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眼不远处依旧昏睡于酒乡之的老铁匠,许诺微微摇头。找了块破布堵住特纳的嘴巴就将其仍在了一旁。

    特纳的天赋不错,其打造的这些佩剑全都质地上乘,甚至堪称是工艺品。许诺翻检了一番之后收走了其的几把好剑。之所以在这间铁匠铺内不离开,那是因为许诺在等天黑。

    这里毕竟是海港,而许诺的目标,那些阿兹特克的金币远在不知道具体位置的海岛上面。想要由杰克斯派洛带路过去就必须要有一艘能够进行远航的船只才行。而这种船只不但非常昂贵,而且在这里就算是想买都买不到。

    因此,许诺的计划是等到晚上去把杰克斯派洛救出来,然后抢走度快的英国海军的高战舰拦截者号。

    之后开着这艘船回龟岛招募一批亡命徒去抢劫巴博萨的金币。虽然那些海盗的不死之身让人非常头疼,可是许诺却是知道该如何化解。只要解除了诅咒,那些海盗们在许诺的眼不过是小菜而已。

    外面很快再次传来了警报的钟声,大批警卫们整齐的脚步声也由远至近的向着铁匠铺方向靠近。

    “这次是我的事情了。”许诺笑了笑,看来是自己早总督府里面弄出来的事情传到城堡里了,这些人是在搜捕自己。

    几名卫兵冲入了铁匠铺,环顾一圈之后将昏睡之的老铁匠唤醒“见到陌生人了吗?是一个东方面孔的人,他潜入了总督府攻击了总督的女儿!”

    此时已经从昏迷之醒过来的特纳听到了卫兵的话,猛然间圆睁双眼对许诺怒目而视。

    攻击总督女儿可以理解成很多种意思,一直都爱慕伊丽莎白的威尔现在恨不得生吃了许诺。只可惜现在他不但被堵住了嘴巴,而且还被许诺控制住了脖子,别说高呼求救了,就连动一下都动不了。

    外面的卫兵叮嘱几句现人之后要立刻报告,随即便离开了铁匠铺。而醉眼迷离的老铁匠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徒弟威尔失踪,嘴里嘟囔了几句含糊不清的话语之后找了瓶酒又开始喝上了。

    许诺看了看满眼愤怒的威尔,摇了摇头。

    数个小时之后,天色彻底暗淡下来。许诺拎着威尔借助着夜色的掩护来到了城堡附近。

    这个时代的城堡是多功能的要塞。不但是坚固的防御体系同时也是生活的军营还兼顾着监狱的使命。杰克斯派洛此刻就被关押在城堡的监狱之。

    以许诺的身手,潜入这种没有任何高科技产品的城堡非常简单。将威尔安置在隐蔽的小树林之后,许诺悄然进入了城堡。抓了个卫兵询问出监狱位置之后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吃晚饭了吗?”许诺拍了拍脖子上挂着钥匙的看门狗,抬头看了眼监牢正满脸希冀看向他的杰克斯派洛。

    “他们说要过几天再绞死我。”杰克斯派洛歪了歪脖子“所以我的最后一餐还没能吃到。”

    许诺笑了笑,从看门狗的脖子上拿下钥匙起身准备为杰克斯派洛打开监牢的大门。

    ‘咔嗒咔嗒~~~’然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拧了几下之后,钥匙居然断在了门锁之。

    “居然是假的?”许诺拿起只剩下了一半的钥匙看了看,一脸郁闷。

    想想也是,作为重要的监牢,而且诺林顿将军作为一名正统的指挥官,治军严格,怎么可能会出现重要的监牢无人看护,还放一条狗挂着钥匙在这里看门的搞笑事情?这分明就是刺激那些囚犯的恶作剧而已。

    “怎么会这样?!”旁边监牢之几名罪犯看着许诺手断掉的钥匙全都是满脸绝望之色。他们想尽办法拼命勾引看门狗试图弄来钥匙,可是却没有想到一切居然是个骗局。

    杰克斯派洛伸出兰花指指着许诺,双眼圆瞪,砸吧着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说不出来话。没有钥匙就出不去,出不去岂不是真的就要被绞死在这里?还没有活够的杰克斯派洛可不想这么早就被挂在绳子上风干。

    现实永远都是残酷的。一道铁栅栏,里面的杰克斯派洛心若死灰,绝望的等死。而外面的许诺则可以得到自由,随时都能够离开。人与人之间的命运仅仅是区别在一道栅栏而已。

    “退后。”就在杰克斯派洛咬牙切齿想要表一下自己的愤怒的时候,面色平静的许诺却摆了摆手示意他后退。

    杰克斯派洛一脸的疑惑,不过还是后退了几步。然后,他的双眼猛然圆瞪,直愣愣的看向许诺。

    铁栅栏很是坚固,相对于正常人来说是无能为力的。只是,许诺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

    深吸口气,许诺伸手双手握住铁栅栏,双臂上肌肉凸起,猛然力居然让铁栅栏出‘咯吱~~~’声响。他居然生生的用蛮力将铁栅栏给撑开了!

    还好这个时代的冶炼技术不达,这种生铁铸就的铁栅栏对于许诺来说不算什么。如果他去的是高科技的世界,例如星河战队的话,那他可撑不开先进合金装甲钢。

    “救救我们吧?!求你!!!”

    看到杰克斯派洛一脸欣喜的钻出监牢,旁边牢房内的几名肮脏不堪的囚犯全都疯狂的扑在铁栅栏上拼命的向着许诺挥舞着手臂“我们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

    许诺转头冷冷的看了看这几名满脸希冀之色的囚犯,抬手摸了下鼻子转身离开。

    他可以为了完成任务不择手段。抢劫伊丽莎白,绑架威尔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心理压力。可是,在不相干的情况下他却是依旧维持着自己的道德标准。

    诺林顿虽然古板,但却是一位严厉打击海盗与走私贩的正规军官,能够被关押在这里的人必然是真正犯有罪行。他怎么可能会去解救这种人?

    虽然电影之没有怎么表示出来,可是实际上身为海盗就是海面上的强盗。强盗做什么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这种人,许诺压根就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之前许诺撑开铁栅栏的时候就已经现所有的铆钉都固定的非常牢固。根本就没有轻易撬开的可能。想想也是,之前钥匙都是假的,这种重要的牢房之怎么可能会出现这种搞笑的事情。

    许诺与杰克斯派洛在几名囚犯绝望的叫喊声走出了监牢。可是在即将离开监牢大门的时候,许诺却突然顿住了脚步“糟糕。”

    “什么?”杰克斯派洛疑惑的看向许诺。

    “没什么。”许诺摇了摇头,请叹口气带着杰克斯派洛迈出了监牢的大门。然后,他们就看到了自己面前的小广场上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穿着红白相间军服的军队。

    燃烧着的火把‘噼里啪啦’的冒着火星,将这片不算大的区域映照的一片明亮。数十杆火枪黑洞洞的枪口全都指着许诺与一脸呆滞表情的杰克斯派洛。他们被包了饺子。

    “海盗先生们,欢迎来到皇家港。”穿着整洁的军服,带着假的诺林顿将军微微扬起下巴,一脸傲然的看着许诺与杰克斯派洛“你们将会得到公正的审判。”顿了顿,露出一抹笑意“绞死。”

    在诺林顿的身旁不单单有他的手下副官们,还有下午的时候见过的伊丽莎白小姐与她的总督父亲。而且一旁居然还站在已经被解开了捆绑的威尔特纳。

    “你把我仍在了城堡外面的小树林里,虽然那里基本上没有人会在晚上过去,可是正好有个人去里面撒尿。”威尔解开了许诺的疑惑“我赶到城堡这里报警,士兵们现了被你打昏过去的监牢卫兵,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你。”

    “难道又是那个什么诅咒作了?”许诺抬手揉了揉额头,这可真是有够背的。

    至于伊丽莎白与总督,是因为白天被许诺袭击的事情来找诺林顿商量事情的。他们也是恰好赶上了。

    “你这个罪犯!”总督大人气愤的向着许诺狂喷唾沫“你居然敢,你居然敢对伊丽莎白你这个混蛋。”

    “”

    许诺有些无语,这个总督脑子不正常吧?这个时候真正说清楚也比他这样模模糊糊让人有着无限遐想的要好。

    没看到一旁的士兵们全都满脸八卦之色的看向了他们的诺林顿将军以及满脸绯红的伊丽莎白小姐。而威尔已经是一脸的绝望表情。这女儿不是亲生的吧?

    “把他们抓起来!”诺林顿也被总督给弄的满脸尴尬,急忙命令士兵们上前抓住这两个可恶的海盗。

    “躺下。”许诺转头看向杰克斯派洛,在他满脸错愕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把将他推倒在地。然后整个人就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

    “砰砰砰!!!”昏暗的夜幕之下,单单依靠火把并不能看的非常清楚。当四周的士兵们看到一名海盗倒地,而另外一名海盗不见了之后,有人当即就下意识的扣动了扳机。

    在这种状况之下,有了开第一枪的人,那接下来就是连续不断的爆炒豆的连续射击声响。

    可是等到硝烟散去之后,士兵们才惊恐的看到那名之前消失的海盗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的将军与总督之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