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洋日出集团的规模不小,但是这间公司并不是朴正泰的父亲一个人说了算,公司里面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投资股份。(?  晚上的时候朴正泰的父亲接到一位相熟的大佬的电话。

    对方在电话里面明确告知他,他的小儿子朴正泰惹事情了。

    没有太多的废话。对方表示朴正泰招惹到了很有能力的人,人家已经找好了帮手准备向东洋日出集团下手。帮手都是华尔街的巨头,银行与投资基金什么的。人家表态很明确,调动巨资进入股市就是为了打垮他们公司。而且也别想着找人帮忙什么的。无论是政界还是商界,在华尔街几大巨头联手之下没有谁会来帮他们。

    东洋日出集团的幕后金主是日本的财团。但是日本本身就是美国人豢养的绵羊而已,更别说他们还是韩国的公司了。

    那位大佬向朴正泰的父亲转达了那边的意思,小孩子不听话就要接受惩罚,他需要一个满意的结果。否则的话,那大家就拼钱好了。

    说到钱,卡希尔正在与诸多的华尔街投资公司运作sc生物工程公司上市的事项。以侏罗纪公园的巨大噱头,这家公司上市之后必然会引起狂潮,拥有最大股份的许诺手握着金矿。从华尔街那边得到大笔的资金与支持实在是太过容易。

    之后就有了前面生的事情。形势比人强,事情的原委起因过程什么的都不重要。对于这个圈子里的人来说,谁的钱多,谁的势力大谁就说了算。

    朴正泰先是被送去了医院,然后又被送去了巴西。从那之后这个圈子里的人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实际上之前朴正泰找到那些社团成员们已经找到了许诺的踪迹,毕竟这些地头蛇们想要找一辆车子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有些时候这些人的效率甚至要比警察还高。

    只是,当这些人召集起来人手,拎着球棒等凶器,戴上帽子口罩开车跟着许诺的大黄蜂一路来到别墅的时候,他们全都傻眼了。

    能够住得起这种房子的人哪里是他们能够得罪的?人家随便仍一大笔钱出来就能够追杀他们亡命天涯。这些人立刻闪人,至于朴正泰那里,直接说找不到人就行。

    对于在这个夜晚所生的一切许诺都不在意,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件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忘记的事情。他只是交代给卡希尔去处理,结果如何他都并不会放在心上。

    “姐夫,你开车都这么厉害,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回到别墅之后,郑秀晶很是自然的半躺在沙上,眼睛之满是星星的看向许诺。

    在她的眼,许诺就像是一颗未经雕刻的原钻,每当褪去一些沙砾之后总能够显露出更加炫目的光泽。

    许诺随手将外套递给一旁的管家詹姆斯,吩咐他去准备一些宵夜,特别叮嘱要有芒果。解开衬衫的袖口将袖子卷起来坐到郑秀晶的身旁,抬手揉了揉眉心想了想“好像真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会的。”

    “哼哼。”郑秀晶皱了皱鼻子“真会吹。”

    “”许诺微微一愣,目光古怪的看着郑秀晶,这句话让他突然想到与郑秀晶姐姐在一起的时候某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晃了晃头移开目光“等下吃完宵夜送你回家还是宿舍?”

    “不用你送,我自己回去。”许诺的话音刚落,郑秀晶却突然间板起了脸,气呼呼的拿起自己的手包起身就准备离开。

    “这是怎么了?”许诺有些哭笑不得的伸出手拉住了郑秀晶“我说错什么了吗?”

    郑秀晶原本就没有想离开,被许诺拉住之后象征性的甩了两下没有甩开,郑秀晶也就重新在许诺的身旁坐了下来。只是精致的小脸上依旧带着不满“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吗?”

    “好,知道了。”许诺明白了郑秀晶的意思。笑着紧了紧握住她的手“时间也不早了,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吧。等下吃点宵夜我们去游泳?”

    “嗯。”郑秀晶的脸上顿时多云转晴,露出一抹甜甜的笑意。对于她来说,趁着姐姐不在的这段时间与许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给你准备了芒果。”许诺笑着站起身来,拉着郑秀晶的手向着楼顶走去“还想吃点什么?”

    “你给什么就吃什么。”郑秀晶双手挽住许诺的手臂,娇美的脸上满是笑意。

    ------

    “真是头疼。”穿着休闲的许诺坐在沙上,手拿着平板不断翻动查找礼物。

    因为要去金泰妍的家拜访,肯定是不可能直接空手上门,别的地方不说,东亚这边对于这种第一次正式上门拜访可是看的非常重视。带什么礼物去也是很有讲究。只是,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许诺却很挠头。

    太差了不行,会被人认为是轻视。可是太好的话也不行,会被人认为是在炫耀。总之就是烦躁。

    实际上许诺烦躁的真正原因并不在这里。一旦正式上门拜访也就意味着正式确认了关系。哪怕因为金泰妍的职业不会去大肆宣扬,可是作为她的队友们就极有可能会被通知。

    林允儿会给他帮忙遮掩,然后呢?杰西卡不可能永远留在美国,林允儿也不可能帮着他把所有的事情全都隐瞒下来。哪怕金泰妍只是随口的一说这是我男朋友,那许诺可就

    “算了。”满怀忧虑的许诺甩了甩头“走一步算一步吧。”

    现在的许诺已经陷入了死结之,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处理这种感情纠葛。哪怕是吃了nct-48也找不到合适的解决办法。

    想要让接受了现代教育的独立女性在正常情况下接受后宫这种事情,相比之下还是直接催眠她们比较好。如果戒指愿意给他催眠能力的选项的话,许诺必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

    “准备一下,你该出了。”就在许诺挠头的时候,戒指的声音却突然间在他的脑海之响起。

    “嗯?”许诺微微一愣“现在?”

    自从戒指在变形金刚的世界融合了火种源的能量之后,就开始变的有些古怪。像是现在这样前往任务世界的事情都是突然间提出来,而且很好会给许诺什么准备的时间。当然了,许诺也没有什么好准备的。

    “是。”戒指回应“给你一分钟。”

    许诺很有自知之明,手的能力不足的时候就按照戒指的要求去做就好。争取尊严什么的依靠的都是实力而不是嘴巴。

    就像是许多人在路上遇见没有带绳套的大狗都会被吓的双股颤颤不敢说话,但是在网络上的时候却敢于高喊与美军血战到底。

    或许在他们的心美军还是那些拿着石斧石矛的印第安土著?没有实力却整天耍嘴皮子叫嚣着自己的强大和勇敢,那纯粹是徒惹人笑而已。

    许诺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快出多条短信,然后拿起案几上的水杯狠狠的喝上一大杯的水。长长的舒了口气之后低声开口“出吧。”

    水杯微微颤抖,墙壁上悬挂着的艺术品也在轻轻晃动。一阵空间波动之后,许诺已然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那种半梦半醒之间的感觉逐渐消散,神志重新恢复清明的许诺睁开眼睛看向眼前截然不同的全新世界。

    阳光,蓝天,白云,洁净的沙滩。

    咆哮的大海不断的冲刷着洁净的海滩,几只海龟在不远处悠闲的下蛋。如果不是许诺见到了不远处的海边红木林有两个装扮古典的男女正在进行人类最为原始的律动,那他真的还以为自己现在身处于拉奈岛上风景最为优美的海滩上。

    许诺安静的站在原地等待着戒指交代任务,每次前往任务世界这都是必备的程序了。戒指会对任务世界进行探索,从而为许诺进行安排。

    只是,就在许诺有些无聊的看向远处那对野鸳鸯等待戒指信息的时候,一道古怪的感觉几乎是瞬间就从头到尾像是直接倒冷水一般将他给浇了个透心凉。

    “呕~~~”许诺如遭重击,面色苍白,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直接吐了出来。

    “怎么回事?!”那阵古怪阴冷的感觉转瞬即逝,许诺也重新恢复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之前,刚刚那阵宛如阴风过身般的古怪恐怖感觉让许诺不寒而栗。人类心最大的恐惧就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无知。这种时候,许诺只能是求助于戒指了。

    “世界探索结束。”戒指的声音响起“这个世界有一些拥有强大能量的存在,相比于你们人类来说非常强大。用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神。”

    “神?!”许诺的声音甚至因为震惊而变的有些异样。他虽然拥有强大的能力,但那是相对于人类而言。一旦在任务世界之遇上真正的神灵,那他几乎没有抵抗的能力。

    之前看那边的野鸳鸯的服饰和色,这里应该是西方世界。虽然比起神佛满天飞舞的东方神话世界要安全的多,可是这里的神灵没有一个是善茬。怎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世界来?想到这里,许诺此刻融了戒指的心都有了。

    “作为外来入侵者,刚刚你是被这个世界的意志下了诅咒。”戒指的声音让许诺如醉冰窟。

    “你想害死我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