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之前是怎么现那些人是警察的?”徐贤在防弹衣的外面穿着深色皮衣,双手紧紧环抱着许诺厚实腰身,用头盔靠着头盔出声询问。

    “他们的手指上全都有老茧,这是长期射击留下来的茧子。绝对不是拿电话拿多了留下的。”实际上许诺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才现,不过其它的原因没有必要告诉徐贤。

    此时许诺驾驶摩托车在大街上疾驰,徐贤在他身后紧紧抱住他。许诺回头大声嘱咐“一定要抱紧我,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手!哪怕是死了也要死在我的后背上!”

    对于危险非常敏锐的许诺此时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到刺骨的寒风就在身份围绕。然而此时正是曼哈顿岛上午后阳光最为温暖的时刻,这种诡异的感觉加上四周复杂的环境简直就是在明明白白的告诉许诺,死神来了。

    之前两天的平静将所有的危险全都积攒到了此刻,死神的爆让危机几乎无处不在。

    许诺驾驶着摩托车从第五大道向着麦迪逊大道方向开去。身后跟着诸多的警车,天空之也传来了直升机螺旋桨的破空声响。

    第五大道几乎就是整个世界最为繁华的所在,是最顶级最知名的高档购物街区。街道上的到处都是名车与熙熙攘攘的人群。帝国大厦,洛克菲勒心,纽约公共图书馆(电影后天里的那个图书馆,有关纽约的电影之几乎都出现过)等等林立的钢铁丛林几乎淹没了一切。

    虽然警车追的很急,可是因为道路太堵,行人与车辆太多。警车几乎无法靠近许诺的摩托车,毕竟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许诺的狭小的摩托车更加适合机动。

    许诺的计划是由第五大道前往麦迪逊大道,再进入公园大道冲入央公园。通过央公园一路向北冲出哈莱姆区,再通过新扬基体育馆之后去往弗农山。

    到了那里就已经算是进入郊外了,继续向北走的话就将进入康涅狄格州境内,那里拥有大片的湖泊,森林,人烟稀少。在那种环境之很容易藏身。

    前方不远处就是著名的纽约公共图书馆广场,无数有关于纽约的电影之都曾经出现过这里。

    看着越来越近的纽约公共图书馆,许诺的心头突然涌起一抹古怪的感觉。四周的空气之就像是有一阵奇特的冷风吹过。理论上来说,现在许诺穿着厚实的皮衣,带着头盔是不可能感受到风的,但是他确实感受到了!

    前面就是一处十字路口,许诺几乎想都未想猛然间将油门轰到最大程度。咆哮着的动机驱使摩托车狂暴的从两辆慢行的轿车之间狭窄的缝隙里面冲了过去。

    就在这两辆轿车的司机被吓了一跳,几乎是本能的想要将国骂的时候,一辆重型卡车却突如其来的从十字路口的另外一侧猛然间冲了出来,势如万钧般凶猛的撞在了这两辆倒霉的车子上。直接将这两辆车横推着撞飞了出去!

    而许诺的摩托车此时已经远去了十多米之外,如果他之前不突然加的话,那他就将被生生的夹在两辆汽车间,就像是一个汉堡包一样。

    “d!这种街道上怎么可能会有重型卡车?!”许诺根本没有回头,他之前就已经用眼角余光瞟到了那辆卡车。心头之已经满是对死神的怒火。现在死神为了置他于死地已经不择手段了。居然在这种繁华的闹市区内推出了重型卡车,真当这是在拍电影啊?

    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倒是有那么一些好处。至少死死咬在身后的那些警车算是暂时被挡住了。毕竟警车是无法与摩托车在这种交通环境下比赛的。摩托车能够穿街走巷的一些地方警车根本就过不去。

    不过,虽然警察们暂时被甩开了,可是还有另外一股人依旧在死死的盯着许诺。

    “警察们都被甩开了,现在该我们上场了。”在一辆商务车上,一名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黑人壮汉放下了手的电话,踩动油门呼啸着冲了出去。而在这辆车上有这好几名身形彪悍,面色不善的壮汉,他们此刻全都在整理着自己手的重型枪械!

    街道两旁的高楼大厦林立,几乎每一座都是真正意义上的摩天大楼。在路旁一栋全玻璃外构的高层商务楼的二十层是一家律师事务所,此时一名头花白的华裔律师正在与一群新进入职的实习生们说着笑话,介绍事务所的化氛围。

    这栋商务楼里的所有窗户都是那种紧紧连接在一起的巨大落地窗户,从外面看上去非常的壮观漂亮。白天在阳光映照下璀璨生辉,夜晚灯火通明的时候依旧魅力无穷。

    这名头花白的律师有个保留节目,就是自己主动去撞击律师事务所的那些落地窗。因为这些落地窗镶嵌的都是非常坚固的强化玻璃,甚至能够抵抗手枪子弹的射击。因此,这位律师经常在新人们的面前表演这个节目来助兴,同时增加自己的威信。

    实际上这种做法非常危险。所谓的强化玻璃并不是被焊死的钢板,没有人能够真正完全保证它们的安全性。尤其是在其被死神看的时候更是如此。

    这名华裔律师向十几名实习生介绍完事务所的化氛围之后就表示自己可以表演一个助兴节目。听说他要去撞那看上去非常危险的落地玻璃,四周的同事们见怪不怪,因为这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而实习生们却被吓的不轻,这可是非常危险的举动。

    华裔律师笑着表示没有问题,就当是锻炼自己的胆量。没有足够的胆量要如何才能在法庭上面对各种环境?面对各种各样的棘手的案子?

    在一片惊呼声,华裔律师助跑之后冲向了一扇巨大的落地玻璃。而在这扇玻璃的外面就是空荡荡的天空,下面就是繁华热闹的街道!

    所有人都感觉到好似有股冷风吹过,甚至有女生还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抱怨公司的空调太冷。谁都没有注意到固定这扇玻璃的装置已经松动!

    ‘哗啦~~~’在所有人惊恐万分的目光之,这名华裔律师直接就冲出了这扇巨大的钢化玻璃,直接带着巨大的玻璃一同从二十层高的半空之向着地面急坠落!

    而此时,许诺的摩托车正在这条街道上通过。天空之呼啸而来的玻璃与尖叫着的人就像是经过了级计算机最为严密的计算一样向着许诺的脑袋上面砸去!

    “咚!!!”一声巨响几乎传遍了整条街道。

    并不是玻璃和那名华裔律师摔在了地上,而是许诺猛然间张开念力在自己的头顶上形成了一道保护网。急坠落的物体与猛然张开的念力撞击在一起爆出来的沉闷轰响。四散的玻璃与****的鲜血蜘蛛网一般几乎铺满了半空,等到摩托车呼啸而过之后,这一切全都再次摔落在了地上。

    整个事情的过程非常快,几乎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四周的人只是看到一辆摩托车风驰电掣般的驶过,然后地面上就重重的摔下了让人惊声尖叫的东西。

    许诺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的精神更加清醒一些。之前的高空坠物力道非常强大,哪怕是许诺张开了念力也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受到力量的反噬而受到内伤。

    许诺的嘴角与鼻孔都开始缓缓流淌着殷红的鲜血,双目之也布满了红色的血丝。度乘以质量,之前的那一次高空坠物的重击给许诺带去了不小的伤害。

    “你怎么了?”徐贤似乎心有所感,极其的探出身子头盔靠在许诺的头盔上焦急询问“有没有受伤!?”

    “还行,你抱紧我,别乱动!”许诺此时已经现几辆来意不善的车子正在不断的靠近自己。虽然不清楚来的是什么人,不过肯定是不怀好意就是了。

    此时的许诺被警察追杀,被死神追杀,现在又有了不知名的势力在靠近。在这种随时都处在危急,四周全是危机四伏的环境之下,就算是泥人也会冒出分火气,更别说是许诺这种拥有强大力量的存在了。

    之前许诺毕竟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他不是变态也不杀人狂,肆意夺人性命这种事情他基本上不会去做,因为内心的道德底线以及对生命的尊重让他很难真正的视人命如草芥。毕竟在他之前二十多年的人生之,一直都认为生命才是最为珍贵的存在。

    只是,长期在没有太多约束的任务世界之出生入死,见惯了生死也见惯了生命的廉价,许诺的心态已经在快转变。这一点从他在各处世界之双手都沾满血渍就能够看的出来。至少他对于生命的敬畏已经大幅度的消退。

    而此时,当自己面临危机的时候,在自己的生命连续不断的受到了威胁的情况下。许诺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自己自己最为重要的念头,这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

    之前他或许还会有意的控制一下自己的强大力量,尽可能的不去伤害那些没有什么威胁的人。可是现在,为了自己能够活下去,许诺已经不再继续抱着这种观点了。只要能够活下去,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做的。尤其是在此时被人不断追杀的情况下。

    危急时刻,人类什么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