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偷车贼

 热门推荐:
    “不要说出去!!”身形纤瘦的林允儿几乎是扑着抓住了忙内的双臂,甚至因为太过用力而使得女孩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千万不能说出去!”

    “为什么?”哪怕是确认了这种在她来说甚至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被称为正直少女的徐贤却仅仅只是面上的怒意一闪而过,很快就平息了自己的心情“姐姐为什么不告诉泰妍姐姐她们?是因为害怕恐吓吗?”

    既然是正直少女,那心肯定没有什么畏惧之心。★实际上作为家独生女儿,父亲甚至是一位将军,徐贤从出生的时候开始就备受宠爱。别说打骂什么的了,在家里的时候就连一句重话都没有说过。

    徐贤纯真的就像是真正的白莲花,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在s公司选秀的时候居然唱儿歌的原因所在。

    能够在s公司担任选秀评委的肯定不是那些拿钱办事的大拿们,他们是真正的优秀员工。这些都是真正火眼金睛,目光如炬的存在。徐贤当时唱儿歌都能够被录取,足以说明其是真的拥有常人难及的品质。

    进入公司一直到成为少时的忙内出道再到现在。徐贤一直都生活在姐姐们的严密保护之下。所有人都在心潜意识的想要守护这朵纯净的白莲花,因为她们懂得太多,所以不愿意让徐贤去接触那些角落处阴暗的灰尘。

    这些年来一直都处在保护之下,生活在阳光之下的徐贤并不清楚世界上并非只有黑与白。在得知许诺的恶行之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拆穿他!

    “你别问为什么了。”原本性格活泼的林允儿此时光洁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冒汗,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对徐贤进行解释“这件事情不能说出去。一旦泰妍和西卡知道了的话,她们必然会决裂,到了那个时候我们组合就完了!”

    林允儿的话并没有说错。虽然她也想把许诺的恶行拆穿,可是只要一想到那么做的后果就会犹豫。毕竟在这个怪异的国家之,对于她们这些被认为是‘不事生产’只会唱歌跳舞对于社会毫无贡献的艺人们非常严苛。

    一旦同组合内的成员爆激烈矛盾爆出不和传闻,那整个组合都将遇到极大的影响。对于所有人的事业来说简直堪称是毁灭性的。

    要知道金泰妍可是队长兼主唱。而杰西卡却是资历最高的成员,同时还是队内的第二主唱与第二门面。这两人的人气之高甚至隐约要过了林允儿。一旦她们为了男人爆冲突的消息传出去,这个组合必然会遭到沉痛打击。

    因为太过走红,看她们不顺眼,时刻准备着上前狠狠踩上一脚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姐姐。”看着林允儿那急切的目光,徐贤略一犹豫微微后退一步。抿了抿嘴角轻声开口“你去好莱坞拍电影,是不是那个人”

    林允儿的态度让徐贤心生疑惑。在她是非分明的心林允儿应该是站在自己这边才对。可是林允儿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情,然而非但没有将事情透露出来,现在甚至还想要阻止自己。

    联想到之前林允儿破天荒的得到了前往好莱坞拍摄电影的机会。对于这个国家的艺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徐贤不由得心生疑惑。

    “”林允儿愣住了,神色复杂的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她的确是接受了许诺的贿赂,这是事实。

    “真是没有想到。”徐贤面色逐渐转冷。

    林允儿的表情已经告诉了她答案。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居然是这样。因为接受了去好莱坞拍摄电影的好处,这位姐姐居然真的帮助那个男人隐瞒了事实真相。这让正直的徐贤感觉难以接受。

    因为一直都被保护的很好,徐贤并不清楚现实世界之除了黑白之外还有灰色地带。此刻,她看向林允儿的目光非常复杂,遗憾,愤怒,不解,甚至还有,鄙夷?

    “小贤。”林允儿上前一步握住徐贤的手,目光慌乱,声音之带着丝丝颤抖“不是你想的那样。”

    “哦。”徐贤不着痕迹的退后一步躲开了林允儿的手。抿了抿嘴角,明亮的大眼睛没有丝毫的异样,抬手拢了下耳畔如云似雾般的秀,微微躬身行礼之后就转身离开了林允儿的房间。

    ‘咔嗒。’房门被关上,满脸绝望表情的林允儿颓然的坐在了床上。她此刻的心情完全就是心若死灰。她感觉,自己似乎是要失去这位挚友了。

    与其她人不同,林允儿与徐贤很小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区的朋友,几乎就是一同长大的朋友与闺蜜。此刻她读懂了徐贤的眼神,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这种感觉让她几乎就要疯掉。

    窗外的天空之乌云密布,阳光躲在了厚重的铅云之后。冷风渐起,眼看着一场大雨即将来临。而对于少时的成员们来说,一场狂暴的猛烈风雨也即将到来。

    ------

    “嗯,就要那个。”明洞附近的一家花店内,许诺伸出手指着不远处那捧由九十九朵红玫瑰组成的巨大玫瑰花束“帮我包起来。”

    这是一捧由早上采摘的新鲜酒红色玫瑰花所组成的精致花束。包装非常精美,看上去就异常精致典雅,是绝对的泡妞神器。

    “好的先生。”妆容靓丽的女店员将玫瑰花束取来放在许诺面前,语气之带着艳羡之意“您的女朋友真幸福。”

    “呵呵。”许诺咧嘴笑了笑。在任务世界经历风雨,回到现实社会之后许诺更加喜欢感觉的抚慰。

    付钱之后,心情不错的许诺抱着玫瑰花束走出了花店。冷风吹过,天空之乌云密布,街道上的行人步履匆匆,眼看着就要下雨。

    “嘿!干什么呢?!”正准备回到车内的许诺惊讶的看向停靠在路边的大黄蜂,几名戴着帽子口罩的年轻人此刻正在大黄蜂的车门旁边鼓捣着门锁。一看就是盗车团伙的人。

    许诺甚至有些愣,他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被人偷车的事情。这些不知死活的家伙们居然敢去撬大黄蜂?这要是在无人的郊外,大黄蜂说不定就把这些家伙们给直接踩扁。

    偷车的人看到车主过来,急忙转身逃跑。而许诺此刻也回过神来,匆忙快步追了过去。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风越来越大,空之已经开始弥漫着湿润的气息。街道上面纸屑与灰尘树叶四处飘舞,行人们纷纷躲入各处建筑之避雨。而几名偷车贼跑的飞快,闪身进入了一栋高层大厦旁边的小巷子之。

    许诺穷追不舍,同样很快就追入这处幽暗僻静的小巷子内。他可不会有丝毫的担心与畏惧之意。

    “嗯,不错。”跑入小巷内之后,许诺顿住脚步,有些意外的看着几名年轻人掏出了随身携带着的刀具向着他走过来。这些出来盗窃的人基本上都会带着武器,遇上麻烦的时候这些人可是真的什么都敢做。

    正常人这个时候应该是转身就跑才对,这种事情应该是交给警察去处理。这几名偷车贼也是为了吓唬许诺,逼迫他逃走。毕竟以警察的效率来说,等到他们来的时候偷车贼早就已经跑的没有影子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许诺仅仅是小心的将手的玫瑰花束放在了一旁的一张报纸上。随后解开了袖口上的扣子。

    “d,找死!”几名年轻人对视一眼,随即低声喝骂着向着许诺冲了过去。

    朴佑赫是附近一个偷车团体的小头目,他们长期在这附近活动偷车。今天带着人出来寻找目标的时候意外现了一辆挂着涉外牌照的车子,那是一辆亮金色的雪弗兰跑车。虽然价格不是很贵,但是却异常的漂亮,当即就打动了他的心。

    偷车的人,一般都有一颗爱车的心。朴佑赫被大黄蜂的漂亮造型吸引住了,只可惜,他却不知道自己遇上的居然是一辆变形金刚。

    原本对于这些专业人员来说手到擒来的开锁技能却在这个时候失效,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都打不开车门。甚至是直接撬玻璃却连铁尺都插不进缝里去。更倒霉的是被车主现,不得不逃跑。

    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车主居然是个二货。单单一个人就敢一路狂追着他们不放,这就极大的激起了偷车贼们心的戾气。然后这几名偷车贼将许诺引入了一处无人的巷子内,准备给他一点教训。

    看着那束酒红色的玫瑰花,朴佑赫抽了抽嘴角。

    这些有钱的混蛋们开着进口的豪车拿着昂贵的玫瑰花去勾搭那些漂亮女人,害的他们整天只能和那些丑八怪们厮混。心的妒忌与不满让几人低吼一声,紧紧握着手的刀具就向着许诺冲了过去。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是一件不该生的事情。

    毕竟遇上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报警,甚至因为没有什么损失而就此放过。极少会有人选择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可是许诺却对此穷追不舍,丝毫没有放过这些人的念头。

    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