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诅咒是什么意思?”虽然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弄的有些方寸大乱,不过许诺毕竟是经历过各种危机四伏的世界,他的心态已经非常坚强。  短暂的失神之后很快就回过神来,强行压下心头别样情绪“什么是世界意志?还有这种东西?为什么以前在其它的任务世界之没有遇见过?”

    “这个世界是一个拥有强大能量的世界。”戒指的话音刚落就被许诺打断“哪次任务世界不是这样的?哪个任务世界没有强大的能量?别每次都提这一茬了。”

    许诺心是有些焦躁,正常情况下他是不可能这样对戒指怒的。

    只是这个所谓的诅咒太过吓人,许诺暂时有些无法完全控制住自己。毕竟这东西听名字就感觉很可怕,而且还是什么世界意志给的。许诺没有接受过什么精英教育,没有那种云淡风轻,可以唾面自干的心理素质。现在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

    感受着心那丝若有若无的古怪感觉,许诺已经有些乱了方寸。

    “别那么紧张。”戒指似乎也了解许诺此刻有些焦躁的心情,出言安抚“这个世界与之前的那些不同,这个世界上有一些拥有强大能力的个体存在。他们已经隐约有些能够与世界本源意志有了丝丝联系,他们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了能够触摸到某些层面。所谓的世界本源意志实际上就是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共同的本源。没有思维,没有生命,只是一团纯粹的起源能量。世界的一切都是由这团原始起源能量构成。”

    “你让我一直为你收集的就是这份世界起源能量?”戒指的话没有说完,许诺突然间福临心至的出声询问。

    虽然语气是询问,不过此刻许诺心已经确认了这件事情。除了这种能够构成世界的本源能量之外,许诺想不出还有什么东西是戒指这种能够打破时间晶壁强大存在所需要的。

    这种构成世界的本源能量应该是应该是一种强大到让人难以置信,至少是以许诺现在的知识水平无法理解的存在。

    “你的nct-48还真没有白吃。”戒指的声音微微一顿,没有反驳也没有承认。随即开始转移话题“因为你是强行闯入这个世界的,所以这个世界会本能的对你进行排斥。就像是你如果被针扎了一下肌肉会收紧一样是本能反应。之前的任务世界之因为没有足够强大的存在所以这种排斥会缓慢进行。相对于世界意志来说是缓慢的。不过这次这个世界有着相对于你来说非常强大的单个存在,所以直接在你降临之后就进行了排斥攻击。这是本能的攻击。别担心,只要你不在这个世界上停留太长的时间就没有什么问题。”

    “你怎么不说只要我不去破坏原有的既定轨迹就没有太大的威胁?”许诺咬了咬牙说出了事情的核心问题。

    “难道你不想回家了?”戒指沉声开口“不破坏既定轨迹怎么给我弄能量?没有能量你怎么回家?怎么得到我给的好东西?你忘记了来这里是要做什么的了?有什么地方是不需要付出就能够获得回报请你介绍给我谢谢。现在还有别的问题吗?”

    “好吧。”许诺晃了下脑袋,轻叹口气“现在告诉我是什么任务,还有,这个该死的什么诅咒要怎么解除?”

    “这个世界是一个海盗横行的世界。你只要拿到那88枚被诅咒的阿兹特克金币就可以完成任务。至于诅咒”戒指的话让许诺心一紧“你也是知道的,我本身并没有什么能力能够直接帮助你,所以你想要解除诅咒的话需要自己去做。”

    “自己”许诺很想笑,不过却也知道现在不是笑的时候。解开衬衫的扣子长长的舒了口气,脑海之快旋转起来“海盗的世界,而且还有88枚被诅咒的阿兹特克金币。不用说了,这是加勒比海盗。任务不难,但是诅咒的话该怎么办?”

    “不要太过担心。”戒指的声音再次响起“这个诅咒并不是什么要命的东西,只是让你的运气变坏,比较倒霉而已。如果你想解除的话也不是做不到,不过第一步就是拿到那些被诅咒的金币。这些金币可以作为你解除诅咒的引线,在拿到之后我会告诉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还有接下来?”许诺很是疑惑,不是一次性就解除了?

    “这可是世界本源力量通过这个世界的神邸之手给予你的诅咒。你当那么容易解除?好在那些神并不清楚是什么事情,别担心会招惹到一大群的神来追杀你。”戒指接着解释“刚刚是我失误了,忙着快探索世界直接引起了本源能量的反弹,没有能够及时保护你。不过以后再去任何类似拥有强大单个存在的世界都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第二次招。”

    “那我可真是要谢谢你了啊~~~”

    ------

    许诺离开海滩沿着一条纯粹是用脚走出来的小路向着外面走去。不管怎么说,他要先找到人,知道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才行。

    越过树林,翻过一片崎岖陡峭,怪石林立的小山岭之后,许诺还没有见到人烟。抬手抹了把额头,无奈的许诺取下皮鞋穿着袜子在布满了小碎石的道路上艰难行走。

    他现在已经后悔了,之前在海滩上的时候就应该去找那对野鸳鸯询问才对。

    原本想着既然在那边办事,附近应该就是有人居住才对。可是他都走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早知道就不应该善心不去打扰那对野鸳鸯。现在回去也是那么长的路,而且人也不一定还在,许诺只能是自认倒霉。

    “难道这就是诅咒的力量?”一想到戒指说的自己被诅咒,以后会经常遇上倒霉的事情就让许诺头疼不已。

    好在他越过一片乱石滩之后终于见到了人烟。那是一大片各式各样的密集木质建筑群。看上去就像是贫民窟一样,到处都是凌乱的垃圾与横流的污水,空气之弥漫着让人闻之欲呕的古怪臭味。

    拎着鞋的许诺来到这处看上去就不是那么友好的小镇子上面,这里终于能够见到像样点的路面,许诺也能将鞋子穿上走路。

    此时正是午后时分,镇子上面个各处建筑基本上都关着门窗。地面上散落着许多杂物,像是破烂的衣服和看不出形状肮脏不堪的鞋子什么的。地面上不时可以看到废弃的杂物以及还未干枯的处处血渍。看来这处镇子的治安不太好。

    许诺路过几处肮脏不堪的棚子,冲天的臭味与酒气熏的他简直要晕过去。而这些棚子里面虽然有人不过却全都是一群已经喝的烂醉如泥的酒鬼。那呼噜声打的震天响,许诺可没有办法从这群酒鬼的嘴里打探出什么消息来。

    好在,虽然整个镇子看上去就像是陷入沉睡之一样,不过还是有活人在外面活动的。

    “嘿!”一声呼唤引起了许诺的注意,转头望去,一名看上去就像是南非贫民窟里面出来的年白人向着许诺这边走了过来。声音听上去是西班牙语。

    “这可真是罕见。”那名脸上满是肮脏胡须,到处都是茶褐色或是黑色污垢的年白人脚步踉踉跄跄的晃着来到许诺身旁。手拎着酒壶,浑浊的双目之满是迷离之色的看着身材高大魁梧的许诺“居然有东方人?你是从澳门来的吗?”

    许诺心头一动,用西班牙语询问“你知道澳门?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时代可不是后世的地球村,出了自己出生成长的村庄就算是出远门了。能够知道遥远东方的澳门,而且看他的肩膀还有粗壮的双手以及那黝黑粗糙的皮肤,估计这个醉鬼是一名老水手。打探消息就是要找这种人。

    “这里是什么地方?哈哈哈~~~”白人醉鬼打了个酒嗝大笑起来“你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是怎么来的?难道你是被卖过来的猪仔?这里是龟岛啊。”

    “龟岛?”许诺眯了眯眼睛,脑海之闪电般掠过诸多繁杂的信息。龟岛,又名托尔图加岛,位于加勒比海。托尔图加在西班牙语的意思就是龟岛。据说是这里海龟很多,而且岛屿的形状也像是一只海龟。

    结合眼前的场景,人物以及戒指提供的背景来分析。这里应该就是加勒比海盗之那位强大的海洋女神卡吕普索,现在被束缚为人形的女巫提雅所在的岛屿。在这个世界之,这位或许就是最为能够确认身份的神灵了。

    之前戒指说是借用了神灵的手来对他下的诅咒,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位海之女神。

    许诺心犹豫着是否要去主动找这位女神来帮忙解除诅咒。只是后来一想或许之前的诅咒就是通过这位女神的手下的也说不定。犹豫一番之后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毕竟现在去招惹上这些神级人物很是不明智。

    脑海之思绪飞转,许诺笑了笑看向眼前的酒鬼“那你认识一个叫做杰克斯派洛的船长吗?”(。)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