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志采访能推迟一下吗?”杰西卡看向一旁的经纪人询问。?〔?

    “这个”戴着眼镜的专属经纪人为难的看向许诺,迟疑了一下开口“最多十分钟。”

    与身为正式职员的总经纪人不同,这些专属经纪人和那些私人化妆师助理什么的都是私人性质的员工。他们都是与s公司没有什么关系,专门为艺人服务的私人工作人员。

    这些人的薪水开销什么的也都是由艺人负担。因此,这些人在面临眼前局面的时候真的很难提出拒绝。

    要知道身为亚洲的艺人能够被美国的杂志邀约采访可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虽然是一家很普通的杂志社也是一件大事情。这也是能够影响到所有人工作的重要事情,能够给出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是非常难得了。

    不过如果这些依靠着杰西卡吃饭的人知道这次的杂志采访实际上是许诺在背后操作的话,那估计他们心的念头就会完全不同。

    “去我的房间吧。”一段时间的离别之后终于见到了许诺,杰西卡的心情非常好。笑颜如花的接过许诺递过来的玫瑰花,自然而然拉起许诺的手准备去自己的房间。

    ‘铃铃铃~~~’许诺的手机短信响了起来,扫了一眼之身子微微一紧“你要工作时间不多,不如我们先去咖啡厅坐坐?”

    刚刚的短信是金泰妍来的,询问许诺到了什么地方,她准备去迎接许诺。额头上已经冒汗的许诺不动声色的想着先把杰西卡带走,无论如何也不能在这种情况下让两边撞上。要知道少时成员们的房间都是在同一层,而且相距并不算远。

    怀抱着许诺递上来的大蓬玫瑰花,神色明显非常开心的杰西卡笑意盈盈的点了点头,与许诺携手进入了电梯之。至于她的那些工作人员也是一同前往咖啡厅之。毕竟许诺还不至于连这点咖啡钱都出不起。

    高档酒店内都会有属于自己的咖啡厅,不会对外营业完全就是为本酒店的顾客服务。这家位于比弗利山的索菲特酒店自然也不例外。

    坐在充满了温暖午后阳光的咖啡厅内,耳畔听着舒缓悠扬的钢琴音乐,透过光亮洁净的窗户看着窗外比弗利大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与不时出现的好莱坞明星们。杰西卡此刻感觉自己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一样。这种感觉,真好。

    ‘铃铃铃~~~’手机短信声响打断了杰西卡美好的心情。美目流转,纤细的手指拿着银质勺子在咖啡杯内轻轻搅动。杰西卡目光投向许诺“工作很忙?”

    “还好。”许诺收起手机笑了笑“最近在忙些事情,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很抱歉。”

    实际上许诺是在撒谎。刚刚的短信依旧是金泰妍给他的,因为之前就已经约好了时间。金泰妍在担心许诺为什么一直还没有到。

    再说了,许诺的这个手机只有卡希尔那些为他工作的人以及杰西卡等人知道。而卡希尔他们在有工作上的事情要与许诺联络的时候肯定不会是短信,而是直接打电话。

    “男人总是辛苦的。”杰西卡摇了摇头。相比于其他人,杰西卡可是知道许诺的不同凡响。悄然压低了声音靠近许诺“你最近是不是又飞出去了?我看新闻上有好多报道ufo的消息。”

    “不是那个。”许诺端起面前的咖啡杯抿了一口,笑着开口“那个没电了,暂时用不了。最近是在忙别的事情,应该很快就会出新闻。”

    “哦?”杰西卡顿时就来了兴趣。

    她可是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是多么的与众不同,那次在香港的经历可是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除了遭遇危险之外,许诺威风凛凛的突然出场,抱着她飞舞在灯火璀璨的夜幕之简直就像是童话故事里面的王子拯救公主。就是从那一刻开始,杰西卡的整颗心都紧紧的拴在了许诺的身上。

    当然了,这也与许诺本人的颜值高(自认)气质好有关系。

    就像是古代美人遇难被侠客营救,如果侠客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话。美人就会说,多谢少侠相救,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如果侠客的长相对不起观众的话,那美人就会说,多谢少侠相救,小女子来世做牛做马报答救命之恩。

    古往今来,这些道理都是一样一样的。

    对于杰西卡,许诺倒是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笑着开口“很快了,到时候带你去看。”

    “嗯。”杰西卡笑眼盈盈的点了点头。

    ‘铃铃铃~~~’许诺的手机短信再次响起。这一次许诺没有看,直接关闭提示之后看向杰西卡“你先坐一会,我去一下洗手间。”

    来到男士洗手间之后,许诺随便找了个无人的位置就推门走了进去。一阵空间波动之后,许诺再次出现已经身在十一层的酒店走廊之。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等电梯了。

    许诺出现的地方是在走廊转弯处,监控设备看不到的地方。抬手稍稍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大步走了出去。

    来到金泰妍住的房间门前,许诺抬手准备敲门的时候,房门却自己打开了。

    “这么巧?”拿着手机的金泰妍猛然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许诺“一直没有等到你的回复,刚想着要出去找你。”

    “不请我进去坐坐吗?”许诺抿起嘴角看向眼前娇俏的美人儿“路上很辛苦。”

    “你一个人住?”走进宽敞奢华的房间内,许诺随意的在沙上坐下。

    “我和蒂芙尼一个房间。”脸上神采奕奕的金泰妍笑着为许诺拿来饮料“她是个闲不住的性格,来到美国之后就整天在外面跑着玩。”

    “哦。”许诺不愿意过多的提起蒂芙尼的事情,很快就转移话题“抱歉,最近比较忙,没有时间多陪陪你。”

    “那你是在忙什么呢?”身形娇小,看起来有些柔柔怯怯的金泰妍坐在床边,忽闪着自己的大眼睛看向许诺“能和我说说吗?”

    “当然。”许诺挑了挑眉梢“我呢,最近整天都在忙着拯救地球。”

    面对许诺的玩笑,金泰妍抬手别过耳畔的秀,微微低头皱眉,有些出神。

    女人都敏感的。金泰妍虽然看起来有些柔弱,实际上她的性格却是有着坚强的一面,同时还很聪明。不知道为何,金泰妍总是感觉许诺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这种感觉一直都很强烈,但是她却找不出原因所在。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感觉愈强烈。

    “怎么了?”许诺察觉到了金泰妍的心不在焉,眉头一皱出声询问“最近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

    “没有。”金泰妍摇了摇头“就是工作比较多,有些累而已。”

    “哦。”许诺心暗自计算了下时间,笑了笑“这不是你要的梦想吗?怎么,准备放弃了?”

    “为什么要放弃。”金泰妍瞪了许诺一眼“只是现在的工作很多很麻烦。而且也不是我想唱的歌。”

    “我对这些不是很了解。”许诺抬手揉了揉额头“不太明白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不是你想唱的歌?”

    “公司给的都是一些纯粹的娱乐歌曲。”金泰妍出声解释“完全就是为了赚钱而已。这些不是我想要的,我喜欢的是那种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歌曲,可惜没有机会。”

    “原来是这样。”许诺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会留意的。”

    “你留意什么啊?”金泰妍抬手掩嘴,笑着开口“你还会写歌不成?”

    “这个真不会。”许诺放下手的饮料“不过我有钱。有足够多的钱可以为你买来专业人士们创作的能够打动人心的歌曲。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这话说的可真是有够俗气的。”金泰妍瞪了许诺一眼“我的梦想就是花钱就能买来的?那我还这么辛苦的到处跑通告做什么?直接花钱买梦想不就得了?”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这的确是事实。”许诺起身来到金泰妍的身边坐下,握住她的手“这个世界是一个资本的世界,梦想什么的也都是需要使用金钱去支持的。艺术家们也是要生活的,没看到那些画画的艺术家们都把自己的画卖的那么贵?”

    “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金泰妍面色泛红,挣脱了一下没有挣开也就放弃了“算了,我们出去走走?”

    “等一下。”许诺自然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带着金泰妍下楼的。起身笑了笑“你在这里等一会,我给你准备了惊喜。”

    ‘咔嗒。’关上房间门之后,许诺抬手擦拭了下额头上的汗水。然后猛然转身看向一旁不远处傻愣愣看着他的林允儿。

    前面说过了,少时的人都住在这一层,而且房间基本上都是连在一起的。林允儿的房间就是在金泰妍房间的隔壁。之前刚刚从外面购物回来的林允儿拿着房卡准备开门的时候,却惊讶的看到许诺从金泰妍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

    “你手机号多少?”许诺皱眉上前低声开口“晚上我们找个地方聊一聊。我有事情要和你说。”

    ‘啪嗒!’林允儿手的房卡跌落在了地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