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成就不应该止于海盗。”雨过天晴,狂暴的风雨之后就是灿烂的晴天。阳光明媚的加勒比海上碧波荡漾,海水清澈。清风拂过脸庞给人一种异常清爽,舒服的感觉。丝毫没有之前狂风骤雨来袭之时那种几乎毁天灭地,黑暗即将吞噬大地的地狱般场景。

    回头看了眼坐在甲板上,双目之几乎都要喷出火来死死盯着许诺的威尔特纳,一脸怪异表情的杰克斯派洛看着身旁的许诺,微微侧身靠近许诺,低声耳语“那可是总督的女儿。”

    “我知道。”许诺瞪了他一眼“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还抱在一起?”杰克斯派洛一脸的调侃之色“等到我们拿到了宝藏,你就可以成为一位大富翁,到时候就可以与总督的女儿在一起了。”

    “或许你是对的。”许诺微微眯起眼睛,目光之神色变幻的看着一脸轻松的杰克斯派洛,片刻之后缓缓点头。

    杰克斯派洛或许是一个心存善念的海盗,可是他的本质依旧是海盗。只为自己考虑是海盗的特性,为了利益出卖一切,选择背叛对于海盗们来说也是一件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而杰克斯派洛曾经被自己的手下背叛的事情也让他为自己所坚持的海盗法典动摇。

    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就是萍水相逢,然后为了共同的利益走到一起的许诺与杰克斯派洛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牢固的合作基础?他们原本就不过是互相利用而已。

    杰克斯派洛的意思许诺明白,他或许压根就没有和任何人分享这笔巨大财富的意思。只是,许诺的念想本就不在那些宝藏上,对于杰克斯派洛的小心思并没有拆穿的意思。

    “那边就是你曾经被流放过的岛屿?”没过多久,拦截者号远远的驶过一处风光秀丽的小岛。许诺看着远处那座岛屿好似在思索着什么。

    “是的。”杰克斯派洛的眼神黯淡下来“我曾经在那里待过几天,没有水也没有食物。后来我在海水之抓了几只海龟”

    “然后用海龟做成了筏子离开了小岛,而扎紧筏子用的绳子是用你的头编成的。对不对?”许诺接下来的话让杰克斯派洛张了张嘴愣在了那里,随即才点头应声“是的。”

    许诺勾起嘴角上前一步,压低声音“可是我怎么听说你是在岛上现了贩运走私酒的贩子们留下的酒窖?在海滩上喝了天的酒水之后被酒贩子们给救走了?”

    “你是听谁说的?”杰克斯派洛满脸惊讶的看着许诺,这件事情可是他的秘密之一,被他当作素材吹嘘了很久,许诺是如何知道的?

    “看来是真的了。”许诺笑了笑“这座岛的风景不错,而且四周附近的海面上好像就只有这一座岛屿。如果我们在岛上放把火的话,你说诺林顿将军的舰队会不会看到?”

    “你想把英国人带过来?”杰克斯派洛的反应很快,当即就明白了许诺的想法“你想让英国人去和黑珍珠号火拼?”

    “难道你认为凭借这些人就能够从巴博萨那群拥有不死之身的家伙们手抢到宝藏?”许诺看了眼甲板上拼命干活的那票极品们船员们,微微摇头“他们或许能够抗的动宝藏,但是绝对打不过那些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物。所以我们需要帮手。”

    “这就是你要扣留那位总督小姐的原因?”很明显,杰克斯派洛的智商很高“那位诺林顿将军为了这位伊丽莎白小姐会把整个舰队都给开出来的。只要能把他们吸引到黑珍珠号附近就能够带起他们之间的拼死绝杀。到时候我们就有机会了。”

    “我想,我们现在可以在暂时停船了。”许诺扬起下巴看着远处的那座美丽岛屿“我们应该给正在附近苦苦追寻我们的英国舰队信号。”

    ------

    晴空万里,白云卷卷。

    在这片辽阔的海域上,几艘英国海军的战舰正在漫无目的的晃荡,苦苦追寻着自己的目标。

    与电影之只有无畏号与拦截者号不同,现实之的英国舰队是一支真正的舰队,以无畏号为核心组成的这支舰队足足有大大小小五艘船只,各艘船上都拥有大量的水兵。

    “长官!”位于高高桅杆顶端的了望哨上的哨兵出了警报“远处现烟柱!”

    重新恢复过来的诺林顿此刻已经看不到之前狼狈落水的落魄样子。接到了望哨的报告之后,诺林顿当即举起了自己手的望远镜。

    远处一座小岛上面正在腾起大团大团的烟柱,粗略看过去那团烟柱至少也有数百英尺高。

    “舰队过去!”诺林顿收起手的望远镜“那里一定有人在!”

    诺林顿说的不错,那边不但是有人在,而且还有船在。当英国舰队向着小岛进的时候意外的在小岛外围现了那艘他们苦苦追寻的拦截者号。

    然而实际上许诺他们在岛上放火之后就一直开着船在小岛附近的海域晃悠,为的就是等诺林顿他们到来。在现英国舰队已经上钩之后,那艘从英国人手抢走的拦截者号当即满帆逃跑。

    “长官,他们好像在故意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吉列特看着远处升帆之后开始逐渐加远离的拦截者号一脸的疑惑表情“他们想要做什么?”

    “终究不过是想要利用我们而已。”诺林顿当然也能够看出来,之前许诺在他耳畔说出龟岛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些海盗们想要做些什么。只是,伊丽莎白在那些海盗们的手,他哪怕明知道这必然是一处全套也只能继续钻进去。

    不过诺林顿对自己的强大舰队充满了信心,他深信以自己舰队的强大,无论面临什么样的危险都可以轻松应对。而他此时唯一畏惧的只是许诺那神出鬼没般的诡异能力。对于这种出常识的事情他暂时还没有很好的解决办法。

    只是,他之前已经下达了命令,一旦自己再次面临挟持的话,立刻由吉列特接替指挥权同时向他起攻击。

    身为一名船长,杰克斯派洛的能力非常不错。他操纵着拦截者号顺利的通过了沉船墓地,向着黑珍珠号藏身的岛屿靠近。

    黑珍珠号藏身的地点非常隐秘,在一处怪石林立,波涛汹涌,不为世人所知的陌生海域的荒岛上。而这座荒岛就是传说之的死亡之岛。

    这处面积很大的岛屿上有着退潮之后就能够显露出来的洞穴直接通往内部,通过小船就能够进入其。而黑珍珠号这十年来劫掠的各种宝藏都被隐藏在了这处洞穴之。

    杰克斯派洛可是有着如你所愿罗盘的。在大海之可没有什么地方的海之女神所不知道的。拥有着女神送出来的罗盘,杰克斯派洛很是轻松的就带着拦截者号通过了死亡之岛外围的沉船目的,向着岛屿岸边靠近。而在他们的身后,一整个皇家海军舰队正在快接近。

    “差不多是时候了。”看着远处在迷雾之若影若现的荒滩怪石以及高耸的岛上山峰,许诺转身来到甲板上“所有人注意。伊丽莎白小姐与威尔特纳先生准备好跟着我们去岛上。其他人在附近躲起来等待通知。”

    带上威尔特纳是因为想要解除诅咒必须要有他的鲜血才行。而带上伊丽莎白则是因为威尔会老老实实的留在她的身边,而后面的诺林顿也会为了这个女人而不惜与黑珍珠号激烈交战。许诺需要的就是诺林顿为他吸引火力。

    虽然不会畏惧那些拥有不死之身的海盗,可是毕竟这种无法杀死的怪物很是让人头疼。

    许诺可无法保证自己能够在数十上百个这种怪物的眼皮子底下将那些阿兹特克金币全都抢走。有了诺林顿去吸引一部分火力和注意力绝度是一件好事。

    这处岛屿附近的天气非常古怪,浓雾弥漫,湿气很大。甚至数百米之外就只能够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拦截者号悄然躲入浓雾之,跟随着拦截者号从沉船墓地之冲过来的英国舰队面对着这种情况有些局促不前。

    就像是东方的兵书上都有说过逢林莫入一样,对于海军舰队来说,遇上古怪没有能见度的天气也要加倍小心才行。尤其是现在这种浓雾弥漫,而且有敌方舰队隐身在大雾之的时候。

    “看来这里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诺林顿收起了自己望远镜,在这种气象条件下望远镜没有任何的作用“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拉出作战线前进!注意礁石!”

    “长官。”一旁的吉列特忧心忡忡的出言劝告“现在敌我情况不明,而且这种天气实在是太过危险了。”

    实际上吉列特心想说的是,将军你可不能因为一个女人就把整个舰队都置于危险之。毕竟伊丽莎白小姐有可能成为你的妻子,但是却不是我们的啊。

    这片冰冷寂静的海域之迷雾深锁,能见度极低。除了远处的海岛山峰隐约闪现之外什么都看不到。在这种鬼地方哪怕是强大的英国海军在面对着未知风险的时候先也应该是出去等待天气好转才是。

    哪怕是职业军人在面对这种环境之下也会心生畏惧。而且,许多人都将这次的行动归结于诺林顿将军的私人行动。他是为了救回自己可能的未婚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