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你的能力之一?”看着许诺手一番医疗箱就消失不见,徐贤目光之神彩连连。如果不是魔术而是真实存在的话,这种事情真的是非常吸引人的眼球。

    “嗯。”许诺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的意思“你先吃点东西吧,昨天到现在已经很长时间了。”

    “哦。”徐贤看了眼坐在一旁翻看报纸的许诺,伸手拿起了一份汉堡。

    如果这个画面让她的那几个姐姐们看到,必然会大声尖叫。因为徐贤曾经说过汉堡是垃圾食品,吃多了会死掉。只是,她现在一边喝着水一边啃着汉堡的样子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其曾经说过这种话。

    人类最好的老师永远是现实,在现实的压迫之下没有什么事情是无法改变的。吃汉堡可不是什么无法做到的事情。

    “你不吃点东西吗?”用力咽下嘴里的汉堡之后,腹的饥饿感觉稍稍被压制。徐贤看向一旁全神贯注翻动着报纸的许诺出声询问“在看什么呢?”

    如果是一个人独自面对这种压力,那对于内心的压制可想而知。甚至就连睡觉都不可能安稳,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在睡梦之被杀死。可是有了伙伴之后就完全不同,至少有了一个可以说话的存在。

    之前对许诺感官非常差的徐贤此刻已经可以与他轻松交谈,毕竟人是群体性生物,天生就畏惧孤独。本能的就想要与同类靠近。

    “我们必须要有合法的身份才行。”许诺仔细的翻动着手里厚厚的一摞报纸,他看的可不是纽约时报这种大型报刊,而是许多当地名不见经传的小报纸“正规渠道不可能,也没有那个时间。所以我们需要伪造的身份证明。”

    “你是说假护照?”徐贤惊讶的张开嘴巴,伪造身份证件这种事情她只是在新闻之听说过,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有用上的一天“可是会被现的吧?”

    许诺面带轻笑的伸出手轻轻拭去徐贤嘴角的面包屑,弄的少女面色通红“不是假护照,而是假的驾照与社会保障安全号码。被现是肯定的,只是这个时代的互联网技术远远没有我们那边达,而且只要我们不弄出什么引人瞩目的事情也没有谁会主动去追查。我们只要能用天就足够了。”

    顿了顿,许诺接着解释“世界上各个地方都有办证的,纽约也不例外。这些人不会去大街上贴小广告或者是传单,他们会在报纸上介绍自己的生意。”

    “报纸?”徐贤目光明亮,眼神之满是疑惑之色“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

    “正规的大型报社肯定不行。”许诺抬手晃了下手厚厚的一摞报纸“不过普通的地区性报纸甚至是社区报纸上却能够找到他们的信息。当然了,他们也不会傻到直接在报纸上说自己是办证的。他们的广告都是信息技术公司。”

    “你知道的可真多。”徐贤由衷的佩服许诺。能够知道这么多生僻的知识可不容易,那是需要极大的信息阅读量才行。而且这些知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派上用场。

    “我已经找到了。”许诺笑着开口“不过在去之前我们还要去弄些钱才行。毕竟办证可不便宜,而且我们这几天也需要花销。我吃点东西休息一下,我们下午出去。你待在我身边,什么地方都不准去。”

    “哦。”徐贤应了一声,看着大口吞咽着汉堡的许诺有些疑惑的出声询问“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嗯。”忙着吃东西的许诺头也不抬的回应“昨天晚上你哭着睡着了之后死神来过一次,想要用老旧的电路进行攻击。我被电了一下,一晚上都没有睡好。”

    “什么?!”徐贤瞪大眼睛双手捂嘴,目光骇然的看着许诺“我睡觉的时候居然你还好吧?”

    “没什么。”许诺晃了下脖子快消灭手最后一块汉堡“我睡一会,你就待在这里哪里都不许去。”

    看着躺在狭窄单人床上的许诺,徐贤的目光复杂。

    她之前认为许诺就是个坏蛋,可是这短短十多个小时的相处之后却愕然觉这个人与自己所想的有很大不同。至少昨天晚上他安慰自己睡觉的时候居然没有丝毫的拒绝,反倒是很安心的陷入了沉睡之。

    徐贤坐在床边看着许诺的脸,心头百转千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许诺很快就陷入了睡梦之,只是心心事重重使得他哪怕是在睡梦之也是眉头紧锁。片刻之后,徐贤伸出了手放在许诺的眉心处轻抚着他皱起的眉头,在窗外初升的朝阳映照下展露出一抹温馨的气息。

    许诺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才醒过来。他睡觉的时候很警觉,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会立刻清醒。只是看起来死神在早上的出手之后并没有接着来,这让他得到了充足的休息。要知道昨天晚上在解决电路攻击的时候他被电的可不轻。

    睁开眼睛,入目所见就是在午后阳光映照下安静坐在床边看着报纸的徐贤。长长的秀从耳畔垂下,明亮的大眼睛全神贯注的看着眼前的报纸。长长的睫毛与白皙的肌肤在阳光下散着朦胧的光泽。

    这一刻,许诺的目光变幻,饱含了诸多的信息。

    好似若有所觉,徐贤转过头看过来,展颜一笑“你醒了?”

    “嗯。”许诺坐直身子晃了下脖子“几点了。”

    “点半。”徐贤起身“给你水。”

    “哎呦~~~”刚刚起身准备拿水的徐贤猛然双腿一软直接就向着地板上倒去,身后的许诺急忙上前保住她“怎么了?你一直坐在那边没动过?”

    “嗯。”徐贤面上飞去红晕,有些不自然的挣脱许诺的怀抱“我怕吵醒你,所以就坐着没有动。虽然我不像你这样强大拥有能力,不过我也会尽我所能的帮助你。毕竟我也是参与其。不是吗?”

    “嘿。”许诺愣了下,随即摇头轻笑“傻姑娘。”

    ------

    布鲁克林区的黑人很多,大都从事一些违法的勾当,例如贩毒。

    许诺现在需要一笔钱,不用很多。不过在不使用信贷的前提下,想要搞到一大笔的现金要么就是银行,要么就是这些毒贩们。

    想要进银行就必须进金库,毕竟许诺的瞬移必须是他所亲眼见到的地点才可以。可是在带着徐贤而且还没有身份证明的情况下他几乎不可能进入银行金库。

    而且动了银行的钱必然会引起巨大的麻烦,在被死神盯上的情况下许诺可不愿意去捅这个马蜂窝。

    还有就是,银行里的钱就算是弄出来也不一定好花出去。

    相比之下,从毒贩们的手里弄一笔现金就简单多了。他们不会报警,而且所有的钱都可以立刻使用。

    罗斯是纽芬兰街上的小混混,十多岁的时候就加入了帮派,因为伤人进了监狱。出来之后更加肆无忌惮,各种违法的事情都干过,他也是一位街头毒品分销商。

    今年十多岁的罗斯生命之有一半以上的时间是在监狱之渡过,做过的坏事自己都记不清楚。不过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敲诈抢劫那些少数族裔,尤其是偷渡来的。

    罗斯自己就是黑人,整天高喊着被人歧视。可是他们却自认为是纽约的主人,至少也是布鲁克林的主人,对于其他族裔尤其是亚裔移民下手非常狠。敲诈勒索是家常便饭,公开劫掠也不罕见。

    至于原因很简单,亚裔比较老实,哪怕是被欺负了也很少会报警反抗,更多是自认倒霉默默承受。反正他们吃苦耐劳,还喜欢攒钱。不对这些羔羊一般的亚裔下手,难道要去和那些凶悍的墨西哥人还有意大利人拼命不成?

    “圣母玛丽亚,今天是什么好日子?”和往常一样,浑身上下都是古怪纹身,顶着一个大光头的罗斯带着自己的两个手下在午后的街头上闲逛,想要为自己的晚餐和夜里的酒吧消费找到买单的目标。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身形瘦弱的亚裔男人与一个异常漂亮的亚裔女人向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上帝啊,我感谢您的仁慈。”身形魁梧就像是巨熊一样的罗斯连忙开始祷告感谢,他敢誓自己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亚裔女人,呼吸都不自然的急促起来。

    作为街头混混的罗斯经常对亚裔下手,自然也曾经侵犯过女人。相比于其他人种,罗斯更加喜欢亚裔,因为会让他有一种征服感。

    而且亚裔遇上这种事情很少会报警,就算是报警了警察也不会太过重视,毕竟不是白人。这就更加刺激了罗斯的凶残。

    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让他激动起来,用力的咽着唾沫,用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睛死死盯着看恨不得直接生吞下去。至于旁边那个瘦弱的男人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他之前见过太多怯懦的亚裔男人,他侵犯女人的时候甚至很多男人都是站在门口都不敢冲进房间。他是打心眼里蔑视这些亚裔男人们。

    一群窝囊废而已。

    只是,这次他遇上的却不是普通的亚裔。当满脸馋笑的罗斯上前准备搭话的时候,一只砂锅一样大的拳头隐隐带着破空声响向着他的脸飞过来。

    在他那双牛眼般白多黑少的目光下越变越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