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杰克斯派洛

 热门推荐:
    “哈哈哈~~~你说杰克那个混蛋,我当然认识他。  ”酒鬼咧嘴露出自己又黑又黄,残缺不全少了一大半,而且满是臭气的大嘴“我可是他的好朋友,我的牙都是因为他才被打掉的。你想见他吗?”

    “当然。”许诺点了点头“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在这个任务世界之,杰克斯派洛船长是真正的故事引导者。对于许诺来说,想要在完全没有头绪的情况下找到那些阿兹特克金币,唯一的线索就是杰克斯派洛。

    至于黑珍珠号,先不说许诺根本不知道其在什么地方,他也无法在大海上追上这艘拥有高航的海盗船。最为重要的是,此时的黑珍珠号上的船员可全都是不死状态。许诺要如何去打败他们获取金币?许诺可不会茅山道术啊。

    “什么意思?”许诺有些意外的看着伸到眼前的一只黝黑肮脏的粗短手掌,有些不理解酒鬼的意思。

    “二十个先令,不给钱谁帮你干活?”此刻的酒鬼一点都没有了醉酒的意思,一脸理所当然的瞪着许诺“给钱就带你去找那个混蛋。”

    “有意思。”许诺眯了眯眼睛,眼角的余光环顾四周。不知道什么时候四周已经围上了一些同样装扮肮脏恶心的难民们,此刻这些人全都目露贪婪之色的看向许诺。

    毕竟像是许诺这样干干净净的人想必身上都带着不菲的财富。一旦许诺真的掏出来二十先令的话,估计这些不会带许诺去见杰克斯派洛,而是要让许诺先见见他们的刀子。

    这可是数百年前的大航海时代。这个时代的财富那可是真正意义上的财富。二十先令那就是一英镑,这可不是一笔小钱了。而且许诺的面相可是东方人,白净的皮肤与得体干净的装扮在这处著名的海盗港内可是非常罕见的东西。

    这个时代的东方还是马可波罗笔下的黄金之地,并没有遇上疯狂的列强攻击。此时的东方在这些冒着生命危险出海开拓新世界人西方人眼依旧是富裕的,神秘的,强大的存在。他们敬畏来自东方的黄种人。尤其是许诺是如此的高大强壮。

    实际上白种人的身材并不是天生基因就是这么好。他们在黑暗世纪的时候就连贵族都经常忍饥挨饿,更别说是普通的穷人了。

    基因再好,伙食跟不上有个屁用,这个时代的白种人普遍身材不高,矮小瘦弱。面对着来自物资极度充足的现代世界的许诺,自然就自惭形秽了。

    这也是为什么在这处没有丝毫法纪可言。用拳头,火枪还有刀剑来决定一切的混乱海港内为什么一开始并没有人主动攻击许诺的原因所在。

    “你干什么?”向着许诺伸手的醉鬼一脸惊讶的看着许诺解开袖口挽起袖子,不自觉的就回手向后准备去拿背后的武器。只是,在许诺的面前他的动作太慢。

    许诺一个箭步跨前来到酒鬼身旁,闪电般出拳狠狠的砸在了酒鬼的腹部。以许诺的出拳度与力量,这一拳实际上足够将酒鬼给打的内脏痉挛昏迷过去。只是许诺还需要他做事,所以仅仅是让他吃点苦头而已。

    饶是如此,酒鬼也被许诺直接放翻在地,口吐白沫翻着白眼浑身打着摆子。

    许诺俯身从酒鬼的背后拿起一柄小巧锐利,刃锋上还带着殷红黑渍的手斧,看都不看的直接甩了出去。

    “咚!”手斧闪电般疾驰而出,重重的砍在了不远处一栋双层房子的木质墙壁上。在手斧的旁边是一个手拿着短剑正准备冲出去的凶徒。机械般转头看了眼就在耳畔墙壁上的手斧,凶徒怪叫一声转身就跑。

    不仅仅是这名凶徒,四周那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人群也都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消失在了许诺的视线范围之内。

    许诺俯下身子蹲在那名被他揍趴下的酒鬼身旁,似笑非笑的出声询问“现在能带我去找杰克斯派洛了吗?”

    从外面来看,白天的时候这处镇子与绝大部分的地区没有什么区别。荒凉,没有生气,都看不到几个活人。

    可是,当走路都颤颤巍巍的酒鬼带着许诺来到一家酒馆,推开门的时候。一股混杂着酒味,臭味,肉味,女人的香粉味道以及其它各种各样稀奇古怪混合在一起的怪味就扑面而来。

    许诺抬手捂了下鼻子,皱起眉头看过去。点着众多蜡烛油灯的酒馆内到处都是喧嚣吵闹,呼喊叫骂以及乱八糟毫无营养的吼叫声响。男人的喊叫与女人的尖叫再加上桌椅板凳酒杯酒瓶在内的混乱声响让许诺感觉仿佛推开了门就进入了另外一处世界。

    “砰!”火花迸射,居然还有人在酒馆里面开了火枪!

    这里,才是这处海盗以及各种失意者,冒险家,逃跑的黑奴,被通缉的罪犯,走私份子以及其它所有身份背景复杂的人所聚集的海盗港应有的样子。混乱,无序,用拳头和刀剑火枪说话。

    许诺走进这间混乱不堪的酒馆之后,现场难得的安静了一番。众多包含各种莫名意味的目光都投向了身为黄种人的许诺。在这加勒比海上见到黄种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对于那些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们,这些出海冒险的海员们的信息辆就要大的多。至少他们都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是这些黄种人的天下。

    只是,这里多年来形成的习惯不会因为突然出现的许诺而改变。虽然不少人的眼神之都闪过警惕的神色,不过这里很快就重新恢复到原有的轨道上去。

    “那边那个醉鬼就是杰克斯派洛。”深入酒馆之,在一处角落里,被许诺揍的脚步虚浮的酒鬼指向不远处趴在一张桌子上,头上戴着角帽,穿着好似丐帮长老一样的衣服,头上扎着众多小辫子的男人。

    许诺眯了眯眼睛。虽然因为趴着无法看清楚脸,不过他的心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人就是整个加勒比海的命运之子,杰克斯派洛船长。

    “滚吧。”许诺的话让一旁满脸畏惧之色的酒鬼如蒙大赦,急忙连滚带爬的逃走。

    许诺缓步来到杰克斯派洛的桌子旁边,目光之神色变幻。

    想要找到阿兹特克的金币,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引线。尤其是他手的那个如你所愿罗盘,拥有这个罗盘就可以找到目标。以此时杰克斯派洛的状态来说,许诺直接上抢几乎没有任何的困难。

    只是,一番利益权衡之后,许诺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

    至于原因到是没有那么复杂。先是黑珍珠号那边暂时无法对付,他无法从巴博萨他们那里得到阿兹特克金币的具体所在位置。而能够指引目标的如你所愿罗盘许诺并不会用,也不知道这个罗盘离开了杰克斯派洛之后还有没有其原有的作用。要知道这个罗盘可是海之女神送给杰克斯派洛父亲的定情信物。

    而且,如果想要抢走如你所愿罗盘,那就要对杰克斯派洛下手。可是杰克斯派洛虽然看起来没有什么强大的力量,但是他可是海之女神卡吕普索的儿子啊。

    虽然海之女神现在被封印起来,但是鬼知道一个神灵究竟能够做到些什么事情?一旦对许诺疯狂报复,许诺可不认为自己能够抗的住一个神灵的怒火。

    这个世界诡异的事情和力量太多,而许诺此时的能力真的是很难对抗。想要尽快完成任务解除诅咒然后回家,他最终还是选择与杰克斯派洛合作。

    “有朋友来了,难道不想请我喝杯酒吗?杰克船长。”以许诺那已经到了入微程度的观察力来说,他一眼就能够看穿杰克斯派洛根本就没有喝醉,虽然好似醉酒一般趴在桌子上但是其一直是清醒的。毕竟这里可是加勒比海上的混乱之地,心这么大的话早就被人弄死扔到海里面去了。

    “我们认识?”杰克斯派洛坐直身子,厚实黑色眼影也遮挡不住那双疑惑的目光“你是邵峰的人?”

    “我不是邵峰的人。”许诺轻笑摇头,目光之闪动着诡异的神色。缓缓俯身靠近杰克斯派洛,低声轻语“我是来帮你的人,帮你夺回黑珍珠号。”

    身为海盗王与海之女神的儿子,杰克斯派洛的智慧毋庸置疑。而且这么多年在大海之打拼,经历过诸多的事件,他的定力已经到了非常沉稳的地步。不过哪怕如此,在听到许诺的话之后,杰克斯派洛还是忍不住的紧了紧拳头。双眼之爆出精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陌生人。

    杰克斯派洛的父亲是海盗王,母亲是海之女神。可是他本人实际上并不是什么做海盗的料。

    因为缺乏能力,杰克斯派洛甚至一度沦为东印度公司的打工仔。在向美洲运送黑奴的时候因为同情心泛滥放走了黑奴(其一人后来加入大西洋海盗团体并且成为领)导致被东印度公司抓捕,左手被烙印了海盗标记关在了土耳其监狱,然后黑珍珠号也被击沉。

    之后还算是忠心的巴博萨从土耳其的监狱里面救出了杰克斯派洛,毕竟巴博萨之前是里海海盗王,土耳其是他的势力范围。杰克斯派洛在逃跑的时候弄到了一张阿兹特克的藏宝图,但是在独自驾驶小船去寻找想要独吞的时候却再次被东印度公司给遇上击沉。

    这种倒霉程度快赶上被诅咒的许诺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