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诺小时候站在水塘边上向着水塘仍石子打水漂的时候就知道,有东西扔进平静的水会留下波浪与涟漪。这个道理在时光的海洋之也是同样存在。

    作为外来物体的异时空来客,许诺本身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就已经是一种对原本既定的一切来说巨大的破坏。

    他在这个世界上进行的一切行动都会带来不可预期的后果。尤其是在死神的作用下,这些后果往往都会向着不利的局面展。就像是他之前在黑旅店之打伤了店主那件事情。

    许诺当时判断店主会在医院之躺上好几个月,这个判断并没有错。不过虽然被磕掉了好多牙齿,但是这位店主在被送往医院抢救之后还是拥有较为清醒的神志并且能够说话的。

    当警察例行公事般来到这个模样凄惨的店主面前进行询问记录的时候,这位店主谎称袭击他的许诺是危险份子,而且身上还携带有武器。

    美国警察并不缺少**,可是在接到重要情报的时候他们不会束之高阁而是一定要去进行调查才行。像是这种不明身份的人士进行暴力伤害,同时身上还携带着武器。更加重要的还是少数族裔。这种事情他们必然是要追查的。

    当然了,谎报这种事情很少会生,因为谎报的话会被告上法庭。没有人会闲着没事搞谎报。

    店主一直认为许诺是偷渡的移民,他坚信如果许诺被抓捕的话肯定会倒大霉,因此不惜谎报警情,因为他要报复。医生之前就已经告诉过他,他的手已经废掉了,以后就连拿笔写字都会非常困难!

    有些认真起来的警察搜查了许诺住过的房间,他们居然真的有所现。

    之前许诺劫掠了毒贩之后曾经在那间狭窄的房间内收拾过大笔的钞票以及整理过从毒贩们那里收缴来的各类枪械。这自然不可避免的在房间内留下了些许痕迹。在科技达的时代,哪怕是细微的指纹都能够出卖一个人,更别说是更加复杂的证据了。

    警方很快就确认了这处房间内存在过大量的枪械,而且甚至通过些许的证据找到了其的一支枪械曾经参与过一场严重的罪案。实际上那把枪是一名毒贩的,他的确是拿着这把枪参加了一次被警方记录在案的罪行。只是原主人已经死了,许诺是无意间背了锅而已。

    事情到了这个时候,警方已经是高度关注了。他们已经将许诺与徐贤列入了极度危险,手持大量武器的危险嫌疑人名单之,并且开始进行大规模的追查。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之前被许诺袭击的毒贩集团在警察之的卧底已经将相关信息传递了出去。

    毒贩们根据那把枪就能够确定警方现在追捕的人就是血洗了他们分销点的暴徒。毒贩们也开始行动起来。

    面对警方的追查,使用伪造身份证件的许诺与徐贤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踪迹。他们在车行租用了摩托车,在房屋介公司也留下了自己的身份信息。更加重要的是,他们在医院里面也进行了信息登记。要知道,医院这种地方向来都是警方关注的重点区域。

    警方最终确认了许诺与徐贤藏身的地方,并且申请下来了逮捕令。哪怕没有实质性的犯罪证据,非法使用伪造证件以及私自藏有枪械就已经是重罪!与此同时,那些毒贩们也开始了自己的行动。

    对于这些贩毒集团来说,被人直接端掉了分销点这种事情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容忍的。他们必然是要使用最为残酷的手段进行报复,要不然的话自己的地盘很快就会彻底丢掉。

    当许诺与徐贤在央公园附近的房子内你侬我侬,悠闲自得的晒太阳看风景的时候。诸多的警察已经开始对这栋房子进行监视与布控,接下来就是强行突破。

    几乎在美国所有的市警、州警以及联邦警察等单位之都拥有特殊武器与战术小组,也就是at部队。纽约市内当然也拥有这样专门用来对付拥有武器,危险度很高的强力单位。只是他们的名称是esu,实际上除了名字之外其它的地方并没有什么不同。

    因为判断许诺拥有杀伤性武器,所以纽约警察们派出了一支at小组配合大量当地警察与便衣们对许诺进行抓捕行动。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警察们隐蔽的都非常好。毕竟四周是繁华富庶的富人区,在这里出现重大恶性案件的话影响会非常大。因此,纽约警察最先使用的是诱捕的方式。

    几名便衣警察穿着西装革履,拎着公包伪装成介公司的员工试图进入房间直接抓捕许诺。

    “叮咚~~~”门铃声响,许诺看了眼徐贤,示意她安静待着自己身旁。微微眯起眼睛上前打开了大门。

    “先生您好,我们是be房屋介公司的员工,也是托马斯的同事。他今天有别的事情要处理,所以不能来这边。这次的房屋交接手续由我们来办理。”站在门口的是一位西装革履,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的年轻白人。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看上去与那些在曼哈顿上班的白领们没有什么不同。

    be公司就是许诺现在住的这处房子的介商,而托马斯就是之前为许诺办试住的房屋介。实际上托马斯并不是有别的事情要处理,而是不愿意冒着危险来为警察们工作。他在接受了警察的问询之后早就跑掉了,怎么可能敢来到这里?

    许诺目光如炬,不着痕迹的扫了眼眼前的年轻白人拎着公包的手。笑了笑,微微侧身让几人进来。

    几名便衣警察虽然惊讶于穿着防弹衣的许诺,不过他们并没有表示出什么意外的表情。进入房间之后不着痕迹的站在许诺与徐贤的四周,然后等待着命令。

    “先生,对于这处房子还满意吗?”带头的白人青年虽然年纪不算太大,不过经验却很是丰富。他仔细打量确定许诺身上虽然穿着防弹衣但是却并没有带着武器,心稍安。一只手伸向自己的公包“我们的合同”

    许诺猛然欺身上前,急轰出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这名便衣的胸口。以许诺的力量来说这一拳已经直接将这名便衣警察打飞了出去,甚至都能够听到肋骨断裂的声响。甩落的公包翻滚着跌在地板上,一只袖珍型的格洛克19手枪落在了地板上。

    事情生的太快,一旁的几名便衣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究竟生了什么事情,那名带头的白人青年就已经飞出了数米远砸在了沙上面。

    几名便衣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去摸自己的手枪,对于美国警察来说,在遇上事情的时候最为本能的反应就是去掏枪。

    然而此时的许诺双目之闪过一抹猩红的红芒,身体之各个方面的机能都在瞬间抵达巅峰状态。甚至于,许诺双目之的红光散去之后,四周的几名便衣警察的动作似乎都变成了电影之的慢镜头,这是身体机能高运动所带来的效果。

    许诺势如闪电,出手动作之快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脚踢,拳打。两下的功夫,在几名便衣警察都没有来得及掏出配枪的情况下就已经将人全都放倒在地。虽然没有下致命的狠手,不过骨断筋裂的痛苦却足以让这几人全都失去行动能力。

    这个时代的警察们可没有装备针孔摄像头,躲藏在外面的警察们仅仅只能是通过隐藏的耳麦听到一些古怪的声音,却无法判断里面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正常来说,现在几名便衣警察应该已经制服了疑犯才对。哪怕是有了变故也会有呼叫甚至是枪声。可是现在什么都没有。

    就在现场指挥官面色阴晴不定,犹豫着是否要直接进行强攻的时候,一同低沉咆哮的动机轰鸣声响猛然传入所有人的耳朵之。举目望去,那栋目标建筑的车库大门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打开,然后一辆黑色的摩托车载着两个人就冲上了路面!

    “抓住他们!”现场指挥官经验丰富,一眼就看出来这肯定是疑犯在逃跑。一边下令围追堵截,一边派人强行冲入房子内去搜寻之前那些便衣警察。

    当得知便衣警察们被袭击昏迷,伤势严重之后。已经鸣响了警笛,呼啸追逐着许诺的纽约警察们纷纷接到了最新的命令,可以动用武力制服危险的重刑犯。

    驾驶着摩托车在车流密集的街道上不断穿行的许诺此时心情非常平静。在瞬息之间就轻易放倒了几名接受过严格训练的便衣警察,这对于许诺来说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戒指给他的好处使他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拥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恐怖力量。

    随着日后不断的出入于任务世界之,许诺相信自己只要能够好好的活下去,这恐怖的力量将会越来越强大,甚至能够达到一种让人无法想象的地步。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他才真正有资格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作为世界范围之内最为知名的一座国际性都市,哪怕是午后时分的纽约也是异常繁华。曼哈顿岛的街道上面车辆如炽,密集的足以让人疯。

    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与行人们将这座原本是印第安人用来度假的岛屿变成了一处世界上最为繁华,人气最为旺盛的所在。(。)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