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恐龙?!”sc公司核心实验室内,一脸欢呼雀跃的杰西卡满脸兴奋的站在保温箱前看着一只只迷你的恐龙在箱子里面来回转悠嘶鸣。?<?<(也顾不得什么形象不形象的,就像是第一次进入动物园的孩子一样兴奋不已。

    “喜欢吗?”跟在身后的许诺上前揽住她的香肩,低声开口“看上哪个了?送给你做宠物。”

    杰西卡顺势靠在许诺宽阔的怀,白皙的面上带着让人怦然心动的红晕。目光之水波流转,仰起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许诺“看上你了。”

    “嘿。”许诺晒然一笑,紧了紧手臂,俯下身子。

    保温箱内的幼年期恐龙晃动着脑袋疑惑的看向眼前紧紧相拥在一起的身影,疑惑为什么还不喂食?

    恐龙看过了也就是看过了。实际上杰西卡本人对于动物比较过敏,也就是恐龙的名头太大,她才来亲自看看,而实际上的主要目的也是为了来看许诺。

    毕竟热恋之的人恨不得时时刻刻的相聚在一起。长时间的两地分隔让杰西卡的心隐隐感到不安。不是她现了什么,而是源自于属于女人的直觉。

    “不喜欢恐龙?”片刻之后,许诺环抱着杰西卡的细腰,低声耳语“那你想要什么?”

    “我想飞。”杰西卡微微翘起红润光泽的嘴唇,目光之神彩连连“就像是上次那样。”

    “好。”许诺用力的点了点头,俯身抄起腿弯就在杰西卡的惊叫声将她横抱起来“我满足你,让你喜欢到飞起来。”

    “不是这个!”满脸羞红的杰西卡用力的捶了几下许诺,这里可是实验室,外面来来往往的有很多人,又不是在酒店里面。女人的面皮总是嫩的。

    “你不是说想飞吗?”许诺一脸的坏笑“上次让你飞的连喊不要停都忘记了?”

    “坏蛋。”杰西卡从许诺的怀挣扎着站了起来,快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之后白了许诺一眼“我说的是在天上飞,就像上次在香港那样。满脑袋的****!”

    杰西卡毕竟只是二十出头而已,满心的浪漫念头也很是正常。她之所以对许诺如此倾心,之前在香港遇险的时候许诺宛如天使降临人间一般,以横扫一切的强大实力解救她的场景宛如历历在目。

    午夜梦回之时,她总是能够想起当初被许诺抱在怀飞舞在夜幕之的神奇经历。心无时无刻不想着再次享受那种美妙的感觉。

    “这个暂时真的不行。”许诺双手一摊,苦笑摇头“那个能源用光了,暂时不能用。我还在想办法,等以后弄好了肯定满足你的要求。”

    “哦。”杰西卡很明白事理,并没有去追问许诺的秘密。她的心里很清楚,男人既然不说,那就不需要去追问,否则的话会引起男人的不满。这是她从郑妈妈那里学来的心得。

    “我饿了。”许诺看着近在咫尺的娇媚容颜,口鼻间嗅着摄人心魄的香甜气息,心窜起一股火焰。拉起杰西卡的手,自顾自的向着外面走去。

    刚刚才吃过午饭却又喊自己饿了是有些奇怪。不过更加奇怪的却是杰西卡。

    许诺明明只是说了句自己饿了而已,可是杰西卡却满脸羞红,甚至就连脖子上白皙的肌肤都隐隐透着红晕,垂下头任由许诺拉着自己的小手向外走去。仿佛是已经知道许诺想吃些什么。

    ------

    ‘叮叮叮咚咚~~’午后的阳光带着金线不安分的穿过厚实的窗帘,滑落跌碎在了房间内,带来揉揉暖暖的芳馨气息。放在床头的手机不断响起,惊扰了梦人的美梦。

    “什么事情?”接通电话之后,许诺的声音之带着满满的不耐烦。

    电话那头的卡希尔也听出了许诺的不满,咽了口唾沫之后才快汇报“老板,安保人员抓到了几个偷渡上岛的可疑份子。”

    “是动物保护组织的人还是那些爱好者?”眼睛都没有睁开的许诺躲在被子里,向着身旁伸出手却摸了个空。

    自从拉奈岛上有活的恐龙的消息传出去之后,来自世界各地怀有各种目的的人就络绎不绝的想要踏足这座私人岛屿。岛上重金聘请来的安保人员几乎是每天都会抓到一些使用各种工具,从小舢板到微型潜水艇,甚至是直接游泳游过来的潜入人员。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动物保护组织的人,或者是对恐龙有着极度热爱的狂热人士。他们登岛就是为了恐龙而来。对于这些人,许诺倒是没有太过为难。毕竟又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事情,因此也就是交到警察局去而已。

    “交给警察局就好,给我打电话做什么?”许诺有些不满的低声呵斥。这种小事情都要报告他的话,那他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了,整天待在公司好了。

    “是这样的老板。”卡希尔听出了许诺话语之的不满,急忙出声解释“这次不是那些人。这次是专业人士,过来是为了咱们的恐龙来的。他们带着非常专业的设备,而且之前安保人员审讯了一下也全都招供了。他们收了介人给的十万美元定金,来咱们公司至少弄一只活的恐龙回去。弄的越多给的越多。如果能够弄到蓝图与详细资料的话,介人开出的价码是两千万美元。”

    “嗯?这么少?”许诺这下彻底清醒了。

    先是看了下身旁空荡荡的床单,用手摸了下还带着暖意。赤果着上身靠在床头,伸手想要去拿香烟与火机。没想到距离有些远没能碰到。许诺皱了皱眉头手一张一握之间,放在椅子上的香烟与火机就已经飞入手。

    点燃根香烟深深的吸了口之前,许诺才拿着电话回复卡希尔“都是什么人?日本人?”

    “总共个人,都是印度人。”卡希尔的回答让许诺微微一愣,这跟预想的不一样,这不科学啊。最有可能这么做的日本人没有来,反倒是一直都打酱油的印度人来了。他只是抱着自己的女朋友睡了个午觉而已,怎么世界变了啊。

    “印度人?”许诺坐直身子,抬手挠了挠脸颊“你确定是印度人,不是别的什么人?”

    “老板,我确定。”卡希尔信誓旦旦的就差赌咒誓“别的国家我或许还有可能弄错,但是印度绝对不会。刚刚他们上厕所的时候还要了杯水。老板,现在该怎么处理?”

    “起诉他们,让法务部的人送他们去联邦监狱。”许诺猛吸口香烟,目光之闪过一抹凶意“是联邦监狱,不是州监狱。”

    在美国,联邦监狱与州监狱是不同的体系。相比于各州的州立监狱,联邦监狱里面的环境更加恶劣,更加凶险。

    正常人进去出来之后基本上就都不正常了。如果进去的还是外国人的话,那他们将会接受美国监狱化的强大洗礼,对人生感到绝望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

    许诺对于这些类似于老鼠一样的小偷们没有任何的同情与怜悯之心。像是这种妄图通过不劳而获的卑劣手段窃取他人千辛万苦才得到的果实,对于许诺来说的确是千辛万苦,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对于这些混蛋,许诺重来都没有过轻饶的意思。

    哪怕这些人都只是幕后黑手派过来的棋子,许诺也准备让他们把牢底坐穿。既然是棋子,那就要有着作为棋子的觉悟。许诺没有直接将他们给扔到大海里面去喂鲨鱼就已经是非常善良了。

    “是的老板。”卡希尔本人就是出身于与地下势力有关联的家庭,对于这些事情早就已经摸的门清。接受了大量注资的sc公司拥有着充足的金钱以及人脉关系。他们新近成立的法务部内都是纽约知名的流氓律师。那几个没有背景的印度人这次要倒霉了。

    “老板,还有一件事情。”许诺正准备挂电话的时候,卡希尔几名出声“上次您交代的想要订购飞机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初步考察,现在请老板做决定。”

    “嗯?”想起之前在洛杉矶机场的恶心事情,许诺挑了挑眉梢,饶有兴趣的询问“详细说说看。”

    “是的老板。”已经是成功人士,备受全球瞩目的卡希尔此时宛如一个管家一般向着许诺进行汇报“我以老板您的名义分别向波音还有空客去了咨询。他们也都给出了回复。根据老板您的要求,他们都愿意为您提供拥有远航程的大型远程飞机。”

    实际上一开始的时候卡希尔曾经向许诺推荐过湾流公司和庞巴迪公司的专业私人飞机。这些动辄也能够达到上万公里航程的私人飞机也是各国富豪们的选。更加重要的是其售价并不算高。只是却被许诺否决了。

    许诺的要求不高,先是航程要足够大,至少也要一万两千公里起步。飞机一定要新,必须是全新建造的。性能一定要好,必须是四客机。内部空间一定要足够大,因为许诺并不仅仅是需要一个代步工具,他更加喜欢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空宫殿。

    而能够满足许诺要求的款式可真心不多。在这颗星球上,也就只有空客与波音能够满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