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仅是为了伊丽莎白。√★网”诺林顿能够在这个年代做到将军的位置上,个人能力那是毋庸置疑的。要知道在这个贵族横行的时代,普通人没有强的实力想要出头几乎就是不可能“我们的拦截者号度太快,一旦彻底成为海盗们的战舰,那加勒比海上就没有人能够追上他们。所以我们必须击沉这艘船。而且。”

    诺林顿将目光转向前方的浓雾之,声音逐渐沉重起来“既然他们把我们引来了这里,绝对不可能是为了和我们作战,这里必然有着非常强大的存在。无论是什么,不接受国王陛下统治的统统都要被摧毁!”

    然而,让诺林顿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遇上的对手并不是拦截者号,而是一艘堪称是整个加勒比世界航最快,由一群拥有不死之身海盗驾驶的传奇海盗船,黑珍珠号。

    “炮击!!!”当英国舰队在浓雾之向着那座古怪的无名海岛前进的时候,在弥漫的大雾之突然间闪烁出一连串的橘红色光点。手拿着望远镜仔细观察四周环境的诺林顿猛然间厉声高呼将整个舰队带入作战之。

    “轰轰轰!!!”密集的炮弹带着强劲的威势与死亡的问候呼啸而来。

    黑珍珠号的炮击精准而又密集,身躯异常高大的无畏号当其冲,被接连命多炮弹。这个时代使用的实心炮弹虽然没有科技时代的穿甲弹那种毁灭性的威力,可是这个时代主流的风帆船都是木质结构,完全没有装甲可言。在实心弹的面前,根本没有阻挡的能力。

    木屑飞射,血肉横飞。

    再坚固的船被这种炮弹击的部位基本上就是被砸出一个大窟窿的下场。如果有人在附近的话,那必然是下场凄惨。没有人的身体能够抵抗这种高飞行的大铁球,这是妥妥的碰着就死,挨上了就亡。堪比大圣的金箍棒。

    仅仅只是一轮轰击,身躯巨大的无畏号就被打出了多处窟窿,众多的水兵们凄惨嚎叫,被擦拭的异常光洁的甲板上殷红的鲜血肆意流淌,战舰宛如人间地狱。

    “开火!”从甲板上爬起来的诺林顿厉声怒吼“还击!”

    对于处在高度戒备之的职业士兵们来说,之前黑珍珠号上开火时候爆出的橘红色火焰就是最好的指示信号。几艘英国海军战舰立刻就拉开阵势进行反击。大团的硝烟与火光之,众多的炮弹也向着远方浓雾之飞去。

    “很好。”坐在小艇上的许诺看着远方迷雾之不断闪烁的光火,耳畔听着远方宛如雷鸣般的低沉炮击声响,微微点头。

    “你故意把诺林顿他们引过来就是为了让他们和这里的海盗作战?”同船的伊丽莎白双手拎着自己的长裙,忧心忡忡的看向远方的炮火战场。

    “嗯。”许诺点了点头“之所以要一路上带着你,就是为了让诺林顿将军不会轻易放弃。如果他的舰队不来为我减轻压力,我想要进入这处藏宝洞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真是一个混蛋。”伊丽莎白气愤的看向许诺。

    “或许是吧。”许诺轻笑摇头,将目光转向不远处的涵洞“至少我现在不是拯救世界的英雄。”

    黑珍珠号上的船员们虽然活的生不如死,可是他们也不可能整天都待在海岛上面守着不能用的宝藏过日子。大部分的时候这些海盗们都会驾驶着黑珍珠号四处出击去各地劫掠宝物,期待着什么时候解除了诅咒就可以过上美好的富豪生活。

    很不凑巧的是,许诺他们这次过来的时候,黑珍珠号刚刚打劫归来,正好就在海岛附近。而且,虽然大部分的人都在船上,可是在存放着众多宝藏的山洞内常年都会有足够的卫兵与守护力量。毕竟除了那些劫掠来的宝藏之外,这处山洞内还有着对于这些不死海盗们来说至关重要,用来解除诅咒的阿兹特克金币。

    许诺他们的小艇刚刚进入涵洞就被守卫现,这些被诅咒的海盗之间都有着莫名的联系,一瞬间之后远在黑珍珠号上的巴博萨等人就已经知道了有人潜入了藏宝洞。

    无论是劫掠来的财富还是至关重要的阿兹特克金币对于这些海盗们来说都是比性命还要重要的东西。正在不断变化位置与英国舰队对轰的黑珍珠号当即急转弯,向着涵洞方向快驶去。

    “啊~~~”一名浑身肮脏不堪的海盗试图从一旁隐蔽角落跳出来偷袭许诺他们的小船,只是却早早的就被许诺现了其行踪。随手抽出一把锐利的佩剑用力的甩了出去。带着破风声响的佩剑转瞬之间就狠狠的穿透了海盗的胸膛,穿透其脊椎骨将其牢牢的钉死在了身后的岩壁上。

    许诺的力量非常大,佩剑几乎直接就没入到柄。虽然海盗拥有不死之身,浑身都是骷髅架子根本就不害怕死亡。可是在被透过骨头钉在了墙壁上之后,这么海盗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将自己从佩剑之挣脱出来。

    就算是被诅咒了,拥有不死之身了。可是他们依旧还是凡人的力量。想要依靠凡人的力量去弄断自己的骨头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你!”许诺站起身来,伸出手指向一旁满脸紧张之色的威尔特纳“保护你喜欢的姑娘。”

    感受到伊丽莎白的目光,威尔的俊脸微微一红。不过他还是起身挡在了伊丽莎白的身前。

    许诺歪了歪头,从存储空间里面拿出一把佩剑递给威尔“捂住她的眼睛,接下来的事情不适合女人观看。”

    “这可真是有够神奇的。”这句话是杰克斯派洛与威尔同时说出来的。

    杰克斯派洛惊讶的是许诺那能够凭空弄出东西的神奇能力,而威尔在惊叹这种神奇能力的同时还惊讶的看着自己手的佩剑“这是我打造的剑?!”

    “是。”许诺手握着一把佩剑,随意的在半空之抖出几朵剑花“之前在你的铁匠铺里面顺来暂时借用,等下事情结束之后全都还给你。”

    “如果是杀海盗的话。”威尔紧了紧自己手的佩剑“可以送给你。”

    这座死亡之岛实际上是一处死火山岛,岛上非常荒凉,几乎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痕迹。到处都是坚硬的岩石,也就是海水之有些苔藓之类的存在。山洞外面非常高大宽敞,入口处目测至少也有十米左右的高度。

    山洞从外向内逐渐收窄,杰克斯派洛划动着小船沿着水道一路前行。在船下清澈的水不时就能够看到一枚枚金光闪闪的金币。金光闪耀,让人为之目眩。

    半路上不断有零星的海盗试图对他们进行攻击,不过每一次的攻击都被许诺化解。深知这些海盗都是不死之身的许诺处理的方法很简单,就是直接用佩剑当成大号的图钉来使用,直接将这些海盗们给钉在坚硬的岩石上。

    终于,在经过二十多分钟的前行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海盗们收藏自己宝藏的核心地点。

    在四周墙壁上悬挂的火把映照下,堆成了小山一样的各种金光闪闪的财宝,有来自各国的金币,各种各样的金银器具,来自东方世界的丝绸以及其它各种各样价值连城的贵重物品到处都是。

    而在所有宝藏正那一堆巨大的金币山上面,是一座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巨大石质箱子。

    许诺的手轻轻抖了一下。在靠近这个巨大箱子的时候,被许诺收藏在存储空间之的那枚阿兹特克金币好似与箱子内有了某种莫名的联系,居然能够穿透空间的阻隔有了一丝的共振。这可是许诺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事情。

    ‘哈哈哈~~~’杰克斯派洛扔掉了手的船桨,直接翻身跳入一旁的水,大笑着向着宝藏堆跑了过去。

    黑珍珠号上的海盗们十年来劫掠的财富是任何人都会为之而疯狂的存在。而那些阿兹特克的金币则是海盗们的命门。杰克斯派洛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即将夺回黑珍珠号的美好前景。

    ‘当啷啷~~~’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十多名海盗从两侧的山洞之涌了出来。每个人的手都拿着刀枪与火器,这些是负责看守财宝的海盗。

    “我们可以谈判!”杰克斯派洛高举双手大声呼喊“我有你们需要的最后一枚金币以及鞋带比尔的直系血脉!”

    原本准备攻击的海盗们面面相觑,杰克斯派洛这位前任船长的话让他们有些局促。毕竟杰克斯派洛说出的可是他们这么多年来最为期盼的一件事情。

    “看好伊丽莎白,跟我来。”许诺看了眼那座巨大的石质箱子,转身看着威尔命令他跟着自己一起过去。威尔的血与最后一枚金币缺一不可。

    “想想吧,你们这些年来都经历了些什么!”杰克斯派洛还在挥着自己的口才“我可以解除你们的痛苦!只要我们”

    此时此刻,许诺已经不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无论是杰克斯派洛还是外面的英国舰队都只是他利用的工具。此刻他只需要带着威尔特纳一个人就好。

    至于与杰克斯派洛之前的约定,双方只是口头约定而已,而且许诺也丝毫没有占据这些宝藏的意思。

    “你干什么?”杰克斯派洛停下话头,目光有些呆的看着许诺越过自己向着宝藏走去。

    “拦住他!”原本已经有些被杰克斯派洛的忽悠打动的海盗们看到许诺大踏步的靠近那个装有阿兹特克金币的箱子,顿时举起了各自的武器上前去阻拦许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