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之前,那时候的许诺还没有遇到改变他命运的戒指,依旧只是一个心还有着理想抱负的年轻人。

    有一次许诺学校放假坐火车回家,因为学校所在的城市距离自己的家有段距离,火车要跑上近十个小时之久。所以他坐的是晚上车,然后凌晨抵达的普通列车,而且买的还是硬座票。那个时候这种车想要买到票都是要找黄牛加钱的。

    上车之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半眯着眼睛的许诺就开始摆弄手机等待渡过漫长的黑夜。

    几个小时之后,车厢内大部分的人都已经休息,许诺也是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好似感受到了些什么,猛然间清醒过来。目光所至之处,愕然现两名小偷正站在他的面前对坐在许诺对面的一名陷入沉睡之的老人下手。

    钱或许没有偷多少,许诺看到的一名小偷从老人的衣服口袋里面掏出来了几张一百的钞票。可是当许诺张了张嘴准备高喊的时候,那名小偷却转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那凶狠阴毒,满是暴虐之意的表情直接将当时还是一名学生的许诺给吓住了,他没有敢喊出声来。

    小偷得手之后很快离开,而许诺却感觉到自己浑身冰冷,那是一种至内心深处的悲哀与痛苦。

    老人醒来之后察觉到自己口袋里面的钱不见了,那悲伤的表情深深的刺痛了许诺的心。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面,许诺常常能够想起小偷那凶狠的表情与阴毒的目光,还有老人那绝望无助的悲伤眼神。年少的许诺感觉自己的心都好似在被噬咬一般。现实的残酷让常年认为自己与众不同的许诺感到深深的痛苦。

    那个时候的许诺还没有走出校门,心还有棱有角,对生活充满了热情与希望。可是那次遭遇就像是一盆冰水兜头浇下,给他来了一次透心凉。上过这堂活生生的现实课之后,许诺的心情非常复杂沉重。

    毕业之后,许诺走入社会。那次的事件虽然被深埋心底,可是却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原本的满腔雄心壮志与现实之的无能为力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让他磨去了棱角成为众多冷漠的人之的一员。

    直到许诺遇见了戒指,拥有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人般的能力之后。原本被他深锁在内心深处的某些被常人甚至是他自己嘲讽为笑话的念头不可抑止的重新涌了出来。

    伸张正义这个词在这个急躁的时代说出来或许会惹来许多人的嘲笑,可是许诺的内心深处从来都没有真正遗忘过。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去重惩那些警察管不了或者是不愿意去管的罪行,对于许诺来说这是他可以做到的事情。

    现在的许诺,不会再被凶狠的表情给吓住,那些欺辱弱小与善良的恶行他再也不会视而不见!

    像是朴佑赫这种街头混混们的一大特点就是心够狠,因为不够狠的话是没有办法在复杂的街头上生存的。

    相比于普通人,这几个经常参与街头斗殴的混混们不但打架经验丰富而且心狠手辣,敢于向着人要命的部位下狠手。这一点就远比绝大部分的人要强。

    正常人哪怕是在打架的时候都会下意识的避开对方的致命部位,因为心害怕惹上事情的潜意识会使得人尽可能的避免自己担负责任。但是朴佑赫这类的小混混们不同,他们经常动手,而且都是往狠的部位下手。

    朴佑赫本人曾经遇上过一位常年联系跆拳道的高手,硬是凭借着一股狠劲在对方的身上扎了几刀。在被打的鼻青脸肿的同时却成功的放翻了那名跆拳道高手。

    从那之后,他每次决心下手的时候都不会留情。因为他们知道,不够狠的话,躺下的就将是自己。

    许诺眯了眯眼睛,眼前的几个小混混下手非常狠,基本上都是冲着他的腰腹部捅刀子。而且非常凌厉没有一丝的犹豫,看上去就像是经常做这种事情。

    许诺的眼神之掠过一抹冷意。

    “有了!”朴佑赫心头一喜,眼前这个家伙动作笨拙,虽然闪开身子却行动缓慢,自己手锐利的刀子直接就扎向了他的左侧腹部。

    “这是你自找的!”朴佑赫的脸上露出一抹狞笑,手臂用力,试图将手的匕狠狠的捅入许诺的身体之。然而,身前这个男人却猛然抬起头看向自己,目光之满是嘲讽之色。

    朴佑赫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个家伙在笑什么,可是他却惊愕的现自己手的匕无论如何都无法再向前一步。就在他低头准备看一眼手的刀具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他的腹部猛然传来难以容忍的剧痛,然后他整个人都向后横飞了出去。

    对于这些人,许诺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扑向自己的几个混混全都被他一脚一个猛的踹飞。

    以许诺的力量他甚至足以将几人直接踢的内脏破裂而死,可是他却不是心狠手辣的街头混混,这几个人只是偷车,还没有到必须死的程度。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许诺肯定是要给他们一点教训才行,不然的话他们日后还会继续作恶。

    ‘咔嚓!’

    ‘啊!!!’

    许诺上前抬脚直接踩断了一名小混混的手臂,剧烈的疼痛使得其凄厉的嚎叫起来宛如厉鬼夜哭。既然偷东西,那就打断手。

    “不要!不要!我还没有成年!”接连两名混混被许诺踩断了手臂之后,下一名混混被吓坏了,拉下自己脸上的口罩眼泪鼻涕横流,满脸哀求之色的看向许诺。希望许诺能够看在他还没有成年的份上绕过他这一次。他实际上还是一个学生而已。

    “哦。”许诺点了点头,随即抬起腿用力的踩向了这个未成年男孩的手臂。

    ‘咔嚓!’

    ‘啊!!!’

    未成年或许在法律意义上会受到保护,可是许诺又不是法律。在他的心未成年的都已经能够拿着刀子一脸凶狠的捅人了,等到成年的时候岂不是更加无法无天?想到这里,许诺再次抬起脚踩向了这个未成年少男的另外一只胳膊。

    做错了事情必然是要付出代价,不仅仅是这次偷窃许诺的汽车。这更是为他们之前所做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啊!!!”那个自称未成年的混混直接就晕了过去。这种断骨的疼痛简直无法忍受,更别说是连续断了两次。对于他们来说,今天简直就是遇上了追命恶鬼。

    看着几名躺在地上眼泪鼻涕横流,甚至还有口吐白沫的混混们。许诺咧了咧嘴掏出钱包,从钱包之拿出一沓大额钞票仍在了地上“拿去看医生。”

    或许遥远之外的事情许诺无法看到,可是生在眼前的事情他绝对不会放过。如果之前没有丝毫能力的时候只能默默低头的话,那他现在拥有能力的情况下必然是要承担起一定的责任和义务。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虽然许多人会认为这是一句笑话,但是人们的内心之何尝没有这种念头?只是因为现实而不会说出来而已。

    许诺虽然没有到这种成为拯救地球的人的地步,不过犯在他手里的事情肯定不会放过。

    道歉与悔过当然可以接受,毕竟只要没做无法被原谅的事情的都可以重新做人。

    但是,做错了事情就一定要接受惩罚,不可能因为你道歉与悔过了,甚至是因为你是未成年人就可以轻飘飘的将事情揭过去。那被伤害的人该怎么办?活该吗?

    力不从心的时候许诺只能看着,心伤着。可是拥有强大能力之后他可不仅仅是看着而已。他已经有了动手的能力。

    ------

    天空之的雨滴终于落下,一开始还是稀稀落落,可是很快就变成了倾盆大雨。风雨交加之下整个城市内几乎都被雨雾所完全笼罩起来。

    “送你的。”匆匆忙忙跑上车的金泰妍抬手擦拭了下光洁额头上的水珠,惊讶的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一大束娇艳的玫瑰花,整个人都心醉了起来。

    “我们出吧。”许诺从一旁拿出纸巾递给半边身子都湿透了的金泰妍,轻笑开口“礼物我都已经买好了,希望伯父伯母不会嫌弃,我可是很紧张啊。”

    紧了紧怀的玫瑰花束,金泰妍的脸上露出一抹娇艳的红晕“都买的什么?”

    “你知道的,我不太了解你们这边的风俗。”许诺动大黄蜂设定好前往全州的导航“所以找了认识的本地人咨询过,买的都是补品礼盒什么的。人家说这是最稳妥的礼物。”

    “哼哼。”金泰妍擦拭干净脸上的水珠,看了眼窗外的瓢泼大雨,微微歪了歪脑袋看向许诺“你那么有钱,居然只送补品?”

    想到许诺送给自己的那枚彩蛋,想到自己在网上查询出来的那让她合不拢嘴的价格。金泰妍心就是一阵甜蜜,只是她并不想让许诺知道。

    在这个小气之风横行的国家之,男人给女人送如此贵重的礼物那真的就是真爱了。比黄金钻石还要真。

    许诺侧头看了眼面带红晕的金泰妍,勾起嘴角轻笑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去换礼物。”(。)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