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高度紧张集的许诺此时对于任何风吹草动都有着极强的警惕心理。而且现在可是在车流密集的公路上,眼前突然出现一辆重型卡车想让他不注意都困难。

    这辆卡车上拉着的都是修葺整齐的圆木,这是要送去木材厂进行加工的大型木材。

    几道坚固的绳索牢牢的将数十根摞在一起的粗大圆木捆绑在车上。可是此时靠后的一条绳索扣畔处却逐渐扭曲磨损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等到这辆卡车通过路口并行来到许诺摩托车前的时候,因为转弯的离心力直接就将绳索的扣畔挣断!

    ‘咚!’许诺已经察觉到了危险,正准备闪身避开前面的卡车。可是他刚刚偏出去对面一辆卡车就呼啸着迎面冲了过来。等到许诺急忙转回的时候,前边卡车上的圆木已经轰轰隆隆的一根接一根甩落下来。

    而此时,两辆匪徒的越野车也从身后杀出,正在猛加油门向着许诺的摩托车冲过来。几名悍匪冲车窗出探出身来,双手之都抱着强大的枪械!

    这里是一条双向车道,道路很窄几乎没有什么辗转腾挪的空间。对面车道上的车辆就像是火车车厢一样一辆接着一辆,根本没有移动的可能。而且在道路两旁都有金属护栏,许诺驾驶摩托车的技术还可以,但是却远远达不到能够直接飞车如履平地的程度。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两侧是死地,而且还有数十根纷飞的原本在眼前飞舞。情况之危急简直让人侧目!

    面临如此危险的局面,许诺微微低头,双目之再次闪过红光,整个人都进入了一种非常奇妙的状态之,耳畔的各种轰鸣声响以及眼前飞舞的圆木都好似电影之慢镜头一样缓缓映入他的双眼之。

    许诺单手控制摩托车,另外一只手从存储空间之拿出手枪指向身后。甚至就连瞄准的时间都没有就直接开火。

    子弹异常精确的打在最近的一辆丰田越野车车轮上,高行驶之爆胎的越野车猛然侧翻,咚咚咚咚的接连翻滚随即撞上了对面车道上的一辆货车。

    此时眼前粗大的圆木已经近在咫尺,眼看着就要直接狠狠的砸在许诺的脑袋上面。许诺双眼猛然间一片茫然,强大的精神力爆直接使用念力将原本即将落下砸在自己脑袋上的圆木推起,像是抛沙包一样甩了个弧线,直接从许诺的脑袋上面越了出去随即砸在了身后另外一辆越野车的挡风玻璃上。

    度与质量。

    高行驶之的车辆被一根粗大的圆木撞上,那下场可是非常凄惨的。越野车的前半部分几乎是瞬间就凹陷了下去。驾驶员与副驾位置上的悍匪哼都没有来得及哼一声就当场毙命。

    而随后这辆倒霉的车子直接翻滚着横飞出了公路,摔在一旁的路边然后冒出了火花,眼看着一场大火即将爆。

    许诺的念力全面动,多根密集冲向他的圆木接连被他掀飞。不过此刻许诺的眼角鼻孔都已经开始淌下鲜血。连续不断的强力攻击使得许诺承受了巨大的压力。

    实际上这一切都生在很短的时间之内,从圆木开始脱落到身后的悍匪全都完蛋加起来都不足十秒钟的时间。许诺前边的卡车上可是拉着数十根粗大的圆木,此时这些圆木正在接连不断的向着许诺砸来。如果所有的圆木都要使用念力来推开的话,许诺估计自己就快要晕倒了。

    许诺咬了咬牙,猛然转动摩托车向着一旁的相向车道开了上去用来避开连绵不绝的圆木。刚刚露头一辆长长的油罐车就呼啸着冲了过来。许诺猛然伸出手一推,那辆重型油罐车就好像玩具一样猛然侧翻跳着翻滚起来从许诺的摩托车头顶上摔飞了出去。

    精力高度集的许诺将油门加到极限,呼啸着从拉着圆木的卡车旁边疾驰而过。在路过驾驶室的时候许诺抬手对着卡车轮胎就是两枪。

    “轰!!!”

    许诺驾驶着摩托车疾驰而过,身后的油罐车在翻滚落地之后开始起火爆炸,而拉着圆木的卡车也整个的横在了道路上疯狂翻滚。整条公路上到处都是惨烈车祸。许诺现在已经顾不上别的事情了,保护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回头看了眼身后凄惨的公路,头脑晕鼻血直流的许诺用力的晃了下头,随即就转向上了前往康涅狄格州的州际公路。那边有着众多的森林湖泊,非常适宜藏身。

    ------

    远方的红霞映透了天边,西沉的夕阳将自己最后的光辉汹涌的撒向天边。橘红色的火烧云在晚风的吹动之下云卷云舒,景色非常壮美。

    天上很美丽,可是地面上就不一样了。

    今天生在曼哈顿岛上的重大案件通过达的各路媒体传播到了所以的角落。追车,袭警,枪战,央公园内的疯狂以及州际公路上的恐怖车祸震撼了所有的人。过两位数的武装份子参与了今天的激烈枪战,而且留下了一地的烂摊子等着警察们去收拾。

    各方面的震动是不可避免的。纽约警察局长的电话几乎都要被打爆了。各方面的大佬表示关注,局长大人光秃秃的脑门上就满是汗水。在纽约这处国际大都市而且还是曼哈顿岛上生这种恶性案件必然会引起相当强烈的反面效应,这件事情的影响非常恶劣。

    “我不问你们的伤亡和损失,我只要知道那两个悍匪现在在什么地方?!”被施加了巨大压力的局长大人两只手都拿着电话,满脸通红的对自己的得力手下疯狂咆哮“我要见到他们的尸体!不管是完整的还是碎块!四十八个小时之内做不到你们就别活着回来!”

    这位倒霉的局长大人虽然身后也有大人物的支持,可是今天弄出来了这么大的案子已经不是他轻易可以扛起来的了。他已经得到了明确的信息,如果不能在短时间之内解决问题,那他就将作为所有人的替罪羊被扔出去。

    只要一想到这种可怕的后果,这位局长大人就要陷入疯狂之。他花费了那么多的心思和金钱做到这个位置上可不是为了做替罪羊的。

    “我们需要增援。”at小组的负责人将电话远远的放在一旁,等着局长大人泄完怒火之后才拿起手机回应“我从未遇过这种强大的悍匪,哪怕是海豹里面的精英也没有这种能力。我们需要联合各部门进行行动。”

    “fbi已经派人来了,你们给他们打下手!”用力扯开自己的衣领,大腹便便的局长大人咬牙切齿的怒吼“他们现在在什么地方?!”

    “根据直升机的追踪,他们在天黑之前进入了康涅狄格州的森林里。”

    “找到他们!干死他们!!!”

    ------

    “喝点水吧。”月朗星稀,远离繁华市区的树林之的夜空纯净的像是一抹黝黑的绸缎,远远不是大都市之那种古怪的浅灰色调。一处已经被废弃的林间小屋内,满脸担忧之色的徐贤拿着水瓶送到了许诺的嘴边。

    此时的许诺状态非常不好。过度的使用精神力结果就是强烈的反噬。他此时感觉自己头疼欲裂,浑身酸痛不已。甚至就连注意力都有些难以集。

    下午的时候从住处冲出来到现在一路上不知道遇上了多少的危险,原本就已经高度紧张的精神在遇上无法抵抗躲避的危机的时候还要使用的强烈的念力甚至是瞬移来化险为夷。这种情况下许诺的身体素质再好也不可能一直扛着没事,他毕竟不是人!

    “头疼,喝不下。”已经是这种情况了许诺还不忘记开玩笑,微微侧头看向一旁满脸焦虑之色的徐贤,笑着打趣“我咽不下去,你来喂我。”

    徐贤微微一愣,随即白皙娇嫩的脸上飞去两朵红晕。看着许诺那干裂脱水隐隐带着血痕的嘴唇以及有些虚弱的脸庞,抿了抿嘴角拿起手的水瓶就灌了一口。

    “”湿润香甜,带着一股丝丝甜意的水流进入口。

    许诺瞪起眼睛看着近在咫尺布满红晕的娇媚脸庞,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总不能在这个时候说我是说笑的,别当真?

    “算了,不管了。”刚刚经历了长时间的危机,对于死神的强大有了深刻体会,身心俱疲的许诺此时已经没有心情去考虑别的琐碎事情。猛然伸出手双臂将准备离开的徐贤紧紧拥入怀,同时探入徐贤的檀香口之肆意侵袭那抹香甜的气息。

    他感觉自己现在需要的是安慰,而不是喝水。

    徐贤猛然瞪大眼睛,满脸羞红的想要摆脱许诺的怀抱。可惜许诺的双臂力量太大,根本就没有丝毫挣脱的可能。挣扎了一番之后徐贤身子猛然一顿,随即身子放松下来,整个人都软倒在了许诺的怀。

    夜幕之下,布满灰尘与废墟的林间小屋内,两道身影紧紧的交织在了一起。

    许久之后,徐贤终于挣脱了许诺的怀抱,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缺氧了,许诺的侵略性让她害怕,自己的舌头与嘴唇都有些麻。

    一脸得意的许诺舔了下嘴角,拿起一旁的水瓶狠狠的灌下一整瓶的水。放下瓶子,咂了咂嘴,意犹未尽的看向满脸通红的徐贤“真是没有味道,还是你的水好喝。”(。)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