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许诺目光疑惑。

    “你这么做不对。”徐贤瞪大眼睛看着他,声音平静。

    “我做什么了?”许诺抬手揉了揉眉心,他的心闪过一抹不妙的感觉。

    “你离开她们吧。”徐贤的声音平静,就像是说着一件很是普通的事情“离开泰妍姐姐和西卡姐姐。”

    这是昨天晚上林允儿走后徐贤做出的最后决断。她想到让许诺自己离开,消失在她们的生活之。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你是怎么知道的?”许诺终于明白了,他心里咯噔一下,表面上却是没有任何异常,只是掏出烟来点燃一根,即便头上正顶着个禁止吸烟的标志。

    “嗯?”许诺心微微惊讶,他的心灵感应能力居然听不到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在想些什么,这还是他第一次遇上这种事情。不过现在他没有心情去关注这件事情,如何解决眼前的麻烦才是当务之急。

    许诺面带微笑,不过眼神却一点都不温和,甚至还带着一抹凌厉之色。他没有靠近徐贤,只是紧了紧自己的手“既然你知道了,那事情就简单了。我不想和你解释什么,我也不会离开她们。我会给你选择。”

    许诺丢掉手的烟头踩灭,目光凌厉“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也不想知道。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封口费随便你挑,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又或者是广告还是别的什么都没有问题,只要你想要的话,哪怕是去好莱坞拍电影也可以。”

    “呵~”徐贤突然捂嘴笑出声来,果然真的是好莱坞的电影啊。

    许诺一愣,不明白这个姑娘怎么突然间自己乐呵起来。顿了顿,接着开口“至于第二个选择,我想你不会想要知道。”

    “你这么做不对。”徐贤的声音平静,还是那句话。

    许诺不自然的皱起了眉头,微微眯起眼睛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古怪少女。

    女孩的眼神纯净清澈,没有什么杂念。没有狡黠,没有畏惧,没有愤怒,没有义正言辞也没有鄙夷蔑视。什么都没有,就像是清澈干净的池水一样干净。

    平静的眼神,平静的神色,平静的声音。许诺感觉自己的头开始疼了。

    这是什么个情况?难道真的把自己当作正义的天使了?难道她还想要代表月亮消灭我?

    许诺之前也曾经或多或少的了解过一些关于这个组合成员们的个人信息。他也只能是从网络以及各种媒体上面了解,之前无论是金泰妍还是杰西卡从来都不会在他的面前提起同组合的其她人。反倒是郑秀晶偶尔还会说上两句。

    据说面前这位少女是圈子里面罕见的古怪角色,甚至许多人都说她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圈子里。一处五颜六色的大染缸里面却出现了一朵白莲花,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到怪异。

    能够在至关重要的选拔唱儿歌,因为别人夸奖性感而落泪,坚持己见从来不会因为各种压力而妥协。这就是许诺之前了解到的徐贤。

    或许之前许诺还曾经为这种特立独行的女孩而叫好过,可是此刻当事情落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许诺已经是满心的烦躁了。

    深吸口气,许诺面上一片冰冷“我承认自己做的不对,不符合你的为人处事观念。然后呢?你准备怎么做?”

    “你离开。”徐贤的声音依旧平静“你离开她们,永远别再出现。”

    虽然声音不大,可是却带着不能拒绝的意味。仿佛就是被宠坏了的孩子在索要自己的玩具那样理所当然。在她的心,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了,对所有人的伤害都最小,而且还为这个坏男人留下了最后的面子。

    “我不走。”许诺微微摇头“我不会离开任何人,我不但不会走,还要拥有同时拥有她们。你能怎么样?”

    “姐姐们知道你是这种人吗?”徐贤的声音终于有了改变,带着丝丝冷意。

    “她们不知道。”许诺笑了笑“在她们的眼,我一直都是一个好到不能再好的男人。温柔体贴,会照顾人,对她们都是一心一意而且还事业有成。像是我这种好男人她们说什么都不会放手。所以,如果你真的为自己的姐姐考虑的话,那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你一旦说出去,那她们就会陷入痛苦之。”

    面对着这种颠倒黑白,直接大言不惭宣称自己就是想要脚踩两只船的‘玩家’涉世未深的徐贤眼神之终于开始动怒。微微有些婴儿肥的脸上也出现了变化。

    徐贤并不是傻瓜,相反她非常聪明。她知道自己的姐姐们一直都希望能够找到好男人,而在这个古怪的国家之,以她们这种被轻视的身份想要找到一个好男人谈何容易。

    如果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像是他所说的那样在泰妍西卡面前表现的话,那时间拖的越长,她们陷的就会越深,造成的危害也就越大。

    这个男人的真面目真是可怕,她打算回去之后立刻就在泰妍和西卡的面前揭开这个男人的真面目。就算短时间之内会心痛,可是能够及早摆脱这种男人也算得上是一种长痛不如短痛的选择。

    “你要想清楚。”许诺轻声开口“你说出去的话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难道要看到她们受伤吗?”

    许诺当然也想过效仿林允儿的方式来上一次恐吓,只是眼前的少女看上去并不是那种能够被轻易威胁住的人。而且许诺现在越来越不愿意让更多的人知道他所拥有的秘密。因为知道的人越多,他将要面临的危险也就越大。

    现在就连军情六处都是开始加强对他的注意力,许诺的确是不能再冒风险。或许之前他对这个问题了解的不够透彻,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不同。

    就像是之前在莫斯科的时候一样,如果军情六处知道了他的秘密,那来的估计就是一整个皇家空勤团的精英作战部队。像是这种越常理的存在会引起无数人的疯狂,尤其是那些当权者们。

    许诺一旦暴露了秘密然后被抓住,必然是落入实验室小白鼠的下场。当权者们会想方设法的弄到许诺的秘密和能力,那可真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毕竟这种诱惑没有人能够拒绝。

    而如果抓不住他的话,那就会毫不犹豫的进行人道毁灭。到了那个时候别说是普通的军队突击了,各种武器直接狂扔都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导弹雨,甚至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都有可能会动用。至于有可能会造成的误伤什么的,反正媒体是不可能报道出去的。

    就像是浣熊市的事情,如果不是后来扩散的太过厉害实在是没有办法控制的话。那在媒体的口不过是一次核电站的事故而已。谁会去关心所谓的真相?

    不受控制的力量要么被终结,要么被严密关押起来进行研究。绝对不可能会放任不管。唯一能够让掌权者们放任不管的可能,就是这份力量强大到无法对抗,不得不选择合作。那是一种没有办法,不得不妥协的情况。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此时的许诺还没有能够对抗这些暴力机构的能力。

    他还没有强大到让所有人不得不与他进行妥协的地步。他还需要时间,许诺在任务世界之不断是让自己更加强大,直到能够拥有足够保护所有人的力量为止。

    实际上此时的许诺已经在考虑要如何清除掉这些潜在的危险。无论是帕夫柳琴科还是林允儿都在他的考虑之内。这个时候实在是没有必要再给自己的名单上面再加上一个名字。他更想用其他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说,收买。

    “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对她们都是真心的。”许诺轻吸口气“这件事情当作不知道远比你说出来要好。你要知道,有些时候许多事情一旦做出来就将再也没有收回来的可能,你可要想清楚。我可以为你提供任何你想要的东西。”

    徐贤目光清澈,漂亮的双眼好似星辰般明亮。对于许诺的劝说,徐贤的反应非常平静,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反应。

    徐贤可不是什么涉世未深的少女,要知道她可是在娱乐圈里面工作,没见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傻乎乎的女人在练习生时代就已经被这个圈子淘汰了。人虽然正直,可是却不傻。

    对于许诺所说的一切,徐贤甚至于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她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少女,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无论他人任何影响都不会有所改变。许诺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全都是辩解而已。

    不管话语说的有多么动听,可是实际上依旧不过是想要继续劈腿而已。出点就是错的,那后面无论怎么做也同样都是错误的。既然许诺不愿意自己离开,那徐贤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意思。

    ‘铃铃铃~~~’许诺虽然无法感应到徐贤的心声,不过却依旧能够从她的表情与目光之看出来些什么。正当他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手机却响了起来。

    “怎么了?”许诺微微转身,声音之带着一抹焦躁。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的是林允儿,在飞机上的这十多个小时里,她的心情宛如热锅上的蚂蚁,等到下了飞机之后立刻就给许诺打了电话。

    心头好似若有所思,许诺猛然转过头看去,眼前的少女已经悄然离开!(。)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