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当然不会开机了,他此刻正在与金泰妍浓情蜜意的缠绵悱恻之,而且明天还要去金泰妍的家拜访。这种情况下他怎么敢开机?要知道杰西卡姐妹俩此时可都是在尔的。一旦她们打电话过来,许诺的乐子可就大了。

    “你是什么怪物吗?!”香汗淋漓,眼神都有些茫然的金泰妍勉力举起手重重的在许诺厚实的后背上面用力的拍了一下,出清脆的响声。

    “怎么了?”许诺停下动作,一脸无辜的表情看着身下的金泰妍。

    “让我休息一会。”面色红润几乎要滴出血来,光洁额头上的刘海早已经被汗水浸透。金泰妍微微张着樱桃般红润的小嘴,眼神之满是迷离之色的向着许诺哀求“我真的不行了,好累,我想睡觉。”

    “哦。”身上同样已经满是汗水的许诺抿着嘴角点了点头,目光怜惜的伸出手轻抚着金泰妍娇艳欲滴的脸庞“闭上眼睛,睡觉吧。”

    “你这个混蛋!”片刻之后,金泰妍咬牙切齿的恨恨的瞪着正在有规律律动着的许诺“你是怪物吗?是怪物吧?!你都不用休息的吗?你是真的想要我死掉吗?”

    “哦。”许诺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古怪的笑意,俯下身子亲吻上金泰妍的香唇“我们一起休息。”

    “”

    这天夜里,一场罕见的暴风雨侵袭了这座城市。倾盆的大雨从傍晚一直下到了深夜,整座城市都像是被彻彻底底的清洗了一遍。

    市内某座医院内接收了几个手臂骨折的患者,是由警察们送来的。这几个人是惯匪,长期从事盗车的犯罪行为。附近的警察已经追捕了他们很久,这次终于全都抓了起来。在治疗结束之后,这些人都将被直接送入监狱之等待上法庭。

    至于几个人哀嚎着叫嚷自己被恶意伤害的事情,警察们表示会认真调查。不过在那之前他们将在监狱之渡过一段漫长的时光。

    至于调查这种事情,如果不是出现了恶性案件造成极大的影响的话,警察才不会为了几个罪犯的伤势而大张旗鼓。这些警察认为这不过是街头混混们互相之间抢夺地盘而爆的斗殴而已。

    风雨交加之,满腹心事的林允儿带着公司巨大的期盼,在众多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前往机场登上了飞往好莱坞这个对于这个国家的娱乐圈来说至高无上的所在地。

    在登上飞机之前,林允儿的心满是忧虑。她的心感觉一场恐怖的风暴即将席卷而来。可是她此刻对此却是无能为力。

    一间布置的美轮美奂,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内。眉头紧锁的徐贤在房间内不断的来回踱步,最终还是下定了要揭穿那个骗子的决心。错误的事情一定要被改正过来。

    而在杰西卡的家,姐妹俩打打闹闹的心情异常愉快。丝毫都不知道一股潜流正在涌动,很快就将化为滔天巨浪将所有人都席卷其!

    城市郊外的峨嵯山,华克山庄酒店内。

    那间拥有半开放式空间,躺在卧室的床上就能够仰望无尽璀璨星空的奢华套房内。许诺与金泰妍一同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甚至因为太过美好,两人直接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午才被金泰妍的手机给吵醒。

    “是,是。我知道了,好。”一只光洁白皙的手臂从软云般厚实的天鹅绒被子伸出来,拿起床头上响个不停扰人清梦的电话接通。然后就有了之前的对话。

    “什么事情?”神情惬意至极的许诺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即舒展手臂将金泰妍拥入怀。

    娇嫩的肌肤宛如牛奶般白皙,依旧残留着昨夜激情之后余韵的金泰妍挥手向后给许诺来了一击手肘“公司的电话,今天有重要的行程让我取消假期。都怪你,今天不能回家了。”

    “和我没什么关系吧?”许诺轻轻撵动手指,一脸迷醉的表情“昨天晚上明明是你要来喝酒的。”

    “哼哼。”脸上迅布满红晕的金泰妍有些无力的将许诺做坏的手拿开,抱着被子起身开始寻找自己的衣服“我不管,都是你的错,现在我要回公司。”

    因为大雨,因为想要喝酒。所以原定的前往全州拜访家长的事情在公司有了临时行程的情况下不得不取消等待下次有机会再说。洗澡换衣服的时候又是一番缠绵,此时的两人正是浓情蜜意最为甜蜜的时刻。

    将金泰妍送去了她们公司之后,许诺驾车返回了别墅。暂时不同去拜访家长,许诺的心情也轻松了一些。毕竟只要一想到杰西卡,许诺的心里就会感觉怪怪的。

    回到别墅之后,许诺吃力些东西,然后在天台的游泳池里轻松惬意的游了一会儿。当许诺甩干头上岸之后却突奇想,疑惑着金泰妍是接到了什么临时工作,就连假期都要被取消?

    在卡希尔远去美国之后,许诺给自己的律师李光顺打了个电话去询问这件事情。随即他得知是临时安排了一次合作舞台,闲来无事的许诺决定悄悄过去看看。

    之所以要悄悄的过去,那是因为杰西卡与金泰妍都在。他可不想被她们给看到。

    汝矣岛,电视台。在这个娱乐业达的国家里,想要进入电视台可不容易,需要有专门的通行证才可以。不过这可难不倒许诺,在电视台门口转了一圈之后,许诺找了一处无人的角落,一阵空间波动人就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许诺再次现身的时候,已经身处于电视台之。

    电视台内部人来人往,所有人都是匆匆忙忙的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因为各种各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也不会有谁闲着没事干跑去一个个的查看进来的人是不是都有通行证。

    心情不错的许诺悠闲的在电视台内转悠,一间间演播厅的轻松观看工作人员们进行拍摄。

    以前看节目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不过此刻看到幕后制作感觉很是新奇。只是,许诺的好心情却在一处无人的后台长廊被毁坏殆尽。

    因为是临时行程,除了林允儿之外的其她人此刻都在电视台的候机室内,徐贤也不例外。

    在化妆师化好了妆容做了头之后,徐贤就悄然站在一旁看着同样都是满脸幸福之色的金泰妍与杰西卡,还看到了两人之间说笑打闹,心的古怪感觉更加浓郁。

    徐贤很想现在就大声的告诉这两个傻女人,你们都被一个男人给骗了。可是她虽然固执古板,却不是个笨蛋。深深的知道现在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四周这么多的人,一旦说了出去要不了多久这件事情就将传遍整个圈子里。

    到了这个时候,徐贤的心反倒是有些害怕起来。她害怕真的把事情说出去之后,这两位姐姐将再也不会有此刻这种愉悦的心情。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对她人幸福动刀的刽子手。

    因为实在看不下被蒙在鼓里的金泰妍与杰西卡说笑玩闹,一脸的幸福与开心的表情。徐贤悄然离开待机室准备去洗手间冷静一下。然后,她就在前往洗手间的走廊上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让她现在内心纠结不已的男人。

    “啊,你好。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吧。”看着眼前穿着一套带着浓郁性感元素的纯白演出服,修长柔顺乌黑亮丽的头,紧身的热裤与酒红色高跟鞋将修长白皙****展露无遗的徐贤。许诺的目光微微有些愣,好在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笑着上前伸出了手。

    许诺原本就是准备偷偷的看看而已,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上少时的人。不过眼前的少女明眸皓齿,身形修长,********身材火爆。尤其是在穿着这种性感服装的时候的确是非常吸引人的目光。

    因为同时与这个组合的两个女人交往,许诺对于这个组合的成员都了解过一番。知道眼前的少女被媒体们称为天使面容魔鬼身材。此刻近距离仔细看,感觉向来都是喜欢撒谎的媒体这次的确没有说错。

    虽然心对于眼前这个破坏组合情感的男人感官已经差到了极点,可是常年的教育还是让她非常有礼貌的微微躬身行礼。至于握手,还是算了吧。

    “您好。”徐贤的声音很平静,不过许诺却有些愕然。因为他已经听出来了徐贤话语之的冷漠,疏离,甚至还带着一丝的厌恶。

    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许诺还没有到一定要让所有人见面就喜欢自己的程度。他只是轻笑摇头,转身准备离开。既然没什么好说的,那就不说好了。

    许诺不是变态也不是神经病,他不可能一直使用心灵感应能力去倾听每一个人的心声。别说他的精神力支持不了,就算是能够做到倾听身边任何人的心声他也不可能这么去做。

    每个人的想法都完全不同,这么多的杂念涌入脑海之对于当事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酷刑摧残。而且他也没有兴趣去感知每个人的**。

    许诺既不是狗仔,也不是偷窥狂。因此,察觉到徐贤淡淡的漠视与未解的敌意之后,许诺只是轻轻摇了摇头就准备离开。

    然而,徐贤一句话就让他顿住了脚步。

    ”你这么做是不对的。“(。)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