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请大家放下武器。”许诺双手拿着两把锐利的佩剑分别架在诺林顿与总督的脖子上面,面带轻笑的看向四周的英军士兵“如果你们不想自己的指挥官死掉的话。”

    “杀了他!”诺林顿怒吼一声试图反抗。可惜在许诺面前他的动作实在是太慢。

    许诺抬起一脚踢在了诺林顿的腿弯处,将他提倒在地,然后手佩剑平握重重的敲在了诺林顿的后脑勺上。顿时,这位指挥官两眼一翻白就晕了过去。

    “咚!”诺林顿倒下了,一旁的总督也自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是被吓的。也就是许诺的反应快,这才没有让佩剑割裂总督的脖子。

    “现在,去把拦截者号做好出海的准备。”许诺手的佩剑抵在诺林顿与总督的脖子上“请诸位先生们抓紧时间,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先杀掉一个人质。”

    “你这个混蛋!”双手提着裙子的伊丽莎白向着许诺怒吼。今天不但她自己被许诺给抢劫了,现在居然就连她的父亲都落入了许诺的手,此时此刻她心头的怒火可想而知。

    四周的英军们虽然全都将枪口指向了许诺,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该如何才好。皇家港内最顶级的两位指挥官都落入了许诺的手,普通英军都麻爪了。

    此时现场英军的指挥官是诺林顿的副手吉列特,看到许诺手指向自己上司脖颈上的利刃,他没有别的选择。

    “你是怎么做到的?”杰克斯派洛皱着眉头,一脸的不敢置信。

    之前许诺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在了诺林顿身边,这种事情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果说有可能的话,那就是借用了神灵的力量。

    这种人他见过,十多年前他第一次去取阿兹特克金币的时候被东印度公司的船队击沉,快死掉的时候遇见过拥有这种神奇能力的存在,那是一个恐怖的存在。而眼前的许诺,也给了他这种相似的感觉。

    “想想就可以。”许诺笑着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额头。

    他这话的确是没有说错,对于许诺来说,瞬间转移的确只是想一想的事情。

    杰克斯派洛看了看许诺,没有再多嘴询问些什么。身为一个优秀的海盗,他自然是知道有些时候知道的越少越好。

    许诺他们此时身处于码头附近,四周不远处密密麻麻的全都是当地穿着红白相间军服的守军,至少上百杆火枪指着他们。不过许诺与杰克斯派洛却怡然无俱,因为他们的手有人质。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精确瞄准的狙击手一说。以这个时代的火枪射击精度而言,过五十米的话子弹就不知道飞的什么地方去了。

    在码头附近,一艘皇家海军的战舰上人来人往的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这是英军正在为这艘号称加勒比最快的战船拦截者号做着出航的准备。许诺忙活这么一大圈,为的就是能够弄走这艘船。毕竟想要去埋藏有阿兹特克金币的海盗岛,没有能够远航的大船可不行。

    “你不能把人质带走!”英军的动作很快,拦截者号的出航准备很快就顺利完成。而许诺与杰克斯派洛押解着人质准备上船的时候却被伊丽莎白所阻拦“上船之前把人质释放。”

    “美丽的小姐,你喝醉酒了?”许诺眯了眯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位带刺的玫瑰“放掉人质我们还能活着离开这处港口?你是自己的智商欠费还是把别人都当作是傻瓜?”

    智商啥的伊丽莎白不懂,不过傻瓜是个什么意思她却明白。俏脸一白,漂亮的大眼睛恨恨的瞪着许诺“那你也不能全都带着,至少也要释放一个。”

    “嗯,你说的对。”许诺看着被捆成了粽子,嘴里被塞上布条的总督和将军,微微点头“那就把总督还给你们好了。”

    许诺抬手就将总督向着伊丽莎白方向推了过去,在伊丽莎白身旁寸步不离的威尔急忙上前将总督扶住。

    之所以释放总督,那是因为诺林顿是一个性格坚毅的指挥官,如果放的人是诺林顿的话他很有可能会直接下令开炮击沉拦截者号。而那位总督先生,他可没有这个魄力。

    “等一下!”许诺走上踏板准备登船的时候,伊丽莎白再次出声叫停。

    “美丽的小姐,别太过分了啊。”许诺抖了抖手腕,锐利的佩剑在半空之甩出几朵漂亮的剑花。

    “你准备什么时候释放诺林顿将军?”伊丽莎白毫不客气的询问。

    “等到我们安全离开港口的时候。”许诺眯了眯眼睛。

    “不行。”伊丽莎白用力的摇头“你们海盗的承诺不能相信,如果你们上船跑了,再拒绝释放诺林顿将军,那谁能追上拦截者号?”

    “那你有什么建议?”许诺双手环抱,微微扬起下巴看着眼前的少女询问。

    “我们要跟着一起上去,等到拦截者号出港之后我们带着诺林顿将军离开。你看怎么样?”伊丽莎白露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嘿。”许诺双目之闪过一抹精光“那你想上多少人?”

    “二十个!”好似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些急迫,伊丽莎白急忙解释“人手不够的话你们也开不走这么大的船。”

    “不不不。”此时一旁的杰克斯派洛突然晃动着自己的兰花指出面打断了伊丽莎白的话“我可是杰克斯派洛船长,开走这艘船没有任何问题。”

    “你们可以上船。”许诺扬了扬下巴“不过只能是你还有那位威尔特纳先生。等出了海港我就会放走诺林顿将军。”

    顿了顿,不待伊丽莎白继续出声辩解些什么,他就举起了自己手的佩剑放在了诺林顿的脖子上面“否则的话,我不介意现在就杀掉他。”

    “哗啦啦~~~”附近的英军顿时全都举起了手的火枪。虽然这个时代的火枪精度让人捉急,不过这么密集的射击密度还是很有可能把许诺与杰克斯派洛打成蜂窝的。

    “好。”让人感到意外的是,伊丽莎白居然毫无顾虑的就向着踏板走了过去。一旁刚刚逃脱的总督甚至就连拉都没有来得及拉住。

    “伊丽莎白!”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冒险上船,威尔特纳自然也没有丝毫犹豫的就跟着冲了上去。

    而他可不会知道许诺之所以选伊丽莎白为的就是能够将他给钓上钩。只要上了船,想要再下去可就困难了。

    虽然之前说了会遵守诺言,而且许诺也不是什么不守信诺的人。之前他刚刚可是说的很清楚,他说的是等到离开了海港之后就会放走诺林顿将军,可是也仅仅只是放走诺林顿将军而已。

    事情的展就像是许诺所计划的一样。依靠着杰克斯派洛出色的驾驶技术,拦截者号很是顺利的就离开了皇家港。在拦截者号离开了要塞火炮射程之外,许诺履行了自己的诺言释放了诺林顿。

    “你这个骗子!”被阻拦下来的伊丽莎白愤怒的向着许诺大声高喊“你不遵守约定!”

    “请不要侮辱我的名誉。”许诺摆了摆手“我答应过离开皇家港之后就放诺林顿将军离开,现在我遵守了约定放了他,你有什么好抗议的?”

    “可是你扣留了我与威尔!”伊丽莎白的愤怒让许诺都忍不住的向后退了一步,这可真的是带刺的玫瑰花,或许只有威尔特纳那种天生受才能够抗的住这种女人。

    “是的,我扣留了你们。这又如何?”许诺身前来到刚刚被解开了身上绳索的诺林顿将军身旁“这是另外一次行动,与我之前的承诺无关。”

    顿了顿,许诺目光转向依旧保持着冷静的诺林顿将军“将军,你现在可以离开了。”

    相比于喜欢大喊大叫的伊丽莎白,诺林顿倒是冷静沉稳。虽然他也很想带走自己心仪的女人,可是他却知道现在并不是时候,他暂时也没有这个能力“我需要一艘舢板。”

    “不好意思。”许诺轻笑摇头,目光看向皇家港方向,那边的英国海军舰队都已经倾巢出动,巨大的无畏号已经拉起了满帆正在疯狂追击“这艘船已经被我征用了,船上的所有物品现在都属于我。所以,还请将军自己离开了。”

    没等诺林顿说些什么的时候,许诺就在一旁伊丽莎白与威尔震惊的目光单手将诺林顿将军从船舷旁边给仍进了大海之。

    “干得好!”正在操船的杰克斯派洛向着许诺伸出了大拇指。而伊丽莎白与威尔则是满脸呆滞之色。

    虽然被扔进了海里,不过身为海军准将的诺林顿水性非常不错,而且后面的英国海军舰队正在全赶来,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拯救上船。

    无论是杰克斯派洛还是伊丽莎白都没有注意到,许诺在将诺林顿扔进海里之前非常隐蔽和快的在他的耳畔低声说了一句“龟岛。”

    “好了,诸位。我们现在出。”许诺看着一脸爱慕之色看向伊丽莎白的威尔特纳,笑了笑。

    之所以要强行扣留伊丽莎白,为的就是能够让威尔特纳死心塌地的跟着走,而不是闹着逃跑甚至是想要自杀什么的。有了伊丽莎白在,那威尔特纳就能乖乖的一路跟着去到海盗的巢穴之。

    同样的,给诺林顿留下信息为的也是在关键时刻借用一下皇家海军的力量。

    当自己的能力不足以完全做到的时候,适当的借力是智慧的体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