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上眼睛。”

    许诺可是有着心灵感应能力的,在此刻准备对人下手的时候他自然会先感受一下目标的大致情况。只是,当他感应到罗斯的心声之后顿时就没有了聊上几句的念头。

    转头看着徐贤低声吩咐她闭上眼睛,然后直接就是一击重拳将眼前的黑人壮汉给打飞了出去!

    罗斯感觉自己的头很痛,脑袋晕乎乎的就像是吸了粉一样。他用力的晃了晃脑袋脚步虚浮的从地上晃悠着爬起来,伸出手向着自己的怀摸去。

    只是,他的手刚刚摸到怀的手枪,一只四十二码的大脚就已经狠狠的踹在了他的胸前。

    这一脚的力量太大,罗斯甚至都能够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响。直接飞出去之后重重的撞在身后一辆丰田车上,顿时就将那辆车子的前窗玻璃撞成了蜘蛛网。车子也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罗斯华丽丽的晕了过去,在晕死之前他听到了自己手下的惨叫声。

    罗斯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疼,浑身上下刺骨的疼。

    “狗屎!”多年养成的凶残让他本能反应的试图进行反击,可惜一只大手划过半空狠狠的招呼在了他那厚实的脸皮上。

    ‘啪!’半靠在一颗大树上的罗斯整个人都被这巴掌打的歪到在地上,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鼻口的鲜血泊泊而出。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遇上大麻烦了。

    “带我去你收货的地方,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许诺半蹲在浑身上下打着摆子的罗斯身前,目光如冰般轻声询问。

    之前罗斯昏倒的时候许诺就已经审讯过他的手下了,对于这个人渣的一切都了解的非常清楚。这个大块头非但是个毒贩,而且本身还是一个罪行累累的败类。许诺对于这种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感可言。只是他现在需要罗斯带着他去找这处街区毒贩们的散货地点。

    常年在街头和监狱之厮混的罗斯非常清楚什么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对于面前强势到无力招架的男人只能是顺从。毕竟眼前的男人是他长这么大以来所见过的最能打的一个。

    虽然伤的不轻,不过罗斯本身身体素质不错,而且这种伤势几乎常年都有。在许诺的威胁下他还是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来带着许诺向毒贩们的一处分销点走去。

    不过此刻他的内心却是在冷笑,就算是身后这个男人的华夏功夫再厉害又能怎么样?这里可是美国!功夫再高也打不过一颗子弹!

    满脸狰狞之色的罗斯并没有现走在他身后的许诺轻轻翘起了嘴角,眼神之闪过一抹不屑的神色。许诺并不会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功夫,他只是身体素质好,力量大,度快而已。而且,许诺可不仅仅只会打人而已。

    美国的贩毒集团势力非常庞大,尤其是在布鲁克林这种混乱地带更是肆无忌惮。他们甚至是在各处街区都部署了分销点专门用来给罗斯这样的街头小混混们供货。而像是罗斯这种人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最后散货窗口。

    “该死的,你带人过来?!”这里是一处隐蔽在一片郁郁葱葱树林之的双层别墅,门前停放着好几辆汽车。

    几个穿着深色风衣带着墨镜的看守聚在一起悠闲的抽烟聊天,看到罗斯的时候还想打招呼,却没有想到罗斯的身后居然还跟着生面孔。

    虽然这里因为混乱警察很少会出现,可是这不代表着他们就能无法无天。她们对于陌生人非常警惕,除了像是罗斯这种下家之外从来不会允许陌生人靠近。哪怕是罗斯带着来的人也不例外。

    “我”罗斯张开嘴刚想解释下什么,却猛然感觉到后心处一凉,然后他听到枪声。

    许诺是来抢劫的,没有任何兴趣与这些人废话。找到地点之后直接开始下手。

    先是一枪干掉带路党,随即一手举枪一手拉着紧紧闭着眼睛的徐贤大步向前。手从罗斯身上搜出来的手枪快击,子弹就像是张了眼睛一样将门前的看守们全都打倒在地。

    收起手枪,来到几名已经倒在血泊之的看守身边,许诺俯下身子将地上的武器全都收入存储空间。随即拉着徐贤向着眼前的双层别墅走去。

    外面的枪声与惨叫声已经为别墅的人提供了警报,这些过着在刀头上舔血生活的狠人们纷纷拿起武器冲出房间准备进行抵抗。然后一个让他们永远都无法忘记的场面出现了。

    一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手举着枪进入了别墅。

    男人手的枪就像是致命的毒蛇一般疯狂倾斜着死亡的问候。所有出现在男人面前的毒贩甚至都来不及举枪瞄准就已经被打了致命部位。

    那个男人虽然拿的是一把手枪,可是其火力就像是军用机枪一样恐怖,甚至都不用更换弹夹的!

    许诺当然不用换弹夹了,他直接从存储空间里面拿已经装好的手枪出来用还换什么弹夹。

    对于感官敏锐的许诺来说,那些躲藏在墙壁后面的毒贩粗重的喘息声以及脚步声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就像是打雷一样清晰,他甚至可以直接隔着门与墙壁向着躲藏在其后的毒贩开火。

    影视作品那些就连ak都打不穿的墙实际上是不存在的。哪怕是承重墙也很难抵抗ak的连续射击,更别说普通的隔断墙了。而美国人建造的这些独门独院的别墅大部分的材料都是木材与塑料。

    许诺轻松血洗了这处分销点,在顶楼的保险柜内搜走了数万美金的巨款。也正巧现在是下午,这处分销点一天的收入都集在了这里,如果是四点钟之后来的话钱就会被送走。

    “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刚刚我可是杀了人哦。”离开那处已经陷入血泊之的别墅之后,许诺开着抢来的一辆别克车向着另外一处街区开去。

    “我不知道。”面色很不好看的徐贤用力的摇头,目光之满是慌乱之色“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应该这么想。”许诺一边开车一边打趣“那些都是无恶不作的罪犯,他们残害过许多人却没有得到应有的惩罚,所以我们是代表正义消灭了他们,维护了世界和平。我们是对罪犯下手,并不是无辜的普通人。所以我们的行为是可以被原谅的。”

    “好像,说的也没错。”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徐贤此时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这段时间以来所生的事情已经完全打破了她之前的价值观与世界观。陌生的环境危机四伏的世界让她心本能的希望依附强者。只有在这种时候女人们才会明白自己所需要的是安全感,而不是什么独立自主。

    “错了。”双手扶住方向盘的许诺微微摇头,目光之神色变幻的看向副驾位置上的徐贤“我刚刚说的都是安慰自己的话。我们就是杀人抢劫,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抢劫了别人。没有必要谈什么正义与不正义,只是因为自己需要而已。我们需要钱,而他们有钱。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徐贤已经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

    事不关己的时候怎么说都可以,可是当事情真的落在自己脑袋上面的时候,心原本的坚守必然会崩塌。此时的徐贤就处在这样一种境地之。

    实际上许诺说的话一大半都是在忽悠徐贤。他又不是杀人狂,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做出这种杀戮的事情来。之前杀掉的那些毒贩们全都是罪有应得。自从遇上戒指之后,许诺的手上没少沾染血腥,只是,他从未伤害过无辜之人。

    之所以要这么说,无非是为了打碎身旁少女的心房而已。徐贤的性格比较古怪,想要敲开她的内心走正常路线根本没有可能。尤其是在许诺之前已经劈腿,之后还想继续劈腿的情况下。

    唯一的办法就是下猛料,而此时身处于危机四伏的世界之就是一次绝佳的好机会。

    许诺没有黑衣人的记忆消除器,也不想灭口,那他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虽然这个世界很危险,不过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好了,下车吧。”许诺把车子停在一处小树林之,随即打开车门下车。

    “怎么停在这里?”心神大乱的徐贤疑惑询问。

    “这可是毒贩们的车,开着它招摇过市岂不是告诉别人事情是我们做的?”许诺笑了笑“现在去买些新衣服,沾到血了会有麻烦。”

    “对了。”在走向不远处街区的时候,许诺抬头看了眼天空之逐渐密布的铅云轻声开口“你最好想想如果能够活着回去的话怎么解释这几天失踪的事情。我估计现在你的家人和公司都已经急疯了。”

    “啊?!”徐贤这才想起来自己突然来到这里,那在现实世界之岂不就是失踪了?

    “不同的世界之时间是同步的。”许诺出声解释“在这里渡过多长时间也就意味着在我们的世界之同样过了多长时间。好好想想要怎么解释吧。”(。)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