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逃过了死神的追杀吗?”听到有人躲过了死神的追杀,徐贤的声音顿时为之一振“那我们可以去找他们寻求帮助。”

    “这不是一回事情。”许诺微微摇头“那几个幸运儿的故事是世界背景,但是我们并没有上18o号航班,与他们的故事无关。我们是属于被死神单独追杀。而且,那几个乘客虽然暂时逃过一劫,不过最终还是全都死了。没有谁能够真正躲过死神的追杀。”

    “那我们”徐贤的话被许诺打断,拉开出租车的车门让她上车,低声嘱咐“少说话,一切都听我的。”

    许诺并不清楚这个世界上的死神是一个组织还是单独的存在,也并不清楚死神会如何来追杀他。不过他却知道现在的要事情是找到一处能够住宿的地方。

    因为没有护照等能够证明身份的证件,许诺只能是带着徐贤来到以混乱著称的布鲁克林区找到一家廉价酒店投宿。这种只有区区几个平方米房间的酒店只要有钱就能住,没有人会去询问你的身份。当然了,遇上警察临检算是自己倒霉。

    “刚刚那个人看你的眼神就像是想把你吃掉一样。”来到一处布满了各种灰尘甚至是蜘蛛网,空气之弥漫着一股腐朽气息的狭窄凌乱的房间内,许诺取出水瓶递给眼前的徐贤笑着打趣。

    之前在前台付账的时候,那名满脸横肉的白人收银员一脸情se的死死盯着徐贤。毕竟这个世界相比于现代世界差距了十多年的时间,在信息时代的十多年时间几乎就是一个时代的差距。作为艺人的徐贤身上的气质在现代世界就已经非常吸引人,跟别说是这个时代了。

    “那个”徐贤虽然也很恶心那个白人的目光,不过她此刻更加关心的却是另外一件事情“这个房间太小了,而且只有一张床,能不能再多要个房间?”

    像是这种只有数平方米大小,混乱肮脏,空弥漫着让人作呕气息的昏暗小房间里面挤上一个人都已经受不了了,更别说是两个人,而且还是一男和一女。从小就被宠爱的徐贤哪里住过这种宛如贫民区一样的地方?

    “你没有看过死神来了系列的电影,所以你不知道死神的可怕。”许诺笑了笑“死神会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来杀人。如果没有我在一旁,或许明天早上我过来的时候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在亲眼见识到一架航班如同许诺所说的那样在眼前凌空爆炸之后,徐贤的心对于许诺的话已经没有了丝毫的怀疑。

    求生是人类最大的本能,甚至过了延续生命后代。年纪轻轻的徐贤并不想死,被许诺卷入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之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她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那个,让你睡在地上真是不好意思。”徐贤抬手拢了下耳畔的秀,微微躬身行礼道谢。

    “谁说我要睡地上的?”许诺惊讶的开口“我需要良好的休息来保持体力对抗死神的追杀。所以应该是你睡在地上才对。”

    “”徐贤此刻看向许诺的眼神非常明确,漂亮的大眼睛之写满了你是个坏蛋!

    “呵呵~~~说笑的。”许诺摆了摆手开始打地铺“早点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

    在纽约这座世界顶级的大都市之自然也少不了阴暗混乱的角落,而最为集的所在地就是在这处布鲁克林区。

    这里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熔炉,这里几乎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自然而然的,这里的犯罪率之高哪怕是在美国都属于屈一指。

    在新世纪之后这里的治安状况有所好转,可是在那之前这里是典型的混乱之都。

    听着窗外连绵不绝的警车声响以及不时传来的夹杂着各种莫名口音的呼喊叫骂声响,甚至还有枪械击的恐怖声音。从未脱离过保护的徐贤躺在满是古怪味道的床上根本就无法入睡。

    对于她来说,此时就像是从天堂来到了地狱。原本平静的生活不复存在,自己瞬间成为了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偷渡客,更加恐怖的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亲无故。

    之前许诺已经说过了,别说现在是在纽约,就算是在尔也绝对找不到自己的亲人,他之前在其他世界之早就实验过许多次。像是他这样的异时空来客在这个世界之根本没有存在的痕迹。

    孤独,恐惧,心力憔悴再加上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这一切都让这个正直善良的小女生感到绝望。此刻在夜幕深垂之时,晶莹的泪珠完全忍不住的流淌下来。

    徐贤急忙抬手捂嘴,试图阻止自己哭出声来。只可惜,她的眼泪根本就止不住。而且房间是如此的狭小,夜晚又是这么的安静,许诺怎么可能听不到。

    随便在地板上铺了个毯子就睡下的许诺在听到徐贤的哭泣声之后心也有些后悔了。

    “抱歉。”侧身而卧的徐贤突然感觉一只温暖的大手轻抚在了她的脸上,耳畔传来许诺低沉的声音。感受到身旁传递过来的温暖,在寒冷孤寂之满是无助的心头淌过一抹暖流,哭泣的声音渐渐消失不见。

    夜深人静,空寂无人,布满了各式垃圾的昏暗走廊上莫名的吹过一阵寒风。地板上散落的易拉罐与废旧报纸四处滚动出古怪的声响。走廊上那盏昏暗的灯光闪动几次之后彻底暗灭下来。

    第二天,天色放亮。许诺与徐贤早早起床简单洗漱一番就离开了这座黑旅馆。

    虽然美国人没有身份证,可是这并不代表着在这个国家就可以随心所欲。相反,美国人使用社会保障安全号以及驾照作为自己的身份证,对于审查制度更加严格。

    因为有太多的偷渡客想要在美国追寻自己的美国梦,拥有强大力量的移民局以及各地的警察们都很喜欢抓偷渡客,因为一旦抓住了就可以狠狠的敲上一笔。

    许诺他们没有身份证明也没有钱,至于让戒指帮忙安排个身份这种事情在戒指陷入沉寂毫无反应之后也成了奢望。此外他们还要面临着死神的追杀,这的确是很让人挠头的事情。

    “两个汉堡套餐,外带。”来到一间美国街边常见的快餐店内,许诺递出了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选了两个汉堡套餐。

    “看什么呢?”售货员忙着打包的时候,许诺转身看向身后的徐贤。

    这间快餐店的面积不大,店内只有两名员工以及几张简易塑料桌椅。不过在收银台的上面挂着一台电视,此刻电视上面正在播放的是昨天晚上生在肯尼迪机场的飞机失事惨剧。

    看着那满地还在冒着黑烟的残骸,许诺微微摇头“他们的故事已经结束,现在最好多关心一下自己的事情。”

    “我知道。”神色有些憔悴的徐贤低声回应“我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也不是悲天悯人的圣人。我只是在担心这几天的危险。我真的很害怕。”

    “别担心。”许诺扬了扬下巴,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我会保护你。”

    因为是清晨,街道上的行人与车辆都不算多。骑着自行车送报纸的报童与清晨锻炼和遛狗的人悠闲轻松的在街道上漫步,看上去一切都非常安静祥和。

    这条街道转弯处驶过来一辆为餐馆运送生鲜的冷藏车。这辆车从宾夕法尼亚开了一整夜才过来,即将抵达目的地使得开夜车的司机开始松懈下来。看着眼前的街道上没有什么车辆,掏出香烟与火机就准备来根烟提提神。

    或许是因为长时间开车导致精神疲惫,拿在手里的火机不知道怎么的抖了下手就摔在了脚畔。

    “****。”满脸横肉的司机低骂一声,看了眼前边街道上没有车辆就俯下身子去捡火机。等他拿起火机重新坐好的时候,赫然现一只拉布拉多突然从街边冲了出来直接奔向车前。

    因为疲劳和受到惊吓,司机本能的猛打方向盘试图躲避。冷藏车猛然向着街道旁边冲了过去,而在十多米之外就是许诺他们所在的快餐店!

    面带笑意的许诺正准备对徐贤说些什么的时候,猛然间拦住徐贤的腰将她抱起,随即整个人都消失不见。

    ‘哗啦啦~~~’快餐店临街的巨大玻璃瞬间就被撞个粉碎,体形巨大的冷藏车整个都钻进了狭小的快餐店内,玻璃与各种建筑材料四处飞溅,浓烟溢出,场面看上去非常凄惨。

    “这可真是有够突然的。”瞬移来到外面街道上的许诺将徐贤放下,看着已经被完全撞毁的快餐店摇了摇头“可惜了我的二十美元。”

    面色苍白的徐贤看着不远处惨烈的车祸现场,猛然双手捂嘴跑到一旁呕吐起来。

    “这就不行了?”许诺笑着上前递上纯净水瓶“现在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你是不是经常遇上这种事情?”喝了口水之后,徐贤的神色明显好了许多。她现在开始好奇许诺的故事了。

    “这个等下再说。”许诺摆了摆手看向远处呼啸而来的警车“先离开这里。”

    死神的追杀无处不在,不过却也不是连续不断的出现。在另外一处街区卖好早餐之后许诺又在报亭之买了份地图以及几份报纸,随后在药房之买了套家庭用医疗箱。

    等到做完这些事情许诺才带着徐贤回到之前租住的那处黑旅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