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没人救他了,不过就在快要淹死的时候被飞翔的荷兰人号的船长戴夫琼斯给救了。[[{  琼斯船长甚至帮他打捞黑珍珠号并把黑珍珠号变成海上第一快船。

    不过这一切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代价就是杰克要在十年之后来替琼斯做船长或着在飞翔的荷兰人号上服役一百年。不要以为做舰长是好事,那可是一艘被诅咒之船,无法靠岸的。

    后面的事情就简单了,拥有了级快的黑珍珠号之后,杰克斯派洛成为了加勒比海上让人闻风丧胆的海盗。不过当他再次想要去寻找阿兹特克金币的时候,被巴博萨造反,夺走了他的黑珍珠号以及藏宝图。

    好在巴博萨早在杰克斯派洛父亲时代就是老臣子,心很是害怕杰克斯派洛的父亲知道这件事情会来找他。因此只是将杰克斯派洛给流放到了无人岛上,并没有杀了他。

    然后,杰克斯派洛借助着走私酒的贩子们帮助逃出生天。之后就是一直念念不忘的想要重新夺回属于自己的黑珍珠号。

    只是,单单凭借他自己的力量就是痴人说梦。

    在被阿兹特克的金币诅咒之后,虽然巴博萨等人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可是他们却是拥有了不死之身。再加上度无人能敌的黑珍珠号。想要夺回船谈何容易。转眼间,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直到此刻许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究竟是什么人?”杰克斯派洛的眼睛之闪动着古怪的光芒“你想要什么?”

    “你可以称呼我为许。”许诺伸出手轻轻敲击着面前的桌子“我自然是有着自己的需要,不过没有必要告诉你。现在我只想问问你,你想要夺回黑珍珠号吗?”

    “你能做什么?”杰克斯派洛一脸好奇的看向许诺。

    黑珍珠号在加勒比海上的名声可谓是家喻户晓,他很好好奇眼前的这个来自东方世界的人想要如何来帮自己。光是依靠嘴巴的话可是没有什么用处的。那可是黑珍珠号。

    许诺身子向后靠在了椅子上,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向杰克斯派洛“在谈正事之前,我想杰克船只是否应该先请我喝上一杯酒?”

    杰克斯派洛歪了歪头,伸手掏出了自己的钱袋“酒保!”

    龟岛是一座海岛,想要离开这里那就需要有船才行。然而此时身无分的许诺与囊羞涩的杰克斯派洛同样没有足够的财富离开这座岛屿。海盗们与走私贩们可不是什么好心人,他们是要赚钱的,不给钱就想上船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不过好在这件事情对于杰克斯派洛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凭借着他那张在海盗之绝对英俊的脸蛋以及近乎于完美的口才,杰克斯派洛很是轻松的就从他的女友安娜玛丽亚那里骗走了一艘船。虽然不大,但是已经足够航行。

    实际上杰克斯派洛此时已经对巴博萨他们被阿兹特克金币诅咒的事情非常了解。在暗自庆幸自己没有招的同时,心对于黑珍珠号的渴望已经更加迫切。

    而他之所以被许诺打动,跟随他出海,最为主要的原因就是在于许诺对他说,自己知道最后一枚阿兹特克的金币在什么地方。

    再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这更加吸引人的了。

    生不如死的巴博萨做梦都想着找到最后一枚阿兹特克的金币从而解除诅咒。如果杰克斯派洛能够得到这枚金币的话,那他就极有可能通过交换或者是威胁从巴博萨的手将黑珍珠号夺回来。

    实际上此时的黑珍珠号已经成为了杰克斯派洛的一块心病以及心的执念。他为这艘船付出了太多,甚至已经到了病态追逐的地步。为了能够夺回这艘船,杰克斯派洛愿意付出一切。因为他之前已经付出过一次了。

    这艘并不算大的船在波涛浩渺的大海上晃悠了几天终于来到了英国人手的皇家港。

    虽然在海上的时间不算太长,可是这艘小船却经历了风浪,漏水,缆绳断裂甚至是鲨鱼绕圈等等诸多倒霉事情。许诺甚至怀疑如果自己不是跟着杰克斯派洛这位海神之子在一起的话,会不会直接就被茫茫大海给吞噬?这诅咒可真是威力无穷。

    皇家港,英国人在加勒比地区的重要港口据点。已经换上了一身当地人服饰的许诺与杰克斯派洛来到这里主要的目的就是那位外号鞋带的比尔特纳的儿子,威尔特纳。在老子已经死掉的情况下,作为唯一直系血脉的威尔特纳就是解除阿兹特克金币诅咒的唯一钥匙。

    当然了,许诺也不会忘记那位拥有金币的英伦玫瑰伊丽莎白小姐。她脖子上挂着的那枚金币可是至关重要的道具。

    “鞋带的儿子就在这里?”在海上晃荡了两天之后,常年在海上漂泊的杰克斯派洛一脸的无所谓,而身体素质好的许诺却已经有些面色白。大海的狂暴真是不是没有经历过的人能够想象的,哪怕是许诺也难受了好一会。

    “嗯。”束缓了下身子,许诺看向杰克斯派洛“他就在这里。他小时候认为自己的父亲是在船上做会计,所以从伦敦过来找鞋带。他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不但是海盗,而且已经死了。”

    这个时代的信息传递非常困难,鞋带比尔特纳原本的确是在东印度公司做会计,只是见到惨绝人寰的黑奴贸易之后正义感爆,离开了东印度公司去做了一名海盗。而他的家人却丝毫不知道这件事情。威尔特纳小时候从英国前往加勒比寻找父亲的时候被黑珍珠号偷袭,这才有自己的金币被伊丽莎白拿走的故事生。

    “很好。”杰克斯派洛翘了下自己的兰花指“我们现在去找他吧。”

    许诺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眯了眯眼睛看着杰克斯派洛,片刻之后轻声开口“好。”

    对于杰克斯派洛是个什么样的人,许诺可是知道的非常清楚。

    杰克船长可是海盗,为了利益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现在虽然说双方合作,可是之前根本就不认识的人想要一同分享好处哪有那么容易?以杰克船长此时的性格来说,找到威尔特纳与那枚金币之后他必然会立刻逃跑,根本不可能与许诺进行什么合作。

    当然了,许诺也是在利用他。大家都一样,大哥不说二哥。

    “威尔特纳在铁匠铺,你去找他,等下我们在码头上面汇合。”许诺的话让杰克斯派洛疑窦丛生“你去哪里?”

    “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做,等下你就知道了。”许诺摆了摆手转身离开。他可不会告诉杰克斯派洛金币并不在威尔特纳的手里。

    皇家港的总督府位于一处小山坡下面,绿意盎然,花团锦簇。诸多的仆人们正在花园之忙碌。园丁修剪花木,女仆洗漱衣物做饭。没有人注意到一个矫健的身影很是轻松的就潜入了总督府内。

    两名穿着蓬松裙子的女仆抱着几个大盒子在走廊上前行交谈“这可是伦敦最为流行的款式,斯旺小姐穿上了之后一定非常好看。”

    这两名女仆走过走廊小声交谈,丝毫没有察觉到在她们的头顶上有一个鬼魅般的身影撑在横梁上面盯着她们。

    女仆来到一扇雕刻着精美花纹的房间门前,敲门之后走了进去。而悄无声息落下的许诺笑了笑,迈步向着这间房间走去。不出意外的话,那位伊丽莎白斯旺小姐就在这里。最后一枚阿兹特克金币即将落入他的手。

    鞋带比尔特纳的人品不错,不过他虽然只拿了一块金币而且是做纪念,但是却依旧被诅咒附身。好在金币上的诅咒在附身之后不会再次对其他人进行连锁诅咒。伊丽莎白戴了这么多年也没事。

    “汪!汪!”就在许诺准备进入房间的时候,不远处的走廊尽头突然传来了狗吠的声响。皱眉看过去,一只被铁链拴住的大狗正向着他狂吠。

    “奶奶的腿。”许诺原本想不知不觉潜入伊丽莎白的房间将金币夺走,可惜却在即将入门的时候被一只狗给破坏了,这运气也是有给背的。

    许诺抿了抿嘴,双目之猛然间凶光一闪,浑身上下散出危险的气息顿时就将那只凶悍的大狗给吓到了。夹着尾巴缩回角落里面前爪抱头趴在地上‘呜呜~’作响。

    许诺身上的杀气或许人的感觉不太清晰,因为人类的感知系统在科技达的时代之已经大幅度的退化了。可是这些动物们却能够感受的非常清楚。那可是许诺这些日子以来在任务世界之出生入死,在一次次的杀戮和危机四伏之搏杀出来的冰冷杀意。

    虽然狗被吓回去了,不过之前的吠声已经成功的将卫兵们吸引过来。听着远处传来的密集脚步声响,许诺微微摇头。上前推开了眼前的房门。

    “啊!!!”之前狗叫与卫兵们的脚步声响都没能吓到许诺,可是女人的尖叫声却让他的心一紧。这间装饰华丽的房间内,那位漂亮的英伦玫瑰正在换衣服,眼前白花花一片让许诺忍不住的抬手摸了摸鼻子。

    那两名女仆倒是挺忠心的,见到一个陌生男人冲入总督大人女儿的房间,当即一边大声叫喊着卫兵一边向着许诺冲了过来。

    许诺皱眉挥手,两名女仆当即就被他甩倒在了地上。大步上前向着伊丽莎白走去,他可不是什么矫情的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