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上有了钱之后许多事情就好办了,在服装店里买了几套衣服之后许诺带着徐贤去往报纸上刊登广告的一处技术服务公司。花费了一大笔钱办理了几份伪造证件。做这一行的都是高手,几乎能够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当然了,这种东西是经不起追查的。不过在这个网络普及还不算高的时代里混上一段时间还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这种东西不可能是当场就能拿到,哪怕许诺加钱表要加快也要至少等到明天才可以拿到手。在明的世界之,没有身份证明可真的是寸步难行。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晚饭时间。天空之酝酿了一段时间的乌云已经淅淅沥沥的开始下雨,雨势不小甚至有些低洼的地方已经汇聚起来了小水坑。

    路面上有些湿滑,许诺从办证的那里顺了一把雨伞,不过因为只有一把雨伞徐贤不得不半边身子都靠在许诺的身上用来躲雨。

    傍晚,天空飘落着雨滴。依偎在一起漫步在纽约的街头。正常情况下这种场面很让人为之向往。只可惜,布鲁克林区可不是曼哈顿。

    这里的街区都比较老旧,下雨的时候污水横流,到处都是垃圾。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空气这种弥漫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风吹过,夹杂着细雨与丝丝的寒意。

    正在行人道上行走的许诺突然放慢了脚步,微微眯起眼睛看向不远处竖立在街道两旁的电线杆。

    虽然是在纽约这座国际性的大城市里,不过布鲁克林区显然是无法与曼哈顿相提并论。街道两旁竖立的电线杆已经有些年头,上面的电线密密麻麻的缠绕宛如蜘蛛网一般。

    许诺的目光放远,不远处的街道拐弯处已经传来了低沉的动机轰鸣声响。

    “怎么了?”正在心疼自己鞋子的徐贤疑惑抬起头看向许诺。

    “别紧张。”许诺回给她一个笑容“死神来了。”

    年过四十的欧是一家具用品公司的职员,收入不错还拥有自己的家庭。可是最近公司效益下降,有风声传出来说是有可能会裁员,而欧几乎已经内定上了裁员名单。与此同时,他的老婆也在和他闹离婚想要分割家产。

    个孩子都要上大学,欧只要一想到自己还欠着银行诸多的贷款就烦躁的想要杀人。

    今天下午雨云来了之后空气闷热潮湿,因为巨大压力几乎要崩溃的欧骑上自己心爱的竞摩托车在大雨之飞驰,试图缓解一下自己的情绪。

    因为下雨的缘故,附近的街区道路上没有什么行人与车辆。心情烦闷的欧越开越快,轮胎冲过满是积水的路面带起连串的水花。

    这一段的道路比较差,各种裂纹与坑洞很多。但是因为下雨积水导致许多坑洞形成了水洼,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看不出来。快行驶的摩托车掠过一处积水地带,欧却不知道这处路面实际上是一个凹陷的坑洞。

    因为坑洞不大也不深而且靠近路边,正常情况下看到的人都不会过去。只是,此刻带着头盔的欧却没有看到。

    毫无悬念的,欧的摩托车前轮撞上了坑洞之后直接飞了起来,重重的甩向前方不远处停靠在路旁的一辆丰田车。

    “咚!”一声巨响,欧连人带车撞在了丰田车上。巨大的冲击力直接将车子砸烂,挡风玻璃也在重物的撞击下化为碎块四处纷飞。

    很是巧合的是,一块被冲击力撞飞起来的玻璃直接向着半空飞了出去。锐利犹如刀刃般的玻璃在度的加持下直接切断了输电电线。冒着火花的电缆断头拉出一个弧线下坠甩向地面。

    这附近都是较为低矮的地势,一小块的洼地积蓄了不少的水渍。之前徐贤的鞋子就是直接半泡在了水,而电缆头直接甩在水里的话所有的水面都会过电。这可是输电电缆,其威力电死人完全没有问题。

    当那辆摩托车因为撞在坑上而飞起来的时候,许诺就已经弯腰抱起了一旁茫然不知所措的徐贤。等到****而出的玻璃切断电缆的时候,许诺人已经迈开了步伐。而等到被切断的电缆摔落到积水区域的时候,许诺已经抱着徐贤远远的避开了这处危险区域。

    以许诺强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来说,这短短不过数秒钟的时间就就已经足够他拉开距离避开这一次的危险。

    ‘嘀嘀嘀~~~’耳畔听着那刺耳的汽车警报声响,看着连人带车撞入丰田车内的凄厉场面,看着那冒着淡蓝色电弧的水洼,徐贤整个身子都在拼命颤抖。

    雨伞已经扔掉了,此时两人全身上下新买的衣服都已经被雨水淋透。面色苍白的徐贤算是对死神的问候仪式有了深刻的了解。这就是要命。

    “喝点热水。”回到租住的黑旅店内,许诺烧了壶开水倒上一杯递给徐贤。

    她可是被吓坏了。相比于早上只看到尾部的车祸,眼睁睁的看着一个人死在面前,而且还是被撞的异常凄惨,视觉冲击力可是非常大。

    至于下午血洗毒贩分销点的时候,徐贤虽然听了一路的枪声与喝骂惨叫哀嚎,不过她却闭着眼睛的。

    “我想洗澡。”喝下一大杯的热水之后,原本面色苍白的徐贤脸色有了些红晕,不过她的要求却让许诺有些为难。

    这处黑旅店的客房不过区区数平米而已,就像是鸽子笼一样。就连上厕所都要去外面的公共卫生间,更别说是洗澡这么麻烦的事情了。徐贤可真的是给许诺提出了一个为难的问题。

    “先换上干净的衣服,再用毛巾擦拭一下。”许诺从存储空间里面拿出来几件下午买的还没有开封的衣服甚至还有内衣递给徐贤“洗澡太危险,等明天拿到了证件之后我们换一处条件好的住处再说吧。”

    “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徐贤红着脸低下头“我想换衣服。”

    许诺环顾了一下这间狭窄的房间。

    落满了灰尘的百叶窗,摇摇欲坠的吊灯,满是裂纹的墙壁以及站在上面会咯吱作响的地板。微微摇头“现在不是讲究这些的时候。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死神会怎么下手谁也不清楚。万一我出去了吊灯掉下来或者地板裂开了怎么办?谁能救得了你?”

    面色绯红的徐贤很想反驳,可是今天的遭遇却让她明白许诺并不是在与她说笑。

    虽然无法做出在男人面前换衣服的举动,可是现实却是无法避免的。最终徐贤是躲在被子里面换的衣服。而许诺就是那么直愣愣的站在床边。

    “你是不是之前已经想到有可能会遇上这种事情,所以买衣服的时候就连内衣都买了?”今天一整天的遭遇让徐贤的内心生了剧烈的变化,至少此时此刻她已经将许诺当作是可以依靠的人,活下去的依靠。

    没有人不愿意好好的活下去,这一点不用质疑。这是人类的第一本能。

    正处于豆蔻年华,对于此时的生活非常满意的徐贤更加不愿意就这么死在一个亲人都没有的异世界之。求生的本能爆,自然而然的就开始向着能够为她提供保护的许诺靠近。哪怕是心头的感官也在潜移默化之逐渐改变。

    “我又不是神仙能掐会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会知道。”端着水杯坐在床边的许诺笑着摇头“这只是有备无患而已。”

    “有备无患?”面朝墙壁躲在被子里的徐贤低声呢喃了两句就沉默了下来。而坐在床边的许诺却皱起了眉头,徐贤此刻的声音已经带上了鼻音,看起来很有感冒的趋势。

    “你已经表现的很不错了。”沉默片刻之后,许诺的话让已经有些迷糊的徐贤重新清醒过来“怎么了?”

    “面对着这么危险的情况,你虽然也被吓的浑身抖面色苍白,不过比起大部分人来说已经算是很镇定了。”许诺笑着与徐贤说话,不想让她过早的睡去。

    这里没有空调也没有取暖器。许诺也不会内功更加不能用自己的身体去为她取暖。一旦身上的寒意没有散透就陷入沉睡,很有可能直接病倒。毕竟被大雨淋透的身子无法洗热水澡,这个时候就算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是很危险的。

    “你没看过死神来了的电影所以你不知道,这个系列里的主角们一个个在面临死神追杀的时候不是大声尖叫就是被吓的到处乱跑,慌慌张张的与普通人没有任何区别。”许诺笑着为徐贤讲解死神来了系列电影里的情节。

    尤其是说到那些稀奇古怪的死法的时候说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就像是身临其境一样逼真。许诺成功的吸引了徐贤的注意力,等到说完电影情节之后都已经是深夜时分。

    夜深人静,灯火昏暗。

    ‘嗯~~啊~~’一阵若有若无的古怪声响在寂静的黑旅馆内响起,那时断时续的男女混声让这座黑旅馆都好似变的有些躁动起来。

    黑暗之,背对背与许诺睡在一起的徐贤拉了下被子遮盖住自己那红的好似要烧起来的俏脸。

    这种黑旅馆之多的是野鸳鸯,而且房间的隔音效果之差简直堪比豆腐渣工程。耳畔听着那墙外传来的若有若无的粗重喘息声,徐贤都不知道自己该任何反应才好。

    身子僵硬的徐贤甚至不敢移动,生怕会碰到身后的许诺。她不知道许诺会不会乘机对她做些什么,害怕是肯定的事情。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让人心慌慌的声音逐渐消失不见。而身后的许诺却是毫无动静,直到这个时候徐贤才悄然松了口气。

    如果许诺真的想要做些什么的话,她可是无力抵抗。

    不过看起来许诺的人品还算不错,至少一晚上都没有任何反应。这一刻,徐贤已经完全忘记了之前自己是如何的不待见许诺,认为其是一个劈腿的渣男。

    环境改变人,这句话一点都没有说错。(。)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