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天,白云,沙滩,碧水。

    如果不看人的话,这里绝对是一处人间天堂般的存在,放在后世那是无数整天被繁重工作和生活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的人们最为喜爱的度假圣地。

    哪怕是许诺此刻也悠闲自得的坐在码头上的木桩上,看着脚下那湛蓝至极的清澈海水,眯着眼睛感受着眼前的绝美景色以及那略带咸味的海风。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好似又回到了拉奈岛上,与杰西卡在一起共渡美好生活的那段时间。

    只是,当杰克斯派洛带着一队人马来到码头之后,原本的一切美好就像是被打碎的镜子一样化为乌有。

    许诺真心是要佩服杰克船长。哪怕是在这片混乱之地上,想要找出这么一队极品的船员也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看看都有些什么人吧。独眼龙,喂鹦鹉的哑巴,像是猴子一样瘦小的矮子,头胡子全都白了的老头,逃亡的黑奴,瘸子甚至还有女人。

    许诺很是为杰克斯派洛选人的眼光而感到敬佩,龟岛上的冒险者们数量并不少,可是他却偏偏挑选了这么一队极品出来。

    “这些人不是我挑的。”面对着许诺那疑惑之夹杂着鄙夷的目光,身为船长的杰克斯派洛低声解释“这些人都是吉伯斯找来的,我都不认识。”

    “算了。”许诺转头看了眼不远处的伊丽莎白与威尔“招够水手去开船就行,也没指望这些人能去对抗黑珍珠号上的那些不死亡魂。”

    这个时代有着属于自己时代的特色,一旦真的被招募加入船队,那就是船队的成员。除非被赶出去,或者是动叛乱,否则的话在期满之前是绝对要服从船长命令的。

    因此,哪怕是再落魄的冒险者在选择船只的时候也会非常慎重。来历不明,或者是很明显能力不行而且没有名声的船只想要招募船员都非常困难。

    而这些人之所以被找过来,那是因为吉伯斯用黑珍珠号这十年来打劫的诸多宝藏作为诱饵。

    十年的时间之,巴博萨带着黑珍珠号东征西讨,到处劫掠杀戮,抢走了海量的宝藏。当杰克斯派洛找到吉伯斯让他去招募人手的时候,吉伯斯就抛出了这个诱饵。

    只是,财富虽好,但是却要有命去花才行。

    这十年来,黑珍珠号的赫赫凶名或许在别的地方传播的一般,甚至被当成了神话故事。但是在冒险者的圈子,在海盗的圈子里面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家喻户晓。黑珍珠号的强大与残暴几乎让所有的人都为之望而却步。从来没有谁能够在黑珍珠号的攻击之下逃出生天。

    之前也不是没有人打过黑珍珠号与那些宝藏的秘密主意。只是,无论去了多少人和船,无论是多么名声显赫,人多势众。所有去找黑珍珠号麻烦的没有一个回来。这种情况下,吉伯斯能够招揽到这么一队有胆量敢于上船的人已经算是不错了。

    有些时候,有总比没有强。

    很快,杰克斯派洛就跑过去对那一队的极品船员们进行战前鼓动,许下了要和所有人分享宝藏的承诺。而与此同时,一阵香风袭来,伊丽莎白与她的贴身护法威尔则是来到许诺身旁,面带嘲讽之色“难道你认为凭借这些残疾人就能够与皇家海军对抗?这些人或许就连帆都升不起来。”

    许诺转头看向身旁娇艳的英伦玫瑰,笑了笑“能够在这座岛上活到现在的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没点能力的人在这座海盗之岛上早就被人连皮带骨头的给吞掉了。这些人别说升帆了,我估计他们操舵都没有问题。”

    在船上,操舵是最为重要的职业。一般只有船长与大副才能够去操舵。

    目光变幻,看着一脸不信神色的伊丽莎白。许诺笑眯眯的开口“再说了,我也没想过让他们去参加战斗,只要能够将船开好就行。”

    杰克斯派洛的口才的确是很好,或者说,他的确是很能忽悠。在许下了诸多看上去就无法实现的承诺之后,这一队船员们全都被调动起来了自己的积极性,顺利的加入了拦截者号。顺便说一句,在登岸之后杰克斯派洛一直自称是拦截者号的船长,而许诺对此却是不置可否。

    许诺在任务世界之只是过客而已,对于这些都并不在意。毕竟,他本人的确是没有成为一艘风帆船船长的能力与兴趣。

    “快看!远处海面上现英国海军战舰!”全新招募的船员们上船之后,拦截者号很快就被开出了港湾,在杰克斯派洛的指路之下向着黑珍珠号藏身的岛屿驶去。不过这艘船并没有开出多远,瞭望的水手就已经大声惊呼起来。

    “来的还挺快。”许诺低声嘀咕一句,随后站到了船舷旁边。

    来的的确是巨大的无畏号战舰以及整个舰队。无畏号或许就是整个加勒比海上最为强大的一艘战舰了。作为本地区英国海军的旗舰,无畏号击沉了众多的海盗与走私商贩的船只,这也是诺林顿为什么能够在这么些年的时间内从一名上尉晋升到了准将的主要原因。

    不过,无畏号虽然强大无比,可是其度却较慢。别的不说,至少是追不上黑珍珠号与拦截者号。

    “全前进!”杰克斯派洛作为一名船长对于船只性能还是非常了解的。他知道巨大的无畏号在度上面是无法和拦截者号相提并论的。因此,他对于无畏号的追击并不在意。

    果然,虽然无畏号已经升起了满帆,但是却在拦截者号的身后越行越远,最终在太阳落入海面之前只剩下了一个小点。

    是夜,海面上狂风大作,雷雨交加。奔腾的海浪几乎掀起了近十米高的巨大浪头。猛烈的巨浪不断的将拦截者号当作玩具一般在风雨之肆意摇晃,甚至有些时候半个船身都会被雪白的巨浪所吞没。

    “早知道会这样了。”躲在船舱内的许诺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水手们疯狂的与巨浪波及,心忍不住的暗骂“这个该死的诅咒。”

    自从来到这个任务世界的第一时间被诅咒之后,许诺就感觉自己行事的时候经常会遇上一些倒霉的事情来。在总督府,在要塞,在这里都是如此。哪怕是在这片以狂暴著称的海域内,也很少会遇上这种程度的狂暴风浪。

    “真是难以相信。”与许诺同样身处于能够遮风挡雨的舱内的还有伊丽莎白“就连威尔都知道出去帮忙,你却在这里和我一个女人一起躲避风浪。你真的是一个勇敢的海盗吗?”

    “勇敢这个品质我完全承认。”许诺单手抓住扶手固定住自己在风浪之随船摇晃的身躯,目光看向已经面色苍白的伊丽莎白“不过从完全意义上来说我并不是海盗。而且,不是我不愿意出去,而是我根本不知道出去能够做什么。我从来没有在帆船上工作过。”

    实际上许诺是在矫情而已。以他的头脑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而他的身体素质在这个时候会起到巨大的作用。而他之所以不愿意出去纯粹是想要偷懒而已。

    这番话伊丽莎白当然不会相信。强忍着身体不断晃动带来的眩晕欲呕的难受感觉,念念不忘的继续出言讽刺许诺“你没在帆船上工作过?上帝啊,你难道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吗?还是说,你其实是从新加波游泳游到加勒比来的?”

    “伊丽莎白小姐。”许诺扬了扬下巴,目光之闪过古怪的神色“你为什么一直针对我?之前在皇家港的时候你原本不需要主动出头的,却自己跑出来让我省事。你究竟是抱有什么样的目的?让我想一想”

    许诺抬手捏了捏下巴,片刻之后目光之闪过玩味之色“难道你是因为之前我在你的房间里面看到了你的果体所以愤怒的想要报仇?又或者说,是我在看到了你的果体之后却并没有做任何事情,而是就此离开让你的自尊心感觉受到了伤害,因此想要报仇?”

    “你这个混蛋!”伊丽莎白原本苍白的脸上猛然间腾起大片红晕,就像是醉酒了一样。

    看着一脸古怪表情看向自己的许诺,心羞愤的伊丽莎白猛然防开自己之前死死抓住用来抵抗狂暴海浪晃动的扶手,向着许诺冲了过来“我要杀了你!”

    作为总督的女儿,上流社会的大家闺秀。伊丽莎白算是比较另类的。她的身手不错,甚至还会一些剑术。可是实际程度也就是这样了。而且此时正是海浪汹涌翻腾,船只摇摆晃动的时候,以伊丽莎白的脚步毫无意外的就在半路上摔倒。

    这个时代的帆船实际上内部空间非常狭小,而且拦截者号也不是什么大船。这处舱室内的空间并不算大。羞愤之的伊丽莎白向着许诺扑过去,却在半路因为船只摇晃而摔倒。因为距离近,直接就摔向了许诺的身上。

    这种时候许诺自然是来者不拒。虽然对这朵英伦玫瑰没有什么兴趣,或者是说他对于所有的金丝猫都没有什么兴趣。许诺下意识的伸手,然后就将摔倒的伊丽莎白抱了个满怀。

    然后,在这个时候,舱室的门被猛然推开。满头满脸满身都是海水的威尔特纳跌跌撞撞的冲了进来。然后就看到了眼前这让他心碎的一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