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丽莎白斯旺与这个时代绝大部分的女人不同,虽然是大家闺秀却喜欢向往海盗的生活,并且有着不俗的个人能力和勇气。心充满了叛逆与向往自由生活的念头。

    双手抱着长长蓬裙的伊丽莎白看到许诺向着自己走过来,也顾不上自己现在衣衫不整,急忙拿起一旁的金属烛台挥手就向着许诺砸了过去。

    金属制成的叉戟形状的烛台甚至带出了凌厉的破风声响。相比于这个时代的正常女性,这位伊丽莎白小姐可完全没有一丝大家闺秀的样子。

    力量,度,角度都不错。只可惜她遇上了许诺。这种小把戏在许诺的眼就像是幼儿园的孩子在玩耍。许诺猛然伸出手势如闪电般一把就抓住了烛台,并且轻轻松松就将其夺走。

    随手扔掉烛台,许诺目光看向脸上带着慌乱之色的伊丽莎白,嘴角勾起笑意“斯旺小姐,我想要你的一个东西。”

    蓝色的眼睛,性感的嘴唇,迷人的锁骨加上修长白皙的脖颈。伊丽莎白斯旺就像是一朵娇艳的玫瑰花,而且还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或许是许诺的笑容有些古怪,也或许是许诺的现代英语说的没有标准的伦敦腔。天鹅小姐闻言之后面色苍白,猛然撩起大长腿狠狠的踢向了许诺的重要部位。她明显有些误会了许诺话里面的意思,认为许诺是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下起脚来异常凶悍,毫不留情。

    面对着这种程度的攻击,许诺只是笑了笑。双腿微微交错,随即向着间一夹。天鹅小姐那修长白皙的大长腿就被牢牢的夹住。

    身上仅仅穿着贴身小衣,双手抱着一件蓬裙护在胸前,单腿站立,一条腿被许诺夹住的伊丽莎白此刻的形象异常尴尬。看着近在咫尺的东方人面孔,她甚至能够感受到许诺那灼热的呼吸,让她心神大乱。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几名卫兵冲入了大门洞开的房间。然后他们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愣住了。

    斯旺小姐衣衫不整的与一个男人近距离的纠缠在一起,而且姿势还那么的诡异。那条修长白腻的腿还夹在

    看到卫兵冲了进来,伊丽莎白急忙张嘴准备呼喊,却愕然看到面前的男人举起了手,然后握拳一挥。几名卫兵瞬间就像是被卷入了惊涛骇浪之一般踉跄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哦,上帝。”伊丽莎白被吓坏了,这种出常理想象的是让她手足无措,面无血色,双手一软居然把手里的裙子丢掉了。然后,一切的一切都暴露在了许诺的面前。

    “”

    “”

    四目相对,看着眼前的一大片雪白细腻,许诺也是满心的无奈。他虽然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好人,可是却也不屑于去做这种下作的事情。而且,他对金丝猫无爱。

    “咳。”看着面色涨红,双眼之满是绝望之色的伊丽莎白,许诺抬手掩嘴咳嗽一声“抱歉,我只是来拿一件东西而已。而且这个东西原本就不属于你。”

    说完,许诺伸出手从伊丽莎白那宛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上将那枚阿兹特克的诅咒金币取了下来。

    将这枚带着骷髅头的金币拿在手,许诺猛然感觉到一股电流冲过全身,那是一种带着阴冷气息的感觉,让他这个见惯了生死的人都感觉有些心颤。“果然好邪门,难道诅咒这东西都是相通的?还是说,其实际内在使用的能量都是一样?”

    就在许诺目光疑惑的把玩着手的金币,而他身前的伊丽莎白面色涨红羞愤欲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低沉的钟声。一声接着一声,沉闷有规律的钟声。

    “嗯?”许诺惊讶抬头“这么快就报警了?”

    这钟声是警报声,港口内出现了问题的时候才会拉响。许诺一开始以为是自己这里弄出来的事情让守军敲响警钟。可是转念一想这个时代可没有手机,这么短的功夫也不可能让消息传到港口那边的城堡里去。这肯定是出了别的事情。

    想到这里,许诺抬手拍了下额头“这个混蛋。”

    这个时候能弄出事情来的唯有跟着他一起来到这里的杰克斯派洛。这个家伙不知道又弄出来什么事情。

    许诺手一翻就将金币收入了存储空间之,转身离开了斯旺小姐的房间。

    “这个混蛋!!!”原本还以为自己逃不过毒手的伊丽莎白看着消失在门口的许诺,再看看自己完全暴露的果体,脸上的红晕简直就快要滴出血来。这真是前所未有的羞辱!

    相比于没有被侵犯,伊丽莎白反倒是更加愤怒!

    快离开总督府之后,许诺在港口附近见到了被英军士兵们俘虏的杰克斯派洛。

    之前杰克斯派洛去了铁匠铺里面找特纳,原本以为对付个铁匠不过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却压根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铁匠居然剑术精通?!

    杰克斯派洛找到威尔特纳之后直接就提出要看那枚金币,然后被威尔当作傻瓜。嘴巴说不通的时候那就直接上剑。但是结果却让杰克斯派洛无法接受。

    一直认为自己是最棒海盗的杰克斯派洛在与小铁匠的斗剑被击败,然后威尔叫来了港口附近的卫兵。

    这个时代的英**队与后世那种戴着从拿破仑近卫军身上扒下来的熊皮帽子的依仗部队不同,他们是真正的见多识广能打仗。尤其是常年与海盗交手使得这些军人们对于海盗非常熟悉。

    拉开袖口看到杰克斯派洛的纹身以及那个代表着他身份,由东印度公司留下的p字烙印。杰克斯派洛毫无意外的被逮捕了。然而,作为一个极度精明的海盗,杰克斯派洛在被送往监狱的途成功逃脱,并且造成了一场大混乱。

    守卫们敲响了警钟,一阵鸡飞狗跳的追捕之后,杰克斯派洛还是落入了守军的手。然后在被送往监牢里的时候看到了站在路旁的许诺,急忙给许诺打眼色。

    许诺看了眼被铁链拴住的杰克斯派洛,转身离开。

    铁匠铺,卫兵们与海盗离开之后,威尔继续自己打铁的工作,而他的师傅也是将他从海里救上来的恩人依旧在醉生梦死之。在毒品出现之前,酒精就是人类最爱的麻醉剂。生活太痛苦,还是喝醉了好。一醉解千愁嘛。

    ‘咯吱~~~’厚实的有些年岁木门被推开,双手背在身后的许诺一脸悠闲的走进了铁匠铺内。

    “抱歉,今天不做生意。”威尔看到许诺之后上前摆手。

    “我不是来买农具的。”看着眼前的这张俊美的面孔,许诺勾起嘴角笑了笑“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看着眼前的这张东方面孔,威尔一脸的疑惑。突然间,他好似想起了什么,神色大变的看向许诺“你也是海盗?是之前那个家伙的同伙?”

    威尔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之前杰克斯派洛找他的时候也是相同的语气与相同的话语。作为一个普通的小铁匠,陌生人谁会没事跑来找他?

    “我不是海盗。”许诺微微摇头“不过我的确是之前那个笨蛋的同伙。”

    ‘呛啷~~~’清脆的响声,威尔已经拔出了一把剑。

    “我可不是之前那个笨蛋,你不是我的对手。”许诺看着眼前锐利泛动着丝丝寒芒的剑刃,轻笑摇头“不过还是陪你玩玩好了。”

    实际上之前许诺也想过直接给威尔放血,然后带着他的血去找那些阿兹特克的金币。只是他不能确定这种方法是否有效。万一没有效果的话,难道他还要重新再跑回来一趟找威尔不成?为了保险起见,许诺最终决定还是直接带着他本人过去好了。

    虽然只是一个铁匠,不过威尔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等到许诺随意的挑好了一把佩剑之后他才开始起攻击。

    ‘铛铛~~铛铛铛~~~’

    ‘噹火~噹火~~’

    双方出手都非常快,而且异常准确。质地上成的佩剑快交击爆出团团耀眼的火光并且出密集的金属交击声响。

    “不错。”许诺甩了个剑花,对于威尔的剑术很是赞赏。

    难怪之前能够打赢杰克斯派洛,这个帅哥的剑术真心很不错。除了天赋之外,威尔整天除了打铁就是练剑,这个时代可没有酒吧与网络可以消磨时间,威尔将业余时间都用在了练习剑术上面,自然剑术出众。

    只是,威尔的剑术再好也没有用。虽然许诺不会什么剑术,可是他的头脑灵活,目光敏锐,身体协调以及各方面的机能都异常强大。

    刚开始的时候他的剑术就像是一个笨拙的婴儿,可是短暂的交手之后很快就从威尔那里学了**不离十。看的威尔胆战心惊。

    ‘呛!!’毫无意外的,威尔很快就被许诺击飞了佩剑。

    “杀了我吧。”看着横在面前的锐利剑刃,威尔愤怒的瞪着许诺。

    “我不杀你。”许诺轻笑摇头“我要你和我们一起走。”

    “别做梦了!”威尔咬着牙“我是绝对不会加入海盗的。”

    “这可由不得你了。”许诺反手用剑柄将威尔击倒在地,随即用绳索将其捆绑了起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