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先生,欢迎来到莫斯科。”机场,帕夫柳琴科的助手安德烈罗马上前迎接走下飞机的许诺。

    “你的老板呢?”许诺看着眼前的金帅哥,将手的行李递了过去。

    “老板今天有一个非常重要的行程。”罗马微微躬身示意,拎着许诺的行李箱向着停靠在一旁的一辆奔驰车走去“他要明天才能与您会面。”说到这里,这位英俊的助手伸出手向上指了指“克里姆林宫。”

    “嗯。”许诺点了点头,跟着罗马一同坐上了车“现在去哪里?”

    “老板请您今天晚上在他郊外的庄园内休息,明天与您正式会面。”罗马神色恭敬的应声。

    “好。”许诺点了点头,目光转向窗外欣赏着窗外莫斯科的景色。

    坐在副驾位置上的罗马移回目光,透过后视镜看了许诺一眼,随即垂下了头,紧了紧自己的拳头。

    莫斯科的郊外有许多的奢华的庄园,这些庄园原本在苏联时代都是属于高层们休假的地方。设施奢华,做工考究,位置优良而且面积都很大。

    作为给高层准备的休假场所,这些庄园的建筑质量那绝对是杠杠的,绝对不会出现任何的质量问题。毕竟没有人愿意去西伯利亚砍木头。

    苏联崩溃之后,经历了混乱时代的你争我夺,这些庄园们不断的变幻着自己的主人,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洗礼之后,现在才算是勉强安稳下来。

    帕夫柳琴科在莫斯科郊外拥有多处庄园,这座位于莫斯科北部郊外一大片桦树林之,四周有玉带般清澈河流环绕的庄园是他最喜欢的一处。一直想要与许诺拉近关系的帕夫柳琴科毫不吝啬的就将庄园借给许诺使用。

    享用过一顿丰盛的晚餐之后,许诺走入客厅之打开电视收看俄国当地的电视节目。

    “许先生。”不大一会儿功夫,罗马带着一位皮肤白皙,容貌娇艳的金丝猫来到客厅“这是老板为您准备的心意。”

    许诺抬头看过去,一名穿着清凉,身上只有一件草莓红色吊带裙,脚上蹬着一双酒红色恨天高,双腿修长笔直,皮肤细腻白嫩宛如羊脂,面容精致,目光流转之间带着一股勾魂夺魄般媚意的娇媚女人正俏生生的站在罗马的身旁。

    许诺心头暗自咂舌,都说北国出美人,这句话果然没错。别的都不说,单单是那白皙细腻的肌肤就已经是非常罕见了。

    “谢谢你老板的好意。”许诺眯了眯眼睛“我不需要。”

    “”伊琳娜伊凡诺娃娇艳的脸蛋上露出一抹略显尴尬的神色,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在男人身上失手的一天。

    虽然从名字,血统甚至是口音上来说她都是典型的莫斯科当地人。但是她的正统国籍护照上标注的国籍是挪威,而实际上的身份则是为英**情六处服务的特工人员。

    伊琳娜是俄裔英国人,很小的时候就被挑选为军情六处的职业特工,接受了常年的严格训练,是一名极为优秀的职业特工。

    这次奉命前来莫斯科执行任务,被告知使用美人计的时候伊琳娜可是非常自信的。她本人就是天生丽质,而且还接受过最为专业化的施展美人计的训练。从衣着装扮到举止仪态,甚至就连带着娇媚之色的目光与身上用的香水都是经过专家们的分析而选用。

    伊琳娜出任务的时候使用美人计从来都没有失手过,无论是什么样身份的男人在被她主动勾引之后都会乖乖上钩。这就让伊琳娜心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股对男人的蔑视以及娇纵的情绪。只是,今天她却失败了。

    许诺虽然也很好色,毕竟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好色的男人。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非常娇媚漂亮,而且欧美这边的这种事情很是常见,可是他本人却并不喜欢。

    许诺可不是什么普通人,他在诸多凶险的任务世界之经历了太多的腥风血雨与生死瞬间,早已经在心养成了敏锐的直觉。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可是许诺的直觉却让他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而且这里毕竟是在莫斯科,人生地不熟的许诺没有兴趣为了一只金丝猫而做些什么。

    伊琳娜咬了咬满嘴碎玉般的白牙,扬了扬下巴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轻轻扭动着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身走向许诺。

    “许先生,我们可以聊聊吗?”伊琳娜微微俯下身子,将胸前一大片的白腻展露在许诺的眼前,精致的面庞上娇艳如花“听说许先生刚刚经历了长途旅行,或许您现在已经非常劳累?我学习过专业的按摩手法,或许我可以为您缓解一下旅途的疲劳?”

    伊琳娜可不是什么小角色。她在军情六处里面也是一名资深特工,被许诺拒绝之后却没有丝毫的气馁,主动向许诺起了攻击。不得不说,无论是从语气神态还是肢体动作等等方面都已经做的足够好。稍稍有些花花心思的男人都会为之心动,只可惜许诺还是无动于衷。

    眼前的女人虽然娇媚,可是不经意之间总是带着一丝与众不同的气质。甚至还有,危险的气息。

    原本心还只是一丝若有若无的警惕,可是眼前这个女人的一番有些过了的作为却让许诺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睛。抿了抿嘴角,许诺抬起手放在眼前,然后轻轻的挥了挥。

    这个赶人的动作全世界通用,哪怕许诺没有说话伊琳娜也明白了许诺的意思。

    虽然心有些难堪,不过她还是很好的维持住自己的表现,恭敬的起身行礼离开。不过在走出这处房间的时候,伊琳娜却在心暗自下定决心“这个混蛋,今天晚上等你落入我的手一定要好好修理你!”

    看着娇艳女人离去的背影,许诺眯起眼睛,嘴角轻轻翘起勾勒出一抹古怪的笑意“有意思。”

    许诺可是有心灵感应能力的!

    之前女人主动上前献殷勤的时候,许诺就察觉到有些意外。所以就动用了心灵感应能力想要了解一下这个女人究竟是在想些什么。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还真的有大爆料。这可真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看来今天晚上会很热闹。”许诺请叹口气,转头看向不远处巨大的窗户。窗外的世界已经被夜幕所笼罩,不时卷过的夜风吹过白桦林带出阵阵让人有些心悸的古怪声响。

    这处庄园的面积很大,在外围有一条小河环绕四周。当天空之的飘来巨大的乌云将一轮明月完全遮挡住的时候,在这条不知名的小河传来了阵阵船桨划动水流的声响。

    ‘哗啦~~~’有节奏的划水声响惊扰了这处安静的所在,四周全都静悄悄的,无论是昆虫还是青蛙都好似感觉到了些什么,统统闭上了自己的嘴巴。

    一阵夜风吹过,河面上卷起阵阵涟漪,一艘深灰色的皮划艇悄然从幽静的夜幕之穿行而过。

    这不是在演电影,这里是俄国巨熊的腹心之地莫斯科。哪怕是军情六处也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于在这里全副武装的行动。千万别把俄国人的秘密机构当作摆设,这么想的人都已经挂了。那可是继承了红色巨熊衣钵的存在。

    这艘皮划艇上面有四个人,除了易宸宇之外还有名行动队员。他们都是持旅行护照在俄国入境,身上的武器也仅仅是当地接应人员提供的一些轻型武器而已。

    易宸宇提醒过他们许诺并不是什么简单角色,其个人拥有极为强大的作战能力。只是行动队表示自己的战斗力足够强大,只要是地球人就没有他们摆不平的。

    这几名行动队员都是顶级的特工,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从未失过手。这次被派来为的就是从许诺的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原本按照他们此刻的武装来说,有可能就连庄园的警卫线都突破不了。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有内应。

    皮划艇逆流而上,十多分钟之后就来到了庄园水闸门的附近。这里原本应该是有守卫在值夜并且水闸门也应当关闭。只是,此刻这里非但没有任何的守卫存在,就连水闸门都已经被打开了。

    “你们晚了一分钟。”在庄园主建筑附近的花园,已经换上了一套深色紧身服的伊琳娜双手环抱在胸前,语气冰冷的看向眼前的几名行动队员。

    “水流比预计的要湍急。”负责此次行动的指挥官雷纳德斯莫林点了点头“现在带我们去目标的房间。”

    ‘咔嗒!’对于拥有诸多先进设备的特工们来说,开普通的房门实在是太简单的一件事情。

    宽敞的房间内没有什么光线,因为是在莫斯科这种敏感的地方行动,这些人也没有携带众多特战设备。毕竟在他们的心,许诺只是一个拥有能够无声无息潜入大英博物馆内,有些特殊能力的普通人而已。

    特工也是分成不同性质的。有些是纯粹的技术人员,在某些方面拥有着强的个人能力,例如电子技术,语言天赋等等。而有些特工则是久经训练的真正战士。

    行动队的个人甚至是伊琳娜就是这种接受过长期训练,身手非常强悍的精锐。原本这种力量对付没有携带警卫人员的许诺已经足够。只可惜,这次行动的策划人并不知道许诺究竟是一个怎样恐怖的存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