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贝热的彩蛋给你。”帕夫柳琴科说这话的时候心头都在滴血。

    这些彩蛋之前可是入了克里姆林宫的手。就算是他与上面的关系非常好,可是想要重新拿回来需要付出的代价远远出想象。

    原本帕夫柳琴科是准备用这些彩蛋与许诺再好好做笔生意的,可惜现在全都泡汤了。

    许诺吐出口浓烟,神色悠闲的站在那里,眼神之满是玩味之色“你的女儿和助手这是想要我的命。或许你认为我是一个仁慈的人?嗯?”

    许诺的确是非常生气,仅仅是因为一个误会就想要借刀杀人?当他是泥捏的啊?这件事情没有一个让他满意的交代可别想过去。

    帕夫柳琴科咬了咬牙“我会好好教训他们的,让他们为自己的鲁莽行为付出代价。我会把伊拉关在这座庄园里面五年作为赔罪。至于罗马,我会送他去古拉格监狱。我本人像你表示最为真诚的道歉。我只有伊拉这一个女儿,请你无论如何都放她一条生路。你我在南非有一座私人猎场,作为歉意和补偿送给你。”

    许诺勾起嘴角笑了笑,却依旧是轻轻摇头。这种力度还是轻了。

    帕夫柳琴科紧了紧拳头,用力的深吸口气,正准备再次继续加码的时候,他的私人手机却突然间响了起来。

    能够给他的私人手机打电话的,都是一方大鳄。哪怕此刻时间不对,心情不爽,他也不得不先拿出手机准备接听。只是在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的时候,原本满脸的别扭瞬间烟消云散,当即换成了恭敬的神色接通了电话。

    “是的,是我。您是说您稍等。”帕夫柳琴科单手捂住手机话筒,用力的深吸口气。上前一步来到许诺身前将手的手机递了过去。

    面带疑惑之色的许诺拿起手机看了看,随即放在了耳畔。

    “是的,是我。哦~~~”许诺目光波动,微微扬起下巴,面上露出一抹了然的神色“您好,总统先生。”

    帕夫柳琴科之前是在克里姆林宫参加日程,晚上也是在那里参加了酒会。他的女儿全程陪伴,毕竟日后伊琳娜是要继承他的衣钵的。现在就与这些大鳄们建立联系是很正常的事情。

    以伊琳娜的身份来说,追逐她的优秀的,身价不菲的权贵男人们就像是蚁巢之的蚂蚁一样多。这也是为什么帕夫柳琴科之前不可能看的上罗马的主要原因所在。身份上的差距太大,门当户对这种事情是全世界通行。

    在帕夫柳琴科匆忙离开之后,伊琳娜坐立不安,心头百转千回。最终,她还是跑去找到了总统先生,希望总统先生能够帮忙。

    总统先生很给面子,直接就将电话打了过来。

    “当然。”许诺掐灭手的烟头,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那我就谢谢总统先生了。好,这个面子一定给。”

    “法贝热的彩蛋,还有南非的猎场。”许诺挂断电话将手的手机递给帕夫柳琴科“我的朋友,我希望能够看到你的诚意。”

    许诺当然很生气,可是他却没有想着要与帕夫柳琴科就此彻底撕破脸。

    毕竟一旦下定决心撕破脸那就是要对罗马还有伊琳娜下手干掉他们。罗马还好说,可是伊琳娜却是帕夫柳琴科唯一的女儿。对她下手的话必然会激起帕夫柳琴科的全面对抗。然后怎么办,再干掉帕夫柳琴科?

    先不说帕夫柳琴科是许诺此刻重要的合作伙伴,负责在明面上出头为许诺解决了太多的问题,挡住了各方诸多伸过来的手。就说其身为俄国重要的寡头,一旦开战或者直接杀了他的话,那许诺将会面对什么?

    以许诺强大的观察力当然能够感觉到此刻整座庄园建筑附近已经无声无息的铺满了众多的精英特战部队。很明显帕夫柳琴科也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一旦翻脸那这些部队就将立刻起攻击。

    虽然不害怕,虽然能够摆平。可是接下来许诺的秘密就将被无数人所熟知。他本人在无力对抗全世界的情况下只能是四处躲避。

    而他的亲人,朋友,女人们则将面临来自各地不友好的目光。现实就是这样,许诺还没有做好独自一人抵抗全世界的准备,他暂时还没有这种能力。这也是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没有任何掌权的人能够容忍有出掌控的能力存在。许诺的存在会极大的刺激到诸多的掌权人。他们或许会为了绞杀许诺而不择手段。

    原本轻松熟悉的世界将会变成整天躲躲藏藏,防备着各种各样的袭击。等到他能够从任务世界之获得足够的能力来震摄现实世界的时候,谁知道那个时候情况已经是什么样了?他的家人朋友女人们都会面临什么?许诺也根本无法全都拯救出来。

    虽然心愤怒,不过许诺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他还知道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他可以杀了罗马,杀帕夫柳琴科,杀伊琳娜,杀特战部队。接下来呢?去杀光军情六处?可是他能杀光全世界的人吗?

    与帕夫柳琴科和解是此刻必然的选择。而且此刻那位总统先生还给了他一个不错的台阶,许诺也就顺势走了下来。他的心有了牵绊,自然也就被束缚住了手脚。

    既然没有选择走一条绝情绝义的冷血道路,那他就要承受现在的一切。

    当然了,许诺也不是什么心地善良之辈。虽然罗马和伊琳娜的爱情很美好,但是他却不愿意去成为他人爱情的背景布。虽然现在暂时放过了他们,不过这件事情被他放在了心里。

    而且许诺可是一个记仇的人,哪怕只是暂时的妥协也一定要给他一个让人满意的交代才可以。

    收回手机之后,帕夫柳琴科的心头终于松了口气。他知道自己女儿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面对着许诺这样一位拥有能力的存在,他的心情可是非常紧张的。谁知道许诺究竟有什么样的能力?万一大家彻底翻脸的话死的可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面对着这种无法抵抗的人,如果不能做到一击必杀的话,成为朋友就是唯一的选择。尤其是在知道对方秘密的情况下。

    “我的朋友,我会好好管教伊拉她们的,这件事情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能够混到今天的成就,帕夫柳琴科自然是很会做人,知道这个时候要维护住许诺的面子。而且,他也决心要好好教育一下自己的女儿,让她明白有些人是不能招惹的。

    “我会把伊拉关在这里五年,让她重新学习如何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生存。”像是这种说出来的承诺是绝对要做到的,说是监禁五年那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折扣。

    帕夫柳琴科不傻,事情该怎么做他的心里可是清楚的很。他也知道违背承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帕夫柳琴科转身走向一直一言不,安静站在门口处的罗马,伸出手拿起罗马手的手枪对着他的腹部就扣动了扳机。

    ‘砰!’一声闷响,面色惨白的罗马晃了晃身子,双手捂住鲜血泊泊而出的腹部伤口缓缓摔倒在了地上。

    外面的几名士兵听到枪声冲了进来。帕夫柳琴科随意的挥了挥手“不用给他治疗,直接送到古拉格监狱去。如果半路上死掉了就直接扔掉去喂熊好了。”

    “我的朋友。”拖着一道长长血迹的罗马被士兵们拖走之后,原本有些凝重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帕夫柳琴科的脸上重新浮现笑意“那些英国人你看该如何处置?”

    “你看着来就好。”许诺摆了摆手,对于这些人的命运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这些人就算只是拿钱办事的小卒子,可是既然拿了钱办了事就要承担相应的代价才行。

    “好。”帕夫柳琴科咧开嘴角狞笑一声“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他们的。”

    ------

    “姐姐,你是不是因为知道了所以才会被那个人恐吓的?”当徐贤来到林允儿身旁询问的时候,正因为自己即将前往好莱坞参加级大制作而满心欢喜的林允儿一脸的迷惑表情“知道什么了?哪个人啊?”

    “就是那个叫做许诺的男人同时与泰妍姐姐还有西卡姐姐交往的事情。”徐贤面色沉重的说出了自己心的疑惑。

    徐贤的话让原本心情大好的林允儿好似突然间从云端跌落到了地面,神色大变,声音之都带着难以抑制的颤抖“你是怎么知道的?!”

    “居然是真的?!”徐贤猛然瞪大了眼睛,满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从金泰妍那里得知她的男朋友是来自华夏的许诺,又亲眼看到杰西卡与她的男朋友坐在同一辆车里。而且杰西卡的男朋友她也见过,知道他就是金泰妍所说的那个男人。满心疑惑的徐贤完全无法理解事情究竟是怎么了。

    直到此刻从林允儿这里得到了确切的信息,这才真正确认事情的真实性。居然真的有人敢在她们组合的成员之劈腿!

    除了多年前练习生时期的那位sj成员曾经同时在林允儿与杰西卡之间交往之外,这还是她们这些年来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一股难以抑制的怒火顿时就从胸口涌上心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