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消息!”一名神色匆忙的警官推开了加长货车的车门,满脸兴奋的向着正在看电视机的托马斯探员大喊“我们的直升机现了可疑的目标!”

    “本市动物园的一只雄性成年鳄鱼在昨夜逃离动物园,相关方面正在全力追捕,警方提醒市民们要注意安全,尽量不要前往水域附近,如果有现”托马斯关掉了正在播报当地新闻的电视机,转头看向那名警官“在什么地方?”

    “在这里!”警官来到摆放在桌子上的地图旁边伸手指向一处区域“这里原本是一大片的沼泽地,到处都是被水面覆盖的深坑与泥泞的泥潭。★专家们之前认为不借助大型工具的话不肯能有人能够越过四周的到处都是陷阱的沼泽地进入其,所以我们之前就没有派人进去。不过傍晚的时候一架直升机偏航来到这附近空域现了有两个人就在这片沼泽地的心区域,那里有一片空地。虽然还没有办法完全确认是否是嫌犯,不过此时此刻出现在这片区域内几乎可以肯定他们的身份。”

    “很好。”托马斯原本焦虑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了些,毕竟所有参与其的人都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如果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的话,没人会好过“能派出直升机过去确认身份吗?”

    “现在时间太晚了,天色已经黑了。我们的直升机就算过去了也看不到隐藏在树林之的人。”警官略一犹豫“要不等到明天再拍直升机过去?”

    “等不了那么久!”托马斯抬手在面前的桌子上重重的拍了下“华盛顿总部那边今天已经给我打了次电话,再抓不到人的话我们都得完蛋。立刻调集人手将这座沼泽地的四周完全封锁起来,同时从各处调集直升机和大型气垫船,我们杀过去!”

    “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朝阳再次升起,火红的云霞笼罩了整个天空,万道金芒穿透苍穹将天地之间全都笼罩上了一层金色光芒。在这人迹罕至的郊外树林之观看这种美景,对于那些整日里疲惫繁忙在被污染的都市之挣扎生活的人们来说绝对算是一种难得的享受。

    “今天就能回家了?”四周是密密麻麻高达数十米的高大树木,间是一处上百平方米的干燥空地,空地间铺着一张毯子,四周散落着一些空水瓶已经食物包装袋等人造垃圾。神色有些憔悴的徐贤坐在毯子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腿,珠圆玉润的下巴抵在膝盖上,微微侧身靠在一旁的许诺身上,写满了疲惫的脸上闪过一抹期待与紧张“我很想爸爸妈妈。”

    空气之飘散着清晨树林之特有的潮湿气息,淡淡的薄雾在空气之弥漫。许诺揽着徐贤的肩膀轻轻拍了拍“等到晚上九点就好,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回家了。你现在最好想想回去之后要如何与其他人解释这几天失踪的事情。估计他们都快要报警了。”

    徐贤抿了抿嘴角,没有多说些什么。

    片刻之,许诺耳朵微动,眯着眼睛站起身来“我们该走了,那些烦人的苍蝇们已经过来了。”

    远处天边逐渐开始出现一些小黑点,原本虫嘶鸟鸣的树林之很快安静下来,远处凄厉的破空声响越来越大。那是迫不及待的警察们使用直升机运送着突击队在天亮之后直接冲了过来。

    实际上对于许诺来说,他所担忧的并非是这些警察。虽然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是许诺还没有将这些警察们放在眼里。他真正畏惧的是那不知道隐身在何处的死神。

    因为有着拥有让人无法理解力量的死神在一旁偷窥,许诺并不愿意离开这处自己选择的区域。贸然使用瞬间移动返回市区的话,天知道死神会不会直接让他身处附近的房子直接倒塌下来?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许诺不会离开这处地方。

    “他们就在这里!”跟随着第一波突击部队一同走下飞机的托马斯抬手甩了下自己的风衣,来到之前许诺与徐贤所在的位置,看着眼前还带着余温的毛毯与四周散落的诸多各种垃圾用力的点了点头“抓住他们!”

    许诺没有兴趣把这些警察们全都一网打尽,他想的不过是拖延时间而已。在这处面积巨大树林与沼泽地混杂的区域之,面对着精通各种技巧甚至还拥有能力的许诺,数以百计的警察与民兵们毫无办法。

    哪怕天空之飞舞着直升机,四周的沼泽地里巡弋着诸多的大型气垫船进行封锁,可是他们的搜查却没有丝毫的收获。除了上报几名无故民兵失踪之外。

    “这不可能!?”树林间的那片空地上此时已经挤满了各种人员与物资,负责这次搜捕行动的托马斯探员用力的挠着自己原本就已经所剩不多的头,双目之泛着血丝“这么多人搜寻了一整天,这个地方也不算太大怎么可能什么现都没有?而且居然还有五个失踪的?!疯了吗?这让我怎么和上面交代?!”

    在美国虽然流传着狗比人的命值钱的笑话,可是实际上美国人的性命还是比较值钱的。尤其是在进入九十年代之后,这一点就更加突出。今天非但没有找到人,反倒是又丢了五个人,这件事情一旦被捅出去那绝对没有人能够抗的住。这可不是在国外。

    托马斯四周的警察与民兵头头们全都面色阴郁,无论是谁摊上这种事情都不可能会有好脸色,尤其是康州的人更是面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这件事情对于他们来说可是真正的无妄之灾。如果不是地点不合适,他们现在就能对纽约州的混蛋废物们破口大骂,直接上演全武行也不是不可能!

    “都去找!都在我这里站在做什么?!”面色都有些狰狞的托马斯向着四周的蠢货们厉声怒吼“明天天亮之前找不到的话那就大家一起完蛋!这件事背黑锅没有人能够背的起!只能是大家一起死!”

    四周的头头们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没有人愿意丢掉自己的乌纱帽,急忙四散继续去搜寻疑犯的下落。想要躲开这次危机,唯一的办法就是抓到疑犯,然后将那几个失踪的人给按到疑犯的头上才行。要不然的话,他们这些现场指挥全都要脱掉身上的制服。要知道他们可是为了这些制服花了大价钱的!

    夜幕低垂,黑夜之铅云低沉遮挡住了漫天的星光与月光。昏暗的地面上几盏大型照明灯猛然闪动了几下,一阵带着刺骨寒意的冷风不经意间悄然吹过。

    “托马斯探员。”垂着头站在箱子旁边,单手捂额的托马斯突然听到一个冷漠到宛如机械般的声音,急忙转身看了过去。一名身材高大,身上穿着深色风衣,戴着帽子,竖起衣领几乎遮挡住了整张脸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后。看了眼不远处那些忙碌的人群,托马斯警惕的皱起眉头“你是谁?”

    “我是一名敛尸官。”男人低着头,宽大的帽子与竖起的衣领遮挡着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敛尸官?”托马斯的眉头紧锁,心头惊惧之意大生“这里怎么会有敛尸官?”

    “不用关心我的身份。”男人缓缓抬起了头露出了自己的脸,那是一张典型的黑人面孔。唯一与众不同的是,那双眼睛之几乎全都眼白!

    “让你的人去西北角那片水潭附近,你要找的人就在那边。”男人的话让托马斯再也无法安静,猛然拔出枪指向男人“你究竟是什么人?!”

    男人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玉般的牙齿。缓缓低下头重新将自己的脸隐藏在了阴影之。猛然间一阵风吹过,凌厉的风势迫使托马斯不得不闭上眼睛躲避。等到他再次睁开眼睛看过去的时候,那个古怪的男人已然无影无踪!

    “西北角的水潭?”急忙叫来人四处搜寻却丝毫没有现那名古怪男人的踪迹,甚至于被手下人质疑自己开始变的有些神经兮兮的托马斯不得不认真考虑神秘男人说的话。

    实际上这一整天的时间里,这些警察和民兵们曾经有机会抓住许诺的踪迹。只是无一例外的,那些现许诺踪迹的人此时都已经无法再说话。夜幕降临之后,许诺悄然带着徐贤潜入了之前已经被那些警察们搜查过两遍的西北角。

    这里的树林比较茂密,一片很大的水潭成半圆形环绕在外。幽暗寂静的深夜之,水潭表面纹丝不动,四周甚至就连虫鸣蛙叫都没有。

    “不太对劲。”许诺紧了紧握住徐贤的手“就算是之前有人类在这里活动过,可是这里这么大的一片区域怎么可能一点点的生气都没有?现在可不是冬天,至少也要有虫子叫吧?”

    什么都不懂的徐贤也察觉出来一丝危险的气息,不由自主的抱紧许诺的胳膊。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已经让她深深的依赖上了许诺。为了活下去追随强者,这是人类数百万年来演化的本能。因为强者能够提供安全保护。

    许诺当然不会知道这里有什么,他也不会知道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死神为了干掉他已经开始不择手段,甚至是不惜直接现身指明他此时藏身的位置!(。)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