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的喧嚣很快就安静下来,诸多的男男女女们全都面露古怪之色的看向这边。([〔>

    “你别太过分了!”朴正泰感受到了四周那复杂莫名的古怪神色。有嘲弄,有幸灾乐祸,有看热闹,有大感痛快还有其他一些意义莫名的目光。虽然眼神不尽相同,可是传达出来的意义却都差不多,都是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朴正泰有钱长的帅气,最重要的是喜欢在比赛的时候作弊。这种人怎么可能不招人恨?现在看到他要倒霉了,自然是有大群的人在一旁围观准备看好戏。

    “钱都给你了还想怎么样?”感受着四周的目光,朴正泰心头的怒火瞬间腾起“知道我是谁吗?不想在韩国待下去了是吧?”

    原本朴正泰是准备等到事情过去之后才想办法找回场子和那一百万,不是,是两百万美金的。不过许诺咄咄逼人迫使他直接爆威吓“信不信我今天晚上让你回不去市区!?”

    “哦?”许诺点燃香烟,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我还真不信。”

    身为有钱人的好处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几名五大粗,胳膊上面纹着凶悍纹身的壮汉走了出来。看上去就像是准备上前给许诺来个教训。

    许诺当然也有钱,而且还是很有钱的那种。只是他从来都没有聘请过保镖,因为他自己的秘密太多,而且本身已经强大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能够对他造成威胁的程度。所以他从来没有带着保镖。这也是被认为不是富豪的一个原因。现在有钱人家谁出门不得带上几个撑场面的?

    许诺晃了晃脑袋,准备给这群蠢货好好上上课。对付这些人他可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

    不过没等许诺动手,那位公证人却主动站了出来“朴正泰啊,你是想要破坏规矩吗?”

    之前说过的,朴正泰的家里很有势力。哪怕是来头很大的公证人也不愿意去招惹。只是,所有人都看他不顺眼,之前只是没有机会收拾他而已。现在机会来了。

    “咱们在这里玩,玩的就是面子。”公证人的话得到了四周男男女女们的响应“说出来的话,签字画押了就要认。你也在这里玩了这几年,见过谁输了之后反悔的?去年基范跟你比赛输掉了之后不也二话没说就把女朋友给你玩了一个月?你把人家都给玩残了基范说什么了吗?怎么,现在你输了就像不认?把我们这里当作什么了?”

    “李载政,这事跟你没有关系!”恼羞成怒的朴正泰开始飙。

    “跟我没关系?”李载政冷笑一声,抬手晃了晃手的书“我是公证人,你自己亲自在这上面签字的,没有人逼你吧?你把我们这里所有人都当作傻子吗?”

    这个时候朴正泰人缘不好的恶果就显现出来。在这里玩赛车的人大都被朴正泰坑过。对他心怀恨意的人很多,这个时候自然而然的就开始群起而攻之。

    不要以为他们这些人只是说说而已。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富家子弟,他们也有属于自己的圈子。一旦今天的事情没有个解决的说法,那他朴正泰以后就别想在这个圈子里面继续混下去了。出国是他唯一的选择。

    任何国家都差不多,在本国牛叉的人物去了外国就很难继续牛叉起来。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啊。朴正泰不想出国,他还想继续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

    只是,之前的自傲与小聪明得罪了太多的人,而且他那张俊俏的脸蛋也非常为他招黑。在这个时候居然没有一个人愿意帮他说句话。

    几名朴正泰养的手下看到四周气氛不对,急忙悄然躲开。做他们这一行的最为重要的并不是体格,而是眼力见。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四周这些群情汹涌的人是在帮他们。如果他们真的上前去找许诺麻烦,那下场可是非常凄惨的。

    “混蛋!”看着四周群起而攻之的人群,朴正泰的俊脸被气的一片涨红。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羞辱!这一刻,他从未感受过自己居然可以如此的愤怒。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那许诺此刻已经被碎尸万段!

    “谈好了吗?”已经有些不耐烦的许诺皱起眉头“这么点个事情墨迹什么呢?”

    朴正泰感觉自己就快要被气疯了。从来都没有遇上过这种让他愤怒的事情,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对许诺下跪认错的话,他就将成为整个圈子里面的笑柄。只是,不做也不行。

    行有行规,圈子里面也有自己的生存法则。如果还想要继续在这个圈子里面混下去,那他就不能坏了规矩。要不然的话,他就将被踢出这个圈子。相比于下跪,朴正泰不能放弃属于这个圈子的生活。

    在四周数十道灼灼的目光注视下,朴正泰死死攥着拳头,咬着牙,面色涨红的缓步走向许诺。

    来到许诺身旁的时候,朴正泰仰头长舒口气,在这个国家罕见的大眼睛之满是怨毒之色的看向许诺“你会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的,我保证!”

    “哦。”许诺抬手挠了挠头“那就快点吧,我还有事呢。”

    ‘咚!’朴正泰闭上双眼,猛然跪在了地上,头重重的撞在地上,双手放在耳朵旁边大声怒吼“对不起!!!”

    许诺咧了咧嘴角,转头看向一旁的李载政“他是谁家的孩子?”

    许诺的性格有些懒散,主动欺负人这种事情他是不屑去做的。毕竟以他现在所拥有的能力来说,欺负普通人实在是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如果是被人欺负到了头上的话,那他也绝对不会有什么怜悯之心。虽然不喜欢主动欺负弱小,可是他却不是什么大善人。

    朴正泰已经明摆着要报复,而且已经记恨在心。这种情况下许诺如果还当作不知道一笑而过,那他就真的是个傻叉了。

    “嗯?”里载政双目一亮,有些惊讶的看向许诺。

    许诺话里的意思他自然是明白的,虽然看上去很是平凡普通,可是李载政却认为许诺绝对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原本就对朴正泰没有什么好感,而且之前的逼迫也算是得罪了他。现在既然许诺愿意出头,那他自然也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东洋日出集团会长的小儿子。”李载政的话让许诺微微点头。知道是什么人就好办了。

    许诺转身坐回大黄蜂开车离开了。俯身跪在地上的朴正泰根本不敢抬起头,四周那肆无忌惮的嘲笑声响让他感觉自己好似被万道尖针用力刺痛。白净的面皮上几乎就快要滴出血来。

    耳畔听着大黄蜂咆哮的动机轰鸣声响与那我们是冠军的歌曲渐渐消失在了远方,整个身子都在微微颤抖着的朴正泰在自己的心暗自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朴正泰的报复来的很快,他直接就给熟悉的帮会小头目打了电话,让他们去追查许诺的车子好好修理他一顿。然后,顶着无数道耻笑目光离开的朴正泰将自己的手下全都召集起来,对着那些行动失败的手下们就是一通暴揍!

    这些蠢货整天吃他的,花他的,用他的。关键时刻去没有起到作用,当然要好好惩罚一顿才行。

    满头大汗的修理完废物手下之后,心头依旧是满腔怒火的朴正泰带着自己的女伴去了酒店,一通疯狂的泄让他感觉稍稍好过了一些。

    就在他躺在宽大的床上想着一旦等到许诺落入自己的手该如何处置,要对许诺的女朋友怎样怎样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赤果着上身的朴正泰兴奋的去拿手机,他认为这是那些社团成员们打来的电话向他报告有好消息了。然而,这确是他父亲的电话。

    “在哪里呢?现在回家,我在家里等你。”

    朴正泰的父亲声音低沉平静,听不出来有什么别的味道,不过作为儿子朴正泰却能够听出自己父亲那压抑着的愤怒。心震惊之余,却不敢违背自己父母的命令。

    等到他匆忙赶回家的时候,却愕然现自己的几个哥哥姐姐还有父母们都在。之所以说是父母们,那是因为他的父亲有几个侍妾。这在这个国家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不会公开罢了。

    “呼~~~”所有人都站在客厅内,唯有朴正泰的父亲坐在主位上。看到朴正泰进来之后抬手制止了他的行礼,低沉着声音“跪下。”

    朴正泰的身子一抖,不过还是很快就跪在了地上。

    朴正泰的父亲是韩国东洋日出集团的会长,这家公司的规模还可以,也算是比较有政商界的能力。不过此刻,这位会长看了眼平日里备受宠爱的小儿子,微微摇头看向一旁的秘书室长。

    两名保镖上前制住了朴正泰,在他万分惊讶的目光之,一名保镖挥舞起棒球棍狠狠的砸在了他的一条腿上面!

    ‘啊!!!’凄厉的惨叫之后,朴正泰的一条小腿直接变形扭曲起来,整个人瞬间就昏迷了过去。

    四周的家人面上表情各异,朴正泰的母亲直接痛哭出声。不过却没有人敢于出言求情什么的,更加不敢提出什么反对意见。在这个国家的大家长制度下,父亲拥有着绝对的权利。

    “剩下的事情你去处理吧,送他去南美。”朴正泰的父亲看了眼秘书室长,抬手揉了揉额头,起身离开了这里。(。)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