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金泰妍急忙摆手“我只是在开玩笑。”

    这个国家之的女人接受的都是传统教育,而且这个国家的男女之间财务全都是分开的,哪怕是夫妻之间也是如此。

    在这个送一杯普通的饮料都算是正式请客要正式道谢的国家里,许诺的所作所为已经足以打动绝大部分女人的心,金泰妍自然也不例外。

    金泰妍能够感受到许诺对她的好,这份感情她非常珍惜。这才是她想要带着许诺回家正式拜访的主要原因所在。她想要和许诺完全正式的确立关系。心已经放在了这个男人的身上。

    “雨好大啊。”心情极好的金泰妍看着车窗外密集犹如珠帘玉落般的密集大雨,低声轻语“这种时候上高会不会很危险?”

    “你想怎样?”有大黄蜂自己驾驶,再大的雨也没有问题。不过许诺还是疑惑的看向一旁面色逐渐红润起来的金泰妍。

    “妈妈。”金泰妍没有回到许诺的话,而是自顾自的拿起手机给家里打了过去“嗯嗯,雨太大了,我们明天再出。嗯嗯,知道了知道了,挂了。”

    感受到许诺莫名的目光,金泰妍面色绯红,转过头看向车窗外的风雨“雨太大了,我们等雨停了之后再去。”顿了顿,金泰妍咬了咬嘴唇,压低了声音“我想去华克山庄喝酒。”

    许诺嘴角轻轻翘起,脸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表情“好。”

    风雨之,一辆亮金色的雪弗兰跑车从高路上转向向着华克山庄的方向开去。

    ------

    ‘咚咚咚~~~’徐贤站在金泰妍的房间门外,深吸口气用力的敲了敲门“姐姐,你在吗?”

    ‘咔嗒!’房门被打开,不过却是隔壁房间的房门,一脸睡眼朦胧的蒂芙尼走了出来看向徐贤“忙内啊,泰妍请假回家了,人不在。你有什么事情吗?”

    “啊。”徐贤微微扬起下巴,随即行礼“谢谢姐姐,我知道了。没有什么事情。”

    自从走红之后,少时的姑娘们就很少会在宿舍之待着了。家在尔的基本上都是回家待着,只有金泰妍,蒂芙尼等家不在尔的人才会继续住在宿舍。之前徐贤也想过找杰西卡,只是杰西卡此时已经回家了。

    而徐贤准备说的这种事情肯定是不能在电话之讲的,必须要当面才行。

    对于这位是非观念非常正直的少女来说,做错了事情就应该受到惩罚并且改正过来。

    许诺在金泰妍和杰西卡之间劈腿,那就要被揭穿然将他后赶出她们之间的生活。虽然这或许会对组合造成一定的影响,可是徐贤相信金泰妍和杰西卡很快就会从这件事情之恢复过来。

    没有经历过感情纠葛的徐贤不清楚真正动了心的人在面临感情波折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轻易就说要放弃。如果真的把事情爆出去的话,金泰妍和杰西卡之间的关系必然是老死不相往来。因为这两个人都动了真心。

    虽然之前有参演过情感类的综艺节目,可那不过是按照设定好的台词与场景进行演出而已。对于徐贤来说就像是在拍电影。虽然郑荣和很明显已经为了她而心动,不过徐贤对此却丝毫没有反应。

    因为本身优秀出众,无论是学识性格还是相貌身形都非常出众。尤其是其天使般的脸蛋与魔鬼般的身材在圈子里面非常受欢迎,曾经有无数的男人向她表达过爱慕之心。

    只可惜,相比于大部分爱慕虚荣的女人,徐贤的性格比较古怪。徐贤对于自己将来的另外一半要求非常严格,或许在外貌财富方面没有太高的要求,但是学识谈吐一定要达标,而最为重要的是人品一定要非常好才可以。

    像是许诺这种在两个女人之间劈腿的渣男,那是绝对不可能入得了她的眼的。

    只是,世事无绝对。没有人会知道未来究竟会怎么样,因为未知,所以未来才会让人充满期待。

    ‘咚咚!!’徐贤回到自己的房间之后,敲门声响起。随后一声夹杂着憔悴与疑虑的声音悄然响起“小贤,你在吗?”

    徐贤轻叹口气,这是林允儿的声音。

    “姐姐有什么事情吗?”开门,行礼,面色平静的徐贤看不出来与平时有任何的不同。只是身为多年的挚友,林允儿对于她可是非常了解,知道她这实际上是在生气。

    关上门进入房间,林允儿握住了徐贤的手。徐贤有些别扭的稍稍挣扎,不过没有挣脱。

    “小贤,我承认,我的确是接受了那个男人给的好处。”林允儿深吸口气,紧紧握住了徐贤修长的手,眼神这种带着一抹焦虑的出声解释“可是事情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那是什么样?”徐贤侧头,微微皱眉,目光之满是不解的看向林允儿。

    在徐贤的认知之,事情很明显。林允儿得知了那个男人劈腿同组合姐妹的事情,却被那个男人恐吓,随后那个男人给出了好处用来作为封口费。能够参与好莱坞大片的拍摄,这个封口费给的可真是有够大方的。

    徐贤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位闺蜜对于做一名演员有多么的执着,也知道作为一名小国家的演员能够参与好莱坞的大制作电影对她的吸引力有多大。

    只是,这确更加让徐贤感觉难以接受。在一起这么多年的感情在一次去好莱坞的机会面前就崩溃了?这感情也太廉价了。

    “”林允儿愣住了。她张了张嘴想要解释些什么,可是话到了嘴边之后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她现在能说什么?说许诺实际上是一个人,能够瞬间转移能够在半空之飞行,拥有强大的能力和势力,想要对付她们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小贤你无论如何都不能去招惹他,不然的话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

    这种话别说是徐贤了,如果不是林允儿自己亲身经历过的话,她自己都会一笑而过,视作一个玩笑而已。真当好莱坞电影里面的人出现在了现实之?

    而且,如果把许诺实际上是人的事情告诉了徐贤,那就等于是直接将她拉入了一个奇异的小圈子里面。这种事情知道与不知道之间可是天壤之别,无论是否相信。

    知道了,就等于是身处其。林允儿不愿意让这个被所有人疼爱的小妹妹陷入危险之。

    林允儿巴掌大的精致面庞上满是无奈与苦楚。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想要解释,可是残酷的现实却是说真话的时候没有人会相信。可是不解释的话,自己的友情就完蛋了。而且,以徐贤的性格来说她肯定会把这件要命的事情给捅出去。这才是林允儿最为担忧的时候。

    是人都会有个远近亲疏。哪怕是在号称团结,共同经历过黑海的少时之也是拉帮结派的。这其关系最好的就是林允儿与徐贤。她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

    林允儿深知许诺的恐怖,她不愿意让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那一幕再次在徐贤的身上重演。甚至于如果真的把事情捅出去的话,谁知道那个恐怖的男人会愤怒成什么样子?!谁知道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一旦那个男人把怒火宣泄在徐贤的身上想到这里,林允儿的心满是焦虑。

    房间内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之。林允儿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是紧紧抓住徐贤的手。片刻之后,林允儿深吸口气,神色异常严肃的看着徐贤“小贤,不论你会怎么想,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件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绝对不能!”

    “可是,这是错的事情啊。”徐贤的目光异常明亮,纯粹。“做错的事情为什么不能指出来改正?还要让错误继续下去?这岂不是让两位姐姐更受伤?”

    林允儿苦笑摇头,这些年来对于徐贤的保护有些过头了。虽然很聪明,可是却缺少基础的人情世故,心只有黑与白。

    深吸口气,林允儿的声音干涩“如果你真的说了她们才会难过受伤。总之这件事情无论如何都不能说出去,就当是姐姐拜托你了。”

    徐贤微微皱眉,眼神古怪的看着眼前的林允儿。片刻之后,她那白皙的脸蛋上逐渐飞起红晕,目光飘忽,有些不自然的低声开口“姐姐,你,你是不是也和他那个了”

    “那个?”林允儿神色一愣,一时之间没能明白徐贤说的是什么。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不是!”面色急变红的林允儿手足无措的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没有!”

    房间内的气氛很是古怪,两个红着脸的漂亮女人各自想着各自的心思,却都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最终,还是徐贤打破了这让人尴尬的沉默“姐姐,这件事情我会好好考虑的。”

    “唉~~~”看着拥有天使般纯净目光的徐贤,林允儿心哀叹一声。

    她可是知道这个妹妹可是非常固执的人,很多时候表面上会答应下来,可是接下来依旧还是我行我素!可是,她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先暂时安稳住徐贤再说。

    离开徐贤的房间之后,林允儿再次拿出了手机。还是没有任何的回复,许诺的手机根本打不通,而且短信也没有任何的回应。

    眼看着自己即将前往机场登上飞向好莱坞的航班,可是这件事情却还没有能够告知许诺。一旦事情爆出来,天知道那个恐怖的男人会做些什么事情?(。)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