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阵莫名的冷风吹来,将房间内的窗户落下关闭。哪怕是在这处丝毫不通风的房间之这阵冷风也依然没有停歇,而是继续轻轻吹动。这种景象异常诡异,让人心麻。

    这栋漂亮宽敞,位于央公园旁边的房子此时正在漏水。因为许诺匆忙离开带着徐贤前往医院的时候并没有将淋浴彻底关死,而且浴室之的通水道也意外的堵死。经过数个小时的积累之后,浴室之的水渍终于没过了房门边沿,开始向着外面客厅方向流去。

    房间内铺设着高档的地板,缓缓流淌的水流在地板上肆意横行。

    经过时间的累计,水流逐渐开始逼近位于客厅角落处的立柜空调。许诺离开的时候空调根本就没有关上,一旦水流渗入了空调之必然会引起短路从而导致漏电甚至是起火!

    莫名古怪的冷风在封闭的房间内吹动,不知不觉之间就将从浴室之漫出来的水流很是诡异的拉出一道几乎平直的路线,直接就奔着角落处的空调而去。

    原本以淋浴滴水的度来说不可能这么快就让水流涌入空调之。可是有了古怪冷风的帮助这股水流还是以无法阻挡的趋势触碰到了立柜空调,并且向着空调内开始渗透。然后,原本不断涌过来的水流猛然间顿住了,随即开始后退甚至就连已经浸透入了空调内的水也重新倒灌了出来!

    “呼~~~”许诺上前抬手拔掉了空调的电源插座。随手一挥,在念力的运作下客厅之的水流原路倒转全都返回了浴室。如此神奇的表现让一旁的徐贤看的目光之神彩连连,险些就要惊呼出声。

    在水流被逼退回去之后,许诺能够明显感觉到房间内那股原本带着丝丝寒意的冷风不知不觉之间就已经减弱,直到完全消散。那股笼罩在心头,清晰的死亡威胁的感觉也随之减弱,几乎消失不见。

    只是,哪怕是这样许诺也依旧是全神贯注,目光敏锐。侧身将徐贤护在身后,动用念力缓缓拧开了浴室的房门。他很快就现是淋浴没有关死,而是地面上的通水道也被什么东西堵死。

    “死神可真是有够阴险的。”许诺摇头叹气,将事情的缘由告知了一旁的徐贤。

    面色煞白的徐贤不自觉的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许诺的手臂。

    如果他们今天晚上没有外出去医院而是在卧室之休息,如果他们之前回来的时候不是许诺的警惕性足够高,如果那他们极有可能会就此招。这种随时随地都面临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死亡吞噬的恐怖感觉压的人心沉甸甸的。

    许诺根本就没有进入浴室的念头,直接使用念力关死了淋浴,之后又用念力打通了被堵塞的通水道。等到被许诺用念力堵在浴室内的水渍全都通过通水道而淌走之后,许诺这才暗自送了口气。

    之前那股风虽然消失了,可是许诺的心头却总是残存着一丝若有若无危险感觉。直到此刻将浴室彻底清理干净之后,这丝感觉才算是彻底消散。

    “我很害怕。”徐贤微微垂下头,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的畏惧与迷茫“为什么要经历这些危险?为什么会有死神存在?为什么它会轻易的找上我们?为什么要死死的纠缠着我们?我真的很害怕,我不想死。”

    对于一个以唱歌跳舞为事业,从小就生活在繁华都市富裕家庭,接受了良好教育并且被无数人追捧的女孩来说,她此时甚至还是一名学生,她哪里会想过自己会有被神灵追杀的一天?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想都无法去想象。然而现实却是残酷,几乎无处不在的死神给了她太大的压力。

    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许诺这种丰富的经历,说是历经了残酷考验丝毫都没有夸张。许诺可是见惯了生死的人,所谓的死神对于他的压力远远不如普通人那么强烈。对于他来说这只是一次任务,一次为了活下去而不得不努力的任务而已。

    许诺非常清楚自己所面对的死神完全不是电影之的那种按照顺序设定追杀目标的存在。现在的一切都已经与电影无关,死神就是想要弄死许诺与徐贤而已。没有什么顺序,也不会有什么规则漏洞。他现在唯一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本身的力量。

    “不要想这么多。”许诺笑了笑,抬起手轻抚了下徐贤的头“世界上并不是任何事情都有着相应的答案的。既然事情已经生了,要么是接受,要么就是拒绝。至于后果必然是自己承担。所谓的选择并没有太大的困难,只要想着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都要活着回家就好。”

    “是啊,活着回家。”此时的徐贤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对许诺是如何的不满,闭上眼前缓缓前倾靠在许诺的怀,感受着许诺厚实胸膛的温暖,低声轻语“我们还能活着回家吗?我想妈妈了。”

    “可以。”许诺轻抚着她那柔顺的乌黑长,目光之满是坚定之色“我一定会带你回家!”

    许诺说完这句话之后猛然间瞳孔急剧收缩。他的目光看向对面不远处的玻璃窗户,在那光洁的玻璃窗户上突然出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骷髅头!

    此时已经是凌晨四点,一弯清冷的月牙挂在夜幕之。在月光的映照之下这个骷髅头就好似活过来一样,在许诺目光投过来的时候居然好似裂开了嘴巴恐怖的向着许诺笑了起来一样!

    “嘁!”许诺咧了咧嘴角,目光之掠过一抹凌厉之色!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里,许诺与徐贤除了外出去了一趟市弄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物之外就再也没有离开过这栋房子。

    以许诺强大的能力与谨慎小心的心态,死神几乎很难使用正常手段对他造成什么威胁。这两天里死神销声匿迹,就好像从来都未曾出现过一样。

    只是,许诺却不敢掉以轻心。他与徐贤不但吃饭在一张桌子上,睡觉在一个房间里,甚至就连洗簌的时候也要在一起。

    随着时间的不断流逝,许诺能够感觉到死神更加强力的袭击即将到来。他根本不敢让徐贤有片刻的时间离开自己的视线。

    好在这里的环境的确不错,而且价值不菲的房子也非常漂亮。坐在二楼铺设了地毯的房间内,拉开厚实的窗帘透过巨大光洁的落地窗就能够看到眼前郁郁葱葱,被称为纽约之肺的央公园。

    央公园的巨大名声的确不是浪得虚名,在四周满满的高楼大厦的衬托下,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顿岛上居然能够拥有如此巨大的一座公园足以看出来这座城市的设计者们拥有着怎样的长远目光。

    毕竟这片巨大的面积如果卖掉进行房地产开的话必然会为纽约市政府带来巨额的收入。然而,这里的决策者们却做出了在急功近利的人眼难以想象的愚蠢行为。他们用如此庞大的面积来做成了一座免费的公园。

    这种长期投资除了想要极大的魄力之外,还需要漫长的时间来收到回报。很明显,纽约人的选择被证明是正确的。央公园的巨大名声几乎已经成为了纽约的一个标志。无数人梦想着自己能够在央公园附近拥有一套房子。

    这里堪称天数字般的房价以及巨大的,长期的隐形福利早就已经无数倍于多年前直接卖掉土地所得到的利益。哪怕是在计算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也是如此。

    每日里在阳光的照耀下端着茶杯,拉着沙坐在落地窗前悠闲的看着窗外的央公园已经成为了徐贤与许诺的最爱。两人甚至能够在这里坐上数个小时之久,而且还可以天南海北的不断闲聊。许诺不时冒出来的幽默段子也会惹得徐贤娇笑不已。

    这段时间或许是他们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最为轻松愉悦的日子。同吃同住,两人之间开始急剧升温。

    时间来到第五天的下午,许诺与徐贤收拾好东西等着介公司的经纪人上门收回房子。能够在这里渡过比较安稳的天时间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赚了的。现在应该是向着外面走的时候了。

    许诺估计接下来死神即将进入不再顾忌普通人的模式,继续留在已经不再安全的热闹市区已经没有了意义,而且反倒是更加危机四伏。

    没有任何顾虑的强大存在是恐怖的,尤其是当它开始疯狂飙的时候。在这到处都是人类科技明的地方,许诺不知道自己能否躲过连绵不绝的危险。因此,他准备去往郊外偏僻的角落处渡过最为危险的两天时间。

    想想也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死神的追杀即将进行狂暴状态。

    “收拾好东西,跟我来!”原本安静坐在沙上等待介人的许诺突然间站起身来,从存储空间之将从枪店里面买来的防弹衣还要钢盔给徐贤还有自己穿戴整齐。

    在美国买枪的话需要无犯罪证明以及严格的身份验证手续。不过买防弹衣的话却不需要任何手续与条件,只需要富兰克林就行。

    许诺不差钱,买的自然是好东西。这可是枪店之出售的最贵的那种顶级防护器具。

    感知敏锐的许诺感受到了危险的降临,外面远处有轻微的停车声响,但是绝对不是介人的,因为那是重型车辆刹车才有声音!(。)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