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备好了吗?可以出了。√网”清晨,简单洗漱之后许诺看向一旁红脸低头的徐贤。

    “哦。”依旧还没有从昨晚的事情之回过神来的徐贤此时压根就不敢看向身边的男人。昨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尴尬了,对于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徐贤来说,她此刻已经不知道此刻该如何去面对同床共枕的男人。

    “先去吃点东西,然后去拿证件。”许诺深深看了眼面色潮红,鼻音有些不正常的徐贤。起身离开了这间简陋破败的鸽子笼。

    对于许诺来说,如果在任务世界之有必要的话让他住在什么地方都没有问题。因为他知道这些不过是暂时的事情而已。

    只是此时在这个拥有死神的世界之,这处位于人群密集区域,各种设备全都老化破败的地方明显就是滋生危机的温床。

    许诺甚至怀疑如果继续住在这里的话,再过两天说不定死神会让这栋破败的小楼房直接坍塌!

    “之前不是说好一天四十美元吗?”来到狭窄的一楼柜台前,许诺皱起眉头看向一脸横肉,方形的胡子修剪的一丝不苟,穿着白色背心裸露在外的肌肤上布满各式各样纹身的店主“怎么突然涨价了?”

    此时的美元可不是十多年之后那样不值钱,一处各种设施完全简陋的黑旅店一天收费四十美元已经是破天荒的黑心了。然而许诺在结账的时候却被告知,他之前存放的押金已经用完了。他与徐贤仅仅只是住了两天而已。

    实际上,如果不是这里不需要身份证明,只要给钱就能够住宿的话,鬼才会住在这里。

    “一百美元一天。”双目如豆,满是凶残贪婪之色的男人恶狠狠的盯着躲在许诺身后的徐贤,伸出舌头舔了下嘴角“是一个人。”

    对于这种混蛋许诺没有丝毫继续交谈下去的意思。因为对方已经明显不愿意继续谈下去,只是为了敲竹杠而已。

    许诺摇了摇头,转身带着徐贤就准备离开。在这个移民的国度之,各种各样的暴力事件以及无处不在的种族歧视根本就无法杜绝。

    ‘唰~’很明显,这名白人老板却并不像是许诺一样的想法。他看到许诺要走,直接猛然伸出粗壮的手臂抓向许诺的头。他想要从这个亚裔的身上榨出更多的油水出来。

    这名白人老板可是见惯像是许诺这样带着女人的亚裔来他这里投宿。这些人绝大部分都是偷渡来的,还有就是犯罪逃逸的。绝大部分情况下,亚裔们在被欺压的时候都不会选择反抗,因为他们天生怯懦不愿意惹事。

    ‘啪!咚!啊!’

    这一连串的声音都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许诺闪电般出手啪的一声响就扣住了白人老板那毛茸茸的大手手腕,随即手臂力反转向下重重的按在了一旁的柜台上面。至于最后那一声是白人老板吃痛之下的悲鸣。

    “狗屎!”剧痛之下,黄豆般大小的汗珠顿时就从白人老板那已经开始泛红青筋凸起的脑门上落下。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腕骨甚至有可能已经骨裂了。

    只是,能够在这种龙蛇混杂的混乱之地开设这么一间黑店的人自然也不会是什么普通角色。

    白人老板也是够狠,在这种情况下非但没有告饶的念头,反倒是猛然狠下心来用另外一只手从柜台下面拿出一把异常锐利,散着丝丝寒意的军用匕!

    不是说白人老板不想用枪干掉许诺,毕竟美国的枪支化可是异常达,老板这里自然也是有枪的。只是,他放在柜台下面的那把可是猎枪,一只手可玩不了。

    看着呼啸而来掠向自己脖颈的锐利白芒,许诺的目光之爆出一抹精光。

    他原本只是想给老板一个教训而已,却没有想到眼前这个人居然如此凶残,直接就是向着自己的脖子划过来!

    既然是这样,许诺也没有什么好留情的。

    许诺手腕力,直接扭断了白人老板的手骨。同时另外一只手异常精准的抓住了划向自己脖颈的刀具,根手指就死死的控制着刀具纹丝不动。这与传说的空手入白刃相差无几。

    “啊!!!”手骨被大力扭断的剧痛让白人老板凄厉哀嚎起来。只是许诺根本没有给他惨叫的机会,抓住手臂的手猛然向后用力一拽,老板整个人撞在了柜台上,胸前的肋骨顿时就断了数根。

    握住刀具的手力夺下刀具,手一翻就将刀具收入存储空间之。随即伸出手按住白人老板的后脑勺用力向下一按。

    “咚!!!”整张脸都与大理石柜台亲密接触的白人老板直接华丽丽的昏迷了过去。

    深灰色的大理石柜台上流淌出泊泊鲜血,陷入昏迷之的老板软软的滑倒在地,嘴巴里面的牙齿脱落了好几颗,鼻骨眉骨等等地方都已经折断。从嘴角到眼角甚至的耳朵里面都开始淌血。

    许诺下手非常狠,之前扭断手骨的手直接连手筋都废了,这一只手以后别想干什么重活,估计拿起书本都非常困难。而这最后一击撞的白人老板直接脑震荡,估计至少要在医院之躺上一个月之久。

    至于为什么没有直接杀人,那是因为这里的世界毕竟是法制的世界,而许诺也没有强大到可以无视世界力量的程度。打伤人与打死人在警察立案的时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处理概念。

    这里可是旅馆,许诺如果直接杀了人要不了多久到处都是追捕他的警车,在此刻这种带着一个人还被死神追杀的情况下绝对是非常不妙的境地。

    但是如果只是打伤的话,而且主要还是不怎么好看出来的内伤,至少警察们不会卖命般的积极想要破案。犯罪的性质不一样。

    这个老板虽然狠辣却不过是一个普通角色而已。背后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撑着,警察怎么可能会为了他而四处奔波?案件就算是立了,想要抓住人那就等着吧。

    拿身份证件的事情很顺利,至少从手感和外观上来看与真的是一模一样。实际上许诺心里也清楚这些人使用的都是真的东西,除了没有档案备份之外其它都是真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收取这么多的制作费。

    有了证件也有了钱,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许诺直接来到一家车行租用了一辆崭新漂亮的比赛型摩托车。

    之所以选择摩托车而不是汽车,主要是因为一旦遇上任何突事故,有些时候根本就无法逃离变形的汽车。相比之下,摩托车反倒是更加容易控制与摆脱危险。

    接下来许诺带着徐贤去了另外一家租赁公司,不过这家公司不是租赁机动车的,而是租赁房子。

    美国许多的租赁公司都会提供一项试住体验服务,对房子有兴趣的客人只要缴纳了一定的押金之后就可以在自己看的房子里面试住一段时间。而许诺要的就是这项业务。

    顺便说一句,美国卖的房子都是根据客户要求事先装修好的,绝对不是什么毛坯房。许诺看上的就是标准型装修的房子。

    之前许诺也想过在偏远的郊外租住一套房子,可以减少大部分人为的危险。只是,后来许诺又想到一旦失去了人为的潜在威胁,那死神会不会直接上自然灾害?像是森林火灾,山体滑坡,泥石流或者是水库直接崩溃大水冲刷什么的?

    一番思量之后,许诺最终还是选择了一栋上东区央公园旁边的房子。这里附近的人员数量非常多,而且非富则贵。许诺希冀于有这么多人在,死神很难进行大规模杀伤性攻击。

    作为世界顶级的富人区,上东区的房子那可是天价。不过许诺爽快的支付数万美元的押金,而且他本人与徐贤的气质都非常出众,穿着也是光鲜亮丽。

    拥有一双毒眼的经纪人还是能够看的出来眼前的两人都是过惯了富裕生活的存在。尤其是那个漂亮的女孩,普通人家的孩子可不会拥有这种级别的美貌与白皙的肌肤。

    “先把药吃了。”来到这处紧贴着央公园,位于第五大道东边的漂亮房子,许诺没有心情去观赏巨大落地窗外那美丽的央公园风景,匆忙弄好水喂徐贤吃药。昨天淋雨导致她的身子病,面色潮红呼吸困难。

    “还是送你去医院吧。”睡了一觉之后徐贤非但没有好转,病情反倒是更加严重了。看着接连咳嗽的徐贤,许诺皱起眉头心逐渐开始焦躁起来。

    许诺本身拥有极强的医疗能力,可是他却缺乏必要的工具有药物。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的就是许诺此刻的情形。

    徐贤长期以来的作息习惯非常好,而且年轻经常健身也没有任何的不良嗜好。一个就连汉堡都不吃的女孩基本上是不会有什么不良嗜好的。而且她本人的身体素质也很好,身高接近一米,身材出众的同时也非常健康。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够生病,而且不断加重到了许诺都有些束手无策的地步就麻烦了。

    许诺原本有天的时间在这里试住,这天的时间里在这处坚固的房间内基本上很难出现什么问题。四周都是真正的富人区,许诺相信这天的时间可以过的比较轻松一些。

    然而,徐贤却病倒了。看来这个世界的病菌对于异时空的来客并不友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