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空如墨,繁星似锦。

    在一片稀疏的乔木林,一间满是破败气息的林间小屋矗立其间。这里早年原本是伐木工人们的休息之处,在康州全面禁止伐木改由国外进口之后,这里很快就被废弃。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腐朽,不过此时却迎来了两位来自遥远异时空的客人。

    夜风轻抚,带着丝丝寒意的清风扫过树林,虫鸣兽嘶此刻全都消失不见。

    ‘咔嗒~’一声非常轻微的脆响惊醒了睡梦之的许诺。躺在厚实毯子上的许诺猛然间睁开漆黑如墨般的双眼,凌厉的目光宛如利刃一般在这间破败的房子内巡视。

    他很快就现了问题所在。房梁上作为整栋房子支撑的主横梁此时因为太过腐朽正在缓缓断裂之。

    虽然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时间长了的话再加固的木质材料没有维护处理也会腐朽断裂。可是偏偏在许诺他们入住,在他们睡着了的时候逐渐断开,这就耐人寻味了。

    许诺收回目光看向身前,如云般的乌黑秀就在眼前,悠长平缓的呼吸与微微颤抖着的眼睫毛显示出主人此时的心情并不轻松。

    “你一直没睡觉?”许诺低声询问。

    休息了几个小时之后许诺的精神明显好转许多,虽然还有疲惫与头疼不过相比之前已经好上太多。

    “睡不着。”躺在许诺身前的徐贤缓缓睁开眼睛,乌黑明亮的双眼在窗外星光的映照下如漆如墨。抬手捋了下耳畔如云似雾般的秀,徐贤的声音有些消沉“我的心很乱,今天死了好多人。为什么要让我经历这种可怕的事情,我现在很的很想爸爸妈妈,我想回家。”

    “我也想回家。”许诺轻叹口气,伸出手轻抚了下她那长长的秀“今天是有些激烈,不过很多时候许多的事情都是没有别的选择。如果别人不死,那今天死的就是我们了。人总是自私的,总是会先为自己考虑。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做的,一切的一切也都由我来抗。你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不用担心也不用心急。我说过,我一定会带你回家。”

    “还有两天啊。”徐贤闭上眼睛向着许诺这边靠近一些,声音之满是萧索“不知道接下来的两天还会生什么样的事情。”

    “什么样的事情都无所谓。”许诺抬头看了眼裂缝不断加大的横梁,微微摇头“你只要记住,我们是为了人类最原始的本能而拼命就行了。我们是为了能够活下去,在怜悯他人之前至少自己要先站在安全的地方才行。”

    “你的表现非常不错。”顿了顿,许诺笑着开口“一般情况下遇上这些恐怖的事情,普通的女人早就昏厥或者是大声尖叫了。你能一直强忍着抱着我没有过激的反应,相比起绝大多数的女人来说已经是绝对的优秀。至少西卡在这个时候早就被吓的乱叫了。”

    “嗯?”徐贤很惊讶许诺在这个时候提起了杰西卡,这几天她几乎都快要忘记这件事情。忘记自己曾经是生活在安静祥和的世界之。身子微微一紧,感受着身旁许诺身上散出来的男人气息,徐贤的面色逐渐红润“能和我说说你们的故事吗?”

    经历了危机之后,这几天的相处已经彻底打乱了徐贤原本对于世界的认知。

    她是知道许诺实际上是可以不用管她的。在面临危机的时候许诺可以自己走人,以他强大的能力来说想要活着脱困返回现代世界并不是一件太过困难的事情。可是许诺却死死的保护着自己,哪怕为此陷入危险之也不例外。

    原本徐贤是因为许诺的原因才被意外卷入了这个可怕的世界之,可是此时她却像是患上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一样反倒是认为许诺是个好人。

    人总是这样,事不关己的时候每一个都是道德帝。可是一旦事情落在自己的身上,那所有的一切也就完全不同。这种事情哪怕是正直少女也不会例外。

    许诺能够不顾安危的保护徐贤,在感官上对徐贤的改变巨大。而且两人算是生死与共,经历了无数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些事情对于年轻的徐贤来说有着很明显的影响。现在的她,已经逐渐陷入了迷茫困惑之。

    因为心态上的巨大改变,现在徐贤非常想要知道许诺与杰西卡以及金泰妍之间的真实故事。潜意识之想要为自己的心态转变找到一个合适的理由。

    “他是有苦衷的。”这就是徐贤此时的真实想法。她已经开始主动为许诺进行解释,希望他是一个好人。因为只有许诺是一个好人才能够缓解她心头的彷徨。

    虽然现在的时机很好,可是死神却不愿意给许诺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再次看了眼头顶上的横梁之后,许诺微微摇头起身“可以告诉你,不过我们现在必须要先离开才行。这栋房子就快要塌了。”

    许诺收起毛毯与徐贤在夜幕与寒风之走出了这间林小屋,看到徐贤有些畏冷的搓着肩膀,许诺取出外衣为她披上,收获了一个感激的目光。不大一会儿的功夫,两人还没有走出多远,一声轰响过后,那间让他们安然渡过一晚的屋子轰然倒塌。

    凌晨时分,许诺与徐贤肩并肩行走在高大乔木林的一条乡间小路上,一边吃着从存储空间里面拿出来的食物,一边向徐贤介绍自己经过加料的故事。

    在许诺的嘴,他是因为种种的误会才有些莫名的陷入了杰西卡与金泰妍之间。两个女人都很好,他也都喜欢。可是等到事态明朗之后,两边都已经无法放手。许诺说他自己也非常痛苦,也不想这样做,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放弃去伤害其她人,只好不停的隐瞒下去。

    借着喝水的时机许诺悄悄看了眼徐贤,感觉她的神色已经有所软化,看来苦情戏表演的不错。

    徐贤的确是相信了许诺的解释,认为他是一个重视感情的人。完全忘记了许诺的行为实际上是一种情感上的欺骗。

    “事情就是这样。”许诺说完自己加料的故事之后,微微仰头四十五度角看向远处泛起鱼肚白的天边,声音之带着一丝的悲**彩“其实我是个好人。”

    听完许诺的故事,徐贤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在林慢步。许诺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他现在只想尽快忽悠住这个女孩。

    远处天边的鱼肚白逐渐放亮,天空之的云朵流光溢彩。第六天的黎明已经到来。

    许诺与徐贤在林间散步的时候,在这处面积巨大的森林之外已经聚集起来了一大群的人。康涅狄格州的警察,来自附近州的at行动小组,当地的民兵组织,当然还有少不了的fbi的人。这种大型的案件虽然棘手,可却是难得的出风头的机会。

    毕竟在所有人看来,无论嫌犯有多么的强悍,其最终的结果早就已经被注定。

    两名悍匪再强悍又能强到什么地方去?难道还能在如此密集的强力围剿之下逃出生天不成?没有人可以在暴力机构的围剿下幸免,更别说此刻还是在美国了。

    所有人都对自己非常有信心,认为她们可以顺利的完成任务。

    一辆巨大的加长拖挂货车内,来自不同强力部门的头头们此刻全都聚集在这里进行碰头会议商谈行动细节。

    根据美国执法部门的默认规则,这种联合行动一般都是由fbi牵头,这次也不例外。

    fbi的代表是一名自称为托马斯的年地海。穿着一件米色的长风衣,身形有些消瘦,面貌普普通通的看上去就像是一名学老师。只是手指上的老茧以及目光之的凌厉之色让有心人能够看出来这是一名强人。

    “诸位,我很失望。”fbi的代表托马斯站在布满了各式各样先进设备的货车内,看着眼前的诸多强力部门负责人,沉声开口“昨天晚上一整夜的搜寻没有丝毫的收获,动用如此之多的警力每一分钟花费的都是大笔纳税人的金钱,可是我们却没有丝毫的进展,这是不应该生的事情。”

    “我们已经尽力了。”一名头花白的警察抬手拍了拍面前的桌子“警员们甚至下水对每一条溪流进行仔细探寻,我敢誓我们已经将预定的区域全部仔细的清理一遍。或许他们已经重新回纽约去了。”

    这名警察是康涅狄格州警察的代表,他对于原本是纽约州的案子却跑到了他们的地盘上带来巨大的麻烦非常不满。

    当官的人就没有一个愿意遇上这种倒霉事情的。昨天夜里从各处抽调的数百名警察在森林之仔细搜寻却连根毛都没有现。这让忍饥挨饿的警员们已经是满腹的牢骚。

    “这不可能!”这种会议上没有绝对意义的高级领导,大家的级别都差不多。有人开口了自然就会有接话与反对的“专家们已经精确计算过了那个型号的摩托车最大油料最多只能够行驶到之前划定的区域内。这处森林之可没有什么加油站。而且四周已经被完全封锁了,各处的道路上都有检查点,他们不可能逃出去回到纽约。”

    不得不承认的是,美国的专家们的确是有些本事的,嘴炮在这里很难混成专家。

    他们原本的推论并没有错,许诺骑着摩托车也的确是到了这附近的区域就耗光了燃油。只是,美国的专家们却并不知道许诺拥有次空间这种神器,能够提前存储一桶汽油在里面。

    “我相信专家们的判断。”托马斯敲了敲桌子阻止了即将蔓延的争吵“不过我们既然一整夜都没有任何收获,那就应该继续扩大搜索范围。无论如何也要将他们抓捕归案,给美国人民一个交代。这是我们的职责!”(。)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