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六处对许诺能够瞒过所有的先进监测设备进入戒备森严的大英博物馆,并且在不可能的情况下顺利离开非常感兴趣,他们想知道许诺是怎么做到的。他们也想要拥有这种能力,这对于他们的工作会有极大的帮助。

    至于为什么他们会知道这件事情是许诺做下的,那是因为有帕夫柳琴科身边信任的人向军情六处出卖了这份情报。而向军情六处提供情报的这个人,就是安德烈罗马。

    作为帕夫柳琴科最为信任的人,许诺弄来了法贝热彩蛋以及其它艺术品的事情罗马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不过上一次在许诺庄园内向帕夫柳琴科展示了下自己的能力的时候,罗马并没有看到,而且帕夫柳琴科也没有告知他这件事情。所以军情六处得到的情报之许诺依旧只是一个普通人,并不知道许诺拥有能力的事情。否则的话这次来的就该是大批全副武装的空军特勤团了。

    大英博物馆的戒备是如此的森严,而许诺却能够无声无息的进入拿走东西并且毫无觉察的离开,这种强悍的能力对于这些特工们来说实在是太过重要。他们很希望能够拥有。

    除此之外,军情六处的人还寄希望于能够从许诺的嘴得到有关于复活恐龙的相关技术资料。

    毕竟这段时间以来世界各地各大组织势力纷纷派遣强力人员进入拉奈岛窃取情报。可是他们使用了所有能够使用的方法,甚至是直接撬开了sc公司科研人员的嘴巴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于复活恐龙的相关技术。

    唯一能够知道的就是,所有的技术资料或许只有许诺一个人才知道。因为每次都是许诺一个人在核心实验室工作,其他人得到通知进去的时候恐龙都已经孵化出来,他们只是负责照料而已。

    此刻席卷全球的恐龙热潮让所有人都看的眼热不已。可恨的是sc公司根本就不去申请专利,其他人想要一窥门径都没有丝毫的办法。想要得到这份技术的人实在太多,哪怕是军情六处也毫不例外。这其所蕴含的利益出所有人的想象。

    这次对许诺的行动可是被寄予了极大的希望,参与其的全都最为优秀的特工人员。

    四名特工与易宸宇分别从房门与阳台处进入了许诺的房间。借助着微弱的光线悄然向着宽敞的大床旁边摸去。

    “”脚步轻缓,神色平静的斯莫林借助着房间内微弱的光线看着床上微微鼓起的被子,心头突然间闪过一抹危险的信息。

    身为优秀特工,观察能力绝对都是最顶尖的。哪怕此刻的光线非常昏暗,斯莫林也能够看到床上的那团看似人形鼓起的被子居然没有丝毫的起伏!

    人哪怕睡的再沉也不可能没有呼吸,除非是死掉了。而有呼吸的话胸膛就会起伏,必然会有着轻微的动作。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对于观察力强的特工们来说,哪怕只是最为轻微的起伏他们也能够看的一清二楚。可是,此刻斯莫林眼前的这团被子却没有丝毫的动作,这是个陷阱!

    这一刻,斯莫林满心痛恨自己因为担心被俄国同行察觉,没有带生命探测仪过来。一阵心悸的感觉袭来,这下子要糟糕了。

    斯莫林认为是事情出现了变故,很可能是内应再次叛变或者是这次行动原本就是一个圈套。说不定此刻庄园四周已经被大批全副武装的专业人员团团包围。他们这次估计是凶多吉少了。

    ‘啪嗒!’房门附近一声轻响,这间原本幽暗的房间内顿时亮起了耀眼的灯光。四周的壁灯以及正的水晶吊灯都在出柔和的光线,将这处房间映照的一片明亮。

    ‘砰砰砰!!!’几名特工飞身躲避,同时手的枪械向着门口方向倾斜着火力。

    这些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工们的枪法非常出色,哪怕只是一个声音就能够大致判断出来方位。他们在快移动躲避之的射击基本上都射在了房门和壁灯开关附近的位置上。

    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再进行所谓的隐藏已经没有必要。这些特工们也没有了继续隐蔽下去的意思。如果真的是一个圈套的话,那现在就是开战的时候。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被数十子弹打的满是窟窿的房门附近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没有。已经隐蔽好了身影的几人心头顿时涌起不祥之兆。

    “反应挺快嘛?”一声带着一丝慵懒,一丝调侃之意的声音传来。

    目光所至,在卧室尽头的酒柜旁边有一组做工精美的沙。此刻他们的任务目标,那位来自亚洲的许诺正一手端着酒杯,一手扶在一旁的扶手上,翘着腿,半边身子靠在沙上。目光之满是慵懒与戏谑之色的看向几名军情六处的雇员。

    斯莫林几人面面相觑,眼前的情况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唯有易宸宇的神色巨变,整个身子都在无法抑制的颤抖着。

    他长期以来一直都无法理解那些带着诡异气息的事情许诺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此时此刻他的心猛然涌出了一个念头,或许今天,他就将亲眼见识到许诺身上的秘密!

    作为一座巨大庄园内的房间,这处卧室的面积很大。不但有壁炉,沙甚至还有一个小型的迷你酒吧。墙上挂着艺术品,地面上铺着厚实的地毯。

    这种奢华的房间可不是普通人那种蜗居能够相提并论的。甚至于普通人家整个房子的面积都加起来也没有人家一间卧室的面积大。

    面对着几支指向自己的黑洞洞的枪口,许诺一脸毫不在意的表情。抬手抿了一口顶级伏特加之后,转头看向已经被打成了蜂窝一样的房门处,微微提高了声音“罗马!进来吧,反正现在这里也没有外人。想必之前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这座巨大的庄园是帕夫柳琴科的产业。作为其尊贵客人的许诺住在这里,必然是有着相应的警卫力量。因为许诺外出的时候从未有过携带警卫。因此,虽然知道许诺拥有强大的能力,帕夫柳琴科还是将自己最为信任的助手派驻在这里保护许诺。

    只是,让帕夫柳琴科没有想到的是,这位被他极为信任的助手却将主意打到了许诺的身上。

    此刻庄园内所有的警卫力量都已经被罗马遣走,仅有的一些仆役们都躲在房间里面不敢出来。这才是军情六处的行动人员们为什么能够顺利进入的主要原因。

    不说曾经是俄国情报机构精英的罗马,帕夫柳琴科手下的那些警卫们每一个人都是强大的专业人士。如果不是身为主要助手的罗马参与其,这些行动人员基本上是没有可能潜入庄园。

    对于这一点,许诺也是心知肚明。之前虽然没有对罗马使用心灵感应能力,可是他却依旧能够从这些不之客们如此轻易毫无征兆的就能够进入庄园而推论出必然是有内鬼接应。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内鬼,唯有罗马而已。

    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一身西装笔挺,手握着一把手枪,神色凝重的罗马走入了这处房间。而特工们在看到罗马出现之后并没有向他起攻击。

    实际上军情六处的特工们之前就已经与罗马见过面,只是没有想到目标人物居然直接就把人给叫了出来。

    “为什么?”许诺的目光之带着一丝困惑。

    能够成为帕夫柳琴科的助手,罗马的待遇必然是相当不错,想要打动他背叛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才行。许诺完全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毕竟别人能给他的,帕夫柳琴科都能给,而且还可以给的更多。

    容貌英俊的罗马抿了抿嘴角,一言不。只是握着手枪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哦~~~”片刻之后,许诺微微扬起下巴,目光之带着玩味之色“原来是为了伊琳娜。”

    “抱歉。”许诺转过目光看向不远处的那位女特工“我说的不是你,而是另外一位美丽的俄国姑娘。”

    被人说出了心隐藏的秘密,罗马却仅仅只是抽了抽嘴角,面上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不过眼神却变的更加阴郁。看的许诺微微点头,帕夫柳琴科的眼光不错,这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人才。

    罗马此刻之所以要过来,那是因为他知道事情已经失败了。

    “砰!”毫无征兆的,一名半俯着身子躲在床旁边的特工猛然向着许诺开火射击。子弹以高的度精准的射向许诺握着的酒杯。

    之前房间内的气氛诡异,整个节奏都被许诺所掌控,这让特工们很是不能理解。

    在最初的震惊之后,当即就想要先控制住许诺再说。虽然只是一个人坐在那里,而且穿着丝绸睡衣怎么看都不像是拥有武器的样子。可是许诺依旧给这些人带去了巨大的压力。

    能够参加这种行动的都是精英,他们的经验丰富,见识过太多太多各种各样的场面。对于许诺这种试图掌控全场的手段,这些人决心直接用强力手段先将许诺控制起来再说。打碎酒杯为的就是震慑住许诺,让他知道现在场面上究竟是谁在做主。

    作为技能优秀的精英通特工,在这种距离上的射击精度绝对没话说,这一枪非常精准的打向了许诺手握着的酒杯。

    然后,让所有人为之疯狂的一幕出现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