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要她还是要我?

 热门推荐:
    “求你不要伤害她,她还是一个孩子!求你!”这个会让人遐想的声音来至于此时身处于洛杉矶机场的林允儿。

    当她得知徐贤已经主动找过许诺之后,之前她曾经经历过的那次宛如噩梦般的经历再次浮现在了眼前。唯恐许诺会用同样的手段去对付徐贤,林允儿急切的恳求,声音之都带上了一丝颤音。

    “现在不是我要伤害她,而是她在伤害我!”许诺加快脚步,迅向着远去的徐贤追过去。如果不是四周已经有了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以及无处不在的监控,许诺早就直接瞬移过去把她给抓住!

    “小贤她不太明白这些事情,我会给她打电话好好说说的。”电话那头的林允儿同样心情急切,生怕身处于愤怒之的许诺会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来。她可是见识过许诺强大的力量的。那可不是人类能够对抗的力量。

    “现在来不及了。”许诺顿住脚步,目光深沉的看着远处走廊尽头的高挑身影推开一扇房门走了进去。那里是少时的待机室,许诺无论如何也不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女人的面前。这个时候,许诺只能是心里祈祷徐贤不要做傻事。

    实际上在很久之前,甚至是当初在饭店的时候金泰妍主动上前与他说话的时候,许诺就已经有了觉悟。

    因为有了远常人的能力,原本被压制,被道德束缚的心自然会变的不安分起来。许诺的贪心从道德角度上来说当然是错的,可是从人内心的贪欲与野心来说却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

    这种念头基本上是个人都会有,区别不过在于有没有能力做到而已。许诺现在有能力做到,所以他就释放了自己想要多吃多占的贪欲与野心。

    只是,作为一个聪明人,许诺早已经预料到这种脚踩两条船的事情终究会有被曝光出来的一天。

    他这些日子以来竭尽全力的不过是尽可能的延长这个时间而已,但是却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至于原因,很简单。那是因为无论是杰西卡还是金泰妍都不是那种能够被收买的女人。

    钱可以买到一切,但是唯独无法买到爱情。

    作为拥有自己事业的现代女性,她们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接受这种事情。实际上就算是那些为了钱而愿意接受的女人其所接受的也只是钱而已,并不是爱情。

    许诺对这一天的到来早已经有所预料,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原本想着尽可能的让自己变的更加强大,就像是草原上的雄狮向着雌狮展示自己的强大一样。至于是由谁来踢爆这件事情,他反倒是真的并不是很在意。

    不过想是这么想,可是一旦事情真的生了,那许诺还是会被气的浑身抖。哪怕那个人是一位靓丽的少女也不行。

    哪怕是吃了nct-48,许诺此刻也想不到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只能是将希望寄托在徐贤能够悬崖勒马上面,然而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微乎其微。

    没多大一会儿的功夫,那间房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一群靓丽的少女们哄闹笑着走了出来向着演播厅的方向走去。

    看着笑容满面的杰西卡与金泰妍说笑打闹,许诺心头突然间莫名的松了下来。既然是已经注定了的事情,那就没有必要太过纠结了。如果徐贤真的要说出去的话,他现在已经来不及阻止了。

    而且就算是阻止了这一次,那下一次呢?上一次是林允儿,这次是徐贤,那下一次又是谁?许诺难道还真的能一次次的将所有人都摆平?

    随着时间的推移,会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将会越来越多,而且金泰妍和杰西卡并不是傻子,总有她们察觉到的一天。这是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的事情。

    之前许诺在金泰妍主动接近的时候没有选择拒绝,就已经注定了今天将要生的事情。他或许能够拦住一次两次四次,可是却无法拦住无数次。

    “呼~~~”许诺解开衣领上的扣子,微微仰起头深深的舒了口气。

    既然事情已经无法避免了,那就平静接受吧。当然了,作为主动拆穿这件事情的人,徐贤也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心情不好的许诺甚至都懒得步行离开,直接瞬移回到了别墅。

    “政宰啊,刚刚那边是不是有个人啊。”一名电视台的工作人员用力的揉了揉眼睛看向之前许诺所在的位置,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询问着自己的同事。

    “前辈,您是不是太累了。”年轻的员工看了眼不远处空无一人的走廊,笑着打趣“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喝杯咖啡再去看看少时的表演?”

    “你这个家伙。”之前的员工笑骂了一声,当作是自己看花了眼,转身就继续去忙碌着自己的工作。

    这个国家的竞争是如此残酷,如果没有背景的话就不得不背负着巨大的压力努力工作,任何时候都不能松懈。

    少时这次的临时行程很快就顺利完成,返回公司之后徐贤却主动找上了金泰妍和杰西卡“姐姐,我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忙内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们的?”一旁的蒂芙尼不干了,上前抱住金泰妍撒娇抱怨老幺搞区别对待。

    “行了,别欺负忙内了。”金泰妍拍了下蒂芙尼的屁股,转头看了眼一旁同样一脸不解之色的杰西卡“什么事情啊,不能在这里说吗?”

    “很抱歉。”事到临头,徐贤反倒是紧张起来,她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都在不断加。这毕竟不是什么好事情,她现在已经不知道一旦真的拆穿之后究竟会生什么样的可怕后果。只是,此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

    徐贤用力的吸了口气,躬身行礼,声音之都带着一丝的颤抖“很抱歉!”

    “”金泰妍与杰西卡面面相觑,她们都感觉到事情的不同寻常,心涌起了一丝古怪之夹杂着畏缩的情绪。

    “究竟是什么事情?还要避开我们?”蒂芙尼一脸的疑惑表情看着人走入一旁的一间无人练习室内。

    “不清楚,不过我也很想知道啊。要不我们去偷听?”一名身形高挑,肤色略显暗淡可是容貌在少时之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少女同样是满脸的好奇之色。

    “这样不好吧。”蒂芙尼虽然嘴巴上说着不好,可是脚步却已经开始向前移动。

    只是,没等她们靠近,房门就猛然被打开了。

    面色好似要滴出水来的杰西卡浑身都在颤抖,那目光就像是南极大6的冰川一样寒冷。

    “我只是路过~~~”蒂芙尼被吓了一跳,还以为是她因为自己想要偷听而生气,急忙出声解释。

    只是,杰西卡却连看都为看她一眼。用力的踩着恨天高‘咔嗒咔嗒’的向着电梯走去。

    没等蒂芙尼出声询问,同样身上散着丝丝寒意,目光都有些空洞的金泰妍走了出来。

    “我只是”蒂芙尼刚想再把之前的话说一遍,可是近距离的感受到自己闺蜜的身上所散出来的那股让人冷的气息,后面的话压根就说不出来。

    金泰妍同样是向着电梯走去,与杰西卡一同等待电梯。只是,两人之间却好似带着丝丝的电火花!

    等到金泰妍与杰西卡一同离开之后,用力拍了拍胸口的蒂芙尼等人才匆忙进入练习室,她们的好奇心此刻已经爆棚。

    “忙内!究竟怎么了!?”蒂芙尼的声音都带着丝丝的颤音。

    “我是做错了吗?”跪坐在地板上的徐贤双目失神,低声自语。

    金泰妍与杰西卡的反应与她预计的完全不同,那种自内心的寒冷感觉让她不寒而栗。此时此刻,她甚至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

    ‘滋~~~’一辆奔驰车与一辆宝马车几乎是同时停在了许诺别墅的大门前。

    金泰妍与杰西卡下车之后互相看着对方,眼泪不争气的流淌下来。

    如果说之前还对徐贤的话有所怀疑的话,那当她们看到对方真的找来了这里之后,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明了。

    “唉~~~”躲在房间里面的管家詹姆斯看着两位女士用力踩着地板走进别墅,无奈的摇头叹息。他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老板要让所有人全都回避了。这种事情还是躲的远远的最好,至于上茶什么的,还是算了吧。

    “要她还是要我?”性格直爽,心情都写在脸上的杰西卡没有废话,来到楼顶的泳池旁边看向刚刚从泳池内爬上来的许诺下了最后通牒。

    虽然伤心愤怒,可是她却不愿意就此放弃许诺。甚至愿意原谅许诺,前提是许诺能够回心转意。

    而金泰妍则是身子微微一颤,垂下头默然不语。

    “都要。”许诺的回答很简洁,这就是他的真实想法。既然事情已经是这样了,那他也没有继续隐瞒的必要。实际上这些日子以来,他的心情也不好受。

    “呵~~~”杰西卡微微扬起珠圆玉润的下巴,冷笑一声之后深深的看了眼许诺,随即转身离开,没有一丝的犹豫。

    片刻之后,垂着头摆弄自己手指的金泰妍抬起头看向许诺,莞然一笑“看来不用去家里拜访了。”

    许诺微微眯起眼睛,看着转身离开的金泰妍咬了咬牙。垂下眼睑,低声自语“既然你真的这么做了,那就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

    “没逃跑?”再次见到徐贤的时候是在一间空旷无人的房间内,许诺双臂环抱,似笑非笑的看着徐贤。

    “为什么要逃跑?”哪怕知道许诺来意不善,徐贤也丝毫没有畏惧的与其对视。在她的心,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

    “嘿~”许诺怒极而笑,猛然上前一步抓住了徐贤的双肩就准备给她来一个瞬间移动。然而,就在此时戒指声音却突然在他的脑海之响起“找到了!立刻进入任务世界!”

    没等许诺反应过来,他整个人与身前目光惊骇的徐贤就消失在了原地。

    “咚!”再次恢复过来的时候,立足未稳的许诺直接就扑倒了徐贤,两人抱在一起摔倒在了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上。

    没等许诺反应过来,耳畔就传来了清晰的英语广播“前往巴黎的旅客请注意,请尽快前往25号登机口,您所乘坐的18o号航班就要起飞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