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车之后杰西卡就取下了墨镜与口罩,露出的侧脸线条好像最为精美的瓷器一般温润柔滑。一侧的秀丽长自然垂下,那份绝美的感觉让许诺忍不住的伸出手轻拢了下她耳畔那如云似雾般的柔顺秀。

    “今天怎么穿成这样?”杰西卡很享受这种与许诺单独相处的时光。目光柔情似水的看向穿着一条休闲长裤,一件长袖t恤以及一双运动鞋的许诺轻笑询问。

    这可不是许诺一贯的品味,许诺在大部分的时间之都是穿着非常正式。不是西装革履也至少穿着衬衫才行。这实际上是他遇上戒指之前做业务的时候养成的习惯。

    很多华夏的公司并没有学到西方企业化的精髓所在,可是外表上的样子工程模仿却学了个**不离十。穿西装打领带什么的表面工作都学的很快。但是实际上真正的核心却丝毫都没有学到皮毛。沐猴而冠,徒惹人笑而已。

    “今天的天气不错,所以穿的轻松一点。”许诺笑着回应。

    “我在美国的时候,听说你的公司要上市了?”杰西卡一脸艳羡的看向许诺“大街小巷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情,所有人都在准备抢购股票。谁都知道你们公司一旦上市的话必然会疯狂上涨。这种事情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你想要吗?”许诺双手扶着方向盘“我给你一些股份?”

    “不用。”杰西卡摇了摇头“我不需要。”

    杰西卡又不是傻瓜,不管许诺是不是在试探她,她都不可能收下这些股份。虽然知道必然会非常值钱,可是她想要的并不是这个。她可不想被许诺认为自己是看上了他的钱。

    “允儿最近要拍电影了,还是好莱坞的大片。”杰西卡开始转移话题“我在美国活动这么久,一点进展都没有。可是允儿坐在家里就被从天而降的蛋糕砸到,真是让人羡慕。”

    杰西卡实际上知道自己能够遇上许诺才是最为让人羡慕的一件事情,林允儿那边只是工作上的成就而已。不过她却不知道林允儿的这次机会还是许诺所提供的。而许诺之所以要这么做,实际上也是为了她。

    “你也想演电影?”许诺咧了咧嘴。

    “我的演技不行。”杰西卡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自己并不是做演员的料。

    “哦。”许诺挑了挑眉梢,暂时止了这个话题。

    “那你就没有什么梦想吗?”许诺话音刚落就神色微微一愣,这句话他曾经对别的女人也说过。眼前闪过了金泰妍的脸庞,许诺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

    “当然有了。”杰西卡目光转向窗外“唱歌,跳舞,时尚设计什么的我都喜欢。或者说,我的梦想就是成功。”

    “成功吗?”许诺微微点头。

    第二天,许诺搭乘帕夫柳琴科的专机前往莫斯科。他对于那几枚彩蛋可是势在必得。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伦敦威斯敏斯特市,上议院对面不远处的伦敦警察厅门前停下了一辆普通的公务车。

    许久没有消息的前香港政治部督察易宸宇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下车。抬眼看着眼前气势恢宏,带着古典建筑优雅风格的苏格兰场大步走了进去。

    至于为什么要说是前督察,那是因为易宸宇此时已经从香港纪律部队正式离职。而他离职的原因就是因为许诺。

    密切追踪,已经逐步现许诺所隐藏秘密的易宸宇在试图进行更加深入调查的时候被上司告知要放弃追查。因为他所要追踪的目标此刻已经不是普通人物,名下拥有的sc公司此刻正是风头正劲,备受各方关注。想要追查这样一位人物将会面临着极大的压力。

    在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的前提下,毫无进展的易宸宇被要求停止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只是,已经逐步现许诺身上似乎有着越了常理存在的易宸宇并不愿意就此放过对于他来说或许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异常迫切的想要解开许诺身上的谜团。

    继续做警察,他一辈子也就是这样了。可是如果能够解开许诺的秘密,那他极有可能会彻底改变自己枯燥的生活,打开一扇全新的大门。

    在力争无果的情况下,易宸宇选择了离开警察部队自己继续追查下去。

    以此刻许诺的强势,依靠单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

    好在易宸宇本人也不简单,而且香港之前曾经沦为英国人的殖民地百多年之久,与英国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之前伦敦博物馆失窃之后英国人也在疯狂追查,不久之前他们得到了确切的情报确认许诺就是避开了所有严密监控夺走那些艺术品的神秘人。

    当易宸宇主动联系上苏格兰场之后,双方立刻就拥有了共同的目标。

    就像是之前所说的那样,此刻的许诺已经不是之前的小人物。虽然在普通人的世界之默默无闻,可是在上层的圈子里面他是最近风头正劲的sc公司的幕后老板的事情并不算是什么秘密。

    此时的许诺拥有华尔街诸多大佬的追捧与保护,在没有实质性证据的前提下哪怕是横行无忌的苏格兰场也会感到非常棘手。毕竟这可是关系着巨额的资金流动。

    不过,世事无绝对。就在英国人挠头的时候,一个有力的助力给他们提供了机会。一番紧急商讨之后,英国人当即就将易宸宇找来,准备安排他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认那些事情都是这位许先生做的。”专门负责这件事情的苏格兰场专门刑事部的助理警察总监菲尔贝恩斯坐在一间安静的会议室内,伸出手轻轻敲击着面前的件夹。而这份已经打开的件夹正面第一页就是一张大大的许诺照片!

    “不仅仅是那些失窃的艺术品,还有之前你所提供的那些情报都显示出这位许先生似乎拥有着出想象力的强大能力。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贝恩斯的话让坐在他对面的易宸宇心头微动“我能做什么?他现在可不是什么没人关注的小人物,就算是他此刻身在英国也不能对他做什么吧?”

    “是,你并没有说错。”贝恩斯点了点头“从明面上来说,我们的确是无法对他做些什么。可是,如果是暗行动呢?”

    “嗯?”易宸宇不自觉的挺直了身子,身体微微前倾,目光闪烁,低声询问“你是说”

    “我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这位许先生此刻正在前往莫斯科的路上。我们已经掌握了他的确切行踪。军情六处制定了一次行动计划,我们希望你能够加入其。”

    “你是说,杀了他?”易宸宇的声音之带着一丝惊讶,他可没想到军情六处的人胆量这么大。

    “不不不~~~”贝恩斯连连摆手“这可不行,这位许先生现在是华尔街的红人,我们不能这么做。至少是暂时不能这么做。不过我们可以请他配合,告诉我们一些有关于他本人的秘密,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

    能够轻易突破严密防御进入博物馆并且安全离开的这种神奇能力对于军情六处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这种能力。

    “莫斯科?”易宸宇皱起了眉头“那可是俄国人的大本营,我们能在那边进行行动?”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地方是不能行动的。”贝恩斯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而且这次是私人行动,官方是绝对不会承认的。”

    易宸宇沉默了。他明白贝恩斯的意思,所谓的私人行动就是说他们不会受到官方保护,是秘密行动。成功了不会宣扬,失败了那就要任由对方处置了。而他本人甚至都不算是英方的行动人员,顶多算是一个雇佣兵而已。

    身为雇佣兵,而且是在俄国本土行动,一旦失败了落入俄国人的手那下场必然会异常凄惨。想到这里,易宸宇心头苦笑起来。自己这是被英国佬当成炮灰了。只是,路是他自己选的,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微微沉吟片刻之后,易宸宇出声询问“我知道目标人物与那位俄国寡头帕夫柳琴科的关系很好,在莫斯科的话他的能量很大。”

    “这个情况我们都知道。”贝恩斯点了点头“不过这次我们有内应的帮助,不用担心,行动一定会成功。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如何从这位许先生的嘴里把他的秘密弄出来。我们对此非常感兴趣。之所以找你帮忙,那是因为你一直都在追逐他,对他比较了解。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起到相应的作用。”

    “当然。”穿着一身笔挺制服的贝恩斯起身来到一旁的酒柜旁边,拿出酒水倒上两杯酒递给易宸宇“我们也绝对不会亏待你,如果事情顺利完成的话,我们会为你提供庇护,公民权和绿卡都不是问题。而且苏格兰场将会聘请你作为高级顾问。你觉得怎么样?”

    “都已经这样了,我还能怎么样?不同意的话我今天还想出去吗?”易宸宇心暗自吐槽,不过面上却是挂满了笑意,端起酒杯站起身来与贝恩斯碰了下“合作愉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