脚下,看上去就像是专门冲着自己来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虫族的强大远想象,这次的任务将会变的非常艰巨。

    “你忘记了之前说过的话?”就在许诺疑惑不解的时候,戒指的声音却在他的脑海之响起“对于任何一处任务世界来说,你都是额外多出来的异端。世界的本源之力会在无意识之间向你起排斥。这也是为什么你的任务基本上都是在短时间之内结束的主要原因所在。时间长了的话,那任务世界的本源之力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你的影响不断变大而加大对你的排斥。要知道,那可是世界的意志!”

    “gan!”许诺低骂一声,看着一只接一只的虫子从之前那处洞穴之蜂拥而出,端起了手的步枪“那你还让我去对付脑虫?你当我是人啊?”

    “别生在福不知福!”戒指没好气的反击“我只是让你去随便对付一只脑虫而已,又不是让你去消灭维多利亚母虫!”

    “握草!”许诺急后退,同时向着那些爬出洞穴的虫子猛烈开火“你还想让我去对付母虫?!你真当我有人血统啊。”

    此时附近的地面上不断生颤抖,一处处的洞穴全都冒了出来。诸多的虫子潮水一般蜂拥而来,四周的士兵们疯狂射击,密集的弹雨击打在虫子坚硬的外壳上迸射出耀眼的火花。

    地下的虫子源源不断的涌出,好似无穷无尽。而且这次虫子们突袭的地点非常接近联邦士兵们的防线,哪怕是硬汉部队也是一片慌乱!

    “战车掩护!”通讯频道内很快就传出来瑞斯加科尉的怒吼声“所有人交替掩护撤退,我们去和增援部队汇合!”

    精锐部队与菜鸟组成的乌合之众的最大不同就是在于,其撤退的时候依旧能够有理有条的交替掩护撤退,将损失降到最低。

    而乌合之众们在撤退的时候却是直接撒丫子的比赛谁能够跑的更快。无论部队有多少人,一旦全面崩溃没有组织的进行溃退,那结局必然是全军覆没。无数的战例早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许诺此刻就像是昏暗海面上的一盏指路明灯。几乎所有的虫子都是以他为主要目标疯狂冲击。如果不是许诺的射术太过精湛,十枪里面至少有九枪能够命虫子柔软的腹部,口器,复眼等等弱点部位。四周靠近他的虫子基本上被枪口指着就必死无疑。那许诺早就被虫海被淹没了。

    不过并不是所有的士兵都能够拥有许诺这么强大的能力。绝大部分的士兵基本上都是打在了虫子坚硬的外壳上面。毕竟虫子的脆弱部分面积很小,而且其移动度非常惊人,想要进行动态瞄准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过困难了。

    人类和虫子的战争非常残酷,因为双方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战俘的概念。受伤之后被抢救回去都非常罕见,更别说是做俘虏了。因此,两边遭遇爆激战之后,如果无法撤退的话,那就是你死我亡的残酷局面。

    士兵们快后退,围绕在战车的周围进行殊死抵抗。枪炮声之密集简直惊天动地。虽然此时士兵们手还有一枚微型核弹,但是虫子们的距离太近,这个距离上使用微型核弹完全就是在自杀。

    瑞斯加科尉很顽强,对待虫子非常残酷。可是他却不会主动拉着自己的部下们一起去死。如果不是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不是自己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不到战局已经无法挽回,他是不会进行自爆的。

    哪怕是这样,依旧是有不少的士兵被一只只的虫子给杀死。大部分人都是被锐利的爪子给扎穿了身体。还有一些更惨的是直接被撕裂。鲜血与残肢碎片散落在尘土之上构成的一幅诡异画卷显得是如此狰狞。

    “轰!!!”刚刚换好弹夹的许诺猛然感觉到脚下的地面又在微微颤抖,而且这次的声势力度明显比之前要更加强大。心一惊,急忙闪身躲开。

    尘土飞扬,泥土塌陷。直到这个时候许诺才猛然觉自己所犯下的一个错误。他们这支小部队居然一直都是在柔软的泥土地面上作战,难怪会被虫子从地下突袭。这种时候应该是位于坚固的岩石地面上才对。

    一只巨大的,全身都宛如被铁铸般甲壳覆盖,拥有一双宛如来自九幽深渊一般幽蓝双眼和诡异触角的庞大虫子从地面之下破土而出!

    “坦克虫!!!”四周士兵们凄厉的嚎叫声直接点出了这只巨大怪物的身份。

    身如其名,体形巨大宛如重型坦克战车,全身都覆盖着厚实的甲壳很难被击穿。这种强大的虫子最为危险的还不是它那恐怖的身体,而是其能够直接使用能量转化的高温攻击。宛如火柱一般扫过的高能能量被沾染上的下场就是被烧成灰烬,什么都不会剩下。

    这种虫子因为善于隐蔽在地下,而且攻防兼备,对于人类步兵们来说威胁极大。不过其数量上面非常稀少,普通部队想要遇上也不是一间容易的事情。

    只是,此时此刻面对他们这么一支不足百人的小部队居然出动了一只坦克虫,许诺唯一能够接受的解释就是虫子是冲着他来的。

    “真够狠的。”许诺也是怒了。

    抬手拉开自己动力战甲的面罩。无视扑面而来的热浪与那几乎让人窒息的混杂着硝烟,尘土,血腥,体液等等诸多古怪味道的气息。双目之爆出一抹精光,反手将步枪卡在身后,双腿力猛然就向着那只鸣叫着的坦克虫冲了过去。

    虽然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许诺一直都表现的很低调,一直都在想着等到了绞杀脑虫的时候才全力以赴。可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心存畏惧,或者说心存善意。

    虽然许诺的性格比较光明,毕竟是接受了多年的正统教育。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好人,圣人。真正的好人和圣人可不会同时和几个女人玩暧昧,也不会在不同的世界之双手沾满了血腥的味道。

    没错,许诺的确是一个双手沾满了血腥的人。

    他在任务世界之杀过的各种各样生命体简直不计其数。哪怕是在现实世界之他也同样心狠手辣过。所以,他并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一直都有强大的伪装,但是许诺的心却非常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

    许诺想要过上美好的生活,想要拥有强大的力量。为了达成目标,他可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之前的低调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任务,可是到他看到自己真正面临巨大威胁的时候肯定不会再有丝毫的犹豫。

    一只坦克虫的出现已经足以覆灭许诺所在的这支小部队了。更别说四周还有众多的其它虫子在帮忙。更加要命的是,许诺眼角的余光已经看到瑞斯加科尉拿起了另外一枚微型核弹!

    这个时代的科技达,单兵动力装甲上面都装有作战记录仪,这些光传递的记录避免了士兵们在战场上有成为逃兵,或者是进行暴动的可能。因为所有的一切都被记录下来,违反了军纪的人没有一个能够躲过惩罚。

    许诺虽然不畏惧惩罚,可是他却害怕被丢弃在外星星球上。

    没有了星舰,许诺可就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面对着虫海,许诺必然是死路一条。因此,他是无法反抗长官命令,更加不可能去进行暴动夺取核弹。

    瑞斯加科尉明显是认为自己的小队伍无法抵抗虫子们的攻击,决心引爆核弹与虫族同归于尽。

    许诺可不认为自己的身体能够抗住核弹的攻击。至于瞬移之后他无法解释自己战场记录仪上记录的事情。因此,他此刻唯一的选择就是主动出击杀掉那只坦克虫!

    这种情况下还畏畏缩缩的继续隐藏就不是低调,而是在找死了。

    从来没有人见过有勇敢的士兵敢于直接向坦克虫起攻击的。这次他们看到了。

    许诺的度极快,甚至比那些虫子的度还要快。飞奔之猛然双腿力腾空而起,避开了坦克虫喷向自己的炽热火流之后以常人无法理解的身体素质直接在半空之翻滚着落在了坦克虫的脑袋上面。

    要知道那可是好几米高的距离。哪怕是有着动力装甲的帮助也远常人跳跃的极限状态。

    坦克虫的体形极为庞大,额头上的两只触角能够将体内的能量直接转化为高能流喷射而出。别说是普通步兵,就算是步兵战车在面对坦克虫的时候也是死路一条。

    想要对付坦克虫除了空轰炸之外,只能是依靠密集的攻击进行饱和攻击。这也是为什么瑞斯加科尉在见到坦克虫出现就知道自己跑不了了,拿出核弹准备同归于尽的原因所在。

    然而此刻见到许诺腾空,飞跃着落到了坦克虫的脑袋上面。瑞斯加科尉张大了嘴巴“我的上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